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40章 滅絕

前方高能
     牧師們圍著阿里亞的尸身念起了大光明的祈禱,同時點亮了頭頂的圣燈,讓他的遺體可以沐浴在‘圣光’照耀之下,以期可以驅除他身上的邪祟。

    他們做了一切經由神廷當年公布的可以驅除黑暗生靈的方法的事,并強忍恐懼,再次仔細的清理阿里亞身上那些沒有清理干凈的蛛絲。

    村里人經此一事,已經嚇壞了,想要弄清阿里亞之死的主因。

    眾人討論之后,都認為阿里亞可能是在前往墜龍之脈的過程中,可能遭受了毒蟲的噬咬,中了詛咒,才會昏迷不醒,最終死去。

    而之所以他無端會前往墜龍之脈這樣一個惡名昭昭的地方,大家都覺得他可能是受到了黑暗力量的引誘,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迷霧森林與深淵領地相鄰,當年背叛神廷,為大陸帶來第二場浩劫的‘月’賢者,就曾經是亡靈力量的統率。

    ‘他’被埋葬的地方,就恰好是順著墜龍山脈的方向往東行去就能抵達的地方。

    涉及到黑暗的力量及‘月’賢者之后,亞精靈們也終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樣的大事,并不是奧格村里的人可以解決的。

    大家一致商定,不管如何,明日天亮之后,一定要將村口被堵住的地方清理出一條‘路’,趕走那些蛇蟲鼠蟻,向神廷中心求救,請他們派人來援助這里。

    做下這個決定之后,惶恐不安的村里人決定等待著黎民的到來。

    只是這一夜特別的漫長,大家守在教堂之中,聽得到外面傳來‘呱呱’的黑鴉群此起彼伏的叫聲。

    它們可能是被回歸的阿里亞引誘而來的,這些喜食腐肉的死神使者可能是聞到了亡者身上的氣息。

    處于恐懼之中的村民被這些代表著不幸的鳥群叫聲擾得更加的害怕,他們清晰的聽到了四周似是有什么靠得更近,發出‘沙沙’的爬行聲。

    外面更黑了!

    霧氣之中夾雜著腐肉的氣息,還有一種死亡般的詭異,大霧彌漫了村莊,令得躲在教堂中的村民看不清外頭的情景。

    昏暗的天色下,

    教堂內那盞象征著大光明的圣燈的光芒也顯得份外的暗淡。

    ‘沙沙——’

    ‘沙沙——’

    擠滿了人的教堂內沒有人出聲,負責記錄的牧師無意中的一次抬頭,仿佛看到了匍匐在墻上的一只巨大的蜘蛛影子。

    “它遙遙的趴在墻壁的頂部,冷冷的望著我們。”

    他嚇壞了,但當他再次眨了眨眼睛時,又覺得這只是自己的幻覺。

    “可是我發誓,我聽到了那種‘沙沙’的聲音,像是一種吞噬音,也像是巨蛛從阿里亞身上復活的當晚,拖著一條長尾,在墻壁上爬行時發出來的聲音。”

    “但是沒有人相信!”

    大家的心神已經瀕臨崩潰,牧師將自己的發現告知了德高望重的耶加牧師,他臉色疲憊,并不以為意。

    因為天色遲遲不亮,且黑鴉似是越聚越多。

    這東西喜歡成群結隊的出現,且它們擁有極強的凝聚力,難聽的呱鳴就是它們招呼同類并與之打交道的方式。

    如果任由它們在此聚集,恐怕會引來更多的黑鴉,帶來更多的不幸。

    奧格村的四周都響蕩著黑鴉的鳴響,傳入幽暗的密林深處。

    村長索克終于坐不住了,決定與耶加牧師商議,想要將阿里亞的尸身再次入葬。

    亞精靈熱情好客,愛護族群,可他們并不歡迎已經死去的亡靈再次‘回歸’。

    因為亡靈再現,所以村長希望阿里亞的尸身可以暫時葬入教堂的后側。

    索克認為,教堂是受‘日’賢者的雕像庇護之所,又有強大的圣徒信念,必定可以鎮住安息的亡靈。

    等到他們上報神廷,解決了這里的事后,再將阿里亞的尸身移往其他適合的地方下葬。

    這樣的提議得到了所有村民的贊同,三位牧師也暫時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只好答應了村長的請求。

    “我們念了驅魔咒、灑了圣水,做了安撫亡靈的儀式,同時以圣水浸泡后的繩索重新綁縛了阿里亞的尸身,并由我和耶加牧師親自將他的遺體放回大地之內。”

    “我敬愛的光明神啊,讓阿里亞的靈魂得到安息,讓他的家人、朋友可以徹底的放心。”

    從牧師的筆記看來,阿里亞哪怕再次下葬之后,村里的人也并沒有真正的松了口氣。

    他們只是一個位于大陸邊陲的小村莊中的牧師,甚至并不能確定驅魔的儀式有沒有作用。

    牧師心中應該也十分忐忑,這一夜他并沒有睡,而是不斷的以文字記錄下了他當時的心境。

    值得慶幸的,是阿里亞從此之后再也沒有‘蘇醒’。

    興許是神廷的庇佑,也有可能是驅魔儀式、圣水起了作用,亦或是教堂的‘鎮壓’之下,令他的墳墓平靜,在村莊里的人提心吊膽中,這一夜他徹底在墳墓里安睡。

    接下來的兩頁日記中,牧師的記錄明顯松快了許多。

    只是幸運之神并沒有眷顧這群村里的人。

    他們期盼的日升并沒有出現,阿里亞下葬之后,那群圍繞在村莊四周的黑鴉并沒有散去,反倒越來越多。

    它們展開翅膀,形成一團團遮天蔽日的‘烏云’,似是擋住了所有的陽光,令得村莊陷入無盡的黑夜里。

    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開始感到越來越不安——

    正在這個時候,不幸的事情再一次降臨。

    村莊中兩個亞精靈陷入昏迷,如同之前中了詛咒的阿里亞一樣,沉睡不醒。

    “我開始感到擔心,想起了阿里亞身上的詛咒。”

    牧師作為最初照顧阿里亞的人,見到這兩位昏迷的亞精靈時,第一時間就想起了當時阿里亞的情形。

    “我詢問了村長索克,得知他們是最先接觸到阿里亞歸來的人,并在阻攔阿里亞的過程中,表現英勇,甚至受了些傷,這令我感到十分擔憂。”

    “果不其然!他們的傷口處,也出現了那些詭異的灰斑。”

    “我的神啊,這難道是上天對我們的處罰嗎?”

    “我的光明之神啊,難道您已經遺忘了庇佑您的子民了嗎?請您再賜予我們光明,讓黑暗無所遁形!”

    筆記的后來,牧師已經感到極度的絕望,開始將祈禱、期盼訴諸于筆與本子里。

    可是上天并沒有聽到他的心聲,兩個亞精靈昏迷之后,接著村中又有其他與阿里亞接觸過的人相繼失去意識。

    他們都受過傷,且傷口處都出現了灰色斑跡。

    天空好像不會再出現陽光,黑鴉群越來越壯大,‘呱、呱’的嘶鳴響徹整個村子的上空,使得這一百多人的村莊如同一座死墳。

    昔日充滿了歡聲笑語的村莊變得詭異而沉寂,取而代之的是絕望、死氣、黑暗肆無忌憚的蔓延,占領這里。

    所有昏迷過去的亞精靈身上無一例外都出現了長尾的蜘蛛浮影,他們身上的灰斑蔓延的速度快得驚人,是當初阿里亞的數倍不止。飛渡

    在牧師、村民們看來,這一晚的時間過得煎熬無比,令得他們覺得極度的漫長,卻又有種看不到希望的無助在里面。

    絕境之下,大家心里的‘惡’被勾起,商量著想將帶來厄運的亞精靈拋離村子。

    這些人具體是怎么爭執的,宋青小等四人并不了解,牧師并沒有記載當天夜里村里人商議的詳情。

    負責記錄筆記的牧師僅僅這樣留了一句:

    “我們已經是光明的棄子。”

    他的筆鋒很重,可見留下這話時,心中的無助與恐懼,夾雜著一絲無可奈何的認命。

    “轉化為墮落的黑暗精靈了。”手托著心靈之燈的精靈臉上露出悲哀之色,“精靈的心靈越純潔,就越受到黑暗生物覬覦,一旦受到影響,就很容易變異,轉化為墮落的黑暗精靈。”

    這個時候的‘精靈’,心靈已經受到黑暗之力的玷污,不再被精靈的族群所接納,并會被曾經的同伴所排斥。

    甚至精靈一族會認為這樣的同類事實上靈魂已經‘死去’,活著的僅僅是一具軀殼而已。

    奧格村里原本心靈純凈的村民在見識到因為阿里亞的感染而相繼昏迷的族人后,害怕占據了上風,貪戀生命令他們做出了拋棄同族的舉止。

    他們認為這些人身體上浮現的巨蛛圖騰是詛咒的來源,只要能趕在詛咒之前將這些人‘處理’,必定會為村莊帶來生機。

    于是經過一番爭執之后,強勢的族人趁著夜色,一半人負責開路,一半人負責運送他們離開村落,在很遙遠的地方將他們活埋了下去。

    只是這一趟行程并不順利,有人受了傷,大家都異常恐懼。

    黑鴉圍繞著他們飛旋,仿佛聞到了這里即將會有死人的氣息。

    大家辦好了事歸來,

    “阿努斯為此受到了毒蛇的噬咬,他不敢出聲,直到血液滿地,這令得大家避他如瘟疫,他為此而瘋狂的哭泣。”

    這在以往相親相愛,且又相互幫助的精靈一族,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可是如今大家都在懼怕死亡,懼怕受到亡靈的眷顧,引來滅頂之災。

    “村民們盯著阿努斯的目光令我害怕,這種眼神,很像那一晚我看到的墻壁上的那雙陰冷的巨蛛的眼睛。”

    “我應該怎么做?”

    “天什么時候才會亮起來?”

    這兩種類似的疑問寫滿了后面的數頁筆記本,可想而知這漫長的黑夜給牧師帶來了多少恐懼。

    村里人活埋了十幾個同類,期盼著曙光的來臨。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在他們因為害怕而選擇拋棄同類的剎那,他們已經被光明所放棄。

    廣場上的那座潔白無暇的‘日’賢者的雕像不知何時被黑暗的霧氣所包裹,似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再也不能令村里人安心。

    最為可怕的是,不知過了多久,村莊中的人再次聽到了‘嗒、嗒、嗒’的腳步聲,似是有大批‘外來者’正在侵入這里。

    村口的魔法燈已經熄滅,可是沒有人再敢去點燃,村莊陷入絕望、死寂。

    阿里亞的尸身已經安息,可是第二批村民卻像是繼承了他黑暗的意志,再次回到了這里。

    接下來就是噩夢一般的情景,這些歸來的亡者,似是帶著罪惡的深淵詛咒而來,想要將所有的同胞都拉進無盡的深淵領地,成為黑暗的奴隸。

    村莊被死者所攻陷,活下來的人彷徨無依。

    毒蛇、老鼠、蟲子肆無忌憚的攻擊這座村子,同時還有這些不知何時會蘇醒過來的亡靈。

    “教堂旁側的墓地越來越多,但我已經懷疑光明還會不會照耀到這里。”

    “制定的棺材已經不夠了,大家將教堂當成了最后的棲息地……”

    “多拉牧師受到了攻擊,我們安慰著他,他是光明虔誠的信徒,會受到光明之神的庇佑,可是我心里知道,光明之神已經放棄他了。”

    “可憐的多拉牧師,他善良而又熱情,樂于助人,在村里呆了很多年,深受奧克村民的喜歡。”

    “他是明年神廷考核中,最有希望受到調任,前往神廷服侍圣賢的牧師。”

    聯邦歷340年7月23日.晚19:06:32。

    “其實我并不知道這是什么日子,也不能確定這個時間是什么時候,可是我必須要這樣寫下去,否則我會發瘋的。”

    “從阿里亞歸來的那一晚,村子就再也沒有過白天黑夜的輪回,這里已經是黑暗的領地。”

    “歸來的亡靈越來越多了,他們在村子里肆無忌憚的游蕩,逼得我們不得不躲在教堂里。”

    “與他們相比,仿佛他們仍是這座村子的主人,而我們只是躲在暗處的‘侵入者’。”

    “……”

    “教堂快被發現了,可能是因為黑鴉群的叫聲,這些倒霉的鳥圍在教堂的頭頂不肯離去,仿佛是給亡靈們指引。”

    “它們開始沖擊教堂的大門,我不知道我們能抵擋到什么時候。”

    村里的人越來越少了,從一開始的一百多人,到后面的一百人、幾十人,甚至越來越少。

    “耶加牧師受了很重的傷,他年紀大了,可能支撐不了多久的。”

    “圣水已經快用盡,教堂的門擋不住這些聞到了鮮血氣味的亡靈。”

    “人越來越少了,我受了傷,可能我堅持不下去了。”

    “這些亡靈沒有痛覺,被它們傷到之后,會出現灰斑,孕育出兇悍的蜘蛛,吐出的絲會包裹原本的身體。”

    牧師詳細的將這一些日子的觀察心得記錄在筆記本上,包括圣水的運用,及擊打亡靈的身體哪一個部位會將它們打退等。

    “我會將我的筆記藏在神廷的圣徽之下,那是大圣賢當年所創立的標記,它會帶領著我們的靈魂,從絕境再次走向光明。”

    “后來者如果看到這里,會了解我們這里發生的事,并明白亡靈的弱點,將它們存在的消息,及時帶回神廷。”

    “最后剩余的二十一人,UU看書.uukanshu.com 決定束縛住自己。”

    大家爬進了早就準備好的棺材,由最后的一個人蓋上棺材,并用最后的圣水畫在棺村上面,將棺蓋封印。

    所有的人棲息在這方寸之間,靜靜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我敬愛您,我尊敬的大圣賢,哪怕我的意識將陷入無盡的黑暗,但我的身心卻永遠會向往光明。”

    “我的光明之神啊,原諒您迷途的信徒,希望您的光輝可以指領著我,回歸平靜。”

    “我永遠效忠神廷,向往光明——”

    日記寫到這里,戛然而止。

    牧師寫到后面時,其實筆記已經十分的凌亂,有些地方甚至拖出長長如蚯蚓般的痕跡,可想而知他當時情況已經糟糕到無法控制,但他仍憑著強大的意志,苦苦堅持。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