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46章 神威

前方高能
     青冥令時常被宋青小收押在神魂之中,極少有機會可以出現。

    每出現一次都恨不能大展神威,讓自己的主人好好看看。

    可是宋青小心有顧忌,并不允許它以魔魂形象現象,僅令它以本體模樣出現,這使得它實力、氣勢并不能真正全部的釋放出來。

    但就算是這樣,青冥令的出現,以及對亡靈造成的震懾已經足以令三圣徒駭然。

    ‘桀桀桀——’

    教堂之內原本哀嚎、怒嘯的亡靈們露出驚慌失措的神色,隨著黑鴉群被冰龍沖散,那些聒噪的鳥鳴被青冥令內隱伏的魔魂怪笑所取代。

    大團大團的魔氣散布開,黑霧之中似是有一張有無數的鬼臉若隱若現,簇擁著其中一張令牌,氣勢萬千——

    “吵死了!”魔音貫耳,形成強大的精神懾壓,刺激著人內心深處的種種魔念,沖擊著三圣徒的心防,令他們慌亂不堪。

    三人發現笑聲不對,立刻試圖以手捂耳,卻發現根本不起作用。

    那張狂的笑聲無孔不入,似是能透過一切阻擋侵入他們的識海。

    正當他們意識受狙之際,宋青小的輕哼聲直刺入他們的耳膜之內,將那笑聲所形成的魔障驅散。

    ‘——桀,咕……’

    隨著她話音一落,那張狂的笑意戛然而止。

    仿佛停得太快,還被噎了一下,發出一聲‘咕’的響聲來。

    先前出場氣勢飛揚的魔魂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那笑聲收得一干二凈,令得教堂之中蟲群爬行的‘沙沙’聲格外明顯。

    飽受魔魂氣勢摧殘的三圣徒放開了搗住耳朵的雙手,一臉收有余悸之色。

    笑聲停歇之后,那種影響幾人神魂波動的威壓瞬間消散。

    “干活。”

    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修士就發現那令牌之上似是有黑芒一閃。

    他對于術法秘訣一竅不通,

    但憑借著超強的精神力,感應得到那令牌之上似是有力量波動傳來。

    緊接著令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呼嘯’的疾風平地而起,如風卷殘云般,將教堂內的黑霧卷成一團,往半空中的令牌疾飛而去。

    爬涌的蟲群之上有灰黑色的霧氣蜂涌而起,先前還疾速爬動的長尾黑蛛,身體內的精氣似是被瞬間抽干。

    伴隨著黑氣涌出,它們的身軀迅速泛白,眨眼功夫就化為一張干殼,干癟了下來。

    ‘呼——’無數爬動的蟲群被吸干,失去‘生命力’匍匐在地面。

    黑氣從四面八方向令牌涌入,先前令三圣徒心生忌憚的蟲群瞬間死絕。

    之前還張牙舞爪的精靈族不甘的咆哮著的亡靈此時恨不能四下躲閃,但青冥令一出現之后,根本沒有它們躲閃的余地。

    于是三圣徒就看到四面八方飄蕩的幽靈慘叫著、哀嚎著,如先前被宋青小拉變形的陰影般,一頭如被青冥令拽住,另一頭極力掙扎。

    亡靈的身影被拉得變形,可最終卻根本無法與青冥令的力量相抗衡,被吸入令牌中。

    它們的靈魄一被吸走,尸首便迅速干癟灰敗。

    不僅止是教堂之內,還有教堂之外從墳墓中爬出來的那十幾具才剛復活的亡靈,也很快化為陰氣被吸入青冥令之中。

    失去黑暗之靈支撐的尸身‘撲通、撲通’化為干尸倒落,橫七豎八的散于教堂之外。

    令牌將整個教堂洗劫一空,先前還鬼氣森然的教堂瞬間便失去了之前陰森詭異的感覺。

    “……”

    劍士的巨劍還橫在胸口,擺出防御的姿態。

    精靈、修士的臉上露出愕然之色,他們原本以為被陷入亡靈的包圍之后會面臨一場苦戰,卻沒料到戰斗結束得太快,實在大大出乎了他們意料之外,令這三人半晌都反應不過來。

    所有黑暗之氣已經被吸空,那些受到死靈腐蝕的黑茫逐漸退散,教堂的石壁如褪去潮水的沙灘,慢慢顯出其本來的色澤。

    陰氣被清理之后,教堂的內部黑氣褪散,恢復了幾絲可見度,在精靈力量種子所召喚出來的精靈之樹的光芒映照下,教堂顯得亮了許多。

    “剛剛……”

    修士覺得剛剛發生的一切簡直就如同身在夢中一般,他神色忌憚的看了浮在半空的青冥令一眼,剛一出聲,緊接著就聽到‘嗤嗤’的一聲異響傳來。

    “小心!”

    劍士眼角余光捕捉到一只黑影從教堂的內部撲出,它可能察覺到宋青小、青冥令的危險,這一撲之下是向著放松了警惕之后,正在說話的修士而來。

    在劍士將話喊出口的剎那,修士將書翻開,忙不迭要念咒語,劍士的長劍帶著斗氣慌忙斬出——

    那黑影來勢快如閃電,眨眼功夫已經近修士面前。

    ‘嗬’。

    修士的耳中似是聽到有似是野獸般的厲嘯,腥風吹拂上他的臉,劍士的長劍剛一斬出,斗氣化為白河,卻已經追不上這黑影。

    他的眼中僅看到淌血的牙齒,是野獸嗎?

    這個念頭剛涌上他的腦海,疾風已經吹至他的面門。

    死亡的威脅之下,臉上的細細絨毛都似是立了起來,面部緊繃拉扯得面皮刺痛。

    可能要被咬中了!他心下一沉,正欲不顧一切以書擋臉時,宋青小終于轉過了身來。

    她一轉身之際,修士便覺得像是四周的空氣已經凝結。

    時間仿佛一下靜止了下來,風聲、咆哮聲、自己的喘息聲,一下消失不見,唯有面前那張宛如兇獸的巨口清晰可見。

    下一秒——

    ‘砰!’

    那撲面而來的血盆大口像是撞上了一層無形的結界,被困在了里面,一動不動,如中了定身咒般。

    ‘嗚——’狂風打著旋兒從修士耳側刮過,將他生死關頭出竅的神魂又拉了回來。

    ‘呼、呼、呼!’

    修士一回過神,這才發現一具形狀猙獰的血尸停駐在離他先前站立位置不足一個拳頭的距離處。

    尸體還維持著暴撲的姿勢,一雙黑紫色的眼睛瞪大得極大,失去了生前的光澤,如同蒙了一層粘乎乎的膜般。

    它的臉呈詭異的青紫色,上面有一條條黑色的血管浮了出來。

    嘴已經大張開,四顆長而尖銳的獠牙探出,其余的牙齒也已變異,如同鯊魚的鋸齒狀般。

    尸體干癟的雙手張出,手指暴漲,看姿態似是想要將他困鎖在里面。

    腥臭味撲鼻而來,與這樣一個怪物幾乎面面相貼,修士反應過來,疾退‘蹬蹬’倒退數步。

    脫離了尸體探出雙臂的困鎖范圍后,死里逃生的余悸浮了上來,令修士頭皮發麻,長喘出一大口氣來。

    “這是……”他險些被偷襲,僥幸揀回一條命后,這會兒說話都還帶著余悸,連呼了兩口氣后,表情才顯得鎮定了下來。

    “教堂的修士。”

    這具神態猙獰可怖的尸身上,穿著神廷低階牧師的法袍,只是那原本素白的法袍已經被黑暗所污染。

    上面殘留著血跡、死靈之氣,使得這血尸看上去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血尸一動不動,似是被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所束縛。

    不需要宋青小出聲吩咐,青冥令便能感應到她的意識。

    只見血尸之中似是發出不甘的怒吼、咆哮,接著大量黑氣從它身上蒸騰而起,被青冥令吸入其中。

    先前還神態兇悍的血尸臉頰迅速扭曲,面皮干癟下去,緊貼著它的臉,身體枯腐,頃刻之間化為枯骨。

    宋青小將‘臨’字令散開,那失去暗靈力量支撐的枯骨連帶著受到污染的法袍都‘哐鐺’掉落地面。

    修士平靜之后,壯著膽子上前,將包裹著一堆殘骸的法袍揀了起來,看到法袍上面繡著的名字:“帕拉,”

    他的表情黯然:

    “這是寫下寶貴筆記,提醒我們的牧師的名字。”

    危機解除之后,失去同伴的悲傷涌了上來。

    當日奧格村出事之后,受到‘詛咒’的村民接二連三的死亡,教堂中的兩位牧師也跟著出事,留在最后的人也為自己準備了棺材。

    最后一個人強撐著收拾善后,這一幕也被筆記記了下來。

    只是誰都沒有料到,這個撐到最后的人會是記下了筆記的牧師帕拉,而他也受到黑暗力量的污染,化為黑暗中的死靈生物。

    興許是因為他意志最為強悍,所以他‘死’之后,吸收的黑暗之力也最多,成為了這里最強大的存在。

    若是再給它一些時間,它可能會吸收此地的黑暗之氣,再次進階,成為六圣徒前進路上的大阻礙。

    宋青小等四人進來的時候,興許是它感應到了危險,一直躲在暗處,直到感應此地的黑暗之力被青冥令所撼動,再加上四周的黑暗生物被擊潰,也有可能是操控此地的大領主級別的黑暗生物給它下達了指令,讓它出其不意的突然出現,試圖伏擊修士,為三圣徒造成傷害。

    如果今日只有三圣徒進入這里,又有尸群、黑鴉群及暗影魔蛛、蟲群的干擾,大領主的謀略興許會實現。

    但因為有宋青小的存在,不僅止是黑暗生物,這個已經生出幾分靈智的死靈也同樣很快被擊敗。

    修士的臉上還帶著悵然之色。

    讀過了牧師的筆記,知道他們是被誰牽連,為這里做過什么努力之后,看到這個一心向往光明的牧師變成這樣,他的心情異常的沉重。

    手里被玷污的法袍似是重逾千斤,令他幾乎要捧不起來。

    “他臨死之前,還在祈求光明的救贖,表達了忠貞的信仰……”修士輕聲呢喃,話音里帶著遺憾。

    精靈與劍士都沉默了下來,大戰之后帶來的并不是欣喜與希望,反倒像是見到了修士的下場之后,他們的心里像是無端被蒙上了一層陰影般,根本難以開心得起來。

    “走吧。”

    氣氛沉默之中,那些暫時被青冥令所逼退的黑氣似是隨著教堂內異樣的氣氛,又要卷土重來。

    關鍵時刻,宋青小將這種沉默的氛圍打散。

    她一說話后,陷入自我情緒中的修士渾身一顫,像是醒過了神來。

    “圣女他們可能還有危險。”

    宋青小話音一落,修士剎時將悲傷、無助、不甘及失落等神情收得一干二凈,迅速恢復了之前的模樣,只是神色凝肅:

    “你說得對。”

    說話的功夫間,宋青小頭也不回,伸手往后面一張,浮在半空中的青冥令感應到她心意,‘嗖’的一聲化為殘影,鉆入她掌心里面消失不見。

    “它……”

    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再次令三圣徒大開眼界,今日宋青小所施展的種種手段簡直顛覆了他們以往的認知,令他們頻頻以怪異的目光往宋青小看來。

    “它不見了。”精靈驚嘆了一聲。

    幾人之中,他的感應最為靈敏,青冥令的氣息太強大,先前震服、絞滅一干黑暗生物的手段又實在驚人,這樣的強大神物,卻須臾之間消失得一干二凈,仿佛從來沒有出現。

    他們親眼看到它消失在了宋青小的手中,可此時她攤開的五指卻白皙而纖細,不見半點兒令牌的影子,那東西似是鉆進了她的身體里面。

    這簡直神乎其技,如同神明降臨解決幾人的麻煩。

    “嗯。”宋青小淡淡應了一聲。

    三圣徒看她的目光微變,那眼神之中夾雜著幾絲疑惑還似是有隱隱的狂熱,仿佛將她當成了神明的化身一般。

    “我想把帕丁的尸骨帶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修士的心態轉變,說這話的時候,并沒有因為自己的年紀、身份而輕慢,反倒如同像在征求宋青小的意見。

    “帶上吧。”

    宋青小的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暗芒,點了點頭,應允了修士的請求。

    帕丁作為日記的書寫者,給眾人帶來了線索,最終又作為安置了奧格村所有人后,死于黑暗腐蝕的牧師,異變之后的可悲下場引起了三圣徒心中的憐憫與悲痛。

    修士得到她的允許,很快將這些殘駭打包,將它們包裹在法袍之中,最終要結背在了自己的背后。

    “我會帶你回到圣廷,令你的骸骨安葬于神廷的圣園之中,受到光明的照拂。”

    他蒼老的手掌拍了拍那沾染了血污的牧師袍,輕聲低語著,像是在安撫著自己的同袍、戰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