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危機二十小時

極品小農民系統
    
“什么時候動手?”

    這個邋遢的男人問。

    “隨你!”

    杜婷婷拉著那男人的頭發以及滿臉的胡子渣道“動手前,把自己整理整理,別還沒有出手,就被當成壞人給抓了。”

    這個男人卻突然將正在穿衣服的杜婷婷抱住,他貪婪道“要不要給我生個孩子,陳家的勢力在本市無人不知無人不知,我毀了這個女孩,多半跑不掉。”

    “那是你的事情,想生孩子,找其她賤女人生去。”杜婷婷拿腳丫子踩在那個男人臉上,惡狠狠道“想你這種垃圾,社會敗類,早就該被淘汰了。死之前,這樣優秀的絕色讓你毀,你應該知足了,還有,我告訴你,這女孩可還是個雛。”

    說完,杜婷婷還丟些錢給他。

    這種垃圾,如果不是她掏錢養他,他早死在路邊了。

    …

    第二天,這個男人就是來到李雨欣所在的小鎮,他下了公交車,看了看這個安詳的小鎮,內心突然生出要毀掉這里的沖動。

    他看到一面玻璃門上倒映的自己,確實有些邋遢,雖然換了一身衣服,看不出來什么,但是頭發太長。

    他走進一家理發店,竟然就是李田老同學那位李友善的店。

    李友善見多識廣,一看這家伙就不好惹,就非常恭敬的請這位大爺進去。

    小心翼翼的洗完頭后,李友善問這男人想剪什么發型?

    男人或許常年吸煙,嗓子說話都帶著煙味。

    “給我剪一個看起來像好人的發型。”

    這時,李友善的媳婦帶著孩子來到店里,那個男人目光猥瑣的盯著李友善媳婦身體敏感部位好久。

    這男人垃圾到了極致,也不挑食。

    李友善敢怒不敢。

    他給媳婦一個眼神,讓她趕緊帶著孩子回去。

    他媳婦也感覺出來了,

    雖然平常和李友善吵架時,像個潑婦,但此刻,卻臉色極為不自然的趕緊帶著孩子離開。

    人也是一種動物,會本能的感覺到那些人不好惹。

    很明顯,這個說剪一個看起來像好人發型的男人,就是這種不好惹的種類。

    …

    昨晚李雨欣和王曉曉一起回去的,這對閨蜜,從兩小無猜,到長大后的疏離,現在又走到了一起。

    有時候就跟小情侶一樣,分分合合。

    昨晚,李雨欣回家,發現哥哥還在寫小說。

    似乎也寫累了,一邊揉眼睛,一邊伸懶腰。

    妹妹就是走進去,說了一些閑話,其中故意提到王曉曉,然后妹妹就是去看哥哥的表情,畢竟,那晚王曉曉偷拍哥哥半夜在山上‘跳街舞’的視頻,確實有些笑人。

    不想,哥哥一副完全沒有感覺的樣子。

    ‘看來,他并不知道他‘跳街舞’的樣子,被王曉曉偷拍下來。’

    那么,哥哥就只是本能謹慎換了一座山‘跳街舞’。

    妹妹也沒有說破,只是說,現在上學放學她都和王曉曉一起,兩個女孩子有個伴,讓他不用擔心。

    李田當時笑了笑。

    …

    然而,第二天,這天李田本來打算去拉大棚的草莓地看看,畢竟昨天下雨,豬圈那邊今天還無法開工。

    李田還有一個主線任務,也是拉大棚的,看草莓后,他還打算看看哪里有地,得提前規劃規劃。

    然而!

    早上六點半的時候,李田突然驚醒,然后他猛的打開了自己的系統,那一刻,他的眼神有些恐怖,額頭上的青筋竟然因為太過緊張的情緒而暴起。

    只見系統上,那和妹妹體內危險提前預知膠囊有關聯的雷達區,突然彈出警告,首先是b級,一般危險,淚流級別。

    緊接著就升級到了a級,有危險,流血級別。

    再緊接著,就飆升到了s級,非常危險,危機生命。

    李田不能淡定了,他直接從床上沖了下去,因為太過慌張,差點鞋子忘記了穿,拿過一件外套,就是臉色鐵青的沖了出去。

    下樓聲跟打雷一般,還在吃完飯的老媽董氏嚇到了,老爸也是聽到動靜慌張的沖了出來。

    “李田,怎么回事?”

    “你,這么急,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嗎?”

    李田心臟快跳到嗓子眼了,但是,這一刻他強制自己冷靜下來,為了不讓他們擔心,他對爸媽道“沒事,我今天要出去辦點事情,可能今天一天都不會回來,你們不用擔心。”

    說完,李田就是以百米沖刺的離開了。

    “……”

    “……”

    老爸老媽雖然避免不了的有些擔心,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是,正常人都無法猜測到李田此刻的心情。

    …

    李田跑的氣喘吁吁,他知道這個時間妹妹應該還沒有坐上車。

    雖然危險提前預知膠囊可以提前20個小時,但是,他必須要立刻馬上出現在妹妹身邊,這20個小時,他什么都不做,就是保護妹妹。

    李田一刻都不想耽擱,也不能耽擱。

    …

    謝天謝地,李田到到路口小賣部的時候,發現了那兩個青春少女,一邊等車一邊聊天,因為快12月了,又是天剛剛亮的清晨,說出來的話,都會變成朦朧的霧氣。

    而當這兩個少女注意到那個奔跑而來,還有些氣喘吁吁的李田時,都是很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