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九章 照顧

極品小農民系統
    
兩家的家長在知道整個事情經過后,都是極為震驚。

    李建平和董氏忽然想到早上李田的反常,再看這一刻,露出一臉憨厚傻笑的兒子,以及他那只被包的像個白饅頭一樣的手,心里既感動,又心疼。

    感動李田竟然在二老不知道的情況下,救了自己的妹妹。

    心疼手都被刺穿了,多疼啊,還傻笑,真是個傻兒子。

    …

    李田知道事情終于順利解決了,他當然高興啊。

    雖然他的系統很逆天,可以提前20小時知道危險,可是,他不知道兇手是誰?也不知道兇手具體的作案方式和作案地點?

    這整整一天,李田的內心有多么的緊張,只有他自己知道。

    尤其是清楚妹妹李雨欣竟然在關鍵時刻用手機拍下了整個過程,這個證據幾乎可以完全證明了李田的無辜,不但沒有任何的責任,甚至警方還表揚了他。

    哪怕,手疼的骨髓都是疼,但是李田心里舒坦啊!

    一切終于塵埃落定,危機20小時,天知道他承受著多大的壓力。

    …

    王曉曉的父母對李田極為感謝,甚至差點就跪下來了。

    他們就這么一個女兒,當時如果不是李田用手掌去擋,王曉曉不死也是毀容,那她的今后基本上就毀了一大半。

    王嬸和王伯就真的只能每天以淚洗面了。

    李田想出院,但醫生建議他還是留院觀察幾天,畢竟,手掌被貫穿,雖然萬幸沒有傷到重要的手掌神經。其實,當時李田用心眼,不可能傷到重要神經。

    畢竟傷口比較深,詢問得知李田家在農村,萬一發炎流濃,甚至因為疼痛引起其它并發癥,都會很麻煩,單單是破傷風就不是病人在家里就能夠處理得了的。

    其實,李田有《呼吸吐納六字訣》,他急著回家,是想修煉。

    體內靈氣結合萬物的靈氣,滋潤休息一晚,

    比他在醫院好的還快。

    如果不出院,在醫院里,李田要怎么修煉,閉目靜心盤膝打坐,護士醫生看到,還不得把他當傻子。

    …

    當然,李田想出院的想法沒有成功。

    他們不知道李田修行的《呼吸吐納六字訣》那么厲害,李田自然也不會說,這么重的傷,兩家父母自然聽從醫生的安排,不讓李田出院。

    李田無奈,只能作罷。

    無法專門修行,就只能讓體內不太多的靈氣自行運轉。

    李田這也是被逼無奈,如果不讓靈氣去手掌傷口附近轉轉。光那麻藥過后的疼痛,他今晚就甭想睡覺了。

    會疼的生無可戀的。

    還好體內有靈氣,可以臨時應急,讓靈氣在傷口附近流轉,不光可以加速傷口的恢復,而且,還可以緩解大部分疼痛。

    所以,李田此刻還能夠傻笑的出來。

    …

    雖然老爸老媽、王嬸王伯、王曉曉都想留下來照顧李田,但醫院小單間明顯住不下那么多人。

    最終幾經談論,妹妹李雨欣勝選,今晚留下來照顧哥哥。

    …

    他們都被趕回去了,但因為晚上太晚,自然沒有公交車,打的回去的錢,還不如留下來,開兩間不太貴的賓館。

    這樣,第二天也好去照看李田。

    …

    因為做筆錄,接受警察的調查,所以弄的很晚。

    妹妹李雨欣為李田從外面帶來好吃的,李田手受傷,不方便,妹妹李雨欣就一勺一勺的喂。

    李田一開始很尷尬,他受傷的是一只手,另一只手還能用,但妹妹偏要喂。不然就霸道的不讓李田吃飯,李田只能無奈的接受。

    其過程,又尷尬,又溫馨。

    當然,因為妹妹那沉魚落雁般的顏值,還有那么一絲絲柔情似水。

    為了避免老臉更紅,李田找了一個話題。

    “當時那么危險,你怎么會想到拿手機錄下來?”

    妹妹提起這個,其實她內心還是有些慌張的,畢竟,經歷那種事情,誰能做到面不變色。

    李田發現妹妹似乎有些后怕,他用那只沒有受傷的手,握住妹妹的手,沒有說話,光是那強有力的手掌,便能證明一些。

    李雨欣確實好受一些。

    “當時在車上,哥哥你給周校長打電話的時候,我就懷疑了。”李雨欣甚至從早上哥哥的反常就已經猜出一些大概,雖然她不知道哥哥怎么知道今天自己會有危險的,但是,她能夠敏銳的感覺到哥哥的關心和緊張,以及害怕。

    “我看到你偷偷發了信息,兩個字報警,我就立刻明白了。”妹妹繼續道“當時那個可疑的兇手跟著我們說探親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就是兇手,但是,當時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是單純的尾隨?還是惡心的猥褻?還是可怕的綁架?當哥哥你把我猛的推開,我就知道一定會要發生什么,我沒辦法幫哥哥你去打架,沖上去,也只會拖后腿。為了不讓哥哥你有麻煩,我就用手機拍攝下來,好當做證據。”

    李田忍不住拿沒受傷的手,捏了捏妹妹那光滑白嫩的小臉蛋,寵溺又自豪道“我的妹妹,你真聰明。”

    “哥哥你才是,當時那么危險…我現在回想起來,如果今天不是哥哥你,或許我和王曉曉都要出事了。”

    李田拍了拍李雨欣的肩膀。“不要怕,有哥呢。”

    …

    晚上,李田的液終于輸完了,他可以安心的睡覺了。

    小單間里只有一個陪護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妹妹的甜美漂亮,讓護士長親自為她找來最新最干凈的被子。

    但是,妹妹臨睡前,把陪護床和哥哥的病床并在一起。

    因為不是大醫院,陪護床和病床是一樣的,不像大醫院,陪護床為了節省空間,全部變成那種可折疊的小椅子模樣,很矮,很窄,躺著雙手都沒地方,很不舒服。

    …

    后半夜的時候,妹妹或許是因為白天的事情,做噩夢了。

    雖然她白天表現的很冷靜,很出色。

    可她畢竟只是一個還不到14歲的女孩子,李田伸出手來拍拍妹妹的肩膀,想安慰她。不想,妹妹李雨欣似乎找到了溫暖的港灣,直接擠進李田的懷里。

    李田愣了愣,雖然李雨欣的身子很柔軟,長發很香,但是,這一刻,他沒有任何奇怪的想法,心中只有想守護懷里這個好女孩一生一世的溫暖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