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五章 李田給人的印象

極品小農民系統
    
豪華的商務車繼續從小鎮向鄉下行駛,車內,那李浩然又忍不住拿出那張美女總裁的照片來。

    糟糕,這是心動的感覺。

    因為李浩然一張小白臉,學習也比較努力,家境也不差,在學校很有人氣,追求的學妹無數。

    談了幾個,漸漸的對那種庸脂俗粉失去興趣,這種美國色天香,且地位還如此高的絕色,第一次進入李浩然的眼簾,哪怕只是看著照片,他竟然有種久違心臟砰砰跳的感覺。

    “老爸,你那個大老板朱董事長是不是這個月19號結婚?”

    “怎么了?”三爺疑惑。

    “到時候我也去。”

    三爺很高興。“好小子,你總算開竅了,到時候,那里來的都是商業名流,你多認識,多結交一些朋友,以后對你事業大有好處。”

    三爺倒沒有想到,自家兒子是對那位高攀不起的美女總裁著了迷,李浩然雖然癡心研究生,但是從小耳濡目染之下,人比較聰明,雖然三爺沒有明說,大概猜測到19號那天,這位帶有傳奇色彩的美女總裁或許會出現。

    三爺是知道自家兒子不像一般的富二代,在外面花天酒地亂搞。

    畢竟,一個癡迷學習的人,怎么可能有時間亂搞。

    可是,三爺低估了美色如果達到一定程度,英雄都難過美人關,更何況李浩然只是一名凡夫俗子。

    …

    李田這邊,他穿著一身舊衣服,雖然晴了幾天,田里不像上次和王凱家媳婦一不小心身體接觸,碰了不該碰的那次路滑。

    但是,腳連踩,還是會弄一身濕土。

    即便都是冬季了,忙了幾個小時,又是搬又是扛,還要跑,還要挖,還要和拉大棚老板商量著大棚搭建的位置,早已經累的滿頭大汗。

    田邊買的有礦泉水,李田坐著休息一下的時候,打開喝了起來,雖然旁邊有開水暖瓶,但是,太熱太累,不想喝開水。

    透心涼,身體打了一個激靈,汗水都把不太長的劉海粘到額頭上,

    李田用有些臟了的袖子擦到一邊去,同時想著。‘頭發又長了,過兩天得去剪一剪了。’

    抬頭看了看藍天白云,今天富親戚要回來,不知道他們從哪里知道自己手受傷的事情。

    但是,李田也是在社會底層摸爬滾打近十年的人,自然明白,都幾年沒走動的親戚突然回來,決不會僅僅是回來看望他。

    老爸老媽也不傻,多半也明白。

    可是,他們嘴上沒多說什么。但眼神、行為態度都表明了他們對三爺一家的重視。

    總而之,李田心里有些不舒服。

    有錢人,真的就是高人一等。

    如果他們一家,突然去大城市看望三爺一家,估計人家多半都沒空打理他們。

    ‘簡而之,還是自己的能力不行。’

    李田攤開那只受傷的手掌,這才幾天,竟然已經和完好的手掌差不多了。足已說明他的系統是何等的強大,再轉頭看看那田地里,已經搭起大棚的金屬支架,只要自己不停歇的努力,總有一天,會讓別人對待自己的家人,也是這么緊張和尊重。

    …

    三爺一家終于來了,老爸李建平打電話讓李田趕緊回來。

    李田苦笑了笑,他在田溝里用清水洗了洗滿是泥土的手,因為之前和拉大棚的老板解釋過,現在就告罪一番離開。

    李田不是那種玩心眼的人,老板和工人們也都理解,沒有多說什么。

    李田說,飯好了,他會親自下來帶他們回去吃飯。

    打電話,就顯得不尊重人了。

    當然,李建平打電話叫李田回去,這是真的走不開,畢竟三爺對他們來說,真的是親戚里重磅級別的人物。

    李浩然下車時,雖然努力讓臉色好一些,但還是掩蓋不住不高興。

    他很小的時候就住在大城市,真的沒有想到家鄉的路那么窄,才3米多寬,兩輛轎車并行都困難,而且,很多路段都破了,坑坑洼洼,可謂是從小鎮坐車而來,體驗極差。

    不過這里的空氣挺新鮮的。

    李建平和董氏非常熱情,李浩然看出來那種窮人家的拘謹謙卑,甚至還有種討好奉承的感覺。

    其實,大多時候不是別人看不起你,而是你自己就把自己的姿態放的太低了。

    李浩然第一印象是,這家所謂的親戚,和哪些拼命想討好自己老爸的公司下屬差不多,就像回家后,那搖頭擺尾祈求討好的狗。

    雖然這樣在心理形容很不道德,很沒品,但是李浩然就是這種感覺。

    這屋里雖然努力打掃的很干凈,但是那種家徒四壁的感覺,以及一種心理上的到處不干凈,依然讓李浩然坐立難安。

    畢竟李田家沒有裝修,又住了那么多年。

    倒的茶葉水,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也沒有講究,那暖瓶也有些臟,讓李浩然沒心情端茶喝的欲望。

    水果和飲料倒是挺多的,不過和三爺買回來的不是一個檔次的。

    雙方父母從一開始的有些陌生,到談論一些成年往事,就慢慢的有了熟悉感。

    李浩然看到自家的母親,她明明是一個比較端莊的人,這一刻笑容有些夸張,有些假。

    李浩然討厭這種場合,直到那個一身塵土,不對,是一身汗水加泥土的這家人的那個比自己大5歲的兒子李田回來了。

    李田那占滿汗水的頭發,臉上的泥點,一身舊衣服上的泥土和干枯的草葉,以及那雙脫下鞋,但還布滿泥土的大腳,可謂是刷新了李浩然的三觀。

    如果不是剛剛聽兩家父母說這李田只才比自己大5歲,李浩然甚至懷疑,自己這面前的農民漢,那張老成的臉,滄桑的眼神,至少比自己大2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