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三百三十六章 勝負已分

極品小農民系統
    
李雨欣此刻表現出來的外表,雖然看起來有些咄咄逼人,甚至是自傲和自負。

    和她以往的低調形象完全不符,但其實,都是自尊心作祟。

    因為哥哥的這位趙如雪校友實在是太優秀了,從她和哥哥一起出現在自己的學校,幾位德高望重的校長無一不是春光滿面,喜不勝收的迎接。

    李雨欣從小就是身為‘人家的孩子’,優秀和高人一等,是她的代名詞,她也一直很低調,宛如乖乖女。

    那是因為,在她之前的生活圈里,從來就沒有出現一位讓她感覺有壓力的女性,一個都沒有。

    直到她第一次看到趙如雪的資料,第一次和趙如雪面對面注視,那一刻,從來就沒有對手的李雨欣,第一次感覺到了危機。

    雖然她年齡不大,但大多數二三十女性的心思都沒有她縝密,這是血統,也是強大的智商帶來的。所以,她能夠從當時哥哥李田看待趙如雪的眼神里,看到一絲,李雨欣以前哥哥面對任何女生都沒有的特殊感情。

    眼睛是心靈的窗口,強大的危機感,瞬間讓這個其實只有14歲的小姑娘瞬間失去了方寸,雖然,她極力的保持鎮定,維持自己那看似可以和趙如雪平起平坐的姿態。

    但其實,但她下意識的選擇攻擊趙如雪的時候,她就已經輸了。

    不光輸在社會地位和能力上,還輸在了年齡上。

    …

    李雨欣自己也知道,自己這種行為有些幼稚,但是她就是止不住。

    從小到大,哥哥從來沒有帶任何女孩子回家。

    雖然后來是因為他混的太落魄導致外面的女孩子都看不上他,但是,單身的哥哥,才是她獨一無二的哥哥。

    現在出現了一個女人,她比自己優秀,更可怕的是,哥哥看她的眼神。

    強烈的危機感讓她抓狂。

    …

    但是,李雨欣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才二次見面就已經把她的真實身份給看了出來。

    李雨欣這么聰明的人,

    再加上她很早就知道自己是被撿來的,人之常情,怎么可能不背地里調查一番自己的真實身份。

    但是,以她目前的能力和人脈,根本毫無頭緒。

    然而可以肯定一點,能夠賦予她這么強大的血統,她的生父母,一定很不簡單。

    …

    在趙如雪說了之后,整個大廳突然就是沉默下來。

    趙如雪之所以愿意留下來吃飯,其實就是想1對1,會一會這個李雨欣。她從大城市過來,其實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散心,但是沒有想到意外碰到李雨欣。

    她那超乎普通人的優秀瞬間引起她的注意,既然碰到,不可能不去了解一番。

    這丫頭,對堂妹趙琪毫無興趣,目標直指自己。

    趙如雪自然不傻,這丫頭似乎察覺到自己和她哥哥之間微妙的關系,在趙如雪的眼里,現在的李雨欣就像一只感受到了威脅的小貓,正在向她亮出那并不鋒利的爪牙,不光沒有威脅性,反而有些可愛。

    畢竟,這只小貓咪的品種非同一般。

    “我直接說明你的身份,是想給你一個機會。”

    趙如雪繼續道“我的身份,你查的很清楚,那么我的能力你也應該知道一些。你是李田的妹妹,你的優秀,遲早會被你背后的神秘家族知曉,他們不可能再繼續放任你在外面。到時候,你可能會面對一個龐然大物,左右你的自由,左右你的一些。姐姐長你幾歲,是過來人,你想依靠自己目前的力量,抵抗整個龐然大物,無疑有些不自量力。”

    趙如雪說到這里,聲音微微婉轉一些。“但是,我可以給你提供幫助,雖然也抵擋不了多久,但是,至少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

    李田聽了這趙如雪的話,感到十分的驚心,這十年來,趙如雪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她說出來的話,用意之深,李田竟然有些無法揣測。

    …

    而且那個平常無比低調的妹妹,這一刻展現出的智商和利爪,也是一次次刷新李田的認知。

    “你這么做目的是什么?”

    李雨欣不相信她是仁慈。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趙如雪笑了,李雨欣的優秀讓她很滿意。“你不是想成為比我還強的存在嗎?生意圈中講究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要好的多。我投資加起來沒有100個也有幾十個青年才俊,他們都是天才,我用我的資本力量助他們快速成長,而成長起來的他們,也將會成為我的力量。”

    李雨欣皺起好看的柳眉。“你的意思是說,你幫助我,是對我的投資?”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李雨欣,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你是我看中人才中最為出色的一位,雖然你的年齡還小,但是你表現出來的睿智早已經超出常人,希望你的未來不要讓我失望,面對你背后龐然大物左右你的人生的時候,你不會表現的比我還要不堪一擊。”

    趙如雪這番話,無疑如同這一座五指山一般,瞬間壓在了李雨欣的頭頂。以前李雨欣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今天,這位年齡比她大,閱歷比她深,能力比她強的女人,突然直不諱,無疑宛如一把把無形的刀子架在了李雨欣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