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三百六十九章 鑰匙

極品小農民系統
    
拉著妹妹李雨欣回來,老媽董氏看到后,驚訝起來。

    “呀!雨欣怎么哭了?李田,你這個當哥哥也不保護好妹妹。”

    “咳咳。”

    李田很尷尬,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好。

    李雨欣對董氏道“媽,沒事,眼睛進沙子了。我肚子餓了,吃飯吧。”

    …

    晚上的飯桌上,又是風起云涌。

    妹妹李雨欣坐在李田的右邊,趙琪被爸媽安排坐在左邊。

    李田坐在中間,如坐針氈。

    這兩個美女,相互對視的眼神,仿佛都在放電。

    一個仿佛在說哼,你哥哥現在是我的人,我稍微勾勾手指頭,你哥哥就受不了了。

    而另一個用眼神仿佛在說哼!別得意,我才是正宮皇后,你不過是我哥哥一時寂寞寵幸的一個小妃子而已,連個貴妃都不算。

    兩人互不相讓,硝煙彌漫,就連對面的老爸老媽都看的出來。

    她們也不傻,這兩個漂亮的女子都這樣了,他們怎么可能察覺不出來。

    …

    晚上吃完飯,李田搶著洗碗,這地方,他真坐不住了。

    他這剛談一個女朋友,還沒有怎么樣呢,就差點打起來了。簡直不敢想像,古代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那是什么感覺。

    ‘估計大被同眠一定很爽…’

    咳咳!但是,李田知道,這不現實。

    …

    夜漸漸深了,李建平和董氏的房間,老兩口躺在床上。

    董氏還是忍不住道“你不覺著,自從李田和趙琪確定了男女關系后,雨欣她的態度有點不正常了嗎?”

    李建平咳嗽一聲。

    “這丫頭,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親生的,又是被李田照顧長大的,可能對哥哥有依賴吧。別多想,一開始李田是獨生子時,嬌生慣養不也是無法無天,后來,剛有一個妹妹,不也是不適應,覺著我們對他的愛分給了雨欣。時間久了就好了,兄妹關系再好,哥哥也會娶媳婦,妹妹也會嫁人,就跟生老病死一樣,她現在還小,等再大點,會明白的。”

    董氏蓋上被子,她不是特別篤定的語氣道“但愿吧!”

    可能她母親,李雨欣這孩子天賦極高,聰明的可怕,不是一般的女孩子。當媽的能夠感覺出來,李雨欣對李田的感覺,可能不僅僅只是兄妹之情那么簡單。

    以前沒有感覺出來,從趙如雪第一次過來,李雨欣的態度就不一樣了。

    到如今,陰差陽錯,趙琪竟然成了兒子的女朋友,李雨欣的態度更是表面化,對趙琪的排斥,幾乎不加掩蓋。

    …

    夜里,李雨欣的房間,她一想到哥哥竟然有女朋友了,她就忍不住落淚。

    雖然她聰明,又是網紅,喜歡她的男人無數。

    但是在她心目中,哥哥才是最重要的。

    …

    李田這邊,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李雨欣的眼淚,對他來說太重,壓的他有些喘不氣來。

    這種感覺,李田想像,就跟一對小情侶,馬上就要談婚論嫁,結果雙方父母不同意這門婚事一樣,一面是愛情,一面是親情,難以割舍。

    也難以兩全。

    然而,讓李田意外的是,他發現自己那個小屋的門鎖上了。

    而他竟然沒有鑰匙。

    這時,他那原來的大房間,趙琪一身漱洗過后睡衣裝扮的開了門,她妖嬈的依偎在門邊上,對李田挑逗的眼神眨了眨。“門是我鎖的,你爸媽都把我放兒媳婦看待了,還換了新被子新床單新枕頭,我們不睡一起,不有些辜負他們老人家了。”

    李田有些頭疼,這個趙琪一定是故意的。

    這個女人,報復心極強,除非認慫,不然她會對其死磕到底。妹妹李雨欣對她態度很排斥,怎么能夠讓李雨欣難受,她就怎么來。

    “你不要煽風點火好不好,你是成年人,又受過高等教育,你怎么能和一個初中女孩一般見識。”

    趙琪不要臉道“可我也是女人啊?我寂寞了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有一個看起來不帥氣,又沒有錢的老男人,難道,你就不能解救一下我的空虛寂寞冷?”

    “……”

    李田對這個趙琪也是夠夠的了。

    一句話里,把他嘲諷的體無完膚。

    如果說,妹妹李雨欣沒有流淚之前,他對趙琪的性感身體是充滿欲望的。但是現在,他心里只有惆悵,對趙琪也是如此。

    他不可能看到妹妹在那邊流淚,他這邊還抱著一個漂亮女人卿卿我我。

    “鑰匙!”

    李田眼神里沒有欲望,聲音嚴肅。

    “什么鑰匙?”

    趙琪裝傻。UU看書 www.uukanshu

    李田指了指一旁的小屋子。

    “哦~那個鑰匙啊!”

    趙琪不愧是小魔女,她直接從脖子上拿出一個繩子,那個銀色的鑰匙,就被她當做項鏈一般,放進那對飽滿之中。

    然后她還故意彎下腰,讓李田看到那一抹誘人的雪白。

    “鑰匙在這里,有本事,你來拿啊?”

    說完就是直接后退躺到了那張鮮艷大紅色的床上,她姿勢誘人,臉蛋卻純情,雙眸帶著媚意,還對李田勾了勾白嫩的手指頭。

    “……”

    李田這要還能忍住,他就真的不是男人了,他直接沖了進去,并關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