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二章 和你說分手的事情

極品小農民系統
    
趙琪離開的真是太突然了,李田根本沒有絲毫心理準備。

    這個長相可愛漂亮,身材飽滿性感的尤物小妖精,在昨晚和李田之間的肉體關系突飛猛進后,第二天,在李田還在睡懶覺之際,她竟然不告而別了。

    昨晚和她之間的瘋狂,以及抱著她入睡的美好,這一刻都化為巨大的空虛砸落在了李田的頭頂。

    他不是一個想女人想到睡不著覺的男人,但是,他都已經和趙琪發展到那一步了,他真心覺著趙琪應該就算是他的女人了。

    所以,想她。

    …

    溫暖的被窩里,還殘留著趙琪身上性感的味道,昨晚就是在這個被子里,他抱著她玩弄到了凌晨3~4點,和趙琪之間種種的第一次銷魂感覺,這一刻猶如無數只螞蟻在他的身上噬咬。

    他醒來的時候,甚至就穿著睡衣,在寒冷的天氣下到處去找趙琪的影子。被老爸老媽遺憾的告知,早上天剛亮的時候,就有好幾輛車子過來,將趙琪接走了。

    趙琪還叮囑李建平和董氏,讓他們暫時不要叫醒李田,讓他多睡會兒。

    …

    李田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又回到那個和趙琪一起睡的被窩,仿佛這被子里,還有趙琪那光滑柔軟的身體。

    而事實上,有的只是空虛寂寞冷。

    李田也知道,這個小魔女趙琪遲早會離開,只是沒有想到,她的離開方式會這樣的突兀,讓李田毫無防備。又是昨晚,李田剛剛享受了一把女盆友的溫暖和幸福感,今天,或許往后他又淪為單身狗。

    如果,這是趙琪要報復李田的手段,不得不說,她很有手段,很高明。

    因為——

    李田此刻確實很想她,想繼續抱著著她,撫摸她那光滑柔軟的身體,親吻她的潔白臉頰,哪怕,最后一步永遠都不做。

    也總比他現在單身一人,只能抱著被子,抱著空氣強。

    …

    不知道過去多久,

    就在李田貪婪的呼吸盡這被子里,蘊含的趙琪最后一絲香甜味道后,他的手機響了,是趙琪發來的信息。

    她說她現在在機場,等著飛機,并問李田是不是醒了。

    李田很無語,他忍不住斥責她,為何要不告而別。

    趙琪說情況突然,堂姐給她打電話讓她回去處理一件事情,而且,她開玩笑的發了一段曖昧的語音道我再不逃走,估計要不了兩天,你李田就會把我給吃了。

    沒錯,昨晚她和李田發展的太快了,趙琪的全身上下都被李田摸了,真的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戀愛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常常會因為荷爾蒙而讓兩個當事人失去了清醒的意識,趙琪知道,如果她不走,她的處子之身都要被李田拿走了。

    再加上堂姐趙如雪的任務確實緊急,于是乎,她就天剛亮逃跑了。

    趙琪似乎感受到了李田的不開心,她就給他一些補償。

    用語音去挑逗他,并說李田昨晚多棒云云。

    這些‘不要臉’的的話,以及那引人遐想的聲音,無疑是刺激的李田面紅耳赤。

    你給我注意影響,你的呻吟,你的挑逗,只能我一個人聽,你不許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做,更不準給我帶綠帽子。

    面對李田的惱羞成怒,趙琪嗤之以鼻。

    切!大男子主義,其實,我還在想著,要不要和你說分手的事情呢。

    這個女人!

    李田都忍不住想打她了。

    我們昨晚都那樣了,你還要分手?

    趙琪接著道你不覺著,我們兩個有些不太合適,價值觀,興趣愛好,甚至…反正很多,你都沒有問過我,我喜歡吃什么?我的生日?我的理想等等。其實你只是對我的身體感興趣,你對我這個人,并不感興趣,分開就清醒了,為什么不分手,讓彼此好好過呢?

    李田見她說的煞有其事,心涼了涼。

    良久,他打字道“你既然想分手,那便分手吧!”

    哪知,這女人的臉就跟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她立刻大怒起來,直接打電話給李田,更是毫無形象的破口大罵。“李田,你這個老男人,沒良心的東西,你都把老娘吃干抹凈,現在就想拍屁股走人?想把老娘甩了?我算是看透了,你和其它男人一個貨色,都是沒心沒肺的東西。”

    “……”

    李田被趙琪的電話罵懵了。

    “喂喂!是你先提出分手的好嗎?怎么變成我沒有良心了?”

    “那你不能把人家當成心肝寶貝,UU看書 www.uukanshu小公主一樣哄哄人家。我說你不關心我,你不能立刻腆著臉的細聲細語的關心我,問我喜歡吃什么,不喜歡吃什么,喜歡到哪兒旅游,不喜歡到哪兒旅游等等。”

    “……”

    面對趙琪的滔滔不絕,榆木腦袋的李田,感覺大腦有些不夠用了。

    以前沒吃過豬肉,但聽說豬跑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女人不可理喻起來,根本不用和她們講道理。

    完全順著就好。

    李田有些頭疼腦漲,然后乖乖的后知后覺的詢問趙琪的興趣愛好等等,喜歡什么顏色,喜歡聽什么歌,喜歡看什么電影等等,未了,趙琪心滿意足道“你這個沒有絲毫情調的男人,也不知道老娘看中你什么,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天,一件禮物也沒有送過我,我走之前打電話給你送了一件禮物,你們男人應該都喜歡的,現在應該快到了,你下樓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