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三章 何必單戀1枝花

極品小農民系統
    
“不好意思,李老板,我這有些事情”這朱蓮眉頭緊皺。

    李田道“那你去忙吧,你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

    “那真的不好意思。”

    朱蓮再三道歉,她手機不開機就是這個原因,結果該來的還是跑不掉。

    “沒事,人有三急,重要的事情先辦。”李田能夠理解,這女子從一出現,就表現的和常人不一樣,一定是麻煩纏身。

    李田又不是圣母,他和這個朱蓮只是工作關系,況且,他在本市的能力,還不如她嘴里崇拜的周城武,所以,他也沒有出言說需不需要幫助。

    也許真是人家的問題,她如果想說,因該早說了。

    她可能也覺著她和李田先生就是工作關系,尤其今天剛見面,就沒有說那些個人身上的麻煩事情。

    但是!

    該來的麻煩還是跑不掉,朱蓮很急,但是身為下屬,她還是主動提出讓李田開她的車回去,她的車也是公司的車。

    但是李田苦笑說自己不會開。

    打車就行。

    朱蓮雖然業務不是特別熟練,但還算人情通達,她說要先幫李老板打好車,然后她才會去辦理自己的私人事情。

    李田說不用,他又不是小孩紙,朱蓮的事情很急,她去辦自己的事情好了。

    但是朱蓮很堅持,李田看的出來,她即便很著急,也想把工作做到最好。這個女子雖然不是天賦異稟型的,但是看的出來,她很有上進心,工作熱情也非常高。

    怪不得,她一個新手,會被周城武那個這么專業的家伙派來當李田富饒農業園的會計。

    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可是!

    朱蓮不想把自己的私人問題帶到工作上來,但是,麻煩還是找上門了。

    剛剛辦理業務的時候,朱蓮被迫開機,

    雖然之中很多電話她都沒有接,但是,很明顯什么人,通過她的到了她的位置。

    而能夠通過的,要么是黑客,要么就是曾經比較親密的人。

    一個看起來和朱蓮一樣,一半學生氣質,一半初入社會的男子,戴著眼鏡,臉上還有些青春痘,他留著平頭,身材不是很魁梧,但是眼神里卻帶著戾氣。

    尤其是在下了出租車,看到朱蓮身邊的李田時,他頓時就是怒了。

    他脾氣很大,指著李田的鼻子就是罵道“你這個賤女人,一直躲著我,就是為了和這個男人相親約會?朱蓮,離開大學后,你怎么變的那么賤!”

    相親?約會?

    我靠這位兄弟,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我李田眼光高著呢,你女朋友,我根本看不上。

    當然,這些火上澆油的話,他不會放到嘴邊說出來。

    “呂濤,你夠了。”

    這朱蓮又氣又惱又感覺丟人。

    “我們到一邊去說。”朱蓮想去拉他,不想這個男人是真的不要臉了。

    “你今天不給我說清楚,我是不會走的。”

    這個叫呂濤的男人,似乎打了一天電話打不通,這一刻,情緒壓抑的非常暴躁。“朱蓮,你老實告訴我,你還愛我對不對?你說和我分手,都是你家人逼你的對不對,我剛從你家里過來,你的爸媽尖酸刻薄,說我是個窮光蛋,別糾纏他們的女兒。我現在是個窮光蛋,但是,你要相信,我以后一定會有錢的。我以后一定會買房買車,給你幸福。”

    這個男子說的很癡情,一旁的李田很尷尬,也很唏噓。

    他現在大概明白了原因。

    這對情侶估計也是那種大學一畢業就分手的類型,只是這個男人也許動了真情,太過認真了。

    顯得很不成熟,很不理智。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這種方式糾纏不清,反而顯得,更讓人生厭。

    果不其然,朱蓮一聽,這個男人果然找到她家里去了,她頓時怒了。“呂濤,你能不能成熟一點,我們根本不可能。而且,我也不愛你了,念在我們曾經的感情上,我們好聚好散行不行。我旁邊的是我的老板,你給我留點面子行不行。”

    “老板?什么老板?”

    這呂濤立刻陰陽怪氣起來。“朱蓮,我沒想到,你為了一份工作,都下賤的當起別人的。”

    啪

    朱蓮的一巴掌狠狠扇在這個男子的臉上。

    一旁的李田很沒品的在內心道打的好,我一個外人都看不下去了,為了一個女人,把自己整的不像個男人,打一巴掌讓他清醒清醒,UU看書www.uukanshu 分手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或許是一旁的李田內心有些幸災樂禍,導致報應來了。

    這個叫呂濤的男人不但沒有絲毫清醒過來的意思,相反,他捂著自己的臉,瞪大了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

    沒錯,不光朱蓮有黑眼圈,這個男人的雙眼估計也是因為長時間熬夜,血絲密布,情緒暴躁,很是嚇人。

    “朱蓮,你變了,你為了另一個男人打我?”

    朱蓮也是怒的不行,她聲音壓抑道“呂濤,我們之間的事情,你不要把別人牽扯進來!”

    呂濤的怒火終于燃盡了他所有的理智,他怒吼道“我的就要把他牽扯進來,有膽量搞我的女人,就要有膽量做好挨打的準備”

    說著,他猛的沖上來,一只大手緊緊抓住李田的衣領,另一只手握成砂鍋大的拳頭,就向李田的一張老臉毫不留情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