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一章 【救命丸】

極品小農民系統
    
一看到大片大片的鮮血,一家人都是慌了。

    尤其是董氏,立刻嚇的豆大的眼淚就是流淌了下來,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過熟悉了,那塊小骨頭雖然吐了出來,但是,李建平吐血卻并沒有止住。

    “……”

    李田也驚呆了,他身體顫抖,但是他強制自己冷靜下來。

    他不想求人,但是,這個時候,哪怕讓他跪下來,他也愿意。

    …

    周城武、朱蓮、王凱、張小娟…

    只要認識的,有車的,李田都是打電話過去。

    還好,王凱在家,他立刻開車過來,接李建平到醫院,車上,王凱見李建平還在大口的吐血,他也比較緊張,但他畢竟見多識廣,他努力鎮定下來,快速又安全的開車,往市里大醫院而去。

    這種駭人的情況,明顯小鎮醫院是救治不了的。

    “怎么回事?”王凱小心的問。

    李田一邊幫助董氏托住老爸李建平的身體,一邊臉色難看的回答道“肝硬化——”

    沒錯,這個病李建平已經好幾年了,一家人最怕的就是這種情況。

    肝硬化不會吐血,但是并發癥脾大引起的靜脈曲張,血管破裂,會要人命,像現在這種吐血不止的情況就是其中的癥狀之一。

    “……”

    王凱不再多話,但是,他心里有些悲觀。

    李建平一家就是因為重大疾病拖累的,不然,至少他們一家也不會過的那么差。

    畢竟,他們一家都比較勤勞,可是,經濟收入低的家庭,再勤勞,再努力,那掙得錢也不夠往醫院送的。

    如今,李田一家都很少有親戚走動,也是因為這個,他們怕李田一家會找他們借錢。

    這樣的家庭,當年的李田又沒有出息,借了錢,怎么還?

    try{content1;}catch{}

    而且!

    肝硬化,

    是不治之癥。

    …

    車里拿了一個盆,車子才走了一半,竟然吐了大半盆的鮮血。

    董氏幾乎哭成了淚人。

    王凱也是一臉悲觀,這里離市里太遠了,再這樣吐血下去,趕到,估計也…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李田,他嘴唇都咬出了血,這是一個不善于表達的男人,但是他的父親病了好多年了,這么多年,他究竟承受著多大的壓力也是正常健康家庭所無法想象的。

    王凱的心情也很不舒服,雖然一開始李田家開富饒農業園時,他確實有些嫉妒,這小子,怎么說起來就起來了。

    可是,如今他卻非常同情。

    都快奔30歲的年齡,都沒有結婚,一開始更是生活困難,命運女神似乎壓根就沒有想著要照顧他們一家,學生時代李田明明那么優秀,都是別人家的那種孩子,可是后來,卻混的那么差。

    可現在,這一家,剛剛有起色。

    而他的父親,估計這一關渡不過去了。

    …

    董氏更是哭出了聲,她明顯感覺到李建平的體溫開始變低,因為吐血太多,不光臉色蒼白,就連手腳也都沒有了顏色。

    胃底靜脈曲張大出血就是這么恐怖,如果止不住,基本上就…

    …

    以前的李田,只能夠像老媽董氏一樣,哭成淚人,坐在病床前,手術室外,緊握雙手,無能為力。

    但是這一次,他祈禱系統,他祈禱系統能夠給他帶來奇跡。

    他手指顫抖打開了系統,系統剛提升到了6級,獎勵的有一個珍貴的愿望寶盒,他吞了口唾液,因為太過緊張擔憂,他的額頭上也是密布汗水。

    終于,他打開了它。

    絢爛的煙花之中,李田看到那愿望寶盒打開的東西后,他頓時哭了,命運女神不喜歡他們一家,總是經歷磨難,但是,系統是愛他的。

    try{content2;}catch{}

    第一次愿望寶盒,他成功的保護了妹妹。

    第二次愿望寶盒,他成功的打開了2顆——救命丹,顧名思義,可以阻止死神,保住將死之人最后一口氣的神奇丹藥。

    李田趕緊拿了出來,擦干眼淚,讓老媽董氏扶住爸的后頸,把那其中一顆救命丹塞到李建平的口中,這藥很是神奇,入口即化。

    剛剛還吐血不止的李建平,立刻穩定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胃里的血管破裂止住了,還是因為特殊的力量,生生的阻止了繼續吐血。

    …

    終于趕到了市區最大的醫院,一路推到手術室。

    李田、董氏、王凱都在焦急等待。

    一開始因為李田的電話,周城武帶著朱蓮趕過來了,王小娟帶著張磊也過來了,王凱的媳婦也打車過來了。

    …

    眾人想安慰李田,UU看書 .uukanshu.com但此刻的李田的模樣有些嚇人。

    當手術醫生出來后,看到外面這么多人,也好奇這病人的家屬怎么比以前多了,因為李建平不是第一次吐血住院,所以主治醫師早就認識他們一家。

    甚至他都能夠記得李田的名字。

    “李田,這次真是奇跡,正常情況下,得不到鮮血的輸入,人體血液失去3分之一,長時間下就會死。而你爸的情況已經失去體內一半的鮮血了,竟然能夠奇跡般的堅持到了最后,真的是一個奇跡。”

    說著,手術醫生告訴李田。“這次手術很成功,破裂的血管止住了,但還要住院修養觀察一段時間。”

    “嗯!我明白,謝謝您醫生。”

    李田終于露出由衷的笑顏,擦去眼淚,深深的一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