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成為頂尖供貨商

極品小農民系統
     就是這個定價權,讓兩位老板有些不歡而散。

    在張老板看來,他愿意用他的3家門面店,來出售富饒農業園的產品,還多給1元溢價,已經是在冒險了。

    畢竟,李田的富饒農業園雖然硬件實力雄厚,但是軟件實力就太過薄弱了。

    意思就是說,李田的富饒農業園目前沒有名氣,未來規劃的很好,但是風險也很大,萬一顧客不買賬,那真的是全白費了。

    …

    在張老板看來,他和李大老板應該是平起平坐,李田的富饒農業園負責生產,而他張老板負責銷售。

    因為他張老板的三家菜店,有固定的客戶,也就是說張老板有銷售渠道,并且不愁客源。

    …

    但是這個李大老板,他的腦回路和別人不一樣,他壓根就沒有想著多賺錢。他只想著做大做強,農業和他的系統息息相關,他不允許在農業上存在任何污點。

    他不想以后新聞里會出現:富饒農業園因為極速擴張,導致市場監督不嚴,菜品質量問題嚴重,慘遭顧客投訴。

    所以,在討論富饒農業園的產品必須正規,不許貍貓換太子上,張老板想了想,就同意了。畢竟,以次充好,對他做連鎖菜店來說,也不是長久之計,反而有損名聲。

    他看中的不就是富饒農業園的硬件實力嗎。

    結果,貼上富饒農業園的品牌,繼續賣著三無產品,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雖然這樣做可以多賺錢,但是不利于長久發展,更不利于開連鎖。

    畢竟,張老板的野心是一統本市所有的菜市場,無論大小,都必須得有他的【小張蔬菜店】,等小張蔬菜店的名聲徹底在本市市民心中根深蒂固之后,他就可以把他的蔬菜,供應到各大四星和五星級酒店,以及各大知名超市,就連大型連鎖火鍋店他也要一舉拿下。

    并且那些蔬菜的牌子上,都貼上【小張蔬菜店】tè gōng。

    等到那個時候,他張越在本市也是一個小人物了。

    當然,說起來容易,想做好一個有口碑,有銷量,被無數市民認可的好品牌,談何容易。

    …

    當他和李田談到第二個條件:定價權的時候,張老板坐不住。

    太過分,在張老板看來,他是伯樂,而富饒農業園是千里馬。他沒有定價權,那身份斗轉直下,而且,沒有定價權,基本上就是被對方卡住脖子,這,這張老板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李田也知道這個要求比較過分,但是,為了公司的長遠發展。

    對張老板來說,能夠一統本市菜市場,成為頂尖供貨商,已經是他畢生追求。

    但是,對目前系統才6級的李田來說,他的目標因該星辰大海。全國,乃至全世界,這樣才符合他的系統。

    不然系統6級在鄉鎮轉悠,100級了,還在小城市打拼,這也太差勁了,嚴重不符合他極品小農民系統的霸氣名聲!

    所以,定價權是標榜一個未來大公司的基本權力。

    …

    當然,李田并非dú cái,他和張老板好聲說,他索要定價權不是要侵害張老板的利息,而是怕以后張老板做大做強后,

    極度膨脹之后,為了賺錢,沒有人性的隨意加價。

    如果定價權在張老板手中。

    那么,他一開始3元一斤的蔬菜,他可以定價為2.5元,低于市場價,打價格戰。而當占據市場后,他為了賺錢,把3元一斤,直接漲到5元,10元一斤。中間的利益他一個人獨享,即便他還有良心可以和富饒農業園平分,但是這種行為是嚴重損害富饒農業園這個金子招牌的。

    反過來也是一樣,如果張老板沒有定價權,那么,他就算把富饒農業園給做火了,到頭來定價還是由富饒農業園來,他張老板基本上就是賠錢賣吆喝,辛辛苦苦為富饒農業園做嫁衣,這這種傻事,他怎么會干?

    所以沒有談攏很正常。

    …

    此時已經是夜里11點半了。

    李田站起身,把這頓飯錢給結了,雖然是張老板請客,但是生意沒有談攏,就不用他破費了。

    李田也不是缺這一頓飯錢的人,欠人情,也要看是多大的人情。

    “張老板,生意不成仁義在,今晚的相遇,我還是很感激你的。至少你給了我們一個方向,不過,我李田可以再次聲明,我們富饒農業園不差錢,就算沒有你,我們也會做大做強。至于能夠做大到什么程度,你可以想一想當年的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當然,你也可以認為我是在吹牛皮。”

    李田繼續道:“要不要合作看你,如果等我們找到新的合作伙伴,您張老板再來談合作,那就不好意思了。本市的獨家代理權,可能就沒有您的份了,你要和本市總代理商談,然后獲得分代理商,不過,即便是分代理,也得需要經過我們富饒農業園的審核評定之后,才能夠給你。”

    張老板諷刺道:“不為了賺錢而發展的公司,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還是第一次見。”

    李田笑了笑。“我們的公司更看中名聲,好了,3天之內,如果張老板想好后,可以聯系我。”

    說完李田就是帶著朱蓮離開了。

    …

    因為李田不是當面付的錢,而是離開的時候,在前臺付的錢。

    李田和朱蓮走后,張老板獨自坐在包房里。

    前段時間,農家樂興起,因為上面查的嚴,都不敢在市里大酒店大吃大喝,所以,大多跑到農村農家樂來。

    但是,也就是那一陣生意不錯,后來也就一般般了。

    現在,張老板這家農家樂半死不活吧。

    這個月賺一點,下個月賠一點,總體來說還是在賠錢。

    …

    張老板吸著煙,因為剛剛李大老板說他不吸煙,所以他一直憋到現在。

    他抬頭看著頭頂的天花板,他的農家樂裝修的還不錯,當初也是熱情高漲來著,現在也有些疲憊。

    他做了這么多年生意,還真沒有見過像李田這樣的。

    下午他開車去李田的富饒農業園看了,真大,各種現代化,他簡直不敢相信,這種窮鄉僻壤,并且路都不好走的山溝溝里,竟然有這么大的一家農業公司。

    可是…

    一想到對方的過分要求,張老板就是頭疼。

    {本章完}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