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七百零六章 梯田、稻場、石滾

極品小農民系統
     接下來的兩天,李田那里也沒有去,【替天行道符】依然讓他感覺有些不適,雖然他曾經頹廢到了極點,想到了死,但是本質上,他還是一個普通人,他對生活有追求,喜歡在陽光燦爛的天空下肆意奔跑。

    這種黑暗的東西,他真的不喜歡接觸。

    …

    不過還好,經歷使用一次這種可怕的符咒之后,李田的生活狀態并沒有被擾亂。

    他的心情也逐漸舒緩過來了。

    他再次把心思放在升級系統上面,其實在替天行道符事件后的第二天,李田的系統就是同時更新了2個系統任務。

    沒錯,就是兩個!

    系統任務、隨機任務、特殊任務是不同。

    系統任務在10級之前,一次只能夠同時出現2個任務,并且沒有完成,無法更新,像一開始比較簡單,完成的速度比較快,一個星期更新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這個星期做完了,就要等下個星期。

    而系統10級以后,明顯不光出了一個黑暗屬性的【替天行道符】,還有系統任務也跟著更新了,在之前那個15個蔬菜大棚任務還沒有完成的情況下,系統又同時更新了2個新的任務。

    【系統任務1:任務要求,至少種植10畝水稻,現代化,合理長久種植,從春季播種,到秋季成熟收割就可完成任務。】

    【完成任務:獎勵10萬現金紅包,1000抽獎點,800經驗值。】

    【任務不完成:將占據3分之1的系統任務欄。】

    李田當時看到這個任務的時候,頭都大了。

    現在的富饒農業園已經是非常臃腫了,涉及的農業從一開始的蔬菜到草莓,再到養豬、水產,如今除了果山外,還要涉及10畝水稻。

    ‘老天爺!’

    種水稻并不難,現代化,也不難,目前李田手中還有2千多萬的現金可以用。

    難是難在那10畝的水稻田!

    要知道,他們這邊,小時候還有人種水稻,現在基本上沒有什么人種了,而且,他們山區還是梯田。

    是梯田,一層高過一層的那種,李田小時候,家家戶戶種田,那個時候水是最重要的資源,從上頭的大池塘里面放水,然后再流過梯田,一層一層的向下面放。

    因為李田這邊的氣候,不適合種麥子,只種水稻,而水稻又需要水來養。所以,如果趕上那年干旱,農民都要愁白頭發。

    李田記得最苦的有一年,干旱特別嚴重。

    池塘的水都干了,只能挖塘基,因為都是特別老的塘,塘里面有很多淤泥,都是黑色的,因為天氣熱,黑色的淤泥都干裂的一塊一塊的。

    有的水井里面都沒有水,生活用水,更是完全沒有。

    只能每家在大塘里面分一塊,挖,挖一個大坑,很深,有些下去只能用梯子,里面會滲出一些水,有時候老天爺會可憐窮苦的人們,下點雨,也能夠積蓄一點,那個干旱的夏天就是那樣度過的。

    回想起來就很苦。

    李田小時候,也跟著打過水稻。

    那個時候沒有機器,全部是人工,人工栽種,人工收割,然后人力用扁擔來挑,一捆一捆的稻子挑到有太陽的地方曬干,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夠下雨。

    還有水稻除了怕干旱,還怕水災,如果那一年下雨太多,水稻的收成就不會好。

    …

    水稻曬干后,在平鋪在稻場上。

    稻場這個詞,現在很多農村年輕一代都快不認識了,就像白色蠟燭、煤油燈、火柴等等,慢慢的也變成了歷史一樣,淡出普通大眾的視野。

    那個時候的稻場可沒有奢侈的水泥地,

    而是在平坦的泥土上用石滾,一邊一邊的壓制而成。

    現如今,磨豆腐的石磨和當初打稻子用的石滾,也快淡出大眾的生活。

    現在還有新聞,有自私的農民把水稻、麥子等農作物,放到馬路上曬干,讓來回的車子來碾壓。

    但那是極少數,大多數種稻田的,已經用一些小型機器了,而生活在平原地區的就是更幸福了,有那種幾十萬上百萬的大型機器,完全現代化一體化的收割,非常方便。

    …

    李田小時候可沒有那么幸福,那個時候,水稻曬干后,平鋪在被壓的非常平的泥土稻場上面,然后這個時候在農村也很少看到的水牛出現了,它可是那個時代農村必不可少的存在。

    是農民的好幫手,幾乎每個村子都會有幾頭牛,最可怕的就是水牛在夏天要到水塘里面臥水,有時候兩頭公牛會打架。

    牛打架是極為恐怖的,當兩頭牛打架,那都是村子里面的大事情,很多人都會聚集而來,不是來看熱鬧,而是想辦法把兩頭牛給分開。

    李田小時候自然放過牛,記得最出息的是,小時候有頭牛,別人家的孩子都不讓騎,但是李田卻敢騎,那個時候膽子大,UU看書 www.但是在坐在牛上路過一片櫻桃樹時,因為樹枝比較矮,李田直接被掛在樹上了,非常危險,從那以后他就不敢再騎牛了。

    …

    水牛的作用還有犁田,那個時候沒有機器,都是在水牛的脖子上套上農具,在水稻田里來回犁田。

    而水稻收割了,放在稻場上面,這個時候再把水牛趕上來,同樣套上兩個成年人很難搬動的石滾,讓水牛拉著石滾,在水稻上面一邊邊的碾過,最后把帶著殼的稻子碾下來。

    整個過程很繁瑣,而且還很累。

    稻草還要捆起來,冬天拿去喂牛,還可以燒火做飯用,李田家去年還在用柴火做飯。

    現在基本上都是煤氣了,聽說因為隔壁南亞度假村的關系,政府已經打算接通一根天然氣到李田這邊的窮山溝了。

    …

    水稻脫殼也是一道工藝,在那個年代,稻谷鼓風機李田小時候還用手搖過,非常麻煩,但是也是那個年代的童年樂趣之一。

    因為那個年代的技術不發達,稻子殼碎了和稻米在一起,必須得分開。稻谷鼓風機就是這個功能,把稻子從上面倒進去,然后下面就會如同沙漏一般,慢慢的往下掉,這邊的風機是手動來轉的,側面的風,就會把碎的稻殼吹過去,白花花的稻米就會落下來。

    一遍吹不干凈,得好幾遍,所以特別麻煩繁瑣。

    而稻殼也會留著,曾經饑荒的時候,有人就會吃這個。

    李田小時候,已經沒有饑荒了,因為稻殼里面還有碎的稻米,可以拿來喂豬,或者喂雞子。

    總之那個年代,沒有人敢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