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七百二十二章 深入虎窩

極品小農民系統
     李田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過來參加楊彩玲的二婚,不為他們新娘新郎送上祝福,僅僅是為了她們的孩子。

    然而,不光遭遇到牡丹的到來,甚至還遇到這種事情,著實讓人頭疼。

    既然決定要救了,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

    …

    這個叫張偉的男人,連房子都賣了,住的地方都沒有。

    李田安排他先住賓館,李田說他先離開一下的時候,張偉卻突然叫住李田問道:“你剛剛說的,為社會做貢獻,那是什么意思?”

    李田有些煩躁,因為這件事情并不太好處理。

    “我不救你,你的命早已經沒有了,如今我救了你,如果能夠完美的幫你解決這次困境,你不光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還要今后的一生都要為福利事業做貢獻,比如當義務工,照顧孤寡老人,整潔城市,幫助困難家庭,幫助因病而貧困的家庭等。”

    李田接著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總之,你這條命,已經不屬于你,我現在再問你一遍,你能不能做到?”

    這樣的為他人而活著,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做的到的,而且,沒有任何私利。

    李田雖然這樣要求他,但是并沒有指望他能夠做一輩子,哪怕僅僅1~2年,那至少他對這個社會有作用了,李田救了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而不僅僅是一個輸的家破人亡的賭徒。

    “如果你能夠做到,到時候簽合同,我只會給你前3年的零花錢,以后你能不能把福利慈善事業做起來,就看你自己了。”

    …

    這一切,都只是李田的臨時想法。

    救1個人有什么意思,讓救下的人,幫助更多的人,力所能及的幫助,那也是好的。

    是積德——

    …

    李田離開了,那個男人沒有給李田確切的答復,他甚至都沒有去過問這個男子之前的職業,他看起來不太大,他的前妻如今也算是二婚,估計分開有一段時間了,說明他們結婚比較早。

    即便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最終的結局卻很難看。

    如果不是李田出現,他們可能已經陰陽兩隔了。

    …

    李田根據那個張偉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那家收高利貸的公司,比較隱蔽的地方,深街老巷,從遠處可以看到幾個魁梧大漢站在一棟樓的下面。

    這個地方宛如龍潭虎穴,要知道,高利貸是非常暴利的,有錢賺,不愁拉不到同伙。

    李田計劃先收集證據,從賭博到高利貸,再到意外保險,由此可見,這是一條完整的利益鏈,沒有證據,單憑那個張偉口述根本無法將他們繩之以法。

    就在李田打算行動的時候,一個外表清秀的小男孩突然走了過來。

    那男孩很不簡單,他能夠注意到李田。

    “大哥哥,你在這里蹲著偷看什么呢?”

    李田看著她,并用手比劃了一下她的身高,然后苦笑道:“牡丹,你別玩了,我現在在干正事呢。”

    那剛剛還是清秀男孩聲音的存在,突然就是恢復成女孩聲音道:“沒意思,你怎么會猜到是我?”

    李田苦笑道:“我對我自己的功夫還是很有自信,一般人根本無法注意到我,你雖然偽裝了,但是你的出現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哈哈哈,你小子還是有些智商的,不過,你在這里偷看什么?”牡丹笑著問。

    李田便是把張偉的事情,簡短的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看不出來,你不是個好人,卻能做點好事。”

    聽著牡丹半嘲諷的聲音,李田苦笑道:“謝謝你的夸獎,我一個普通人,對這種事情,

    不知道該怎么下手,現在你剛好來了,你有什么主意沒有?”

    牡丹個頭不高,聲音卻及其霸氣道:“這還不簡單,直接沖進去,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李田臉色一苦。“有沒有正常點的手段?”

    牡丹眼珠子轉了轉,然后道:“也有,我們先進去賺一票再說。”

    “……”

    李田還沒有反應過來,牡丹就是把他給拉到角落,然后戴上人皮面具,甚至連身份,年紀,家庭住址,職業,年收入等等全部偽造好,就是直奔那棟樓的地下室。

    這里一進來,就感覺到一股不一樣的味道。

    是空氣清新劑噴多了的感覺,有兩個大漢檢查了李田和牡丹的身份之后,就是放他們進去了。

    地下室的墻壁上有一個暗格,按下去,就會有一個電梯過來,然后直接帶到更下面的地方,這里環境就極為混亂了,空氣不流通,煙臭味彌漫。

    “新來的吧?誰介紹的?”

    有這里工作的人員,賊眉鼠眼的過來詢問道。

    “管這么寬做什么?開門做生意,不知道有些顧客的隱私不該是你們打聽的嗎?”

    牡丹人看起來不大,UU看書 www. 呵斥的聲音倒是極為洪亮。

    …

    當牡丹隨手就是兌換了1百萬籌碼的時候,他們便知道這是一位富少,不敢過多詢問,便帶她們到里面賭博開心去了。

    這里的玩法和電影里面差不多,只不過檔次有點低,沒有什么高貴的裝飾,估計是因為不合法,經常換地方,逃避監管。

    但是這里面賭的不小。

    最低都是1千元1把的,普通人進來,估計一晚上就可以輸的精光。

    …

    李田就像牡丹身邊的隨從,一切看牡丹操作。

    “我告訴你,我以前在美國賭城豪賭的時候,你可能還沒出生呢。”牡丹還有心情對李田吹牛皮。

    “對!大佬您最厲害。”

    李田知道她說的是真的,這世間像她這樣的存在少之又少,活的久,殺的人多,見過的世面數不勝數。

    牡丹先輸幾把,可隨后就開始狂贏,從本金1百萬,直接贏走1千萬。

    這個賭資可不是小數目,莊家坐不住了。

    說老板有請,就要把李田和牡丹帶到他們老板那邊去,老板那么神秘,就是怕被抓,怎么可能親自出面,這種人精,背后的老板自然是一層一層的。

    …

    迎接李田和牡丹的是一群魁梧大漢,當李田和牡丹一進來,門就被關上了。

    “你們老板人呢?”

    牡丹裝作生氣問道。

    這是對面走出一個全身紋滿紋身的光頭大佬,他嘴一張,竟然還有金牙,脖子上也是粗鏈子,看起來就不像好人。

    “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