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七百四十七章 杜婷婷的新想法

極品小農民系統
     曾經有人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菠∮蘿∮小×說

    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一句話,小病自然沒有什么,就怕是那種治不斷根的重大疾病,每個月的吃藥錢,一般家庭根本承受不了,更不用說常年住在醫院。

    世界除了時間外,也從來不是公平的。

    就連李田送錢,也要看運氣。

    …

    這家人明顯是從外地來的,住在大醫院的,往往窮人更多。

    特別窮的,在家等死,沒有錢住院。

    稍微有點錢的,住幾次,也窮了。

    只有特別富有的家庭,有公司,有企業,可以源源不斷的掙錢,哪怕巨額的醫藥費也能夠負擔得起。

    …

    有些疑難雜癥,小城市的醫院根本治不好,就像教育一樣,好學校的師資力量和農村普通學校的師資力量,那不是一個等級的。

    醫院也是一樣,大城市的大醫院有設備,有專業的醫師,而小城市往往沒有。

    所以得了重大疾病,小城市甚至連怎么治都沒有辦法,只能坐火車到大城市大醫院,所以一般的公立醫院,基本上都是人滿為患,在大廳窗錢都得排很長的隊。

    李田沒有時間去逐一了解那些是真正的窮人,因為窮人太多了。

    他今天取了100萬,只能幫助10個人,甚至有些特別嚴重的疾病,10萬也只是杯水車薪。

    但是,李田也沒有辦法,他不是神。

    …

    這家被李田詢問的幸運兒,就是來自農村,因為他們樸素的面容,簡陋的衣著,以及那種身在他鄉,惶惶不安的眼神,都能夠感覺出來他們的困難,桌子上是咸菜和白米飯。

    有錢人體會不出來,那種吃飯不點菜,省錢看病的痛苦。

    親人躺在病床上的絕望。

    “幫助?”

    被詢問的病人家屬,是一位看起來有些蒼老的婦人,她也許只有30歲出頭,但是面容看起來卻如同四五十歲,皮膚黝黑,手掌上都是龜裂和老繭,這是長年累月在農田干活留下的。

    說話還帶著很濃的鄉音,明顯都不太會說普通話。

    李田是因為看到病床上躺著的是一個小男孩,所以才決定第一位幫助的是他們。

    “沒錯,如果你們需要幫助,我們可以給你們做一些慈善。”

    這家人驚呆了,眼睛睜的特別大。

    “需要,需要…請問我們需要填表拍照什么的嗎?”

    因為別人做慈善都需要填表和拍照,因為這些都可以拿出當做成事跡,尤其是某些企業,為了公司的聲譽,更加需要。

    “不用!”

    李田給身邊的杜婷婷一個眼神,這女孩立刻從黑皮箱里面拿出一包已經包好的10匝錢,遞了過去。

    那家人傻傻的接過,他們本以為是吃的,打開一看,竟然全部是錢,等他們驚慌失措,又驚喜萬分的追出去的時候,李田和杜婷婷已經走遠了。

    …

    “我們動作得快一點,不然,一會兒引起的事件變大,被人圍觀就不好了。”

    李田很擔心被曝光,他是一個身份相對來說有點敏感的人,如果被曝光,這會讓他很苦惱。

    再加上,他感情生活泛濫,他不想成為公眾人物。

    杜婷婷點頭,

    這種感覺很刺激。

    杜婷婷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這種爽感…

    尤其是有一次,一位看起來感情比較善于流露的婦女,她丈夫出了車禍,但是肇事司機卻跑了,目前躺在醫院,她們家很苦,沒房沒車,緊急做了手術之后,甚至連床鋪費都交不起。

    正在打電話借錢的時候,被杜婷婷聽到了,杜婷婷直接給了她十萬塊錢,那婦女當場就是抓住杜婷婷的手跪了下來,淚流滿面,甚至要磕頭。

    這個場面讓杜婷婷震撼了好久。

    …

    這家大醫院里面的病人真的太多了,僅僅100萬,幫助10家人,遠遠不夠。

    但是沒有辦法,李田和杜婷婷戴上口罩和墨鏡就是直接離開了。

    坐在車上,杜婷婷摘下口罩和墨鏡,她拉著李田激動道:“李田哥,我第一次發現做慈善這么過癮。”

    李田苦笑道:“給錢的時候確實過癮,但是那錢花的太快了,100萬轉眼就沒有了。”

    “這種事情,全世界,估計就只有李田哥做的出來。”

    杜婷婷思維活躍,她忽然道:“李田哥,其實對有錢人來說,100萬也不算多,如果有那種想不開,想做慈善,但又嫌麻煩的主,如果把他們的錢集合起來,在統一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豈不是比我們這次做的要更為專業。”

    “那就是慈善機構了。”

    李田皺眉道:“有些違法的慈善機構,打著慈善的名義,卻把收集來的錢用來投資、賭博或者貪污等,前幾年的新聞,這種事情讓慈善機構變的人人唾罵。”

    “罵就罵唄,反正我無所謂。”

    對杜婷婷來說,名聲好壞對她來說,還真不是什么大事情,她本來就是一個壞女孩,死在她手里的人,UU看書 .uukanshu.com可能就不少。

    “再說,別人貪污,我們不貪不就好了,我們慈善機構運營的錢都用自己的錢,而捐助的人,他們的每一筆錢都公開,并且規定一個時間,最晚不超過10天,這筆捐助立刻送到需要幫助的人手中。而且捐助的種類區分開,疾病是疾病、扶貧是扶貧、捐助學校是捐助學校、幫助貧困山區的小孩也是一個分類,這樣完全透明公開,不就行了,如果內部有誰敢動這里面的錢,直接把他手剁掉。”

    剁手,在別的女孩子口中,可能就是一句玩笑話。

    但在杜婷婷口中,她說剁手挖眼睛,那就是真的血淋淋的剁手挖眼睛。

    …

    李田聽了她的話后,有些愣住了。

    她一個壞女孩,卻要弄專業的慈善機構…這貌似有些諷刺。

    “你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李田驚訝的問。

    那出租車司機大叔也覺著這兩位乘客的談話挺有意思的。

    “那李田哥希望我是開玩笑還是認真呢?”杜婷婷反問道,她的眼神不是很迷人,但是很有攻擊性,一直以來她很少對李田露出這樣的眼神,她就像一頭獵豹,只允許她獵殺其它動物,她不允許牛羊在她的頭上拉屎撒尿。

    李田苦笑道:“我當然希望你真的做慈善…”

    然而李田話還沒有說完,杜婷婷就是接著道:“這不就好了,酒店還醉酒的那個王偉,他不是剛好可以來慈善福利機構工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