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章 你們老婆的眼睛像藍莓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這不可能!”

    古達怒吼著起身,巨大的長戟一個橫掃沖著防火女攔腰斬來。

    但隨著玉手輕揮,沉重的悶響再次響起,長戟無可奈何的彈開,古達也又一次失去平衡倒地。

    防火女笑著抄起了螺旋劍,第二次狠狠抽在了古達臉上。

    被俘虜的英雄被打了個四腳朝天,黑騎士興奮的大叫:“就是現在公主殿下,斬殺這個逆賊!”

    但防火女卻優雅的后退,笑看古達重新站起。

    “再來啊。”

    古達憤怒揮出長戟,然后又一次被彈開,接著便是一如既往的無情處決。

    螺旋劍與古達的鋼鐵面具擦出火花,如同在燃燒一般。

    古達一次次的站起,又一次次的被擊倒,防火女從未追擊,只是一遍遍的重復著相同動作,仿佛樂在其中。

    黑騎士突然有種公主殿下是在玩游戲的感覺。

    實際上防火女不僅在玩游戲,而且還玩的很開心。

    直到古達崩潰為止。

    “再來啊。”

    簡單的三個字如同具有魔咒,之前會引起怒火,如今卻只能引起恐懼。

    古達想要上前,可腳卻邁不出去。明明防火女的身形十分瘦小,但在他眼中卻是一座不可跨越的高山。

    哐當!沉重的長戟掉在地上,古達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無可奈何的跪倒在地。

    “這就不行了嗎?”防火女拖著螺旋劍上前,站在古達面前說道:“就憑你也想毀滅洛斯里克?還差的遠!”

    古達大叫道:“我只想回到故鄉,回到伯雷塔尼亞!”

    猙獰的螺旋劍擊碎了盔甲,狠狠貫穿了古達的胸膛。

    防火女松開劍柄,淡淡說道:“抱歉,你能去的地方只有初始火爐。放心吧,伯雷塔尼亞會做為洛斯里克的領土,變的更加繁榮。”

    被俘的英雄垂下了頭。

    HEIR OF FIRE DESTROYED!(擊敗火之繼承者)

    一股力量從古達身上涌出,防火女伸出手來,那力量便匯聚到她的身上。

    墨色的長袍泛起點點火光,衣角還隱隱有火星飄落。

    EMBER RESTORDE!(灰燼重燃)

    防火女微笑著走到黑騎士面前,雙手放在小腹,恭敬的行禮道:“可敬的騎士啊,我見證了你的勇敢與忠誠,在這黑暗的時代里,那無疑是洛斯里克最寶貴的財富,請接受我的敬意!”

    黑騎士掙扎著半跪于地說道:“尊貴的公主啊,請抬起你的頭。為洛斯里克戰斗是我存在的意義,而且正是我的無能,才導致奸賊橫行。請您收回稱贊,因為我配不上它,請您降下懲罰,因為我辜負了騎士的職責。”

    “黑騎士,報上你的名字!”

    “阿爾肯。”

    “那么阿爾肯,我將宣布對你的懲罰!”

    “是。”

    “戰斗至死吧,阿爾肯!成為我的劍和盾,為重建這個支離破碎的國家去戰斗,直到死亡!”

    阿爾肯先是發愣,后是狂喜。這明顯是要將他提升為王室親衛,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獎勵。

    要知道在洛斯里克的軍隊體系中,只有根正苗紅的洛斯里克騎士才有資格擔當王室親衛,因此地位也最高;銀騎士守護亞諾爾隆德,是神靈的護衛,排在第二;法蘭不死隊由國王歐斯羅艾斯親自組建,并有抵抗卡薩斯入侵的重任,排在第三;而黑騎士的主要任務是討伐惡魔,

    長期游走在各種遺跡和廢墟之中,遠離政治中心,所以一直都排在最后。

    實際上,黑騎士的戰斗力是四大軍團之首,但軍隊不是土匪窩,政治因素才是決定地位的唯一標準。即便黑騎士們一心想要重歸核心,但沒有契機,也只能屈居人下。

    但現在,防火女的“懲罰”讓阿爾肯看到了希望。

    他強忍著激動的心情,小心問道:“殿下,我尚且不是一名俘虜的對手,為何能如此受您青睞?”

    “因為你的忠誠。”防火女說道:“如今黑暗降臨,人人自危,連偌大的洛斯里克也分崩離析。但你還在為洛斯里克而戰,為了國家的尊嚴與榮譽而戰,這份忠誠是如此耀眼,如同太陽,必將打破黑暗。英勇的黑騎士啊,我需要你,洛斯里克也需要你,你比你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重要,請追隨我,保護我,擁護我,愛戴我,然后與我一起,迎接光明且嶄新的世界吧!”

    一張大餅把阿爾肯畫的激情澎湃,當即宣誓道:“我必將追隨您,保護您,擁護您,愛戴您,直到世界終結!”

    防火女微微一笑,伸出手說道:“現在,請碰觸我內在的黑暗吧。”

    阿爾肯恭敬的低下頭,小心的握住了防火女的手。

    隨著火星飛舞,防火女身上的火光消退,反而是黑騎士盔甲上冒出了點點火光。

    她將余燼的力量轉移到了阿爾肯身上,就好像給灰燼升級一樣,只不過這次是古達幫忙繳納的費用。

    阿爾肯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傷勢不僅瞬間恢復了,甚至連力量都提高了好大一截,如果現在再與古達交手,誰勝誰負可就猶未可知了。

    看到阿爾肯驚訝的表情,防火女微笑著說道:“別忘記,我除了是公主之外,還是一名防火女。我不會坐在華麗的宮殿里,而是要與你一同戰斗。我很弱小,請保護我,好嗎?”

    古達:???

    阿爾肯高興壞了,黑騎士一向是孤軍奮戰,連基本的后勤都沒有,如今突然多了個奶媽,那沒說的,拼了命也要保護好呀。

    防火女很滿意阿爾肯的態度,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回火祭場吧,我還有些話要問你。”

    阿爾肯說了聲是,撿起地上的黑騎士鉞,他看了古達一眼,問道:“殿下,不用把這個俘虜帶回去嗎?”

    防火女搖頭:“他算是我那兩位兄長的人,我要給他們一些面子。具體燒不燒,等我與他們談過之后再決定吧。”

    兩人回到火祭場,安德烈和老侍女早跪在門口迎接。他們看到阿爾肯這名黑騎士有點驚訝,但也沒問什么。

    防火女道:“老太婆就不說了,安德烈,你又效忠誰?”

    安德烈答道:“從火的時代開始,我就是王室的御用鐵匠,自然是效忠王室。”

    “哦?”防火女又問道:“不知是哪個王室呢?”

    安德烈一臉憨厚的答道:“當然是葛溫王室啊。除了太陽王之外,世上還有其他王室嗎?”

    呵呵,這些老東西活的久了,果然個個都是人精啊。

    防火女很欣賞安德烈的“孤陋寡聞”,親手上前扶起了對方道:“您的忠誠令人感動,安德烈大叔,今后也請繼續輔佐我吧。”

    安德烈一副肝腦涂地說道:“愿為您效力,我的殿下。”

    兩人正是一副同心同德樣子,一道光芒突然刺破了漆黑的天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撒在了黑騎士的盔甲上。

    阿爾肯一愣,然后欣喜的叫道:“光,是光啊!黑暗褪去了!”

    防護女轉頭面向火祭場,就見魯道斯已經坐在了屬于他的渴望王座上。

    “就算我輸了,你也會坐上渴望王座吧?”

    這位矮小的薪王微微笑著,雙手頂著下巴,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真有意思,傳火派的老太婆不介意滅火,滅火派的魯道斯卻自愿傳火。這份扭曲和怪誕,也許就是魂世界最大的魅力吧。

    灑下的光芒越來越多,世界終于再次被光明填滿。

    藍藍的天,白白的云,既普通,又不普通。

    “大概正因能看到這樣的風景,才會有無數英雄不惜犧牲自己,也要來拯救這個可悲又偉大的世界吧!”

    老太婆拉了拉防火女的衣角,遞過來兩顆小小的淡藍色果實。

    “這是什么?藍莓嗎?”防火女接過,隨手扔進嘴里,嚼了兩下就咽進了肚子,還頗為不滿的點評道:“放太久了,水分都沒了,吃起來就像是干枯的玻璃。”

    老太婆目瞪口呆。

    防火女納悶道:“怎么?難道這藍莓是某種祭祀用品,不能吃的嗎?”

    老太婆訕訕說道:“別人要吃絕對不行,但您要吃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

    防火女歪頭問道:“為什么?”

    “因為那是您的眼珠。”

    “敲!”

    -----------------------------------

    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