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4章 火祭場的待客之道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傳火祭祀場內,老侍女手中捧著一件白底金紋的華麗長裙,跟在防火女身后不停的絮叨:“殿下,既然您已經取回了王室的身份,再穿粗鄙的防火女套裝就太失禮了。這件是王妃專門為您準備的限量款亞諾爾隆德公主長裙,請您立刻更衣。”

    “都說了我討厭這種亮閃閃的衣服,而且露的也太多啦。防火女套裝多好呀,黑乎乎又很厚實,很適合扮豬吃虎敲悶棍……呃,我是說低調華麗有內涵,除了沒有鞋子之外,簡直完美。”

    老侍女聽完后一臉的痛心疾首:“瞧瞧您說的這是什么話,看來您連王室應有的審美與優雅都忘干凈了呢。這件公主長裙可是葛溫大王在位時最流行的款式,由葛溫王之子暗影太陽葛溫德林親自操刀設計,一經推出就引領了時尚潮流,連烏拉席露的幽暗公主都無法抗拒它的魅力,專門派了使節團前來奉上禮物,只為求得一件長裙回去呢。”

    啥,葛溫德林還會設計女裝?真不愧是女裝大佬啊。防火女擦擦頭上的汗,問道:“那幽暗公主要到裙子了嗎?”

    老侍女一臉驕傲的說道:“當然,葛溫王不僅答應了幽暗公主的請求,還回賜了重禮,由王下四騎士之二的亞爾特留斯和基亞蘭帶隊送往烏拉席露,大大加強了兩國之間的友誼。”

    防火女感覺聽到了什么黑歷史,敢情A大(亞爾特留斯英文名Artorias,后人尊稱A大)就是為了一件破裙子跑到烏拉席露去的啊,說好的奉王命討伐深淵呢?

    歷史還真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姑涼啊。

    老侍女也不管防火女的感嘆,繼續勸道:“防火女套裝說白了只是一套普通的儀式服,又如何配得上您的高貴身份,只有那些在泥里跑來跑去的野丫頭才會穿……”

    一句話還未說完,一道藍色的魔法劍就從陰影中向老侍女射來。

    “法蘭快劍?”

    老侍女雖驚不亂,從懷中摸出個圣鈴,輕輕一搖,一層白色的防護膜就籠罩在她的身上。

    “魔法防護。”

    藍色的魔法與白色的薄膜碰撞,噗的一聲互相抵消。

    老侍女盯著從陰影中走出來的結晶女兒,滿臉不屑的向防火女吐槽道:“看,公主殿下,我說什么來著,果然只有那些在泥里跑來跑去并暗中偷襲的野丫頭才會穿防火女套裝吧。跟這樣的人穿同樣的衣服,難道您就不感到羞恥嗎?”

    防火女看了一眼結晶女兒,除了沒帶眼罩手里還拿著一根結晶杖之外,果然也是一身防火女套裝。她呵呵一笑,向老侍女問道:“你有沒有聽過那句話?”

    “什么話?”

    “撞衫不可怕,誰丑誰尷尬。”

    “你!”結晶女兒氣的滿臉通紅,差點沒把牙咬碎。

    防火女不屑道:“我什么?憑胸而論,你的美貌難道在我之上嗎?”

    這人艱不拆啊!

    結晶女兒恨不得一發結晶降雹糊在防火女那張美的亂七八糟的臉蛋上,但旁邊正拿著黑騎士鉞修指甲的阿爾肯讓她無可奈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這種脆皮法爺,黑騎士殺起來真的是一刀一個小朋友。

    結晶女兒深吸口氣壓下怒火,說道:“我奉洛斯里克王子殿下之命前來……”

    “等等。”防火女諷刺道:“王兄的防火女都這么無禮嗎?還是高傲到了尊卑不分的程度?”

    結晶女兒嘴角抽了兩下,半跪于地說道:“結晶的女兒,克琳希德見過公主殿下。

    ”

    這樣才對嘛,區區一個跑腿的還敢在我的地盤囂張,真當我火祭場扛把子是浪得虛名啊。

    防火女爽了,又變得優雅,微笑說道:“克琳希德啊,我記住你的名字了。起身吧,不知王兄有何吩咐?”

    克琳希德見識了防火女的強勢,再也不敢扎刺。老老實實從兜里掏出一塊白標記蠟石,在地上寫下一行神符。

    一個白色的人影從中緩緩站起,火祭場的眾人一驚,皆跪了下去,恭敬說道:“見過洛斯里克王子殿下。”

    洛斯里克王子有些瘦小,就像一個女孩。他對著眾人和顏悅色說道:“無需多禮,諸位請起身吧。”說完他又細細打量了防火女一番,微笑說道:“王妹依舊美麗動人,我也就放心了。”

    防火女可沒有跪,她雙手放在小腹,微微躬身行禮道:“勞煩王兄掛念,不勝感激。”

    這一副兄友妹恭的情景如此溫馨,眾人正沉浸其中,卻聽防火女突然話音一變,十分干脆的向魯道斯問道:“老鬼別睡了,快看看現在的王子能不能燒?”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大驚。結晶女兒克琳希德剛抬起手中的結晶杖,黑騎士阿爾肯的長鉞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仿佛一場大戰蓄勢待發。

    魯道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又閉上,懶洋洋的說道:“這是王子的幻影,燒不了。”

    “果然如此啊,看來是不用動粗了。”防火女瞬間又變的和顏悅色:“阿爾肯放下武器,別傷了王兄的人。老太婆把麻將拿出來,剛好人夠,咱們打上四圈。”

    火祭場眾人暈倒,明明前一秒還要把人家拉去燒了,后一秒就打上了麻將,就算你愿意,也考慮一下王子愿不愿意啊。

    洛斯里克問道:“麻將是什么?”

    防火女微笑答道:“是火祭場的待客之道,一種小游戲,既可以增進感情,也可以解決恩怨。”

    “聽起來很有趣,那就試試吧。”

    眾人再倒,竟然答應了,這對兄妹的腦子真的沒問題嗎?

    王室果然盛產變態啊。

    既然老大有令,手下當然舍命奉陪。王子一方自然是他自己和克琳希德上場,火祭場這邊則是防火女和老侍女上場,鐵匠安德烈負責燒水,黑騎士阿爾肯在一旁端茶伺候。

    四人打了幾局,UU看書 .uukanshu 王子一方有輸有贏,逐漸記住了規則。

    這回砌好了牌,防火女拿著骰子卻沒急著扔,而是笑呵呵說道:“既然王兄已經學會了,不如添點彩頭?”

    洛斯里克微微一笑:“就依王妹之言。”

    老侍女和克琳希德對視一眼,噼里啪啦撞出一片火花。圣職和法師可是天生的對頭,撕逼的意志已經刻入了靈魂,紛紛精神一振,準備大干一場。

    克琳希德年輕氣盛,率先叫喧道:“老太婆,你可要小心輸光自己的棺材本。”

    老侍女也不甘示弱,輕蔑一笑:“你還是擔心自己的嫁妝吧,如果你有的話。”

    看到克琳希德把手里的麻將捏的咯咯作響,防火女急忙說道:“那麻將我可是用楔形石小碎片刻了好幾天,你別給我捏碎了。而且這本就是游戲之舉,不用太過認真。”

    洛斯里克也道:“王妹說的不錯,克琳希德,一切盡力了就是,不用強求。”

    兩位手下這才收斂了幾分。

    防火女搖著手中骰子,向洛斯里克問道:“王兄,這第一局,賭注如何呢?”

    洛斯里克微笑道:“我是客人,就由王妹做主吧。”

    “那好。”防火女扔出骰子,輕描淡寫說道:“第一局大家熱熱身,就以不死聚落為賭注吧。”

    “可以。”

    老侍女和克琳希德頓時傻了,難道不是賭錢嗎,你們開口就賭地盤是幾個意思?

    王室果然都是變態啊!

    ————————————

    求推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