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0章 新手指導員登場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憎惡和綠胖都是拆遷的好手,瞬間就在繁華的紐約街頭制造出一片廢墟,沙發大小的混凝土塊在他們手中就跟小石子一樣,抬手就能扔出一大把。

    防火女就是在樣可怕的混亂中款款而來。她邁著優雅的步伐,如閑庭闊步一般穿過戰場,視憎惡與綠胖如無物,再加上那股天生的高貴與圣潔,逼格高的簡直爆炸。

    羅斯將軍被這股氣勢鎮住了,估摸著總統也走不出這種效果呀。他抱著閨女坐在地上,仰頭去看,便覺得防火女更加高大,咽了口吐沫,老將軍哆哆嗦嗦的問道:“你是誰?”

    防火女卻一改往日的謙遜,壓根不打算回答,反而嚴厲的訓斥道:“看看周圍的一切吧,這都是你的愚蠢釀出的惡果!”

    老將軍下意識縮頭,然后猛然醒悟過來。不對啊,我可是將軍,一個神神秘秘的小姑娘憑啥教訓老子?他眉毛一豎,正要反唇相譏,卻聽防火女不冷不熱的說道:“如果不想你的女兒死掉,就給我閉嘴!”

    到嗓子眼的話被硬生生地咽回肚子,把老將軍噎的直翻白眼。好不容易緩過了勁,羅斯指指閨女,又指指自己的嘴巴,一副想說話又不敢的樣子。

    對嘛,這才是求人應該有的態度。防火女對鋼鐵俠的尊重是因為對方將來的救世壯舉,但一個亂搞人體實驗的糟老頭子值得個鬼的尊重,甚至還他讓防火女想到了自己的便宜老爹妖王歐斯羅艾斯。那個老頭子也是亂搞人體實驗,才搞的洛斯里克人之膿肆虐,到處都是黑乎乎的石油怪。

    羅斯軟了,防火女也爽了,本著敬老愛老的傳統美德,她點點頭道:“想說什么就說吧。”

    老將軍急忙問道:“你真能救我女兒?”他剛才看了,自己閨女的胸口被一塊直升機碎片刺穿,如果這是自己的兵,他早就慣例地說一句“汝妻兒我養之”,然后挖個坑埋球了。

    防火女微微一嘆,似乎掙扎了一番,最終憐憫的說道:“作為懲罰,本該讓你親自品嘗自己釀出的苦果,但這個女孩是無辜的。是的,我可以救她。”

    老將軍大喜,激動問道:“謝謝,真是太感謝你了。你要在這里進行手術嗎?”

    防火女搖頭:“我不是醫生,不會手術。”

    “那你怎么救我女兒?”

    “反正放著不管她就死定了,你能做的就只有相信我。”

    老將軍看看血呼啦差的閨女,覺得這話完全挑不出毛病,干脆也豁出去了:“行吧,有什么我能幫你的?”

    “去把直升機里的其他士兵都搬過來。”

    “為什么?”

    “當然是因為他們還沒死,我要一起救啊。難道只有你女兒的命是命,別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一句話把老將軍懟的羞愧欲死,啥也沒說,低著頭就去搬人了。

    直升機里大概還有十來名大兵,老頭也來來回回搬了十多次,可把一把年紀的他累的不輕,像只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吐舌頭。

    防火女滿意的點點頭,對羅斯說道:“去,你也站他們旁邊。”

    老頭下意識問道:“干嘛?”

    “給你治傷啊。”防火女理所當然的說道:“你不是也受傷了嗎?”

    一句話說的老頭瞬間淚目。原來這個小姑娘還記得自己,又這么美;原來她只是面冷心熱,又這么美。老頭突然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用發顫的聲音感激說道:“謝謝你,真的真的謝謝你!”

    剛才不是謝過了嗎,

    怎么又謝?

    防火女不太明白,歪著頭說道:“謝倒是不用謝,但你不快點的話,你女兒就要流血而死了。”

    羅斯嚇的一個激靈,使了個鷂子翻身就蹦到了那群傷患旁邊。

    防火女手持圣鈴,囑咐道:“把你女兒胸口的碎片拔出來。”

    “啊?”羅斯傻了,正因為有碎片堵住傷口,閨女才能堅持到現在,一旦拔出,那妥妥的狗帶啊。

    但防火女只是淡淡說道:“相信我!”

    羅斯一咬牙,信了!

    不信也沒辦法啊。

    為了救閨女,哪怕說美國總統是俄羅斯派來的間諜他也信啊!

    這大概就是父愛。

    碎片被猛的拔出,鮮血濺了羅斯一臉。防火女搖動圣鈴,淡金色的光芒從她身上綻放,如同是溫暖的陽光,治愈了受傷的人們。

    奇跡:陽光療愈!

    羅斯驚呆了,即使他身為軍方大佬見識過無數古怪的事情,但他還是驚呆了。

    自己額頭上的傷口在一陣酥麻中快速愈合。昏迷的士兵也都呻吟一聲,坐起身來。最重要的是,女兒貝蒂胸口的大洞也神奇般的愈合,哼了一聲便蘇醒過來。

    “父親,發生了什么?我剛才好像看到了母親。”

    羅斯老淚縱橫,抱著女兒又哭又笑:“哈哈,你想見那個老太婆還早的很,起碼也要再等到四五十年才行。”說完,他誠懇的向防火女說道:“謝謝你,不知名的女士。謝謝你救了我的女兒,謝謝你救了我的士兵。”

    防火女微微頷首:“你對女兒的愛是如此美麗,你應該珍惜它。停止你愚蠢的人體實驗吧,你們的技術太落后了。”

    我們的技術落后?也就是說你有更先進的技術嘍?

    羅斯把前半句話當做耳旁風,卻把后半句話聽了個清清楚楚,頓時感覺得到了不得了的訊息。

    女兒脫離危險,事業心又一次占據了老將軍的智商高地。

    他指指正抱在一起“男上加男”的綠胖和憎惡說道:“我承認,他們在外形上可能不太符合常人的審美觀,但造就他們的卻是數代人孜孜不倦的辛勤付出,絕不是落后兩字能形容的。而且我們沒有故步自封,您瞧,綠色那個是幾年前的舊產品,黃色這個是近期開發的新產品,現在黃色的不是壓著綠色的在打嗎?這正說明了我們一直在進步呀。”

    貝蒂一聽就急了,插嘴說道:“什么新產品,明明就是你胡亂實驗造就的怪物。布魯斯可是為了幫你收拾爛攤子才會與他戰斗,你不幫他就罷了,竟然還期待他失敗,真是無恥!”

    喲,果然是將軍的女兒,也是個火爆脾氣啊,看她為情人怒懟老爹的模樣,很有當孝子的天賦嘛!

    防火女阻止了想要訓斥女兒的老將軍,說道:“放心吧,黃色的那個中看不中用,綠色的很快就能贏了。”

    果不其然,綠胖屬于越打越強的類型,憎惡卻是用一分力就少一分力,一個是無限,一個是有限,勝負自然顯而易見。

    綠胖一個大地裂擊踩碎地面,憎惡被卡在裂縫里,受到定身和眩暈效果,綠胖趁他病要他命,喊個戰吼給自己加了攻擊,上去就是一頓王八拳,直接把憎惡給打殘血了。

    眼瞅綠胖勒住了憎惡的脖子,準備將其一波帶走,貝蒂突然大喊道:“布魯斯,不要!”

    哎呀哎呀,挺不錯的妹子,咋這么圣母呢?忘了剛才人家把你的直升機拽下來的事了?

    但綠胖還真的放手了,他是個學者,性格也很懦弱。你說他危險吧,他從沒有過傷人之心;你說他善良吧,死在他手下的小白鼠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其實綠胖跟他老丈人挺像的。在羅斯看來,為了國家犧牲三五百個士兵妥妥沒毛病,綠胖也覺得為了科學發展弄死成千上萬的小白鼠合情合理。

    兩人都殘忍,也不殘忍,他們只是被約定俗成的事物束縛著,不敢,也從未想過要去打破。

    正如傳火一樣。

    火傳了近萬年,那傳的就不再是火,而是真理。即使這個真理是虛假的,打破它也一樣需要勇氣。

    從某種角度來說,拒絕傳火的雙王子和滅火派都是英雄。但渴望延續世界,并為之甘愿獻上生命的傳火派一樣也是英雄。

    英雄與英雄以死相爭,這大概就是洛斯里克的悲劇,也是整個魂世界的悲劇。

    但同樣的,也是其魅力所在。

    綠胖松開了無力反抗的憎惡,他終究還是沒能掙脫命運的束縛。天空中一架直升機呼嘯而來,綠胖看了一眼貝蒂,揚天長嘯一聲,一個大跳消失在樓宇之中。

    羅斯十分不解:“為什么,明明是黃色的一直占上風,為什么最后是他贏了。”

    “因為他更加平衡。”防火女擁有給人升級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用靈魂增強他人,所以對強化人也有一些心得。什么血先加到40,統統都是邪道,只有全90的水桶號才算真正的薪王!

    “雖然綠色的那個也十分粗糙,UU看書 .uukanshu.com 但就如同是大猩猩拍打鍵盤,剛好寫出了名著悲慘世界一般,是巧合讓他成為了一件還算合格的產品,我想你應該復制過他的過程,但肯定都失敗了吧。”

    “是啊,明明每個步驟都沒錯,就是不成功。”

    “因為你們缺乏世界的眷顧。”防火女問道:“你不去追他嗎?他可是唯一合格的產品喲。”

    羅斯略帶凄慘的一笑:“經歷了今晚這件事情,我將面臨嚴厲的懲罰,他已經不歸我管了,天上那些直升機應該就是其他部門派來追他的。”

    防火女點了點頭,也不是太在意。她剛才看了,綠胖雖然強大,但靈魂卻弱小的可憐,跟托尼一樣,都是3點,也是個男性之恥。

    她正考慮怎么把憎惡拉回洛斯里克燒了,天上的直升機突然將一束光打在了她的身上。

    一個發際線感人的中年男人拿著大喇叭喊道:“五元一件,五元一件,全場商品一律五元一件……”

    所有人頓時滿頭黑線。

    隨著一聲刺耳的電流聲,喇叭終于恢復了正常,中年男人略帶尷尬的說道:“我們是國土戰略防御攻擊與后勤保障局,那位帶眼罩的女士,請和我們走一趟。”

    敲!不是抓綠胖的嗎,怎么沖我來了?

    還有,別以為我沒認出來你,你就是科爾森,那個大名鼎鼎的漫威新手指導員!

    我防火女就是要吐別人的槽,讓別人無槽可吐!

    ……………………………………

    三千字啊給點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