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1章 把我的螺旋劍拿來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防火女被帶到了一所純白的房間,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這房間的墻壁和天花板都是由不知名的白色金屬構成。

    她沒有反抗,因為完全沒有反抗的必要。她一沒殺人放火,二沒作奸犯科,甚至還救了不少人,神盾局但凡還要臉,就不敢把自己怎么著。

    最關鍵的是,她跟軍方“關系”還不錯。

    看到科爾森和羅斯將軍一起進來,防火女就知道她之前的那番話起到了作用,自己這把妥妥穩了。

    羅斯這老頭有兩把刷子啊,捅出這么大簍子還能做為軍方代表出面,這么不要臉你當什么將軍,去競選總統不好嗎?

    果不其然,羅斯剛一坐下,就趾高氣昂的對科爾森說道:“防火女小姐是軍方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私交甚好的朋友,我希望這次問詢能遵守規則不要越界,否則美國軍方一定會向聯合國要個說法。”

    好吧,參你一本的美國版。

    神盾局與軍方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跟魂世界的圣職和法師一樣,互相撕逼已經成了人民群眾一種喜聞樂見的娛樂形式。不過科爾森老陰逼……不,老好人一個,臉上笑嘻嘻的似乎一點沒生氣,和顏悅色說道:“當然,‘國土戰略防御攻擊與后勤保障局’是個有著嚴格職業操守的執法機關,當然不會知法犯法,我們歡迎其他部門的監督,也希望與兄弟單位加強合作,共建和諧美好美利堅。”

    這官話說的有鼻子有眼,把老將軍惡心的不行,雞蛋里挑骨頭道:“你們還用這個破名字呢?”

    “馬上就改了。目前有兩個候選名字比較熱門,已經到了短信投票的階段,相信很快就有結果了。”

    我去,神盾局平時這么歡樂的嘛。還短信投票,你當這是電視臺選秀啊。

    老將軍感覺自己脫離了時代,難受,說不出話。

    科爾森微微一笑,坐下,轉頭,用一副誠意十足的表情對防火女說道:“很抱歉這么晚還要把您請來,也感謝您的配合。但請您放心,我們完全沒有惡意,只是為了穩妥起見才會安排這次問詢。當然,為了表達我們的誠意,您可以先向我們提問,只要不違反保密協議,我一定會如實作答。希望此舉能打消您的不安,為之后的談話提供便利。”

    不安?完全沒有啊。不過既然有提問的權利,那不用多浪費啊。

    防火女也沒客氣,點點頭直接了當問道:“剛才的喇叭是怎么回事?”

    嘎吱,科爾森和羅斯差點沒溜道桌子下面,向神盾局提問機會多寶貴啊,你竟然問一個破喇叭?

    但我就是好奇嘛!

    防火女是公主,任性!

    科爾森坐直了身子,呵呵一笑說道:“讓您見笑了。我接到任務時在逛二手市場,還正在研究這個帶錄音功能的喇叭,因為事發突然,所以我下意識拿著就走了。由于對操作不熟,才會出現剛才那種情況。當然,我們不會拿美國人民一針一線,那只喇叭已經送還給店主了。”

    防火女更好奇了:“看你的樣子不像窮人,也會去二手市場嗎?”

    科爾森笑瞇瞇答道:“二手市場也會出售一些頗有價值的舊物,我去是為了淘些二戰時發行的美國隊長卡片。”

    對了,忘了你還是個美隊的腦殘粉。防火女問道:“那你淘到了嗎?”

    一說這個,科爾森臉上的笑容頓時不見了,他有些委屈的說道:“淘是淘到了,可惜是假的。那些來自東方的商人太厲害了,

    竟然還有一門叫做‘做舊’的手藝,硬是把一張上個月印出來的卡片做的跟幾十年前一樣,簡直可怕!”

    噗!防火女差點沒笑出聲來:“那你不是虧了一大筆錢?”

    “那到沒有,有人專門收集‘假貨’,我一倒手就賺了不少,甚至比真卡還貴,這世界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這算啥啊,等過倆月你見到一個從天而降的喵喵錘,你才會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奇怪。

    關于喇叭的事情問完了,防火女覺得一本滿足。她又提出了第二個問題:“你們這管飯嗎?我還沒吃晚飯呢。”

    嘎吱,科爾森這回是真溜到桌子下面了,爬起來之后他也沒二話,對著衣領上的話筒說道:“送份牛排過來,還有果汁。啥,伙食超標不能報賬?好好好,我私人出錢行了吧!”

    防火女微笑道:“讓您破費了。”

    科爾森也微笑:“不,是我招待不周。”

    牛排和果汁很快到位,防火女也沒客氣,拿起刀叉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她并非不死人,而是神族,雖然靈魂的力量讓她可以不吃不喝,但有條件的話她還是習慣一日三餐。

    雖然被科爾森和羅斯注視著,防火女卻絲毫不以為意。她吃的很慢,也很認真,每一個動作都優雅無比,每一次吞咽都安穩從容,與其說是吃飯,不如說是進行著一種虔誠的儀式,充滿了不可言喻的美感,讓科爾森和羅斯都不自覺沉寂其中,連靈魂都感受到了久違的安詳。

    “看的出來,您很尊重食物。”科爾森說道。

    防火女點了點頭:“食物代表了生命,我尊重生命,也尊重食物。對洛斯里克的人來說,進食是奢侈的,來自塔卡利納的洋蔥騎士會煮元素湯并且喝下,只為能找回一點曾經身為人類的感覺。”

    “曾經身為人類?”科爾森抓住了重點:“也就是說,他現在不是人類嗎?”

    防火女笑道:“放心,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他比剛才大肆破壞的兩個家伙可要溫柔多了,畢竟他是一名騎士嘛。”

    羅斯激動了,也不顧他無權提問的約定,結結巴巴的問道:“你的意思是,那名洋蔥騎士也是強化人,而且還擁有理智?”

    因為這也是科爾森想問的,所以他沒有阻攔,而是跟羅斯一起看向防火女,等待答案。

    洋蔥騎士是不死人,也可以通過靈魂來強化,所以說是強化人完全沒錯。

    于是防火女如實答道:“是的,他也是強化人。”

    哐當,羅斯靠在椅背上大口喘氣。臉上有微笑,還有潮紅,嚇的科爾森連忙看了一眼他的褲襠。

    “太棒了,只要掌握了這份技術,我就可以……”老將軍又開始飄了。

    科爾森還保持著理智,UU看書www.uukanshu.com 繼續問道:“那個洋蔥騎士,他厲害嗎?”

    “他不是厲不厲害的問題,他是那種……”防火女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你們對于人體的理解太過膚淺,我很難向你們解釋清楚。如果你們硬要我回答,那我只能說,洋蔥騎士是不死的!”

    “不死?”科爾森和羅斯嚇了一跳,咱這討論科學呢,你怎么突然轉到玄幻上了?

    “防火女小姐,您剛才喝的果汁里可不含酒精,你確定洋蔥騎士是不死的嗎?”科爾森再次問道。

    “洋蔥騎士是不死人,而不死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死亡。如果他能死的話,你覺死亡還會成為他的心愿嗎?”

    “嘶!”科爾森和羅斯齊齊一個戰術后仰。

    羅斯激動問道:“可強化人也是人啊,我不相信有技術能做到讓人不死!”

    防火女絲毫不給面子的說道:“那是你們的技術還不到位。哦,那個綠色的家伙已經觸摸到了不死的邊緣,不信的話你把他大卸八塊試試。”

    漫畫里的綠胖可是被人切碎了泡酒呢,后來不照樣生龍活虎。電影世界雖然削弱了不少,但想殺死綠胖依舊屬于出力不討好的史詩級任務。

    羅斯不吭氣了。一拿出綠胖,總能懟的他啞口無言,仿佛他這便宜女婿天生就是克他的一樣。

    科爾森繼續問道:“綠巨人的不死在于其強大的防御力和再生能力,不知您……或者說洛斯里克的強化人技術又是怎么樣的?”

    就等你這句話了。

    防火女一笑,說道:“把我的螺旋劍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