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4章 以葛溫艾薇雅之名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基地外面槍炮聲不斷,實驗室里哀嚎聲不止。

    憎惡的力量對普通人來說可是碰著就死,擦著就亡,在混亂中有不少科學家被憎惡撞開的桌椅板凳砸傷,輕的筋斷骨折,重的基本就告別自行車了。

    別誤會,憎惡跟他們無冤無仇,也不是在針對他們,之所以變成這樣,純粹是因為在場的全是垃圾!

    當然,不包括防火女。

    科爾森和羅斯將軍算是垃圾中的可回收垃圾,下意識做出了保護動作,而其他人就沒那么幸運了,比方說剛才那個咄咄逼人的老教授,如今正把一支椅子腿從自己肚子里往外摘呢。

    “別!”科爾森嚇了一跳,連忙阻止了老教授:“拔出來你可就死定了,再堅持一下,醫療隊馬上就來!”

    “我有四個博士學位,我還不知道不能拔嗎?”老教授哭喪個臉說道:“我的脊椎被打斷了,肝也爆了,就算僥幸活下來,也要變成殘廢。求求你,讓我體面的死去吧。”

    科爾森嘆息一聲,他不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曾有不少特工為了各種各樣的原因自愿赴死,而他能做的也僅僅是尊重對方的選擇而已。

    正想說一句“汝妻兒吾養之”,一直沒吭氣的防火女卻哼了一聲,頗為不滿的開口了:“在苦難的洛斯里克,生命是無比寶貴的東西,就算知道會死而復生,每個人也都會為了生存而拼盡全力。你們的世界美麗,繁榮,富裕,生命也該更加重要才對,為何我從你們身上看不到珍惜樣子,反而一點傷痛就動輒要死,輕言放棄?”

    老教授哆嗦著嘴皮說道:“我不是尋死,而是傷的太重,現代醫學不是萬能的,沒人敢保證救的活我!”

    “我敢保證!”

    “什么?”

    防火女掏出圣鈴,肯定的說道:“以葛溫艾薇雅之名,我讓你們活,你們就絕對死不了!”

    老教授好奇問道:“你要做什么?”

    防火女沒理他,而是對羅斯說道:“將軍,你懂的!”

    “了解!”羅斯嘿嘿笑著抓住了插在老教授肚子上的椅子腿,“放心吧,很快就不疼了,還會很舒服呢。”

    老教授一臉懵逼,下意識捂住了菊花,還沒等他問出聲來,羅斯就一把抽出了椅子腿。隨著鮮血狂飆,老教授“嘎”的一聲就抽過去了。

    “見鬼,你會害死他的!”科爾森趕緊按住老教授傷口。

    羅斯卻笑嘻嘻說道:“放心吧,我有經驗。”

    殺人的經驗嗎?科爾森正要質問,卻聽一陣悅耳的鈴聲,仿佛連靈魂都跟著抖動了一下。

    他驚訝的轉頭看去,就見防火女高舉圣鈴,如太陽一般散發著金色的光芒,眾多傷患只覺得被無邊的溫暖與恩惠包裹,傷勢如同倒帶一般,頃刻間恢復如初。

    如果不是破碎的衣服,仿佛剛才的痛苦只是一場夢境。

    奇跡:陽光療愈!

    這是防火女第三次使用這個奇跡,但一招鮮吃遍天,人類的本質就是復讀機,來來回回就這一招也合情合理。

    科爾森移開雙手,發現老教授腹部的傷口已經恢復如初,甚至連皮膚都光滑了不少。

    “天啊,這可真不科學!”老教授瞠目結舌的說道。

    “至少它很魔法。”科爾森吐槽了一句,然后向防火女問道:“葛溫艾薇雅是誰?”

    “我的母親。”

    科爾森誠心實意的說道:“感謝她培養出了一位偉大的女兒,謝謝你救了大家。

    ”

    既然是對葛溫艾薇雅的感謝,防火女理應鄭重的道謝。

    她右腳向前半步,右手握拳放在左肩肩窩,優雅躬身道:“多謝您的夸獎。”

    動作:貴族式鞠躬!

    科爾森看的出來,這是相當正式的禮節,他暗暗咂舌,看來防火女很尊敬她的母親啊。

    這時醫療隊也來了,不過見到大家都生龍活虎的還有說有笑也是懵了,不是說傷亡慘重嗎?這跟剛野炊回來的童子軍一樣的喜慶勁是鬧哪樣?

    帶隊的醫生忍不住向科爾森抱怨:“長官,既然這邊沒大事,你就不該叫我們過來,外面的戰場可是急需醫生呢。”

    羅斯大大咧咧的插嘴道:“放心吧,戰斗很快就會結束了。我已經派出一支裝備精良的作戰小隊去抓捕憎惡,當年他們可是攆的綠巨人到處跑呢。”

    帶隊的撇了撇嘴,帶著點鄙視說道:“是嗎?當我可聽說他們傷亡慘重啊。”

    “這不可能!”羅斯炸毛了。

    “很遺憾,他說的是事實。”科爾森拿了一塊平板,也不知道是神盾局的什么黑科技,上面竟是憎惡的過肩視角,活靈活現的展示了他一騎當千的武勇,就差配上三國無雙的BGM了。

    羅斯又雙叒叕傻眼了,他搶過平板,看著里面上躥下跳的憎惡,難以置信的說道:“他竟然在用單兵戰術動作躲避炮彈?這怎么可能?”

    “為什么不可能?”防火女反問道:“我聽說他本來就是士兵。”

    “可他不是變成……”

    “怪物?”防火女搖搖頭:“很遺憾,洛斯里克并沒有那種粗淺的強化技術。人最大的優點是擁有智慧,當然要保留下來。在我的強化下,這位士兵擁有一切身為人時的記憶,技巧,特長,習慣,愛好,性格,而且還更加強壯。對了,我要澄清的是,他現在這個丑陋的外形與我無關,是你們粗淺技術的后遺癥,應該是注射了綠巨人的血吧,說實話,這種方法太原始了,弊端也很大,你們今后不要再用了。”

    誒?原來綠巨人的血還有這種能力嗎?科爾森默默的記在心里。羅斯也不以為意,心說該用還是要用,大不了不在美國用。

    防火女故意說出了憎惡的制造訣竅,算是在兩人心中埋下了一顆小小的種子。

    羅斯有些不解的問道:“既然他……既然布朗斯基保存了記憶,那他就該知道自己是一名士兵,應該聽令于我。只要他愿意繼續為國家效力,他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為什么他要攻擊祖國的軍隊?”

    “因為欲望。”防火女說道:“身體的強大也放大了欲望,將軍,當你的士兵可以用石頭打下飛機,徒手撕開坦克的時候,他還有什么理由聽命于你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

    “可他之前是個好兵,一直以來都服從命令。”

    “那是因為他沒有違抗命令的能力,但現在,他有了。”防火女嘆息一聲說道:“這就是我堅決反對強化人的理由。人類應該進化,但這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而不是拔苗助長。強大的力量會輕而易舉的打破現有規則,破壞現有秩序,進而使社會崩塌,讓國家分裂。如果濫用強化技術,一天之內就能有成百上千個布朗斯基出現,我想這一定不是你們想要的結果。”

    羅斯沉默不語,科爾森試探問道:“洛斯里克是如何應對這種問題的?”

    “宗教,洛斯里克有白教,青教,太陽教,暗月教,我們用信仰來引導人心。”

    科爾森苦笑:“這個我們可學不來。”

    “所以我才建議你們終止強化人技術。”防火女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如果無論如何都要研究,也應該在可控的環境下,最好是讓一位品格高尚且對強化人技術有一定經驗的人來把關。”

    科爾森和羅斯都點了點頭,依這個標準在腦子里把人選過了一遍,然后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防火女身上。

    “要不就由您來?”羅斯拉攏道:“軍方會給您絕對的主導權,還有豐厚的待遇,只要能開發出可控的強化人技術就行。”

    防火女心里樂開了花,但表面上卻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淡淡說道:“謝謝您的好意,但請容我拒絕。”

    “為什么?”羅斯有些不解:“您也說了人類需要進化,而且我們也愿意循序漸進,您只要喊停,我們就絕不越雷池一步。”

    防火女還是搖頭:“抱歉,將軍。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

    防火女認真說道:“回家。”

    “回家?回洛斯里克?”羅斯更加不解了:“可洛斯里克不是有可怕的病毒嗎?您既然出來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為什么還要回去。”

    “因為我的同胞還在那里。”防火女微微一躬說道:“感謝您的好意,但我這次出來只是一場意外,洛斯里克是我的家,即使它貧困,落后,疾病肆虐,戰亂叢生,但她依舊是我的家。我渴望回家,也必須回家,因為這就是我的使命與職責。”

    羅斯嘴巴張了幾張,最終化為一聲嘆息:“好吧,您的品格如您的美貌一般毫無瑕疵,我尊重您的決定。”

    科爾森也敬佩的說道:“洛斯里克人人都像您一樣高尚嗎?”

    防火女搖頭道:“每個國家都有壞人,洛斯里克也不例外。制造了人之膿病毒的歐斯羅艾斯仍在,他的勢力主要集中在妖王庭院,是洛斯里克近期主要的攻略目標。”

    “看來每個地方都不太平啊。”科爾森感嘆了一句:“真希望和平早點到來。”

    防火女微微一笑,指著平板說道:“在那之前,讓我們先來結束這場戰斗吧,請送我到最前線。”

    科爾森和羅斯都是一驚,連忙勸道:“那里很危險。”

    “我是醫者,不怕危險。”防火女說道:“而且我也不是要與憎惡戰斗,只是為大家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援助而已。”

    “什么援助?”

    防火女亮了亮手中圣鈴,微笑道:“一些有助戰斗的小技巧。”

    ——————————————

    前方高能,防火女要開大了!

    然后明天有點事,更新可能都在下午了,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