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6章 泉水的勝利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滿BUFF的精英小隊嗷嗷叫著再次沖向了戰場。

    然后沒五分鐘,就有十好幾個倒霉蛋半死不活的被醫療隊拖了回來。

    就算有各種強大的奇跡加成,普通人類還是與憎惡有著巨大的差距,防火女對此毫不意外。

    反正有惜別撐著死不了,無非就是把血補滿而已。

    防火女搖動圣鈴,先一發陽光療愈,再補個惜別。OK,士兵,你可以起來繼續送……戰斗了。

    等這批重傷的士兵完好無損的返回戰場,整個精英小隊的士氣頓時上升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我滴個七舅姥爺,敢情真死不了啊!那還等啥,兄弟們,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打死憎惡那個鱉孫!

    一時之間,精英小隊如出閘的猛虎,求種的死宅,那叫一個勇猛,直接跳出掩體,對著憎惡就是一頓狂射。

    有金石之誓和祝福武器的雙重BUFF,單兵使用的槍械硬是擁有了機載加特林的威力,打的憎惡嗷嗷直叫,只能一手擋在臉前,強忍劇痛用另一只手扇飛了幾個最近的士兵。本以為這樣能起到威懾作用,不料其余士兵非但沒有退縮,反而又奮不顧身的沖上來好幾個,用生命填補了火力網的空缺。

    敲!俺們美國的大兵啥時候這么猛了?

    憎惡一臉的臥槽,他之前當兵王的時候也沒有這么虎啊!

    不行,老子頭也禿了,丁丁也沒了,雙重的強者標志,沒理由被你們這些歪瓜裂棗比下去。不就是互相傷害么,來啊,老子皮糙肉厚,看誰先死!

    不服輸的憎惡怒吼一聲展開反擊,一拳打飛一個,一腳踢走一個,又一個烏鴉坐飛機撞趴幾個,正準備再來個龍卷風摧毀停車場,卻硬生生被密集的子彈打斷,只好先用手護住頭臉暫避鋒芒。

    反正那幾個人鐵定活不成了,這波血賺不虧。

    憎惡此時還很樂觀,暗道不怕死有個鳥用,你們能有多少人讓我殺。

    精英小隊的人數的確不多,但架不住人家有奶媽啊。

    憎惡感覺自己打飛了不下兩百人,但精英小隊的火力網非但沒有消減,反而還更加兇猛了,甚至不時還有人如同殉爆一樣拿著高爆手雷向他沖鋒,那威力就算他挨上一發也要皮開肉綻。

    漸漸的,憎惡感到力不從心了,從原本的攻勢變為了守勢。反而是精英小隊逐漸縮小包圍圈,控制了他的活動范圍,首次占據上風。

    憎惡抓住了一名沖太前的士兵,正要捏死,突然見鬼一般的大叫道:“不對,我見過你,你剛才被我拍進了地里!”

    那士兵哈哈一笑,豎了個中指說道:“老子下回要把炮彈塞進你的菊花!”

    “你沒這個機會了!”憎惡一把將手中的士兵甩到墻上,頓時砸出一團血花。醫療兵上去將這名士兵從墻上扣出來,急急火火的向后面跑去。

    沒搞錯吧,死定的人也救?納稅人的錢不是錢啊!

    憎惡來不及多想,就被密集的子彈糊了一臉,憤怒的向另一個方向發起了攻擊。

    另一邊,血呼啦差的士兵被送回了臨時營地,防火女輕車熟路,先補一發惜別,然后又一個陽光療愈,那名出氣多進氣少的倒霉蛋噌的一聲就跳了起來,底氣十足的嚷嚷道:“敲,老子又掛了,現在我幾分了?”

    一旁從醫療隊改成搬運隊的幾個人幸災樂禍說道:“誰知道,反正你最低就是了。”

    “不行,我要再來一次,至少不能墊底!”那名士兵補足了彈藥,

    罵罵咧咧的就沖了出去。

    這樣的事情一直在發生,不停的有重傷但未死的士兵被送回這里,然后又被防火女補滿血重新投入戰場,這個小小的臨時指揮部仿佛還真成了生命之泉,一場本該慘烈的戰斗也變得如同游戲一般。

    反正不會死,那還慫個屁啊!

    疼痛?作為職業士兵,疼痛算個卵啊!

    真男人,就是干!

    死不了,還有近乎無限的彈藥供應,這場憎惡抓捕戰都被這群大兵當成毀滅公爵來玩了,這擬真度,這射擊感,什么3A大作都是一坨狗屎,還是地球OnLine過癮。

    甚至連羅斯將軍也看得熱血沸騰,忍不住說道:“要不我也上去玩玩?我曾經也是一名兵王,直到我升了官。”

    敲,你這老頭子可別給我添亂了,真以為加奇跡不要錢啊?

    防火女并非不死人,不能喝元素灰瓶補魔,雖然她是神族,但頻繁的施法還是讓她太陽穴略微有些腫脹感。如果是那些士兵還罷了,至少人家有戰斗力,但你羅斯糟老頭子一個,估計沒兩分鐘就要“YOU DIED”,還想上去過癮,真應該叫個幾個人來嗞醒你,有尿毒癥的先上。

    科爾森也制止了羅斯的無理取鬧,反而十分好奇的問道:“您施展的奇跡,也是強化技術嗎?”

    防火女搖了搖頭:“所謂奇跡,就是講述神明的故事。這是祈求接受恩惠的技藝,威力取決于施術者的信仰。人們依靠代代相傳的傳奇故事,在冥冥之中與神靈取得聯系,從而窺得神靈的技巧,使用神靈的力量。其力可以,恢復生命,制造沖擊,增強屬性,強化武器,乃至接引太陽之力,以雷電貫穿萬物。與其說奇跡是一種技術,不如說是一種傳承,每一位奇跡使用者均在延續并壯大著文明本體。”

    科爾森靈機一動,問道:“如果僅僅講述神明的故事就行,那我也可以學嗎?”

    防火女再次搖頭:“你不行。”

    男人最不愿被人說不行。科爾森急頭巴腦的問道:“為什么?”

    “奇跡的威力取決于施術者的信仰。”防火女問道:“你有信仰嗎?”

    科爾森不吭氣了,作為一名特工,他當然沒有信仰。非要說有,那也是信仰神盾局。

    很顯然,神盾局可沒有讓人滿血復活的能力。

    “就是這樣。成年人的思維早已經固定,很難再形成新的信仰,大概只有涉世未深的孩子,才有可能接納新的事物,掌握奇跡的力量。”

    科爾森想了想說道:“我們也有一些少年培訓班,要不讓他們來試試。”

    防火女笑著搖頭。

    “您不愿意嗎?”

    “我倒是愿意,但我想你的上司可能不太愿意。”防火女笑瞇瞇說道:“所謂信仰,說白了就是一種思想。他們要學習奇跡,就要接受洛斯里克的思想,這樣訓練出來的人,到底是你們的人,還是洛斯里克的人?當然,你們要是不介意,我很愿意給你們寫幾個神靈的小故事。”

    “這個……從長計議,從長計議。”科爾森一腦袋汗,如果把神盾局的預備隊變成了洛斯里克的預備隊,某個獨眼龍肯定會派自己去南極數企鵝。

    同樣的道理,一旁的羅斯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決定還是心無旁騖的追尋強化人技術就好。

    隨著回泉水復活的士兵越來越少,也預示著外面的戰斗已經接近了尾聲。果然,又過了十五分鐘,外面猛然傳出一陣歡呼。憎惡終于在源源不絕的人海戰術下被徹底擊敗,應證了人多力量大的鐵律。

    羅斯抖了抖軍裝的衣領,趾高氣昂的說道:“走吧,該去看看我們的俘虜了。”

    三人來到戰場,就見遍地彈殼,這場戰斗總共打了三十萬發子彈,兩百多枚手雷,直接把這片土地銷薄了兩米。

    羅斯來的時候,精英小隊的大兵們正輪番跟躺在血泊里的憎惡合影呢,要么是踩在憎惡身上,要么是用拳頭比在憎惡的下巴上,跟景區的大媽們沒什么兩樣,玩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不過這也是人家用命拼下來的結果,沒什么好說的。憎惡氣的恨不得死掉,但苦于傷勢太重,只能老老實實的充當背景。

    羅斯將軍突然怒斥一聲:“胡鬧!”

    眾人都嚇了一跳,連忙列隊行禮,小隊長小心說道:“長官,大家只是太開心了,所以才……”

    “你們還有沒有集體榮譽感,竟然只顧著自己拍照!來,都過來,咱們整個小隊來張合影,我要站中間!”

    精英小隊先是一愣,然后猛的歡呼起來,有個小機靈鬼還找了塊長布條弄了個橫幅,上書“精英小隊敗憎惡于此”,然后一左一右拉起來,頓時就更像是旅游團了。

    見到此情此景,饒是憎惡強大的心臟也受不了,直接嘎的一聲氣暈過去。

    “今天的照片不準發推特啊,誰泄露了消息就準備上軍事法庭吧。”羅斯最后叮囑了一句。

    “放心吧,將軍,規矩我們都懂。”

    科爾森小聲對防火女說道:“其實羅斯將軍對下屬很好,軍中威望也很高。他不是個壞人,只是選錯了前進的道路。”

    羅斯是不是壞人,跟我有什么關系?

    防火女沒搭話,而是淡淡說道:“根據約定,我要把憎惡帶回洛斯里克。”

    科爾森驚訝道:“但憎惡沒出現不良反應啊。”

    “生理上沒有,但心理上已經無藥可救了。”防火女問道:“如果沒有我,UU看書 www.uukanshu 下一次憎惡作亂,你們打算用多少人命來填?”

    科爾森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苦笑說道:“真的沒有討論的余地嗎?”

    防火女搖了搖頭:“實際上,洛斯里克的強化技術根本不會出現生理上的異變,我說的不良反應,一直都是指心理。憎惡是我強化的,我就必須對他負責,這點沒得商量。”

    科爾森看了一眼羅斯:“軍方不會同意的。”

    防火女微笑道:“不是還有你們幫我嗎?看的出來,你們的職責是維護世界的和平,你們一定不愿留下憎惡這個隱患吧。”

    “被您看出來了嗎?”科爾森笑道:“的確,我們一直為了世界和平工作,把憎惡弄走,也符合我方的利益……”他話還沒說完,突然楞了一下,然后按住耳麥,連連點頭說“是”。

    防火女好奇問道:“怎么了?”

    科爾森面色古怪,說道:“對不起,上級有令,我要逮捕您,請您配合。”

    防火女一愣:“罪名呢?”

    科爾森嘴角抽了兩下:“非法入境,有人舉報你是一名偷渡客。”

    防火女還真的是。

    對于這種玩笑一般的罪名,她忍不住笑了一聲,問道:“誰這么無聊舉報我?”

    科爾森一副蛋疼菊緊的樣子說道:“副總統。”

    敲,一定是有人在搞我!

    防火女郁悶無比。

    ------------------------------

    又三千多字,小聲的求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