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7章 分贓大會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防火女被一輛黑色汽車接走,科爾森也對著泉水指揮中心的一塊陰影說道:“長官,防火女身上有太多秘密,真的要放她走嗎?”

    一個帶著獨眼眼罩,穿著皮風衣,還禿頭的黑人壯漢走了出來,正是神盾局的現任局長,大名鼎鼎的鹵蛋尼克弗瑞。

    羅斯將軍忍不住吐槽道:“你能不能別老站在陰影里,不知道你們黑人有保護色嘛。”

    鹵蛋不卑不亢的說道:“不是我要站在陰影里,是你那邊的燈泡壞了。”

    羅斯頓時破口大罵:“還不是你敲碎的,你又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明明之前也是個光明磊落的大兵,怎么當了特工之后老喜歡敲燈泡,這么喜歡黑暗,你是耗子嗎?”

    “至少是能為你擦屁股的耗子。”鹵蛋一句話把羅斯懟的啞口無言,之后又對科爾森說道:“洛斯里克敵友不明,稍有不慎就會引起國際沖突,留下防火女對我們沒太多好處。”

    科爾森問道:“您真認為洛斯里克存在嗎?我調閱了各種歷史名錄,不論是現在還是過去,都沒有一個叫做洛斯里克的國家,甚至連相似的名字也沒有。”

    鹵蛋遞給科爾森一個平板,科爾森接過一看,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您以為洛斯里克跟那里一樣?”

    “什么啊,讓我康康!”羅斯抻著脖子想要看,鹵蛋卻眼疾手快的收回了平板,一副不行滾的樣子,把羅斯氣的胡子直跳。

    “綠巨人的血我給你二十袋!”

    鹵蛋微微驚訝:“你還有這種好東西呢?”

    羅斯得意道:“我當年也是攆的綠巨人到處跑呢。”

    跩個屁啊,最后還不是被灰頭土臉的打回來了。心中鄙視著,鹵蛋毫不猶豫的獅子大開口:“五十袋!”

    “敲,你怎么不去搶!”

    “因為這個比搶快多了。”

    羅斯差點腦溢血,捂著心口惡狠狠說道:“最多三十袋,不行就一拍兩散!”

    “成交。”鹵蛋遞過了平板。

    羅斯一把搶過,看了一眼,又遞了回去,不爽的叫道:“你倒是給我解鎖啊!”

    “抱歉,忘了。”鹵蛋用指頭在平板上劃著,開始圖案解鎖。

    羅斯看著密密麻麻的連線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這么復雜的圖形你記的住?”

    鹵蛋頭也沒抬的說道:“這是東方一種叫做十字繡的編織法。”

    羅斯驚了:“敲,你還會這個呢?”

    “誰還沒點業余愛好了,十字繡可是很好的解壓方式呢,還能讓我整理思路,改天送你一副我的作品。”鹵蛋酷酷的說完,將平板遞出:“好了,你最好沒事點點屏幕,為了安全起見,我設置的是10秒沒操作就自動鎖屏了。”

    “特工都特么有病!”羅斯罵了一句,連忙接過平板看了起來。

    “瓦坎達?非洲一個從不為外人所知的國家,出產一種名為振金的貴重金屬?連美隊的盾牌也有振金的成分?”羅斯大國味十足的說道:“既然如此,為什么不派軍隊去‘維護治安’,振金給一群黑猴子用也太浪費了。”說完,羅斯看了看鹵蛋,又不咸不淡的解釋了一句:“我沒說你,真的。”

    信你才怪,你個老鬼壞滴很!

    鹵蛋臉色本來就黑,也看不出來是不是生氣。他拿回平板,干巴巴說道:“美國想要維護治安?可以,只要你們能找到瓦坎達的入口,隨便你們怎么做。對了,別忘記告訴我們一聲,我們找瓦坎達可是找了快30年。

    ”

    羅斯傻了:“連你們這些情報販子……啊不,特工也找不到瓦坎達?那不是個非洲的小國家嗎?你們的衛星都是擺設啊!”

    鹵蛋懶的回答這么愚蠢的問題,科爾森無可奈何的接鍋,回答道:“實際上,我們的衛星幾乎翻遍了非洲的每一個角落,連當地酋長的妻子跟侍衛有染都發現了,但始終找不到瓦坎達存在的痕跡。要么瓦坎達根本是個謊言,要么瓦坎達有著遠超我們的科技。因為有振金的存在,所以我們更愿意相信后者。”

    羅斯在腦子中捋了捋說道:“你們認為洛斯里克也跟瓦坎達一樣,都是隱藏起來的高科技國家?”

    鹵蛋展現了一個特工之王應有的素質,搖頭說道:“我對編織工藝還蠻自信的,防火女的服裝絕不是機器生產,而是手工縫制,不像出自一個科技國家。再結合對方神乎其神的治愈能力與強化技術,我更傾向洛斯里克是一個魔法之國。”

    “敲!霍格沃茲嗎?”羅斯使勁揉了揉老臉,充滿擔憂的說道:“這世界真是越來越奇怪了,美國又該何去何從呢?看來強化人項目必須進行下去,美利堅的霸主地位不容動搖!”

    對羅斯這種霸權思想鹵蛋和科爾森都懶的搭理,兩人自顧自的討論起來。

    科爾森有點遺憾:“洛斯里克比瓦坎達還要神秘,好不容易出來一個防火女,就這樣放她回去實在太浪費了,她的治愈能力可是能造福全人類啊。”

    鹵蛋也沒藏著,大大方方的說道:“所以我才把她的存在告訴了副總統。”

    “啊?”

    鹵蛋解釋道:“副總統的女兒在一次車禍中傷到了脊椎,下肢癱瘓,現代醫學束手無策。”

    “您想讓防火女治好她?”

    “不,我只是想讓防火女把技術留下。”鹵蛋陰不拉幾說道:“她不是說只有孩子才能領悟奇跡嗎?那我就給她一個孩子。我已經跟副總統溝通過了,只要能讓女兒重新站立,他愿意配合。”

    科爾森聽的一陣心驚,防火女是十幾分鐘之前說到了奇跡的概念,自己老大竟然立刻就布下了一個引君入甕的計策,真是可怕!

    鹵蛋,這也在你的計算之中嗎?

    “哼,幼稚。”羅斯酸不拉幾的潑冷水道:“如果防火女不愿意教怎么辦?”

    “副總統會把她軟禁起來,直到她愿意為止!”

    羅斯怒了:“敲,你這是拿美國當槍使!如果洛斯里克追究起來,一定會對美國產生不滿的!”

    鹵蛋輕描淡寫的說道:“放心,防火女曾對托尼親口說過,她在洛斯里克的地位不高,只是一個底層的宗教人員,我們一不動武,二不威逼,好吃好喝養著,僅僅是為了保護他國公民的安全才會限制活動范圍。這種小問題,有無數的外交辭令可以糊弄過去。”

    這群搞情報的心真黑!

    羅斯心里罵了一句,說道:“既然如此,干嘛不把防火女永遠扣留,連她的強化人技術也挖出來最好了!”

    鹵蛋露出了一個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沒好氣的說道:“首先,永久扣留和保護性看護是兩個概念,另外,防火女對強化人技術的態度你看不明白嗎?禁止強化技術外流是洛斯里克公主的命令,是他們的國策,如果你拿這個要挾她,不止她要跟你翻臉,連洛斯里克也一定跟你翻臉!”

    羅斯懂了,又有些不甘的問道:“那我豈不是全沒好處?還不如站在防火女那邊,幫她對付你們來獲取好感呢。”

    敲,這老東西果然不是什么好鳥,翻臉比翻書都快!不過資本主義就是這樣,利益是核心。有利益,殺父仇人也可以稱兄道弟,沒有利益,新兄弟也可以反目成仇。

    鹵蛋早有預料,不緊不慢說道:“防火女去副總統家治病,不論治不治的好,副總統總要設宴答謝,每個兩三天回不來。如果她拒絕傳授奇跡,在副總統的‘苦苦哀求’之下,她離開的時間可就更長了。這個時候,你難道不想對憎惡做點什么嗎?”

    羅斯先是一喜,又是一愣:“怎么憎惡不歸我嗎?那可是我派人打下來的,是我的繳獲!”

    鹵蛋翻了翻獨眼:“我說了,UU看書.uukanshu.com 強化人技術是防火女的底線。”

    羅斯再次懂了,連忙打開耳麥說道:“快快,讓咱們的科研人員過來,帶上各種設備,三天之內,我要憎惡的全部資料!”

    鹵蛋“好心”提醒道:“出于面子考慮,你別做的太過,憎惡的外觀上必須保持完整,但內在嘛……”

    羅斯恍然大悟,咬著牙道:“我先割他一個腎!”

    鹵蛋毫不客氣的說道:“我要他的肝。”

    “敲,你又要插一手?”

    “廢話,把防火女支開的可是我!”

    “那你只能拿他的肝。”

    “不可能,我還要他半個肺!”

    “做夢,頂多再給你根大腸!”

    “我要那玩意干嘛,我要也是要小腸啊!”

    “胃必須是我的!”

    “可以,但他的血我要一半!”

    “見鬼,只能三分之一!而且你的人要給我幫忙!”

    “成交!”

    見兩位大佬跟分豬肉一樣把憎惡分了個七七八八,科爾森額頭上也是冒出了一層白毛汗。知道的明白他們是為了其中的科研價值,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在燒烤店里點菜呢。

    唉,心累,最近刺激的事情真是太多了,真想干些輕松點的工作,哪怕是給富人當保鏢也行啊。

    科爾森不知道,他的愿望很快就要實現了。

    ——————————————————————————————

    慣例求……算,不求了,反正離新書榜第一頁還差老遠。平常心,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