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0章 打刀哥的前世今生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火祭場三人本以為打刀哥是來踢館的,沒想到對方拽則拽矣,卻意外的好說話。

    得知了是安德烈扔的垃圾之后,打刀哥也沒動武,只是酷酷的說道:“外面是防火女的安息之地,不要再弄出這么大聲音了,免得驚擾到她們。”

    安德烈脾氣不錯,見人家說的在理,就撓撓頭,老老實實的哦了一聲。

    打刀哥又把目光放在防火女身上,昂著下巴趾高氣昂問道:“你就是現任的防火女?”

    這語氣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沒得罪過他呀。

    防火女點了點頭:“我是防火女,有什么問題?”

    打刀哥繞著防火女轉了一圈,哼道:“雖然不是她,但這股相同的氣質卻做不了假。好吧,我承認你是防火女了。”

    喂,你這自我意識太過剩了吧。我可是洛斯里克王室認證的國家免檢產品,要你來承認,你算哪根蔥啊。

    她正要反唇相譏,卻聽打刀哥用一副霸道總裁的口氣說道:“聽好了,女人,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若向往光明,我便為你斬殺邪惡;你若心系黑暗,我就為你毀滅世界。我就是你的工具,盡情使用我吧,我要為你戰斗,為你負傷,為你去死!”

    防火女小嘴張成了O型,這是什么展開?她也沒亂放王霸之氣啊,怎么就有小弟納頭就拜呢?

    還是說,洛斯里克的變態已經這么多了?

    防火女怯怯的問道:“如果我說不用呢?”

    “可笑,你不過是我的主人,沒資格拒絕我的效忠!”

    敲,主人的地位已經這么底了嗎?

    防火女被這出乎意料的展開弄的有點蒙圈,下意識說道:“不聽話的人我可不要。”

    打刀哥哼了一聲:“女人,別得寸進尺了。男人自有男人的器量,我說要效忠你,你能做的就只有下令!”

    防火女問道:“任何命令都行嗎?”

    打刀哥傲然說道:“任何都行!”

    防火女彎起嘴角:“跪下,然后學狗叫。”

    打刀哥二話不說,砰的一聲跪在了石頭地面上,汪汪的叫了兩聲。

    安德烈有點看不過去,小聲說道:“殿下,這有點太過分了。”

    防護女微微一笑:“沒關系,這正是他想要的。”

    老侍女驚訝道:“他跟那個霍克伍德一樣,都是變態?”

    “不,他只是在用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防火女對老侍女說道:“把那把刀拿來。”

    “哪把?”

    “還能哪把,防火女墓穴前的那把啊。”

    老侍女哦了一聲,去后面拿刀。

    “只有這種程度嗎?女人,你太讓我失望了。”打刀哥酷酷的起身,仍是一臉驕傲,仿佛剛才學的不是狗叫而是龍吼。

    防護女沒搭這茬,繼續下令道:“從今往后,你不能一口一個女人的叫我。”

    “為什么?”

    “因為我不喜歡。”

    “那我叫你什么?”

    “防火女,或者公主殿下,隨你高興。”

    “我選擇防火女,因為你看起來不像一個公主。”

    敲,我怎么不像公主了,信不信我派你去法蘭要塞,讓你在糞坑里打滾!

    防火女嘴角抽了兩下,報復說道:“我聽說過你。”

    打刀哥酷酷問道:“從哪里聽說?”

    “另一位防火女。”

    打刀哥呆在了原地。

    防火女微微一笑,問道:“你不希望驚擾死去的防火女,

    那里面有你認識的人嗎?”

    打刀哥沉默了一會,搖頭:“談不上認識,只是有些瓜葛而已。她拿走了我的刀,我來找她要回,可惜她已經死了,估計刀也找不回來了。”

    “那可不一定。”老侍女回來,防火女接過一把長刀,說道:“我曾受一位防火女的托付,將這把刀歸還給它的主人。她說刀的主人是一位善良的人,是不是你?”

    打刀哥盯著長刀眼睛都紅了,但還是扭頭,狠狠說道:“不是我,我從不善良!”

    防火女把長刀丟出,打刀哥手忙腳亂接住,驚訝問道:“你干什么?”

    “我的手下里沒人會使用這種武器,看你會用,就送給你了。”

    打刀哥怒道:“你不是被被人托付嗎?你把刀給我,對的起那位死去的防火女嗎?”

    “抱歉,這托付太麻煩了,我等了很久都等不來刀的主人,已經煩透了。”防火女無情的說道:“如果你真的這么介意,就代替我來完成這個托付吧,等那位善良的人出現,然后把刀還給他。”

    “如果那人一直不善良呢?”

    防火女溫柔的一笑,說道:“他會回來緬懷故人,就已經足夠善良了。”

    打刀哥渾身一顫,抱著長刀久久不語,仿佛陷入了回憶。

    老侍女小聲問道:“殿下,您真被其他防火女這樣托付過?”

    防火女用手捂著小嘴,小心說道:“哪呀?我騙那個癟三呢。”

    老侍女:“……”

    安德烈:“……”

    “您怎么知道他跟那把刀有關?”

    “那種兵器來自東國,洛斯里克可沒幾個人能用。他拿著一把簡化版的跑到火祭場,自然是跟那把刀有關。”

    “您又怎么知道他認識之前的防火女?”

    “首先,那把刀是在防火女墓穴前發現的,明顯是某位防火女的遺物。其次,我也是防火女,看的出來那把刀上曾經存在過黑暗,但被人凈化了。略微聯想一下,大概就是這位打刀哥手持不祥之刃,眼看就要被黑暗吞噬,卻被某位防火女所救,連刀也被防火女沒收,可能還約定多長時間之后來取,但等打刀哥來了之后,才發現那位防火女已經化為枯骨,這才把愧疚寄托在我這個現任防火女身上,用效忠于我來贖罪。”

    安德烈和老侍女恍然,又問道:“但這里面他也沒做錯什么事啊,她贖什么罪?”

    放火女解釋道:“防火女與其說是凈化黑暗,不如說是吞噬黑暗,若是超過一定限制,便會死去,那位防火女大概就是因此而死。”

    “太蠢了。”老侍女說道:“防火女有著協助傳火的重任,為了一個陌生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實在太蠢了。”

    “是有點蠢。”防火女笑著說道:“不過防火女一向不怎么討人喜歡,總被人當做工具使用。能有一個甘愿為之獻出生命的朋友,大概她死時也很幸福吧。”

    “只是朋友嗎?我還以為是……”

    “愛情?別逗了,防火女懂個屁的愛情,她們不過是一群工具人罷了。”防火女看向篝火,仿佛看到了一位又一位少女,她微笑說道:“放心吧,我會是最后一位防火女,我保證。”

    篝火變得更溫暖了。

    打刀哥走過來,UU看書 .uukanshu.com 仍舊是酷酷的,說道:“謝謝你。”

    “為什么謝?”

    “為你的謊言。”

    “哈哈。”防火女掩嘴輕笑:“被你看出來了嗎?不錯,的確應該感謝謊言,因為這個世界就是因為一個謊言而延續至今的。為我效忠,一起守護這個世界吧。戰士,你叫什么名字?”

    打刀哥抱著長刀,說道:“我跟這把混沌刀一樣,都是不被期望的東西。我沒有名字,但殺的人多了,人們就開始叫我‘達人’。”

    武器:混沌刀刃!

    刀身上浮現異樣斑紋,來歷不明的魔刀。

    這把刀與不被期望誕生下來的畸形生命相似,因此以混沌為名。

    “達人啊,還不錯吧。”防火女認真說道:“我接受你的效忠,為我戰斗至死吧!”

    “遵命,我的防火女。”

    達人仿佛又看到了那位溫柔的少女。

    “我來凈化這把刀,達人大人,請允許我為你而死吧!”

    如今,該我為你而死了。

    達人不再迷茫,擁有了方向。

    “大人,先殺誰?”達人酷酷的問道:“雙王子還是妖王歐斯羅艾斯?”

    “不急不急。”防火女笑瞇瞇的說道:“你先幫安德烈上房頂把太陽能電池板鋪了。”

    達人:……

    太陽能電池板,那是啥?

    ——————————————————

    總算趕出來一章,一想到明天10點上班,我就想死。

    我是上床睡覺呢,還是趁著夜深人靜再碼一章呢,這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