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1章 神3代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飯要一點點吃,火也一點點傳。

    防火女如今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首當其沖,便是加強火祭場的安全,至少不能隨便個什么人說來就來,這樣也太丟份了。火祭場可是她的宮殿,必須威嚴。

    考慮到阿爾肯還沒回來,人手不足,防火女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灰心哥霍克伍德從巖石里摳出來,綁在火祭場大門口的大樹上充當威懾物,先湊活著用。然后又讓老侍女收攏了火祭場周邊的藍衣不死人圣職,也不求他們能干什么大事,至少把火祭場周邊的環境整頓一下,該拔的草拔,該平的地平,亂堆亂放的墓碑都拾掇整齊,火祭場可是維持初火的神圣之所,整的跟亂葬崗一樣還怎么忽悠……感化信徒。

    防火女的要求也很簡單,就是干凈,絕對的干凈,一個煙頭也不能有!好吧,煙頭是真沒有,反正就那個意思,都領會精神!

    太陽能發電裝置也刻不容緩,安德烈作為主工程師負責動腦,打刀哥作為板磚小弟負責出力。托尼還附贈了幾個大功率燈管,也一并裝了。傳火祭祀場嘛,黑咕隆咚的是鬧哪樣,亮亮堂堂的才是王道。甭管是不是火光,至少看著舒服。

    安排完這一切,防火女提溜著憎惡的脖梗子把他拉到初始火爐燒了,為世界又續了一秒。臨走前她瞅了一眼初火,看著比打火機的火苗也大不了多少,薪王化身軟趴趴的蹲在初火前面,見防火女看過來,傻乎乎的也沒什么反應。就憎惡這點魂量,他也懶得去考驗,你隨便燒,動一下算我輸。

    防火女也不想招惹這個超級水桶號,脖子一縮就溜了。等回到火祭場的時候,就見安德烈和打刀哥正在門口發呆呢。

    我回來了還敢偷懶,是我防火女提不動刀了,還是你們兩個飄了?

    但一詢問才知道,原來他們是遇到了困難,才不得不停工。

    “房頂上有個一個鳥巢,里面有一只烏鴉的雛鳥。”

    防火女當然知道,玩游戲她沒少在里面換過東西,當然更沒少往里面丟過屎塊。

    “不過是一只烏鴉,趕走不就完了。”

    安德烈為難的說道:“烏鴉是罪業女神蓓爾嘉的信徒,直接趕走不太好。”

    防火女一陣牙疼,魂世界是有神靈存在的世界,信仰在這里可不是小打小鬧,而是具有真正的權利與力量,若是處理不好,神靈生不生氣先不說,反正肯定要失去不少人心。

    “我上去跟它說。”防火女蹭蹭蹭爬上了梯子,作為火祭場的老大,趕走房客略顯霸道,但讓房客挪個窩應該合情合理吧。

    火祭場房頂中心果然有一個用雜草筑成的大鳥窩,防火女剛一走近,就聽見一個稚嫩的聲音傻不拉幾的叫道:“呱呱,給我暖暖的,給我軟軟的!”

    好呀,屎塊你要不要啊?

    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防火女就想往鳥巢里扔屎。

    不過她現在是公主,眾所諸知,公主都是不上廁所的,所以她也就沒機會禍害小動物了。

    “烏鴉大人,我是火祭場的防火女,能不能請你去別的地方筑巢。”

    “不去不去,這里有火,暖暖的,舒服!”

    “火祭場里面也有火哦,要不你去里面筑巢,我們的大梁通風透氣,采光良好,住過的都說好。”

    “不要,火祭場黑黑的,不喜歡,不喜歡!”

    看,我就說火祭場黑咕隆咚的不行吧,連鳥都不喜歡,更別提人了。

    防火女耐著性子說道:“只要您愿意搬到大梁上,

    我們很快就能讓火祭場里亮堂起來了。”

    “你們先亮,我再搬。”

    “您不搬,我們亮不起來啊。”

    “不管,你們先亮,你們先亮!”

    敲,跟我說逗悶子是吧?

    防火女嘴角抖了兩下,掏出圣鈴一搖,嘩啦搓出一根雷電柱捏在手里,問道:“可夠亮乎?”

    奇跡:雷電柱

    失傳的獵龍奇跡。

    如果想貫穿龍鱗,只投擲雷電沒有效果,必須在龍身上直接刺入雷電柱才行。

    這可是獵龍的奇跡,小烏鴉明顯嚇壞了。

    “不能打,不能打。我是信徒,女神的。”

    防火女略一猶豫,然后猛然想到,自己的老媽是葛溫艾薇雅,那姥爺就是太陽王葛溫啊。而罪業女神蓓爾嘉是葛溫的第二任老婆,也就是自己后姥姥,有個這層關系,我年少無知打她一個信徒,算個鳥啊!

    好吧,還真是只鳥。

    想通了其中關節的防火女壞壞一笑,手里的雷電柱滋啦一聲就插在了鳥巢上。就見一片電流閃動,一個黑不溜秋的小烏鴉脫離了隱身效果,冒著裊裊青煙在房頂上挺尸。

    蓓爾嘉可是第一任暗月教教宗,擁有月亮的力量,信徒們制造個幻象,玩玩透明人間再正常不過。小烏鴉這是水平不到家,蓓爾嘉的兒子葛溫德林可是能用幻象遮蔽整個亞諾爾隆德,制造了一個假太陽呢。

    小烏鴉咳了一口青煙,帶著哭腔說道:“洛洛,疼,女神,打你。”

    防火女捏著小烏鴉的翅膀,跟抓雞崽一樣把小烏鴉提溜到臉前,笑瞇瞇的說道:“蓓爾嘉是我奶奶,你說她會不會打我?”

    小烏鴉楞了一下,然后真的哭了。

    “重要的事情,早說。洛洛,白挨打了。”

    這孩子相當明白事理嘛,看來也是沒少挨社會的毒打呀。

    她笑著問道:“小家伙,你叫洛洛?”

    小烏鴉點頭:“洛洛叫洛洛。”

    “現在愿意搬去大梁上住了嗎?”

    “不愿意。”洛洛說完,又垂頭喪氣的說道:“但洛洛會去的。”

    嘴上說不要,但身體很老實,上道!

    防火女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搖動圣鈴用陽光療愈幫小烏鴉治好了傷。

    洛洛驚訝的問道:“你怎么會陽光公主的奇跡,你是她的圣女嗎?”

    “是又如何?”

    “女神讓我也要聽陽光公主的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烏鴉回答完,又再次問道:“你是陽光公主的圣女嗎?”

    “不是。”

    “那你跟她什么關系。”

    “她是我媽。”

    小烏鴉:“……”

    “你欺負人!”小烏鴉破罐破摔的叫道:“你還有多少靠山,一起說出來吧!”

    防火女饒有興致的問道:“怎么,你除了女神和陽光公主,還有其他害怕的人?”

    小烏鴉掰著翅膀數道:“太陽王葛溫,暗影太陽葛溫德林,還有兩位月之公主。”

    兩位月之公主?

    幽兒希卡肯定其中之一,另一位是誰?

    考慮到蓓爾嘉是半人半蛇,而且還是繪畫世界的締造者,莫非是半龍妹普利西拉?

    但這說不通啊,繪畫世界的定義是“罪人的隱匿處”,如果半龍妹是葛溫與蓓爾嘉之女,這么顯赫的身份臭屁還嫌來不及呢,干嘛躲到繪畫世界里去?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頭緒,小烏鴉著急了,在防火女胸口拱了兩下,問道:“快說,你還有多少靠山?”

    防火女一笑:“也沒多少,你剛才的說的太陽王葛溫是我姥爺,暗影太陽葛溫德林是我舅舅。”

    小烏鴉嘴巴張的老大,最后擠出幾滴眼淚,凄凄慘慘的說道:“你不會吃我吧,我不好吃的。”

    防火女呵呵一笑,揉亂了小烏鴉的羽毛。

    “走吧,我帶你看看新家。”

    ————————————————

    晚上還有一章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