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2章 防火女升級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防火女帶著洛洛從火祭場的大梁上跳下來,剛好落到魯道斯的渴望王座旁邊。這位大爺正捧著平板津津有味的看《貓和老鼠》呢,小烏鴉一見就再也移不開眼睛,翅膀一扇,撲騰到魯道斯的頭頂上。

    “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是烏鴉大人啊,這叫《貓和老鼠》,是防火女大人從另一個世界帶回來的土特產。”

    “洛洛喜歡土特產,洛洛要看《貓和老鼠》。”

    大概是小烏鴉的純真打動了魯道斯,這位矮人王也沒生氣,反而是笑呵呵的說道:“好,我跟洛洛一起看,咱們從第一集開始看好不好啊?”

    “第一集,第一集!”

    然后一大一小就美滋滋的看起來,不時還傳出幾段笑聲。

    防火女很欣慰,微微彎起了嘴角。

    老侍女走過來問道:“殿下在笑什么?”

    防火女答道:“傳火很辛苦,每時每刻都承受著烈焰焚身的痛苦,魯道斯自愿坐上渴望王座是偉大的,能減輕一點他的痛苦,我這個防火女也算做的不錯。”

    老侍女跟魯道斯一直不對付,說道:“什么自愿,還不是殿下您把他的腿打斷,他走不了才只能坐上王座的。”

    防火女連忙糾正:“什么叫我打斷了他的腿,他的腿明明是因為傳火燒沒的。記住,有外人問起來就這么說。你也是玩宗教的,怎么真話張嘴就來,業務太不熟練了,別是靠我媽的關系走后門才當上高層的吧?”

    老侍女急眼了,叫道:“哪啊,我當年可是白教業績最好的圣女,被我拉入教的青年才俊拉起手來能繞洛斯里克三圈!”

    防火女哦了一聲:“原來你是白教的啊。”

    老侍女語塞,訕訕道:“殿下,您又套我的話。”

    廢話,我總要弄清我身邊都是些什么人吧。

    防火女已經得到了答案,微微一笑改變話題道:“你還因為傳火的問題跟魯道斯鬧別扭呢?”

    “沒啊。”

    “那你怎么凈說他壞話?”

    老侍女氣惱說道:“我一半的棺材本都被那個老東西贏走了,我說兩句壞話怎么了?他要愿意把錢退給我,我讓他指著鼻子罵也行啊。”

    敲,虧我還擔心火祭場內部派系林立互相傾軋,敢情傳火滅火這樣的事還不如賭本來的重要,你們心真大!

    老侍女似乎看出了防火女心中所想,嘿嘿一笑,灑脫的說道:“打也打了,鬧也鬧了,凡人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如果火滅,在這僅存的時日里不如好好活著;如果不滅,那未來還有很長,不同的思想總能找到共存之道。這么一想的話,果然還是賭本更重要一點啊。”

    防火女認真的點頭:“有點道理,這算是長者的忠告嗎?”

    “不,我只是想告訴您,不要太勉強自己,王妃的心愿是希望您能快樂的生活下去,這點直到世界終結也不會改變。”

    防火女堅定的說道:“放心吧,我現在很快樂,將來也會更加快樂。你們要做的就是追隨我,為我的快樂而快樂!”

    “那我就期待著了。”老侍女鄭重的行了一禮,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的,不斷跳動的光球。

    “防火女的靈魂?”防火女接過感受了一下,“似乎被某種力量污染了。”

    “這枚靈魂一直放在鐘塔的頂層,安德烈上房頂鋪太陽能電池板,我怕打擾了她,就想把她交給您。是凈化這枚靈魂,還是吸收這枚靈魂,

    由您決定。”

    防火女問道:“她是您的朋友?”

    “大概吧。可惜時間太久,我已經記不清了。”老侍女搖搖晃晃的走了。

    防火女手捧靈魂,感受其中的力量。

    物品:被污染的防火女靈魂。

    據說是從深淵歸來的某位防火女的靈魂。

    她為了守護營火,為了侍奉唯一的英雄,連黑暗印記都能治愈承受,因此她的靈魂才會被污染。

    而防火女的靈魂里,還能寄宿其他防火女的靈魂。

    喂喂,禁止套娃!

    防火女露出了微笑,凈化還是吸收,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選擇。

    她毫不猶豫的將被污染的靈魂按進了自己的胸口!

    治愈黑暗印記,這種連太陽王都沒有的力量讓防護女垂涎三尺,至于污染,我神三代可不是浪得虛名!

    來吧,前輩!成為我靈魂的一部分,讓你的力量為我所用!

    魯道斯手中的平板閃爍了幾下,但很快恢復了正常;被吊在樹上的灰心哥眼神一凜,念叨了一句“深淵”,但很快又變的消沉;安德烈停下了手中的活計,似乎感受到了那位暗黑拳皇的氣息,但又轉瞬即逝;老侍女坐在椅子上,呵呵笑道:“果然是這個選擇啊,看來那群家伙也快要來了,只可惜,這次的防火女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三天之后,太陽能發電組鋪設完畢,火祭場在大功率燈管的照射下纖毫畢現,一改往日的陰沉,科技的力量也首次降臨在洛斯里克這塊神賜之地上。

    阿爾肯在同一時間歸來,與他一同到來的,還有另一位大劍黑騎士。

    “黑騎士軍團,瑪格達見過公主殿下。”一個女聲從黑騎士頭盔下甕聲甕氣的傳出。

    “女性?”防火女有點驚訝,她在游戲里一直將黑騎士叫爸爸,沒想到黑騎士是還有媽媽啊。

    瑪格達低垂著頭,但那股不爽誰都看的出來。她絲毫不懼的耿直說道:“殿下是在質疑我的戰斗能力嗎?請盡管下令考驗!”

    防火女也沒客氣,打了響指說道:“把霍克伍德弄過來。”

    打刀哥二話沒說跑了出去,不一會就抗著霍克伍德回來了。

    “黑騎士?”

    “不死隊?”

    同屬洛斯里克軍方,還沒等防火女開口,瑪格達和霍克伍德兩人就自動開撕了。

    先是灰心哥習慣性的放了毒雞湯:“你們黑騎士減員嚴重,就剩下區區幾個人了,怎么還沒被撤銷番號呢?”

    瑪格達冷哼一聲:“因為就算我們只有幾個人,也能把惡魔殺到絕種。不像某個不愿透漏姓名的法蘭不死隊,打個卡薩斯都折戟而歸!”

    灰心哥怒了:“那是因為我們傳火之后失去了太多力量!而且卡薩斯背后是深淵力量,我們能把他們壓制在地下墓已經是拼盡全力了!”

    “弱就是弱,UU看書 .uukanshu別總找借口!天天上竄下跳的,你們是戰斗還是跳舞!”

    這一下可算是碰到了灰心哥的逆鱗,他拔出法蘭大劍擺出架勢,厲聲說道:“你說我們不死隊可以,但不許你侮辱我們的劍術。那是英雄亞爾特留斯的劍術,才不是什么上躥下跳,更不是跳舞!”

    瑪格達仇恨拉的極穩,鄙視說道:“A大還真是可憐,要是他知道有你們這樣一群不屑弟子,恐怕會氣的從墳墓里跳出來吧!”

    灰心哥這下也不逼逼了,直截了當的說道:“拿起你的劍!”

    瑪格達也沒慣著對方,直接拿起了出于禮節放在地上的黑騎士大劍。

    說是大劍,但那僅僅是針對黑騎士而言。對常人來說,黑騎士大劍不論從個頭還是重量上,都是一把實打實的特大劍,必須要雙手共持,用盡全身力氣才能揮動。

    這樣一把“大劍”,瑪格達卻輕松的單手拿起,對黑騎士來說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完全不必感到驚訝。

    “我不用盾牌,免得說我欺負你。”瑪格達將大劍抗在肩上,勾勾手指說道:“你先攻,我先的話你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灰心哥一咬牙,正要跳起,卻聽防火女突然喊道:“等一下。”

    灰心哥差點抻到腰,委屈的看向防火女。

    防火女羞射一笑,對眾人說道:“要不要賭一把?我坐莊。”

    ————————————————

    簽約成功,撒花

    然后各種排行榜上都找不到我的書了,心疼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