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3章 收復高墻(上)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賭局最終還是沒開起來,因為大家都一邊倒的買瑪格達贏,把灰心哥氣的不行。

    沒辦法,比起一個變態,人們當然更相信一身黑甲,威風凜凜的黑騎士媽媽。

    戰斗開始,灰心哥率先發起攻擊,他的劍術與狼狩獵時相似,善于打亂敵人的步調,最注重速度與靈巧,但因為力量不足,所以常會起旋轉,起跳,借助整個身體的重量發動攻擊,看上去就跟城鄉結合部的非主流街舞一樣。

    灰心哥的進攻很犀利,也很順利,他箭步起跳,瞬間沖到瑪格達面前,大劍在地上一劃,擦出一片火花。他知道憑自己的力量無法一擊打到黑騎士,干脆主攻下三路,想要限制瑪格達的移動,在游斗中找機會一擊必殺。

    這個思路很正確,戰術也執行的很成功。法蘭大劍準確的命中了瑪格達的雙腿,灰心哥一喜,貼地又是一個回旋,繞到瑪格達身后再來一劍,見對方全無還手之力,他立刻使出殺招,旋轉著高高跳起,借助身體的重量和離心力,從上往下斬出一擊,想要把瑪格達一劍按趴。

    但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他剛跳到半空,就見一柄黑不溜秋的大劍當頭砸下,連哼都沒哼一聲,他就先一步被瑪格達從空中拍到了地上。

    “花里胡哨。”瑪格達不屑的說道,接著就掄圓了胳膊,一個轉身又是一劍拍下。

    可憐的灰心哥剛直起個腰,就砰的一聲再次被砸趴在地上,撅了兩下屁股,腿一伸,不動了。

    完敗!

    眾人呱唧呱唧的拍起手來。

    動作:鼓掌。

    這就是魂世界的武術精髓,一切戰術為按趴。因為魂世界對戰雙方多為不死人,哪怕斷胳膊斷腿也能生龍活虎的做完一整套廣播體操,所以限制對手的行動就成了第一要務,久而久之,拜年劍法就大行其道了。

    灰心哥穿的是鎖甲,還帶有披風,帥是挺帥,但太薄了。而瑪格達身為黑騎士,一身黑騎士重甲,簡直就是自走坦克,移動堡壘,灰心哥那兩劍砍在身上跟被蚊子叮了兩口似的,連晃都不帶晃一下。

    用游戲里的話來說,灰心哥這垃圾韌性,被打中一下就要被無限連到死,而現實中也果然如此。

    這算是不死隊的通病了,畢竟有著街舞隊的美名,要是穿的太重,還怎么瀟灑的尬舞?

    不過這也不是說不死隊就比不上黑騎士,他們的劍法需要隊友掩護,是典型的狼群戰術,算是擅長集團作戰的常規部隊;而黑騎士穿最厚的甲,也要挨最毒的打,常深入敵后在極端環境下執行斬首任務,算是擅長單兵作戰的特種部隊。

    所以不死隊被派去抵御卡薩斯的入侵,而黑騎士則游走在各種廢墟之間,追剿惡魔余孽。

    雙方各有所長,用處也不同,不能單以強弱來論英雄。

    通過這次比武,防火女對黑騎士軍團和不死隊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除了灰心哥之外的大伙也看的很過癮,都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看來這樣的活動要多搞一些啊,防火女美滋滋的想到,等將來把銀騎士和洛斯里克騎士收入麾下,讓他們四大軍團來個單循環淘汰賽,不光門票賺爆,還能豐富洛斯里克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真是一舉兩得的大好事!

    有了遠大的志向,防火女也變的活力滿滿,小手一揮當即下令,諸君,隨我出征!收復洛斯里克高墻就在今日!

    沒錯,是收復。

    反正便宜大哥二哥躲在王宮里搞基,

    也顧不上一段小小的城墻。而防火女的“封地”都在洛斯里克城外,她要是不先把城墻拿在手里,連基本的道路通暢都做不到,還統治個屁啊。

    這一回她不打算孤軍奮戰,除了安德烈,老侍女和魯道斯留守火祭場,其余的人統統都被抓了壯丁,連小烏鴉也不例外!

    她一個陽光療愈幫灰心哥加滿血,然后聯系篝火,帶著一眾人傳送到洛斯里克高墻。這回沒出幺蛾子跑到漫威世界,每個人都順利抵達。

    所謂的洛斯里克高墻,就是洛斯里克城墻的其中一段,因為大門就在這一段上,所以最為重要。

    高墻上多是些普通士兵,沒幾個高手。因為之前初火熄滅,世界陷入黑暗,他們都有些敏感,大多跪在地上沖著王宮方向朝拜,祈求王子能擔當起傳火的重任。只可惜他們不過是一盆盆韭菜,就算在這里磕破了腦袋,雙王子那邊也照樣“隔江猶唱后庭花”。

    有一說一,自己的兩位便宜老哥在這件事上挺不是東西的,初火要滅了才說不想傳火,早干啥去了。平時享受著民脂民膏,關鍵時刻掉鏈子,這辦的是人事嘛。也就是洛斯里克民風淳樸,否則早他娘“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了。

    好吧,這個世界的王侯將相還真有種,別人不說,防火女就是鑲鉆帶金邊的神三代,擱普通人眼里屬于無限血無限藍的科技號,頂多心里罵兩句,該跪還是要跪。

    理是這么個理,但應有的姿態不能少。畢竟洛斯里克遭逢大難,眼瞅就要分崩離析,為了拯救國家,防火女決定成為偶像!

    她一踏上高墻,立刻打出洛斯里克公主的旗號,開始對韭菜們噓寒問暖,張口你們受苦了,閉口我們來晚了,要么是詢問一下老鄉家里還有幾口人,要么就是溫柔體貼的灑下一個大恢復,簡直就是教科書一般的親民行為,引的韭菜們紛紛納頭就拜。

    聽說高墻有活尸喪失神志,見人就砍,防火女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當即問明地點,親自帶隊前往討伐。

    兩位黑騎士在前開路,旁邊是灰心哥和打刀哥擔當左右護法,胳膊上還架著一只鳥,這陣容在高墻上那真是螃蟹過街橫著走,防火女想打哪個就打哪個,想調戲誰家媳婦就調戲誰家媳婦,爽的她都想放一首亂世巨星(古惑仔主題曲)來助興了。

    那些喪失神志的活尸在兩位黑騎士面前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唯一的下場就是變成20魂被防火女笑納。橋頭上的那只噴火龍也就欺負一下癟三灰燼,防火女把高墻上的弩兵組織起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輪齊射差點沒把噴火龍的大姨媽射出來,只能凄凄慘慘的扔下一塊楔形石大碎片撒丫子飛走了。

    接著是一個寶箱怪,這位先生有一雙大長腿,擅長旋轉,跳躍,核彈飛腿,一腳就能把癟三灰燼踹的當場去世。但它今天遇到了來自法蘭的街舞高手灰心哥,兩個舞學大師一通尬舞,攪得煙塵滾滾,最終還是灰心哥技高一籌取得勝利,獲得幽邃戰斧一把,哦,就是暗屬性附魔的鐵斧子,不得不說起名字的家伙是個人才。

    最后,防火女一行人到達了旅程的終點。在某處房頂上,他們看到了一堆活尸正對著一棵“白樹”祭拜,其中一個活尸背后還長有一塊不停蠕動的黑泥。

    阿爾肯和瑪格達神色一凜,護在防火女身前說道:“殿下小心,是人之膿感染者。”

    “嗯,我知道。”防火女左右看了看,對灰心哥說道:“霍克伍德,上!”

    灰心哥差點哭出來,委屈叫道:“又是我?我臉上被寶箱怪踢出的青紫還沒消呢。”

    防火女也覺得讓一個病號出戰不太符合人道主義,就掏出圣鈴給灰心哥奶了一口。

    “現在青紫消了,上吧!”

    灰心哥:……

    ——————————————————————————————————

    感謝“359度人生”和“喝茶超方法給”的打賞,果然人間自有真情在,這個冬天不會冷啊。

    都說舔狗應有盡有,我也不敢奢求大家打賞,只求給點推薦票。舔prprprpr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