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5章 收復高墻(下)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正如防火女對打刀哥說的那樣,魂世界是一個由謊言構成的世界,所以她再添一個謊言也合情合理。

    實際上,歐斯羅艾斯是堅定的傳火派,他才是最渴望“陽光普照”的那個人。但雙王子不愿傳火并發動了內戰,這位前國王不敵,只能退守妖王庭院,即使這樣,他也不忘傳火使命,后來就有人之膿擴散,讓整個洛斯里克雪上加霜。

    出現人之膿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是舊王拼死一擊,也有人說舊王已經瘋了,但防火女認為歐斯羅艾斯絕對不會背叛初火,人之膿的爆發很有可能是……玩脫了。

    別笑,好心辦壞事的例子一點也不少,具體可參照對面漫威世界,奧創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歐斯羅艾斯為什么發明人之膿病毒,防火女不知道,但她知道,歐斯羅艾斯絕對不是要拉著大家一起死。他可能不是一個好父親,不是一個好君主,但絕對是一個忠于初火的好王。

    可惜,他失敗了。

    洛斯里克的現任掌權者是雙王子,防火女就只能把臟水往舊王身上潑。難道把實話說出來,讓這些士兵憎恨雙王子,然后再打一場內戰嗎?

    別逗了,再打下去的唯一結果就是大家一起完蛋,洛斯里克必須團結,必須有一個人為這場災難買單。

    前國王歐斯羅艾斯就是最佳的人選。

    成者王侯敗者寇,就這么簡單。

    當然,最主要的是因為這符合雙王子的利益。防火女手里只有一張公主,對面卻是兩張大王,傻子都知道這牌不能硬肛,只能先跪舔,吸取營養,等對方疲軟了,再把對面一口咬掉。

    雙王子一心想當大孝子,防火女一心想當二五仔,這兄妹三人果然都是五講四美的好孩子。

    言歸正傳,高墻上層的士兵開始了風風火火的大掃除,防火女一行人留在那也沒用,又不能讓一個公主親自掃地,所以她就帶人前往了高墻下層。

    下層就是王國大道,一邊是洛斯里克城正門,一邊是青教禮拜堂,禮拜堂再往后就是洛斯里克內城區,是通向王宮的必經之路。正因如此,這里也是內戰痕跡最為厚重的地方。

    各種兵器散落的到處都是,大片大片的洛騎尸體堆滿墻角,有一位羽翼騎士被數十把兵器釘在地上,可臨死前卻依舊將手伸向長戟,想要反擊……凄慘,悲壯,殘酷,各種負面情緒充斥了原本華麗壯闊的王國大道,讓所有人心中都像揣了一塊石頭。

    阿爾肯嘆息道:“可惜了,他們本來都是王國的精銳。”

    瑪格達右手錘向左肩,單腿邁前,微微躬身。

    動作:戰前鞠躬。

    打刀哥酷酷的說道:“作為戰士,死在自己人手中太難看了。”

    “呵呵。”灰心哥面露嘲諷:“的確很難看,可惜這樣的景象我已經看過無數次了。高貴的公主,見到這樣的情景,你還認為這個世界不夠腐朽嗎?你還認為傳火不是詛咒嗎?”

    “哈哈!”防火女忍不住笑出了聲:“腐朽又如何,詛咒又怎樣?我和世界之間只會有一個勝者,腐朽,我就重建它,詛咒,我就打破它,就這么簡單!”說著,防火女舉起右手,無數白色的光點從洛斯里克城四面八方升起,匯聚在她的上空,讓她沐浴在純潔又溫柔的白光之中。

    灰心哥驚訝道:“是他們的靈魂!”

    防火女高聲說道:“戰死的勇士們,向我奉獻力量,與我一起戰斗,然后被世人傳頌吧!”

    是!

    仿佛聽到了一聲回響,

    成百上千的靈魂如同找到了歸宿,如洪流一般涌向防火女,將她包裹,將她吞沒,將她環繞!

    白光變的刺眼,緊接著這片白光之中便誕生了一點赤紅,然后就是火星飛舞,防火女的發梢和衣角不斷飄落著火焰的碎片,如同是火的化身。

    EMBER RESTORDE!(灰燼重燃)

    不僅吸到了20萬魂,還吸到了一顆余燼,真是幸運,論裝逼,果然還是薪王模式給力啊。

    防火女也不矯情,直接對瑪格達說道:“黑騎士,你可愿繼承他們的力量,為我而戰,為洛斯里克而戰,為榮耀而戰?”

    瑪格達哐當一聲扔掉黑騎士大劍,單膝跪在防火女面前,恭敬說道:“我愿意!”

    “很好!”防火女伸出小手,說道:“現在,請觸碰我內在的黑暗吧!”

    瑪格達小心翼翼的握住防火女的手,立刻趕到一股炙熱的力量涌入自己體內。防火女身上的火焰消退,取而代之,她的黑騎士盔甲上變得火光點點。繼阿爾肯之后,第二位薪王黑騎士誕生了。

    當然,此薪王非彼薪王,僅僅是外觀上具有薪王的特效,力量雖有大幅提升,但相較真正的薪王還差的遠呢。

    即使這樣,瑪格達也感激不盡。被賜予火焰,可是源自葛溫王時代的至高榮譽,這種肯定對邊緣化的黑騎士軍團來說太重要了,甚至要超過力量。

    一連賦予兩位黑騎士火焰,這無疑是防火女在向外釋放信號:跟我混,前途大大的有!

    雖然簡單粗暴,但也直接有效,魂世界大多是不死人,不吃不喝不就圖個精神需求嘛,至少打刀哥和灰心哥就看的眼饞不已,一副急不可耐想要立功表現的樣子。

    防火女趁熱打鐵,下令道:“你們兩個去洛斯里克正門,清除一切活尸和反叛分子。”

    灰心哥楞了一下:“活尸我知道,什么叫反叛分子?”

    敲,非要我說明白嘛。

    防火女沒好氣說道:“不愿投降的,都是反叛分子!”

    “哦,懂了。”

    打刀哥和灰心哥攜手而去,一個白色的靈體突然從角落走出。

    對方穿著全覆式盔甲,帶有面罩,雖然看不清面孔,但從他一手大斧,一手盾牌的行頭來看,絕對是一位猛男。

    “那邊都是忠于王子殿下的士兵,僅僅是因為不愿投降就被冠以反叛之名,公主殿下不覺得太霸道了一點嗎?”

    阿爾肯和瑪格達上前將防火女護在身后,防火女瞥了對方一眼,淡淡問道:“你是誰?”

    白色靈體大大咧咧的回答:“大王子麾下,獅子騎士艾伯特。”

    防火女哦了一聲,小手一指對方,仍是淡淡說道:“給我打。”

    艾伯特大驚,還不等他問出個為什么,瑪格達一招拜年劍法就拍了過來。情急之中,他連忙舉盾防御,就聽砰的一聲,巨大的力量將他連人帶盾推出去好幾米,還來不及回氣,阿爾肯轉著“關刀”就是一套連招。

    武器:黑騎士劍刃戟。

    對抗混沌惡魔用的武器。

    可能是持續與比自己體型大的敵人戰斗的緣故,獨特的攻擊能有效消減敵人的強韌度。

    所謂的消減強韌度,擱現實里就是打出硬直。就見阿爾肯揮著關刀轉了兩圈,艾伯特就“哎呦”一聲被打飛了盾牌,這一下可要了親命,阿爾肯順勢一個重擊下砸,艾伯特啪嘰一聲就被按在了地上。

    眾所周知,魂世界一切戰術為拜年,你一旦被人拜年成功,也就意味著敗局已定。獅子騎士艾伯特雖是一位猛男,但也不能免俗。就見阿爾肯和瑪格達拿著關刀和大劍一頓猛砸,打的艾伯特哭爹喊娘,也別獅子騎士了,這會兒他連狗都不如。

    防火女一邊拿匕首修指甲,一邊淡淡的說道:“區區一個騎士而已,竟然不用真身前來覲見,真是目無尊卑。本公主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下次不要了。”

    考!你一見面就讓兩個黑騎士把我往死里打,這算哪門子不跟我計較!

    不等艾伯特罵出聲,瑪格達這個暴力分子就一劍拍碎了他的腦袋。

    白靈是魔法的產物,算是一種分身,所以艾伯特并沒有死。防火女不覺得打了一個騎士算什么大事,揮揮手,領著兩位黑騎士就來到了青教禮拜堂。

    主祭艾瑪早已恭候多時,她對著防火女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虔誠的說道:“公主殿下,請拯救洛斯里克王子的靈魂吧,幫助他登上王座!”

    拯救王子的靈魂?他活的好好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靈魂又不能離體,我拿頭拯救啊?除非……

    防火女頓時懂了,笑呵呵的問道:“你也是傳火派?”

    艾瑪點頭:“青教是效忠于國王的。”

    “我那兩位王兄為什么放過你?”

    “因為我是他們的乳母,他們總要顧念一點香火情。當然,他們也一直有派人監視我。”

    “獅子騎士艾伯特?”

    “是的。”

    “看來我幫你了一個大忙啊。你沒有什么東西要交給我嗎?”

    艾瑪掏出一個水盆,說道:“這是誓約水盆,是通往洛斯里克內城的鑰匙。”

    防火女笑呵呵的接過,又問了一句題外話:“你不會也是我的乳母吧?”

    艾瑪搖頭:“我沒有這個榮幸,我只養育過另一位公主。”

    另一位公主?便宜老媽不就我一個女兒嗎?

    防火女正納悶,突然幾滴冰冷刺骨的水珠落在了她的頭上。

    “喂,你這里的房頂漏水啊。”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一位面帶輕紗,身穿華麗輕甲,身材婀娜多姿的持劍女性從上方的迷霧中出現,一個翻身就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如貓般優雅又靈巧。

    眾所周知,舞娘是第二個BOSS。

    艾瑪不知何時已經溜到了房間的角落,躲在一個花瓶后面說道:“這就是我說的那位公主。”

    ————————————————————————

    感謝“十年飲冰血難涼”,“MORIHUANGHUN”,也感謝大家的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