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6章 以理服人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這位突然出現的小姐姐全名叫做“冷冽谷的舞娘”,但見這位娘娘蜂腰翹臀,身著華服,尤其是那雙美腿,真是又長又直,小孩子看了根本把持不住。

    她左手提著一把火焰單刀,一個人就跟兩名黑騎士打的有來有回。娘娘人如其名,運刀之法彰顯出極深的藝術細泡,時而正面超大范圍橫掃,時而突然回身勾腳,最關鍵的是,她出刀忽高忽低,有時從高掃到低有時從低掃到高,有時貼地,有時砍腰,果真是一位舞學大師。

    防火女沒管旁邊打的熱鬧,而是跟艾瑪一起貓在角落里劃水。她下巴沖舞娘一點,問道:“說說吧,這位什么來路?”

    “她是您的替身之一,從小被送往了冷冽谷的伊魯席爾。”

    “原來如此。”防火女松了口氣:“我還以為我媽在外面有人了呢。”

    艾瑪一口氣憋在嗓子眼,差點猝死,完全不敢接這話。

    “所以呢,我為什么要有替身?我可是洛斯里克公主,哪個癟三敢害我?”

    “洛斯里克是傳火國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尋找到更優質的柴薪。”艾瑪回答道:“王妃是太陽王葛溫之女,她誕下的三個子嗣也都是太陽王的直系血脈,天生就有強大的力量。大王子身強體壯,欽定為下一任國王,小王子先天體弱,就被任命為薪王,為傳火獻身。”

    “這些是個人就知道啊。”防火女問道:“他倆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跟我有什么關系?”

    艾瑪露出一個同情的眼神,說道:“初火一直在衰弱,一位薪王是遠遠不夠的。國王和王妃身為神族,雖然長壽,但也不可能一直靠他們兩個來生產薪王。為此,就需要傳承。大王子洛里安擁有寶貴的太陽王血脈,這是生產優質柴薪的重要原料,絕不容玷污,于是國王就決定讓他迎娶另一位擁有太陽王血脈的女性,保持血統的純潔。而那位女性,就是公主殿下您了。”

    敲!這突如其來的骨科劇情是什么鬼?

    防火女驚呆了。

    原來不止雙王子被安排的明明白白,連自己也讓人給安排了呀。

    怪不得小王子上次來的時候那么好說話,沒點絆子就把城外大半領土封給了自己,敢情我是他的情敵,他是要把我往城外趕啊!

    我二哥是個碧池,他為了獨占大哥,要把我這個跟大哥有婚約的三妹趕出家門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

    亂,太特么亂了!

    防火女捂臉。

    而且一想到大王子和小王子互相綁定了靈魂,她就更氣不打一處來。

    我防火女竟然淪落到跟一個男人搶男人,而且還輸了?這是要逼著我去跟女人搶女人啊!

    砰的一聲,阿爾肯被舞娘打飛,貼著地面滑到了防火女面前。

    “抱歉,殿下,我剛才大意了。”

    防火女沒好氣道:“看到了,再上去打過啊,高手。”

    阿爾肯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跟個魚人一樣烏拉拉的又沖了上去。

    “所以這位舞娘就是王妃為了保護我而布下的替身?你剛才說她是替身之一,也就是說還有其他人,是誰?”

    “葛慈德。”艾瑪回答道:“她們兩個一明一暗,舞娘在明但是漏洞很多,葛慈德在暗卻能使用王妃的陽光系奇跡。這樣一來,人人都認為葛慈德才是王妃真正的女兒,您也就更加安全。畢竟,很少有人會在得到答案之后還繼續尋找答案。”

    “很聰明,但對那兩個女孩來說也太殘忍了。

    ”

    艾瑪低垂著頭,恭敬說道:“她們是王妃的圣女,心甘情愿為您獻上一切。”

    “為我獻上一切嗎?”防火女想了想,對正在戰斗的兩位黑騎士喊道:“阿爾肯,瑪格達,退下。”

    兩位黑騎士不解。

    防火女緩步上前:“我親自來!”

    兩位黑騎士大驚:“殿下三思啊!”

    “用不著三思。”防火女說道:“她為了我付出太多,我必須要跟她有一個了斷。你們退下!”

    兩位黑騎士見防火女態度堅決,只能無可奈何的退后。

    防火女走到舞娘面前,誠懇說道:“從未蒙面的姐妹啊,我不知道你為何會變成這樣,但我從你身上看到了黑暗與扭曲。你為我付出了太多,現在我是為你付出的時候了。相信我,將你的心交給我,我將重新帶給你光明!”

    舞娘似乎聽懂了,竟然沒有第一時間發動攻擊。她探過身子,在防火女脖頸上嗅了幾下,似乎回憶起了什么。她退后一步,仔細看了看防火女,慢慢的伸出了右手。

    “竟然真的有效?”兩位黑騎士都震驚無比。

    艾瑪也是一臉欣慰的微笑。

    即使被不知名的黑暗控制,但那份忠心卻依舊刻在靈魂之中,真是可敬!公主殿下不懼危險,用真情感化邪惡,更是偉大!

    防火女也十分得意,伸出手,溫柔的說道:“現在,請碰觸我內在的黑暗吧!”

    啪嘰!

    舞娘的小手一把抓在了防火女的小臉上。

    圍觀三人都傻了。

    防護女也傻了。

    “那個,你抓錯地方了。你應該抓我的手,不是我臉。”

    防火女掙扎了幾下愣是掙扎不開,舞娘小姐姐似乎發出了一聲嗤笑,抓著防火女的小臉把她掂離了地面,來了個喜聞樂見的舉高高。

    “疼疼疼!”防火女跟個小雞崽一樣在空中亂撲騰,但更疼的還在后面。

    就見舞娘猛的一摜,狠狠將防火女摔在了地上,巨大的火焰頓時噴涌而出,然后猛的爆炸,接著舞娘左手火焰單刀一送,干脆利落的貫穿了防火女的腹部,狠狠將她釘在地上。

    我好心好意對你,你竟然對我用投技?

    我俏麗嗎!

    防護女心里罵娘,兩位黑騎士已經沖了上來,但舞娘一個優雅的后空翻,輕松躲過了攻擊。

    倆黑騎士想要追擊,卻被防火女阻止了。

    她捂著肚子上傷口站起來,鮮血嘩啦啦流了一地,不容置疑的說道:“你們別管,讓我來!”

    “可是您的傷……”

    防火女搖動圣鈴,一發陽光療愈立刻滿血復活。

    黑騎士們頓時不吭氣了。

    防火女瞪了一眼慫在花瓶后面的艾瑪,惡狠狠說道:“心甘情愿為我獻上一切?你是在逗我吧!”

    艾瑪訕訕的陪了個笑臉,心中暗道,人家舞娘從小當替身,連你的面都沒見過,忠也是忠于王妃,跟你有個毛關系。我那么說純粹是為了拍你馬屁,這種話都信,你四不四是傻?

    防火女也知道自己想當然了,什么溫情感化,嘴炮洗白,小說里全是騙人的!

    她一伸手,對瑪格達說道:“把你的劍給我!”

    瑪格達交出了劍,傻傻問道:“殿下,您要干嘛?”

    防火女將黑騎士大劍抗在肩上,呸了一口,惡狠狠說道:“我要以理服人!”

    又來?剛才以理服人不是已經失敗了嘛!

    防火女懶的跟觀眾解釋,圣鈴一搖,叮叮給自己上了一堆BUFF。

    什么金石之誓,祝福武器,反正就一個字:加攻!

    舞娘雖然被某種黑暗侵襲,失去了神志,但戰斗本能還在,當然不會像動畫片里一樣看著敵人加BUFF。她身子一扭,火焰單刀對著防火女的脖頸斬來。

    “殿下,小心!”黑騎士大叫。

    “來的好!”防火女不躲也不防,而是一個后撤步,矮身拖刀。

    這一矮身,剛好躲過了舞娘的攻擊,讓火焰單刀劃了空。

    “竟然用拖刀斬的低身位來躲避攻擊?!”兩位黑騎士大驚:“殿下,這也在您的計算之中嗎?”

    廢話,老娘可是八周目的女人!

    防火女沒時間回答,而是“啊啊啊”大叫,手中黑騎士劍猛然向前,與地面摩擦濺出一片火花,然后……

    拖刀上撩!

    小姐姐,吃我撩撥!

    噗的一聲悶響,舞娘被一劍打在了下巴上,悲鳴了兩聲,UU看書.uukanshu.com 踉踉蹌蹌的退后幾步,趴在了地上。

    先有公主后有天,反向拜年日神仙!

    在黑騎士和艾瑪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中,防火女笑盈盈的走上前,抓著舞娘的頭發,手起刀落,一劍拍在了舞娘的腦袋上。

    鮮血濺了防火女一臉,但她卻笑的更加燦爛了。

    丟掉黑騎士大劍,她一屁股坐在舞娘胸口,袖子一捋,握起潔白的小拳頭就在舞娘臉上一頓啪啪猛錘,一邊錘還一邊叫道:“現在,給我,觸碰,老娘,內在,的黑,暗啊!”

    敲,最后倆詞好像不太押韻。算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防火女吞噬了被污染的防火女靈魂,擁有凈化一切黑暗的力量。她強行抓住舞娘的手,十指相交,開始發功。舞娘猛的翻了一個白眼,腳尖也繃的筆直,一付即將欲仙欲死的模樣,然后下面沒噴水,反而是從上面的口中飛出幾滴黑水,落在地上嗤嗤直響,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

    做完這一切,舞娘好像脫水的魚,軟噠噠的躺在地上,不時還抖兩下。防火女也是第一次,同樣累的不輕,干脆把舞娘做肉墊,老實不客氣的趴在小姐姐身上直喘氣。

    舞娘似乎恢復了神志,看到防火女那獨一無二的眼罩,下意識叫道:“公,公主殿下?”

    “清醒過來了嗎?”防火女跟舞娘臉貼臉,微笑著問道:“姐妹,可還有哪里不適?”

    舞娘想了想說道:“臉疼。”

    “哈哈,一定是脫離黑暗的后遺癥,一定是。”

    防火女略帶心虛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