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3章 我們的身后是洛斯里克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紐約街頭已經一片狼藉。

    一件鋼鐵戰衣對著躲藏的人群發射飛彈,眼看就要命中,一身黑甲的瑪格達橫空出世,舉盾將人們護在身后。

    轟的一聲巨響,飛彈爆炸,火焰將瑪格達吞沒,但隨之而來的,是比火焰更加熾熱的火焰,猙獰的黑騎士盔甲上冒出猩紅的亮斑,不停有火星從上面飄落,瑪格達手中黑騎士特大劍一掃,用風壓攪碎了灼熱的空氣,真真做到了帥的掉渣。

    論裝逼,薪王模式天下第一(破音)!

    她盾牌猛的向前一拍,撞的鋼鐵戰衣一個踉蹌,接著她掄圓了個胳膊,一招“洛斯里克給您拜年”,將黑特大猛砸出去。鋼鐵戰衣想要躲閃,但還是被擦中了半邊身子,瞬間螺絲與線纜同飛,火花與電光齊閃,在歡天喜地的氣氛中變成一堆可回收垃圾。

    另一件鋼鐵戰衣飛來支援,還沒來得及射擊,就見灰心哥高高躍起,在空中一個720度轉體跳劈,華麗的將對方一刀兩斷。雖然他沒有薪王模式,但他的做舊款連帽斗篷充滿復古的時尚,頹廢憂郁的眼神讓周身散發出一股神秘的氣息,仿佛是混跡江湖的不羈俠客,又像是浪跡天涯的吟游詩人,形成了一種與瑪格達截然不同的帥氣,把美利堅婦女同志們迷的神魂顛倒,不時發出陣陣尖叫。

    讓人們去軍方的安全點避難,灰心哥和瑪格達又迎來了更多敵人。

    “這源源不斷的樣子,讓我想起了卡薩斯的那群骷髏。”灰心哥調整了一下呼吸,胳膊肘碰了碰瑪格達,問道:“你有沒有想起打惡魔的日子?”

    瑪格達搖頭:“沒有。”

    “為什么?我聽說惡魔也是源源不絕,數量是黑騎士的幾十倍呢。”

    “黑騎士一向都是各自為戰。”瑪格達認真說道:“我打惡魔的時候,并沒有戰友。”

    哇,姑娘你無形撩漢的技巧又升級了!

    灰心哥覺得心頭一暖,笑嘻嘻說道:“現在你有了戰友,是不是感覺安心了許多?”

    瑪格達扭頭,揮起大劍就朝灰心哥腦袋上砍。

    擦,就算我說錯話了也不用砍我腦袋吧!灰心哥嚇了一跳,急忙低頭,但聽嘩啦一聲,一件鋼鐵戰衣被黑特大拍成了零件。

    瑪格達對著發呆的灰心哥說道:“沒有安心,只有麻煩。”

    灰心哥臉色一垮,正要反駁,卻聽瑪格達又說道:“但能與你并肩作戰,感覺不賴。”

    “不賴嗎,這個評價可以。”灰心哥笑了,看著圍過來的鋼鐵戰衣說道:“喂,黑騎士,你還能打嗎?”

    瑪格達架起劍盾,毫不動搖的說道:“我可以打到世界末日!”

    “那就來大鬧一場吧。”灰心哥看著夜空說道:“雖然是個沒有初火的黑暗世界,但值得保護!”

    戰斗再開!

    巡禮蝶似乎對這兩位洛斯里克老鄉情有獨鐘,派出了八成的鋼鐵戰衣向兩人發起攻擊。在人海戰術下,灰心哥和瑪格達逐漸落入下風,好在附近的居民已經撤離,他們也放開了手腳,打的再無顧忌。

    瑪格達的劍術大開大合,威力大,漏洞也大。拍飛五件鋼鐵戰衣之后不慎露出個破綻,被另外一件鋼鐵戰衣從背后撲倒,砰砰兩發重拳砸在黑騎士面甲上,打的瑪格達一陣暈眩。眼瞅更多鋼鐵戰衣沖過來,灰心哥急忙救援,一個猛突回掃打飛了瑪格達身上的敵人,自己卻不慎被一拳擊穿肚子,鮮血跟大姨媽一樣嘩啦啦流了一地。

    “霍克伍德!”瑪格達大叫一聲,

    憤怒擲出盾牌,乒乒乓乓砸倒三件鋼鐵戰衣,幫灰心哥解了燃眉之急。

    “你沒事吧?”瑪格達持劍將灰心哥護在身后。

    “別擔心,一點小傷。”灰心哥還真沒吹牛,當年跟卡薩斯的骷髏打,比這嚴重的傷海了去了。他輕描淡寫說道:“你忘了嗎,我是不死人,可以復活。”

    “但這個世界沒有初火,能不能復活誰也不敢保證!”

    灰心哥楞了一下,又笑道:“那不正好,不死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死去。”

    瑪格達一把抓住灰心哥的領子說道:“互相照顧,努力的活下去,這就是來時公主殿下下達的命令!我不會讓你死的,除非我先死了!”

    灰心哥瞪大了眼睛,似乎又看到了那個被他稱為隊長的男人。

    “霍克伍德,你在害怕嗎?”

    “有、有點。”

    “不用怕,你不會死的,除非我先死了。記住,狼群與你同在,不死隊與你同在!”

    搖頭驅散回憶,灰心哥對瑪格達說道:“你不該扔掉盾牌。”

    “什么?”

    “我是說,不想死的話,你就不該扔掉盾牌。”

    瑪格達松開了灰心哥的衣領:“已經扔了,怎么辦?”

    “跟我學。”灰心哥右手將劍平舉,左手放在右臂上。

    動作:不死隊禮儀!

    “這是狼劍術,不需要盾牌。好好記住它!”

    瑪格達哦了一聲,有樣學樣的做起了架勢。

    勢如驚鴻,飄逸靈動的劍術再次成雙。

    不死隊的強是強在團隊,他們的劍術也是一樣。相比單打獨斗,雙人同使的狼劍術就像是雙劍合璧的玉女劍法,不僅彌補了不足,還大大提升了威力,灰心哥和瑪格達此起彼伏,高起低落,法蘭大劍和黑騎士大劍交相輝映,如同是巨狼的鋒利獠牙,將一件件鋼鐵戰衣的撕成粉碎。

    但敵人實在太多了,大量失血也削弱了灰心哥的力量,他腳步一個踉蹌,被幾件鋼鐵戰衣撲倒,瑪格達想要救援,卻被另外幾件鋼鐵戰衣一擁而上,阻攔在外。

    “走啊!”灰心哥大叫:“回洛斯里克,把狼劍術傳承下去!”

    “絕不!”瑪格達不顧阻攔,以傷換傷擊退了周圍的鋼鐵戰衣,踉踉蹌蹌的跑到灰心哥身前,一個沒站穩,啪嘰就單膝跪在了地上。

    鮮血從盔甲的縫隙滲了出來,很快就匯成了一灘血泊。

    “你傻嗎?干嘛非要跟這些鐵皮人死拼,回到洛斯里克不好嗎?”灰心哥大罵。

    “如果我放棄了你,我將來也許就會放棄公主殿下,放棄洛斯里克,放棄我們那個絕對不能再放棄的世界!我是黑騎士,我可以死,但絕不放棄!”

    灰心哥楞了一下,隨即苦笑。他撐著法蘭大劍站起來,回歸毒舌本行說道:“可惜你再怎么堅持也無濟于事,現在這局面咱倆是必死無疑。臨死之前,你不想說點什么嗎?”

    瑪格達認真想了一下,站起身來,高舉大劍說道:“Long may the sunshine!(愿陽光普照)”

    灰心哥哈哈大笑:“好吧,為了那個目標,拼命吧!”

    數十件鋼鐵戰衣猛撲過來,瑪格達和灰心哥握緊了手中的劍,準備最后一擊!

    但一陣寒風吹過,緊接著就是一聲怒吼:“波爾多!”

    卡車一般大小的銀甲騎士猛沖過來,如不可抵擋的巨獸,將撲過來的鋼鐵站起全部撞飛。

    灰心哥和瑪格達瞪大了眼睛。

    一個穿著圓滾滾盔甲,跟米其林輪胎商標成精一樣的騎士邁著小短腿從街角跑了出來,一邊跑還一邊氣喘吁吁的喊道:“卡、卡塔利納的杰克巴爾多前來支援嘍!”

    一句話剛說完,好幾件鋼鐵戰衣就一擁而上,將他撲倒壓在了身下。

    “喂,等等,你們太賴皮了,我還沒準備好!”

    你是哪里請來的逗比嗎?灰心哥和瑪格達都是一頭黑線,正要上去救援,卻見一點白光亮起,只聽砰的一聲,那幾件鋼鐵戰衣就像垃圾一樣被“噴”到了附近的墻上,撞的七零八落。

    奇跡:原力!

    手持武器的圣職在初期學習的奇跡,能釋放沖擊。

    并非直接給予傷害,而是能彈飛敵人,使其踉蹌。也有防御飛箭的效果。

    “讓我喘口氣,喘口氣。”

    洋蔥騎士扶著墻,一陣中老年人戰術急喘。

    瑪格達回過神來,不停的搖著灰心哥,激動說道:“霍克伍德,援軍來了,洛斯里克的援軍來了!”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再搖我可真要死了。”灰心哥捂著肚子上破洞,感慨一笑:“背后有一個國家啊,還真是久違的待遇。”

    舞娘艾麗斯瑞手持雙刀從街角走來,她身邊還跟著另一名征戰騎士。

    “洛斯里克不會放棄任何一位國民,UU看書 www.uukanshu 這份待遇將永遠的存在下去!”舞娘微微頷首獻上敬意,說道:“二位的武勇是洛斯里克的榮耀,請休息吧,這里交給我們了!”

    瑪格達硬撐著說道:“我還能打,請讓我一起戰斗。”

    灰心哥一巴掌就把瑪格達呼啦到一邊。說什么胡話呢,流的血都快能做一鍋毛血旺了,趕緊一邊休息去。

    他按著瑪格達,向舞娘說道:“公主殿下,這些鐵皮人只是傀儡,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天上那東西。”

    舞娘抬頭看了一眼,說道:“放心吧,王姐已經早有準備了。”

    “太好了,法師還是咒術師?”

    “都不是。”舞娘微微一笑:“是射手!”

    篝火處,鹵蛋和科爾森仰頭看著七八米高的巨人,都是目瞪口呆。

    那巨人慢悠悠的拿起巨弓,慢悠悠的抽出箭矢,慢悠悠的拉開弓弦,然后慢悠悠的說道:“朋友,保護!”

    嗡的一聲,箭矢射出,瞬間突破音速,如同是跨越了空間一般,遠處的巡禮蝶一聲慘叫,被巨箭貫穿,飛快的倒退,轟隆一聲被狠狠地釘在帝國大廈上。

    鹵蛋看的頭皮發麻:“這特么的是冷兵器?”

    廢話,那么大的一把弓,不是冷兵器還是洲際導彈啊。

    防護女懶的理他,拿著盤子笑盈盈向科爾森說道:“科爾森先生,能幫我再烤一份牛排嗎?我剛才一直在隨軍戰斗,肚子還真有點餓了,誒嘿!”

    ————————

    接下來,裝逼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