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8章 至尊法師之怒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僅僅一天,卡馬泰姬就遭受了重大的打擊。

    首當其沖,就是WIFI斷了。尼泊爾政府以拖欠網費為由,剪了卡馬泰姬的網線。

    這一下法師們可炸開了鍋。他們是超凡人士沒錯,但也是現代科技的受益者。卡馬泰姬是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治下的一個小鎮。這地方雖然不能說落后,但也絕對跟先進沾不上邊。

    法師也是人,也需要娛樂放松。小鎮一窮二白也沒啥玩的,可不就只能靠著上網打發時間么。平時還不覺得什么,也就是偶爾刷兩條推特,求幾張澀圖,但這網一斷,法師們頓時就感覺跟有只貓抓一樣,心里刺撓的不行,干什么都恍恍惚惚集中不了注意力。

    你可以打我,罵我,但斷人網線可就是蝦仁豬心了,這不能忍!

    于是法師們群情激奮的跑去網絡營業廳,但沒二十分鐘他們就灰溜溜的回來了。

    因為卡馬泰姬還真特么的欠了巨額網費!

    這不奇怪,卡馬泰姬的老法師們固執高傲,自視甚高。心說俺們守護世界都沒收費,用個互聯網憑啥交費?他們用魔法干擾了網絡運營商的感官,讓他們選擇性遺忘卡馬泰姬的網費問題,只要沒人查,就能蹭網蹭到死。

    但現在的問題是,有人查了。

    尼泊爾跟不可描述國家的友誼可謂源遠流長,基建也差不多全部承包給了那個國家。這個網絡運營商不是別人,正是大家耳熟能詳的10000號。蹭網是小事,但薅社會主義羊毛可是大事。

    不可描述國家當即下令,查,一查到底!罰,從重處罰!卡馬泰姬立刻上了黑名單,想恢復網絡?可以,先把七位數的罰金交了再說。

    這事一經曝光,卡馬泰姬的年輕法師都是怨聲載道,為了那么點網費就濫用魔法,這也太小題大做了!

    但老法師們卻固執己見,表示網費是小,面子是大,卡馬泰姬是超然的,不該被世俗和繳費單約束!

    兩幫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吵的那叫一個不可開交,然后自來水公司,供電局,天然氣公司也來湊熱鬧,紛紛送上一份處罰通知書,斷水斷電斷氣,一套標準的素質三連。

    法師們吃著盒飯喝著礦泉水,坐在黑暗里繼續對噴。

    古一嘆了口氣。你問她知不知道老法師們干的那點事,她肯定是知道的。但在她看來,這真不算事,不過就是老法師們童心未泯,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

    不錯,古一是站在老法師這邊的。她是人,還是個活了上千年的人,見慣了王朝的興衰起伏,骨子里早成了一個標準的無政府主義者。誰搶了誰家油田,誰又拒絕了誰家難民,在她看來就是小孩子打架,而且這倆小孩子指不定哪天就突然暴斃了,比方說姓蘇的那個。

    沒事靈魂出出竅來個宇宙三月游,那不香嗎?她操心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干啥。

    網費水費電費?不交就不交了唄,政府還指望這點錢買米下鍋啊。

    說實話,古一有點想當然了。地球上沒一個國家能管到她,但隨便一個國家就能把卡馬泰姬整到生活不能自理。更何況這回動手的不是一個國家,而是整個世界。

    古一這邊還在考慮,要不要派幾個人去供電局那邊再施展幾個通情達理的小魔法,一張拆遷通知書就貼到了卡馬泰姬的大門上。

    出于中尼友好,不可描述的國家要出資修建一條連通兩國的跨國公路,這座小鎮正好位于公路的規劃上,

    所以對不起,鎮上的一切建筑,都得拆!

    得,這已經不是網費的問題了,這是要把卡馬泰姬推平啊!

    古一覺得有點不對,但也沒多想,只是認為事情湊的太巧了一些。

    法師們尤其是老法師們當然不愿走,我們卡馬泰姬世世代代坐落于此,憑什么修條公路就讓我們搬?不搬,堅決不搬,打死也不搬!

    他們不愿搬,但小鎮的居民愿意啊。政府不但提供了高額的拆遷補助,還承諾會優先雇傭小鎮居民當建筑工人,一個月的薪水就能頂他們一年!

    對不起,他們給的實在太多了!

    但正當小鎮居民歡天喜地準備迎接新生活的時候,一條噩耗突然傳來,卡馬泰姬拒絕搬離,中尼政府出于保護地方宗教的原則,在圖紙上用筆一拐,把跨國公路改道了。

    小鎮不拆了,拆遷款當然也沒了;公路改道了,建筑工人也就不從小鎮招了。

    小鎮居民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這一天的大起大落落落落實在太刺激了。

    受了刺激怎么辦?

    那咱們就一起去往卡馬泰姬的門口潑糞吧。

    俺們勞動人民就是這么樸實。

    卡馬泰姬惹了眾怒,第二天的時候,已經連礦泉水和盒飯都買不到了。

    餓著肚子,法師們也沒勁撕逼了,實在鬧不清自己堂堂世界守護者怎么會淪落到被人堵著門潑糞的境地。

    一個年輕法師突然站起,激昂說道:“我們不該坐以待斃,我們應該主動出擊!只要一點點魔法,凡人就會對我們唯命是從!”

    一個老法師訓斥道:“胡鬧,你這樣做跟玩弄人心的惡魔有什么區別?”

    擦,你們這是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年輕法師反唇相譏:“那網費的事情你怎么解釋。”

    老法師臉皮一紅:“蹭網不是為惡。再說,我們世界守護者的事,那能叫蹭嗎?”

    年輕法師都氣笑了,正要罵一句湊表臉,卻見兩名當地警官走進來,一臉嚴肅的向他問道:“你就是布魯斯?”

    “看你這話問的,我當然是布魯斯,這鎮上誰不認識誰啊,咱仨前兩天不還一起喝過酒么?”

    倆警官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訓斥道:“誰跟你喝過酒,別想著用套近乎的方式來逃脫法律的制裁,你的事犯了,跟我們走一趟!”說著,一副手銬就拷在了布魯斯手腕上。

    布魯斯都傻了:“我什么事就犯了?”

    “還想裝傻嗎?我問你,上個月12號,你不是不打壞了一臺自動售貨機?”

    “上個月12號?”布魯斯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連忙解釋道:“我當時是在追一名搶劫犯,不小心才把自動售貨機打壞的!”

    “你承認就再好不過了,毀壞公用設施,還致使他人失足跌落河中,差點溺水身亡,有故意殺人的嫌疑。”

    “故意殺人?”布魯斯都要罵娘了,跳腳叫道:“那是一個搶劫犯!搶劫犯你懂嗎?而且他是自己跳到河里的!”

    “搶劫犯也是人,也有人權,你不追他,他能往河里跳嗎?”

    “我是在伸張正義!!!”

    “好好好,偉大的義警,這些話留給法官聽吧。快點跟我們回局里,你都要耽誤我下班了。”

    布魯斯欲哭無淚,看向古一。古一微微點頭,他也只能老老實實跟警察走了。

    接著警察接二連三上門,陸陸續續又抓走了十好幾人,無一例外都是年輕的法師。年輕人富有激情,遇到不平自然仗義出手,如果還跟以前一樣視而不見,那他們的魔法不白學了么。

    于是,年輕法師們就以各種雞毛蒜皮的罪名被請去局子里喝茶,卡馬泰姬瞬間空了一大半。

    老法師們面面相覷,無言以對。他們雖然德高望重,但卡馬泰姬的未來,還是要靠年輕人啊。

    古一被這種前所未見的情況整的有點懵,UU看書.uukanshu 嘆了口氣,無奈說道:“留幾個人在卡馬泰姬,其余的人先去三大圣殿暫避風頭吧。”

    她話音未落,就見三大圣殿的傳送門沖出幾個人,急頭巴腦的叫道:“古一大師,大事不好了,我們的圣殿被政府查封了!”

    “什么?!”

    三大圣殿分別位于倫敦,紐約和香港,雖然是鬧市區,但因為有魔法掩護,尋常人根本看不到,怎么會被政府查封?

    這一問才知道,倫敦和紐約差不多,都是因為沒有繳納房產稅。就香港圣殿最可憐,因為70年土地使用權到了,直接就被收歸國有了!

    眾所周知,能戰勝魔法的只有魔法,政府能查到三大圣殿頭上,當然是有魔法側的高手相助。

    古一算是全明白了,恨恨罵道:“可惡的小丫頭!”

    ——————————————

    昨天晚上我夢到了我老婆防火女,然后她給我投推薦票,接著我就哭醒了。

    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推薦票已經2200多票了,我就嚇暈到現在。

    感謝“虛空移民”“十年飲冰血難涼”“喝茶方法超給”“kessikbayev”“御坂10086”“月刊少年七堂君”“359度人生”“哈團子”“卑微小屎”“桃花不換酒”“森羅萬象之主”“太行山脈”等人的打賞,肯定有遺漏的,因為我這還有一些數字ID的打賞名單,大概別的網站用戶吧,請大佬們體諒。

    你說我當初要說成打賞加更,現在是不是已經超越馬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