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9章 大佬,喝闊落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阿秋!”防火女打了噴嚏,她知道,一定是古一那個死光頭在罵自己。

    但罵就罵了,老娘不在乎。

    她也不怕古一飛過來揍她,因為她和古一都知道,現在卡馬泰姬最應該做的,就是慫著。

    卡馬泰姬欠網費了嗎?欠了。

    年輕法師損壞公物了嗎?損壞了。

    那對卡馬泰姬的處罰就沒有任何問題。

    至于拆遷和凍結房產更是有理可循,大家都是成年人,有錯就要認,挨打要立正。

    說白了,這次行動根本沒有任何出格的地方,卡馬泰姬既然存在于地球上,就要遵守地球的法律,法師并不高人一等,也不可以為所欲為。說到底,這還是一個資本的世界,未來的復聯多厲害,數次拯救世界于危難,最后還不是被一紙文件弄的兩開花。

    再說,卡馬泰姬也沒遭受到多大損失,只不過是被惡心了一把。他們存世數千年,也有自己的外圍力量,繳費單和損壞公務無非就是賠錢了事,拆遷和凍結房產又不是最終判決,也可以坐下來慢慢談。卡馬泰姬唯一損失的,也就是一點虛無縹緲的面子而已。

    奧黑子和鹵蛋這兩個始作俑者也怕死,也害怕古一瞬移過來氣定大火球。他們沒想過來硬的,也不敢來硬的,他們只是在進行試探,希望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來爭取到主動權,好在談判桌上擁有更多籌碼。

    這不是一次針對卡馬泰姬的軍事行動,而是一次政治行動。奧黑子和鹵蛋兩個被害妄想狂的真正目標是讓卡馬泰姬敞開大門,接受聯合國監督,與世界各國相互合作,一同建設美好幸福地球村。當然,洛斯里克也在其中,畢竟有了競爭,“消費者”才能更好的從中獲利。

    這就是“奪回魔法”計劃,不是要殺光法師,更不是要摧毀卡馬泰姬,僅僅是想將魔法重新拉回人間,像核武器一樣謹慎的管理。

    古一自然明白這里面的意思,所以她才沒有第一時間跑去把防火女吊起來打,而是安撫了卡馬泰姬和三大圣殿的高層,然后協調外圍力量,通過政治手段一點一點的見招拆招。

    她活了上千年,吃的鹽比奧黑子吃的米都多,立刻就找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為什么世界各國突然有底氣對卡馬泰姬動手,不就是因為找到下家了嗎。只要洛斯里克一走,地球上就他們一個魔法勢力,那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什么錢最好賺,當然是壟斷的錢最好賺。

    古一這一招拖字訣簡直是又準又狠,她知道現在做什么都是落人口實,等三天期限一到,洛斯里克離開,世界各國的底氣自然就沒了,那時才是卡馬泰姬的反擊時刻。

    防火女暗罵了一句老而不死是為賊,但也沒什么好辦法。畢竟現階段古一就是無解的存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古一最薄弱的世俗力量來發動攻擊,至于結果如何……她就是個煽風點火的,也怕被那個光頭女人按在地上揍呀。

    第三天傍晚的時候,古一還是穩如老狗,防火女都已經準備好滾回洛斯里克了,科爾森突然面色凝重的走了進來。

    “防火女小姐,我們有幾位特工受了重傷,請你一定救救他們!”

    防火女在漫威的人設就是慈悲為懷,當然不會拒絕。她隨嘴問了一句:“他們被什么打傷的?”

    科爾森深吸了一口氣,吐出倆字:“魔法。”

    防火女差點笑出聲。

    就在黃昏的時候,終于有法師“不堪受辱”,

    向執法人員伸出了拳頭。剛開始雙方還有克制,可隨著時間推移,戰況也逐漸升級,最終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甚至連神盾局的特工也身負重傷。

    事情是怎么開始的已經不重要,重要的魔法已經成為了反抗政府機關的武器,這個不能忍,這個必須管!世界各國本來就對卡馬泰姬存有懷疑,這次沖突無異于是把懷疑坐實。由神盾局安全理事會起草,聯合國監督,全球160多個國家簽署,一項針對卡馬泰姬的調查令迅速出爐。

    聯合國將派遣一只專家小組親赴尼泊爾,針對卡馬泰姬可能存在的“大威力殺傷性武器”進行調查和取證,卡馬泰姬唯一能做的,就是敞開大門,備好茶水,接受專家小組的問詢。

    但這邊專家小組剛出家門,就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阻擊,有人僅僅是交通工具被毀,但也有人斷了幾根骨頭,作案現場還留下了用火焰寫下的大字,卡馬泰姬不容冒犯!

    這下可算是徹底引爆了火藥桶,各國政府一看自己被打臉了,那沒的說,什么邪教,恐怖分子的大帽子二話沒說就糊了卡馬泰姬一臉,然后輿論走一波宣傳,對著卡馬泰姬就是可勁的黑。

    民眾們本來還將信將疑,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在電視機面前吃瓜呢,結果新聞現場直接就是一個光圈,刷刷刷走出來幾個一身復古風的家伙,抬手一道掌心雷就把主持人打飛出去,然后自己上臺,對著攝像機口水橫飛的講述著卡馬泰姬的榮耀,法師的偉大,可把電視臺臺長給樂壞了,甚至還埋怨警察來的太快,這要再講上五分鐘,收視率肯定能再上一個點。

    臺長樂,防火女也樂,她知道,洛斯里克這回穩了。

    科爾森過來,也沒打馬虎眼,直截了當的問道:“洛斯里克沒在里面做手腳吧?”

    防火女微笑搖頭,反問道:“科爾森先生,你知道洛斯里克王室的平均壽命是多久嗎?”

    科爾森當然不知道。

    “是五千到一萬年左右。”

    科爾森直接就給跪了:“你之前可從沒說過這事。”

    “你也沒問啊。”防火女笑笑:“所以洛斯里克根本不用在乎一時的得失,現在走了,大不了過一千年我們再回來。對了,我可以給你的曾曾曾曾曾……孫子帶個話,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科爾森抹著額頭的汗,尷尬道:“讓他好好學習,聽老師的話。”

    防火女呵呵一笑:“真是充滿智慧的留言,學生就是要聽老師的話,我一定幫您帶到。”

    科爾森之所以想讓曾曾曾曾曾……孫子聽老師的話,就是他知道,這世界上不聽老師話的逆徒太多太多了。

    比方說,古一的徒弟們。

    得知法師與人發生沖突之后,古一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向卡馬泰姬和三大圣殿的所有人下了死命令,不準再制造任何沖突。但人不是機器,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張,自己的判斷,就有一些年輕法師咽不下這口氣,覺得受到了冒犯,硬是要跟政府對著干。

    他們常年鉆研魔法,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沒文憑,二沒人脈,三沒財富,跟恐怖組織那群癟三還真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人家扔燃燒瓶,他們就扔閃電箭,人家寄錄像帶,他們就沖擊電視臺。他們就很不爽,俺們卡馬泰姬守護世界數千載,功勞深似海,你們憑什么罵我們是邪教?

    這也不怪他們,卡馬泰姬一沒勞保,二沒醫保,不分房子不發媳婦,能讓這群人數千年任勞任怨的為守護世界默默付出,可不就是憑借榮耀和信仰嘛。UU看書 .uukanshu.com

    現在卡馬泰姬的榮耀遭到玷污,信仰被人質疑,越是忠心的法師就越不能忍,這直接導致了古一的命令只能在高層起作用,連中層都過不去,就更別提基層了,而基層恰恰是最容易擦槍走火的地方。

    這就是民間團體的最大弊端,管理太過松散,沒有一套嚴格的制度,任何一個小問題都有可能引發全盤崩潰。如果古一的個人魅力足夠強大還好,但她卻隔三差五的暢游宇宙,瀟灑是瀟灑了,卻喪失了統治力。

    基層法師們看古一跟小學生看愛因斯坦的照片一樣,知道她偉大,知道她牛逼,但也就是知道而已。

    就這樣,傳承千年的卡馬泰姬徹底亂了。就算現在,古一也可以開個無雙把各國政府干趴,但她沒有,她如果想這么做,早幾百年就做了,也不用等到現在。

    古一追求的是大圓滿,財富與地位對她來說就是過眼云煙。她高尚睿智,是一個好學者,好老師,但絕對不是一個好領袖。

    防火女窩在沙發里,一邊吃薯片一邊看新番,她倒了一杯可樂,遞向旁邊。

    “大佬,喝闊落,冰的。”

    古一搖了搖頭:“我只喝茶。”

    防火女微微一笑:“人有時候就要學會改變,不是嗎?”

    古一沉默了一會,接過可樂,喝了一口。

    “味道如何?”

    “比茶好喝。”

    ————————————

    感謝“挽暮糖”“MORIHUANGHUN”的打賞。

    無心吃飯,繼續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