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42章 獨裁對民主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鷹眼不光善射的男人,開起車來也是一把好手,難怪超級英雄里就他一個人兒女雙全。

    總之,神盾局一行人踩著點到了白宮,一看奧黑子還領著一幫國會議員翹首以待呢,鹵蛋就松了口氣。

    “看來洛斯里克公主還沒來。娜塔莎,你是專家,我的穿著沒什么問題吧?”

    娜塔莎打趣說道:“很棒,真的。你這身去基佬酒吧一定比當局長賺的多。”

    鹵蛋瞪了一眼黑寡婦,開門下車。

    鷹眼扭頭小聲說道:“就尼克那一臉橫肉的樣子,哪怕是基佬也接受不了啊,怎么可能賺的比局長多?”

    娜塔莎眨眨美目:“在酒吧鬧事,讓人打斷一條腿,別人賠的唄。”

    “噗!”科爾森和鷹眼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鹵蛋拍拍車頂,不耐煩道:“還躲在車里干什么,快點出來。”

    “哦。”神盾局三人解開安全帶下車,娜塔莎看防火女沒動,就好奇問道:“防火女,該下車了,你在等什么?”

    防火女微笑道:“我在等人。”

    等什么人?不等娜塔莎問出口,她就聽到一陣鐵靴與地面碰撞的聲音,抬頭一看,就見舞娘帶隊,洛斯里克使節團的一行人向自己這邊走來。

    鷹眼有點懵,左右看了看,確認對方的確是沖這邊來的,撓撓頭奇怪道:“來歡迎咱的?咱們的面子有那么大嗎?”

    鹵蛋倒是挺神氣,抖了抖風衣說道:“神盾局為世界安全做了諸多貢獻,可比無聊的政客要有價值多了。洛斯里克能看清這點專程過來迎接,可見也是一個務實的國家。”

    說完,鹵蛋見到舞娘一行人已經近在眼前,咳嗽一聲正要客套兩句,就見洛斯里克一行人齊齊單膝跪下,左手放于身側,右手張開放于胸口,竟是行了個大禮。

    動作:祈禱!

    這下鹵蛋懵了,神盾局三寶懵了,看著這邊的奧黑子也懵了。

    鹵蛋還尋思著自己要不要也跪一下還禮,就聽舞娘說道:“臣妹艾瑞斯麗恭迎王姐,王姐舟車勞頓,辛苦了。”

    王姐?什么王姐?鹵蛋腦子里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伊魯席爾公主的王姐不就是那位神秘的洛斯里克公主嘛!

    但我們是神盾局,根本沒見過你那位皇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不等鹵蛋開口解釋,就聽咔嚓一聲,車門開了,防火女伸出雙腿,優雅起身,施施然走了出來。

    鹵蛋的下巴咔嚓一聲就掉在了地上,難道……

    沒錯,就是那個難道。

    防火女一改平時的隨意,臉上掛著圣潔不可侵犯的淺笑,散發著如有實質的高貴氣場,以無可挑剔的動作微微點了點頭,親手將舞娘扶起,優雅說道:“王妹請起,這些天全仰仗你處理政務,應該是我向你道聲辛苦。”

    “不敢,為王姐分憂,是我分內之事。”

    “也對,咱們姐妹一家人,如此客氣反而是見外了。”說完,防火女又看向灰心哥和瑪格達,表揚道:“霍克伍德,瑪格達,我聽聞你們抵抗邪惡,救助市民無數,甚感欣慰。你們是不死隊和黑騎士的榮耀,洛斯里克為你們驕傲!”

    兩人欣喜,連忙垂頭致謝。

    防火女又看向洋蔥騎士,笑問道:“杰克,聽說你用奇跡幫許多人治愈了陳年頑疾,看來也是一位虔誠的信徒。怎樣,想不想脫下鎧甲,轉職成一名圣職者,為更多人帶去健康?”

    杰克憨憨的一笑,

    晃這圓滾滾的身體說道:“多謝殿下的提拔,但我還有未完成的誓約,暫時無法拋棄騎士的身份。”

    防火女知道他說的是與王尤姆的約定,也不勉強,只是裝作不知道,有意無意的說道:“好吧,遵守誓言是騎士的榮譽,我無權剝奪你的榮譽。就等你完成了誓約,我們再來談今天的事。”

    杰克點了點頭。

    防火女最后看向剛剛棄暗投明的征戰騎士,問道:“洛肯,很抱歉讓你立刻投入戰斗,身體可有不適?”

    洛肯受寵若驚,連忙說道:“勞殿下受累幫我消除獸化,我如今已經恢復到最佳狀態,永遠是您手中鋒利的劍。”

    防火女打趣道:“你的忠心我了解了,但你是王妹的親衛,我可不敢跟她搶人。”

    舞娘也半開玩笑說道:“連我都是王姐的人,洛肯自然也不例外。”

    洛肯連連點頭:“對對,征戰騎士效忠兩位殿下,不分彼此。”

    “哈哈,別這么緊張,我只是開個玩笑。”防火女拍拍洛肯的肩膀,認真說道:“騎士,保護好我的妹妹,能做到嗎?”

    洛肯神色一凜,堅定說道:“能!”

    舞娘也感動不已:“王姐,謝謝你。”

    “永遠不要跟我說謝謝,因為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防火女高聲說道:“你們獻上忠誠,我回以榮傲。記住,團結才是洛斯里克最強大的力量,也只有團結,才能讓洛斯里克擁有未來!”

    防火女右手抬起,緊握拳頭。

    動作:沉靜意志!

    “諸位,Long may the sunshine!(愿陽光普照)”

    洛斯里克眾人:“Long may the sunshine!(愿陽光普照)”

    防火女這一通操作,直接就把周圍人給全鎮住了。驚訝于她真實身份的神盾局四人先不說,反正奧黑子是看的欽佩不已,三言兩語就把手下收拾的服服帖帖,這特么才是真正的權利啊!

    論氣場,防火女這個獨裁政權的公主可要比民主體制下的總統強了一萬倍不止。什么人權,什么法律,在王權面前都是渣渣,我們洛斯里克不整那些虛頭巴腦的玩意,我們只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獨裁和民主孰優孰劣,全世界人民都心知肚明。但奧黑子此刻是真的羨慕防火女,跟手握生殺大權的國王相比,處處受人限制的總統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用的玩意,假的不行。

    防火女雖然一身樸素的黑色長袍,但不可否認,她一出場,就搶了所有人的風頭。

    在一陣閃光燈中,奧黑子帶領國會議員上前迎接,防火女先行了一個貴族禮,畢竟從地位上來說,她只是公主,而奧黑子是國王,理應由她先行禮。

    奧黑子爽的不行,連忙回了個紳士禮,客套了兩句,就準備向防護女介紹身后的議員。但防火女秉承了舞娘的平易近人的優良作風,張口就說:“陛下,今日主要探討國事,這些宮廷小丑就撤了吧。”

    “噗。”娜塔莎沒忍住笑出了聲,科爾森和鷹眼也是轉身抖肩。

    又來?議員們臉都綠了。之前那個公主不懂也就罷了,你都在俺們美利堅待這么久了,難道你也不懂?

    他們瞅了一眼霍克伍德,發現他在十多米開外呢,遂放下心來,開口說道:“殿下,我們要再次重申,我們不是宮廷小丑,我們是國會議員,與國王同掌權利,我們希望您能收回剛才的話,并向我們道歉。”

    防火女的態度十分強勢:“道歉,不可能!我聽王妹說過你們,也知道你們的身份。但在我看來,你們就是一群權臣。洛斯里克會尊重貴國的制度,但洛斯里克王室絕對不會承認你們的地位,并保留隨時行駛互助律的權利!”

    “互助律?那是什么?”

    “如它的字面意思,是王室之間互相幫助的律法。UU看書 .uukanshu ”防火女笑呵呵的向奧黑子說道:“不管任何時候,只要陛下提出援助請求,洛斯里克王室都會在第一時間出手,幫您掃除亂黨!”

    亂黨?奧黑子看了一眼國會議員,尷尬無比,連忙打哈哈說道:“這個就不用了,真的,我們美利堅沒有亂黨。”

    防火女微微一笑,沒有再提這事。反正話到了就行,說太多反而不美。

    國會議員都是一臉不滿的瞪著她。

    防火女心中不屑,我就是故意的,怎樣!

    民主都被這幫孫子玩出來花了,繼續跟他們在這個體制下斗,無異于以卵擊石。防火女又不傻,當然不會自尋死路。你們跟我談民主,我就跟你們講獨裁。我們洛斯里克就是野蠻,就是落后,但我們能打,有技術,團結一心,你們又能奈我何?

    打完一棒子,自然要再給個甜棗。

    防火女從裙子里掏出圣鈴,微笑說道:“勞煩諸位為了歡迎我在此恭候多時,我也沒有準備太多的禮物,就送上一份健康,算是感謝!”

    說著,圣鈴一搖,陽光療愈籠罩全場,這個奇跡可比洋蔥騎士的中等恢復要強了數倍不止,在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從總統到侍從,全都在溫暖的光芒中舒服的直哼哼。

    鹵蛋突然渾身一顫,摘掉了獨眼罩,罵了一句“媽澤法克”。

    他眼珠子長回來了。

    ————————————

    中午跟朋友吃個年終飯,更新可能到晚上了,大家見諒。

    大家說的新名字對我也有很大啟發,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