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45章 女孩的裙底你不懂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莫度,古一弟子,尼日利亞裔英國人,1974年7月10日出生,今年36歲。卡馬泰姬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他對這次事件中古一的軟弱和不作為深感失望,認為世俗冒犯了卡馬泰姬的威嚴,主張用武力解決爭端,后被三大圣殿為首的法師高層鎮壓,從而心生不滿,于一個月后發動了報復,倫敦圣殿守護家族無一幸存。”

    “哇,小伙汁脾氣夠大的。不過動不動就滅人全家,你這中二期也太長了吧。”

    防火女將寫著情報的A4紙揉成團,隨手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她正走在紐約曼哈頓布利克街上,紐約圣殿就在第177號。從神盾局那邊得來的情報說,莫度這位大齡中二這次就準備襲擊那里。

    救人如救火,防火女在鹵蛋電腦上只玩了兩個小時魔獸世界就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走了。快到布利克街177號的時候,她又發現了一家味道很香的快餐店,時值午餐時間,她吃個便飯也是合情合理,于是就排隊買了個金槍魚三明治。

    她咬了一口,味道超棒,一上午的疲勞也一掃而光,便心滿意足的向老板說道:“這是我吃過最棒的三明治,多少錢?”

    老板是個胖乎乎的中年人,他認出了防火女,激動的說道:“不要錢,不要錢。只要公主殿下能允許我拍一張照片放在店里就好了。”

    喲,挺會做生意啊。不過防火女就是欣賞這種積極面對生活的性格,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把老板樂的直冒鼻涕泡。

    “你做的金槍魚三明治這么好吃,平時一定生意不錯吧。”

    “布利克街是條商業街,游人也多,我是賺了不少。不過……”

    “不過什么?”

    “嘿嘿,說出來您可別笑話我。”胖老板羞射說道:“這布利克街寸土寸金,游人為了‘方便’,常常去那些帶有洗手間的高檔餐廳,我們這些搞路邊攤的就很吃虧了。”

    防火女聽懂了,就是缺公廁唄。她笑呵呵說道:“凡事積極一點,不論什么困難,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轉機。”

    再有轉機,也轉不出公廁呀。

    胖老板呵呵笑了幾聲,送別了防火女。

    這家快餐店離紐約圣殿不遠,防火女的金槍魚三明治還沒吃完就到了。三大圣殿同氣連枝,倫敦圣殿涼了,紐約圣殿的人自然知道,于是他們緊閉著大門,一副誓與圣殿共存亡的樣子。

    防火女心說老娘作為地球魔法界的二代目,玉趾親臨,你們連門都不開是幾個意思?這么目無尊卑,在我們洛斯里克是要被拉去當柴燒的!

    她也沒慣著這群法師老爺,抬起小,連門帶鎖哐當一聲就給踹飛了。門板砸的幾個倒霉蛋頭破血流,躺在地上哇哇大叫:“敵人來了,敵人來了!”

    “嘩啦啦。”從二樓又蹦又跳的飛下來一堆人,老少都有,看的防火女一頭冷汗。這輕功,你們到底是法師還是大俠啊。

    “別嚎了。”防火女對地上那幾個倒霉蛋說了一句,又從裙子下掏出一本證件亮了亮,直截了當說道:“傳火部。”

    法師們頓時開始竊竊私語。

    “好像是那位洛斯里克的公主。”

    “公主又怎樣,她不過是一個野法師,管不到我們頭上。”

    倫敦圣殿的頭頭是個50來歲的男人,他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說道:“公主殿下,我們遵從古一大師的意愿,愿意配合您的工作,與政府一起維護魔法世界的安全,

    但這不意味著您能不經過我們的同意就入侵圣殿。今天我們有大敵來襲,就不招待您了,您請回吧。”

    “你們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很忙的,我真的沒時間來入侵你們的圣殿。”防火女雖然優雅,但非常強勢的說道:“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處理你我之間的關系。別否認,我知道你們不服我,說實話,我也瞧不上你們。你們自以為是的魔法,在我眼里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法師們大怒,紛紛叫道:“大言不慚,你又如何能了解三大圣殿的偉大!”

    防火女微笑一下,說道:“看吧,咱們最大的矛盾就在這里。所以我決定今天來解決這個矛盾。你們隨意,一人也行,都上也無所謂,只要勝過了我,今后傳火部你們當老大,如果你們輸給了我,就乖乖聽從命令,別再跟我炸刺。”

    頭頭一愣,猶豫道:“這關系到魔法界至尊之位,是不是有點兒戲了?”

    “魔法界至尊?別逗了,至尊法師永遠是古一,你沒希望,我也沒那想法。”防火女彎起嘴角,如惡魔低語般說道:“我們只是在爭權奪利罷了。所以,給我回答!”

    頭頭臉皮跳動了兩下,一咬牙,對身旁一個年輕法師說道:“科林,你去!”

    防火女笑了:“不錯,身為俗人,就要有俗人的覺悟!”

    科林拿起一根短棍,腳上的靴子也閃現出金色的光圈。

    防火女稱贊道:“因為法術太難駕馭,所以提前封存在物品中,很聰明的做法。我們洛斯里克也有相應的技術。”

    科林得意說道:“這是生命法庭權杖和瓦爾托的跳躍靴子,它們也不是普通的物品,而是法器。放心吧,公主殿下,我會手下留情的,至少不會打壞你那張美麗的小臉!”

    說著,他猛沖向前,瓦爾托的跳躍靴子發出光芒,竟讓他踏空而行,從防火女頭頂一躍而過,手中生命法庭權杖猛的炸開,變成一條長鞭,近距離從背后發動了攻擊。

    防火女甚至才剛剛轉過身去。

    贏了!

    法師們都是滿心歡喜,但高興的表情還沒在臉上停留一秒,一聲巨響就將他們從美夢中驚醒。

    毫無疑問,那是槍聲。

    “我的膝蓋!我的膝蓋!”科林發出凄慘的叫聲,血呼啦差的在地上打滾。

    防火女掂著剛從裙子下面掏出來的“溫徹斯特M1887杠桿式霰彈槍”(沒錯就是終結者用的那把),平易近人的說道:“下一個?”

    法師們沉默,法師們爆發,頭頭怒道:“你作弊,你這根本不是魔法!”

    防火女拉動槍栓,抬手就是一槍。頭頭急忙用法術制造出一面塞拉芬之盾防御。但他不是奇異博士,卷福的塞拉芬之盾可以抵御飛船的撞擊,他的塞拉芬之盾甚至連霰彈槍的子彈都防不下來,瞬間被打的支離破碎,他本人也被沖擊力撞飛出去,躺在墻角大口大口的吐血。

    彈殼叮的一聲掉在地上,防火女優雅說道:“抱歉,我從來沒有說過要跟你們比魔法。”

    頭頭氣急攻心,嘎的一聲就抽過去了。

    “你這個妖女,大家不用講江湖道義,并肩子上啊!”

    當然,法師們沒看過武俠小說也喊不出這種話,但意思就是這個意思。

    就見法師們手持長槍短棍烏拉一聲就沖了過來,防火女又一次在心里吐槽,你們真是法師嗎?武藝這么精湛,UU看書 .uukanshu.com跟甘道夫一樣全點力量了吧?

    法師們舞動雙節棍哼哼哈嘿,防火女氣定神閑一槍一個洋鬼子。魔法這玩意真的講究天賦,卷福學仨月就可以跟多瑪姆皇城PK,這群法師學了幾十年也只能是兄弟就來砍我,拼老命做出來的魔法盾連噴子都擋不住,只有依靠懸戒施展的“畫個圈圈詛咒你”傳送術神出鬼沒的挺有創意,多多少少給防火女造成了一定麻煩。

    又打了十分鐘,法師們沒幾個站著的了,防火女也扔掉了打光子彈的霰彈槍。她有一說一,一點也沒給法師留面子:“瞧,你們的戰斗力并沒有你們自己想象的那么強。我承認你們在神秘學方面遠超常人,但這不是因為你們高人一等,而是你們壟斷了知識。看清現實吧,不是世界需要你們,是你們需要世界,老老實實接受傳火部管理,當個公務員不丟人,當無業游民才丟人。”

    一個法師一邊哇哇吐血,一邊艱難說道:“你這連魔法都使不出的妖女,憑什么詆毀我們!”

    還冥頑不靈呢?防火女都給氣笑了:“要魔法是吧,好,我就給你們表演一個。告訴我,四次元裙子算不算魔法!”

    防火女微微提起裙擺,法師們頓時臉都綠了。不是因為看到了什么大寶貝,而是乒乒乓乓從裙子里掉出來幾十顆手榴彈。

    “祝大家新年快樂!”

    紐約圣殿頓時被喜慶的煙花籠罩。

    -----------------

    明天就是除夕,我跟我老婆防火女一起給大家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