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50章 古樹信仰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多瑪姆發現自己最近有點“上火”,因為他嘴角起了個“泡”,總有一股火燒火燎的灼痛感,時不時還冒出點火星子啥的。

    但相對于他的身體來說,這個創口實在太小了,所以他也沒太在意。也許是前兩天吞噬的那個熔巖宇宙還沒有完全消化吧,多瑪姆是這么想的。

    防火女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初始火爐。

    卡西利亞斯燒的很好,雖然他只有102點靈魂,但架不住源源不絕啊。

    遺憾的是流量太小,無法讓初火強度有一個質的提高,頂多是保證初火不滅,算是有了個保底。慶幸的是初火可以緩慢的在卡西利亞斯與多瑪姆之間的能量管道中蔓延,有一天會燒到多瑪姆本體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那意味著會被多瑪姆察覺,但古一憑借三大圣殿就能跟多瑪姆對線,洛斯里克民風淳樸,熱情好客,舉國之力總不會還比不上古一一人吧。

    把多瑪姆直接摁倒是不太可能,但把多瑪姆打跑防火女還蠻有自信的。

    而且魂世界的傳統藝能就是弒神,國民也都點著“對神靈傷害+xx%的天賦”,可比漫威那群近戰法師們要強多了。

    多瑪姆有百分百被人偷能量的被動技能,古一偷,防火女也偷。不止偷,這倆老娘們還偷的心安理得,就逮著多瑪姆一人薅羊毛,充分體現了世界守護者臉厚心黑的心理素質和落井下石優良作風。

    多瑪姆:我俏麗嗎!

    從初始火爐回來,青教主祭艾瑪早已恭候多時,她現在負責防火女領地中的信仰問題,相當于光腚局,主管對外宣傳。

    艾瑪訴苦道:“殿下,不死聚落一直負責不死人的埋葬儀式,他們崇拜古樹,自有信仰,我很難開展工作啊。”

    不死人的不死性一直被視為詛咒,曾經的大主教艾爾德里奇奉國王歐斯羅艾斯之命尋找解決辦法。

    他研究發現,放血能大大降低不死人的活性,使其進入假死狀態,這時黑暗之環也會進入一種惰性狀態,只要依靠古樹之力,就可以壓制不死性,給不死人一個虛假的死亡。

    古樹和古龍同是黑暗時代的產物,古龍擁有不朽性,而古樹擁有包容性。古龍被葛溫殺了個干凈,古樹也因環境變化逐漸滅絕,除了初始火爐的那棵最大的古樹之外,就只剩下不死聚落還長著一棵。

    初始火爐關乎魂世界安危,可不是不死人韭菜想進就能進的,所以不死聚落的古樹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接下來,由國王歐斯羅艾斯下令,大主教艾爾德里奇負責,一套專為不死人設計的安葬儀式在不死聚落開展起來。

    渴望安眠的不死人要先向幽邃教堂遞交安葬申請,符合安葬條件者被通過,然后進入一個最長不超過兩年的排隊階段,不死聚落每年會根據人手情況舉行四到五次安葬儀式,每次人數有限,輪到的不死人會進入搖號階段,號碼靠前者可優先選擇墓地的朝向,大小,深度和方位,號碼靠后者則只能選人家挑剩下的,可謂十分公平,讓不死人紛紛拍手叫好。

    久而久之,負責安葬儀式的胖阿姨祭祀們獲得了巨大的財富與權利,很快建立了信仰,成為了不死聚落的實權派。

    本來還有幽邃教堂壓著這群胖阿姨,但艾爾德里奇被幽邃侵染,暴出食人丑聞,國王為了傳火大業,下令將他關押在幽邃教堂深處,并讓不死聚落運送不死人供他食用,如同養豬一樣讓艾爾德里奇積攢力量,以備將來當做薪柴燒掉。

    至此,獻祭之路建成,幽邃教堂勢力一蹶不振,不死聚落勢力大漲。

    他們哄騙不死人前來,但等待不死人的不是安眠,而是被吃,不死人自然逃跑。為了杜絕這種現象,不死聚落建立了自己的武裝力量,有手持狼牙棒的胖阿姨,也有用水缸和大刀為武器的缸哥,還有手持削尖木樁在獻祭之路上用磔刑懲罰逃跑不死人的刺兒哥。

    于是,從不死聚落到幽邃教堂中間的這片沼澤區也就有了磔罰森林的名字。

    再后來,不死聚落趁著洛斯里克內戰獨立,但沒高興多久,就被防火女按在地上暴打一頓,歡天喜地的回歸洛斯里克大家庭。

    防火女深知統一思想的重要性,就派艾瑪去解決宗教問題,但胖阿姨們以信仰不可動搖為由,拒絕加入青教,為此甚至不惜用武力抗衡,多次讓艾瑪鎩羽而歸。

    敲!這群癟三竟然還不老實!

    防火女有心把正在收復磔罰森林的舞娘等人叫回來,但很快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她是洛斯里克的公主,不是問西瓜熟不熟的社會人。誰惹我我就滅誰全家看上去霸氣,但完全不符合她的利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要知道洛斯里克是個信仰繁多的世界,法蘭要塞崇拜法蘭老狼,伊魯席爾又是暗月教的大本營,如果聽到不死聚落因古樹信仰被洛斯里克王室攻擊,一定會生出唇亡齒寒之感,為將來的收復工作造成極大阻力。

    這些地方說到底都是防火女的領地,她也舍不得下狠手打成稀巴爛。所以不論是公是私,用武力來解決信仰問題都是下下之策。

    那群癟三真會挑時機啊,不知道是湊巧如此還是有高人指點。

    防火女覺得有點意思,向艾瑪問道:“你怎么想的?”

    艾瑪小心答道:“我本來想請艾瑞斯麗殿下幫忙,但她拒絕了,她認為這次事件不能用武力解決,她說……”

    防火女打斷了艾瑪:“我能猜到她說了什么,她說的很對,你不要怪她。”

    艾瑪有些失望:“看來艾瑞斯麗殿下說的沒錯,您果然不會對古樹信仰動武。”

    防火女微微一笑,搖頭道:“艾瑞斯麗的戰略眼光不錯,是位優秀的統帥,但作為公主,她還差點火候。她習慣性的將不死聚落當成了對手來分析,卻忘記了不死聚落根本沒有成為我們對手的資格,它的唯一身份,就是洛斯里克治下之臣。”

    艾瑪沒太聽懂,不解問道:“您的意思是?”

    這個艾瑪有忠心沒能力,說的這么明白還不懂,看來信仰方面要另找個人選來挑大梁了。

    防火女輕輕嘆了口氣,向艾瑪問道:“你聽過那句話嗎?”

    “什么話?”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