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54章 來交換戒指吧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尤利婭野心勃勃,她一生的追求就是推翻神靈的統治,建立一個由不死人做主的新世界。在防火女眼中她只是一名野心家,但在隆道爾的不死人眼中,她卻是一位為了民族解放而不斷奮斗的偉大領袖。

    尤利婭放棄美麗的容顏,在自己的身上種下黑暗印記,變的如同干尸一般,為的就是豎起天下丑逼是一家的旗幟,方便她更容易的深入民心,獲得不死人的信任。

    但現在呢,防火女竟然又把她變回來了,這無疑是給了她致命一擊。尤利婭知道,丑逼與美女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她如果以這幅樣子回去,肯定會讓不死人對她產生不滿與隔閡。就像經過一個暑假再重新見面的閨蜜,明明大家說好一起丑下去的,你突然變成大漂亮是什么意思?必須絕交啊!

    當然,不死人肯定沒那么膚淺,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實在太不牢靠了,懷疑不論大小,一旦產生就會像瘟疫一樣不斷蔓延。

    一位致力于不死人解放事業的領袖不是不死人,這誰信啊!

    好比隔壁片場的某車夫,就算他是真心帶領11區人民反抗布雷塔尼亞,甚至還頗有建樹,但他布雷塔尼亞皇子的身份一暴露,不照樣眾叛親離,一夜之間就從世界的希望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你一個布雷塔尼亞皇子帶領我們反抗布雷塔尼亞,當我們傻啊。同樣的道理,你尤利婭不是不死人還要解放不死人,也一定是在利用我們!

    防火女這一招如同釜底抽薪,可以說是徹底斬斷了尤利婭的政治生涯,由不得她不怕。

    尤利婭無可奈何的強調著自己的底線:“我可以有限度的聽從您的命令,但您必須保證,不能再對我使用相同的手段!”

    她能不能再給自己種上黑暗印記?肯定能。

    但現實不是游戲,黑暗印記也不是按個確定就能秒上的。種植黑暗印記需要大量珍貴的材料和極長的準備時間,尤利婭可不希望自己費九牛二虎之力重獲黑暗印記,一轉頭就讓防火女一招化骨綿掌又給禍禍了。

    “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不僅不會再消除你的黑暗印記,還可以為你提供一些政治上的幫助。”防火女說的輕描淡寫,實際上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她消除黑暗印記的能力是源自鐘塔上“被污染的防火女靈魂”,但萬事萬物都有代價,游戲里消除黑暗印記需要玩家支付當前升一級所需的五倍魂量,但尤利婭以一敵二輕松戰勝了打刀哥和伊果,又傳過火,鬼知道她現在幾百級,反正防火女只感覺身體被掏空,看似優雅,實際上裙子下面兩條大長腿直打擺子,站都快站不穩了。

    好在尤利婭遭受巨變,也沒察覺到防火女的外強中干,點了點頭算是應承下來。

    防火女心頭一喜,尤利婭可與打刀哥等英雄單位不一樣,她傳過火,算是自己手中的第一位薪王級戰力。灰心哥雖然也傳過火,但不死隊的情況特殊,他們合在一起才能承擔起傳火任務,比尤利婭還是差了一點。

    她獲尤利婭,就如同皇叔獲諸葛,沒說的,肯定先送點禮物提高忠誠度啊。

    “洛洛,把銀蛇戒指拿來。”

    小烏鴉撲棱棱飛走,又撲棱棱飛回,嘴里還叼著一枚銀光燦燦的戒指。

    物品:貪婪銀蛇戒指。

    蛇是蛻化的龍,以蛇為形象制作的銀戒指,可以增加打倒敵人時吸收的靈魂量。

    蛇能吞下比自己還大的獵物,是以極度貪婪聞名的生物。

    既然對附加在身上的枷鎖心生不滿,就靠滿足貪欲來彌補吧。

    “你是世界之蛇的女兒,這枚蛇形戒指也算為你量身打造,愿洛斯里克與隆道爾的友誼天長地久。來,讓我替你戴上。”

    看著滿臉堆笑,一副禮賢下士模樣的防火女,尤利婭突然笑了。

    “殿下,你讓我想起了兩個人。”

    還能有人跟我一樣漂亮?防火女納悶道:“誰啊?”

    “我的姐姐和妹妹。”

    “她倆都跟我長的很像?”

    “并非外貌,而是神態。”尤利婭說道:“我的大姐芙利德曾是黑教會的利刃,您最初的時候就跟她一樣充滿了威嚴;我的小妹莉莉安妮是一名說書人,她對任何人都能和顏悅色,哪怕是仇敵也不例外,就跟您現在一樣……多變。”

    啥多變啊,你意思就是我二皮臉唄。

    防火女嘴角直抽,連美的冒泡的微笑都快保持不住了。

    尤利婭也是玩政治的,剛才一時有感而發算是真情流露,但下一秒就重新拾起了職業道德。她見防火女尷尬,連忙給出臺階,也從懷里掏出一枚戒指說道:“承蒙殿下厚愛,尤利婭不勝感激。這是隆道爾制作的犧牲戒指,能保護佩戴者避免一次死亡,請您一定收下。”

    物品:犧牲戒指。

    通過神秘的犧牲儀式所制,被罪業女神蓓爾嘉賜福的神秘戒指。

    佩戴者在死亡時不會損失靈魂,但作為代價,將會失去戒指。

    犧牲的價值由被拯救者而定。

    保命戒指啊,防火女雖然覺得自己只要不作死應該不會死,但有備無患總是好的,就乖乖伸出手指讓尤利婭替自己戴上,同樣的,她也幫尤利婭戴上了貪婪銀蛇戒指。

    本來這是一場政治交易,但魂世界的戒指也有類似于定情的含義,互戴完戒指,防火女和尤利婭眼神一對,都是有點尷尬。

    敲,這鬧的什么事,老娘心系天下,戀愛那種酸臭的東西給我滾粗啊!

    防火女呵呵一笑,為了化解尷尬說道:“對了,你剛才提到你的姐妹,不知她們身在何處啊?”

    尤利婭深色一哀,悲傷說道:“大姐芙利德在多年前就脫離了黑教會,我曾派人尋找,卻始終找不到她的蹤跡,我也不知她如今身在何處,又是否安好。”

    芙利德?我知道啊。她就在繪畫世界,還成了大BOSS,殺了我整整一個下午,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一想起這個,防火女就一陣胃痛,她強顏歡笑道:“呵呵,那真是遺憾,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們會再次團聚的。那你的妹妹莉莉安妮呢?”

    尤利婭直接嘆氣:“莉莉安妮已經死了。”

    防火女微微吃驚:“誰干的?”

    “彼海姆龍學院派出的刺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刺客的名字呢?”

    尤利婭咬著后槽牙說道:“龍之密探,歐貝克!他極善躲藏,我一直都找不到他!”

    她話音剛落,阿爾肯就走進火祭場,高聲向防火女說道:“殿下,大喜!在艾麗斯瑞殿下的率領下,我們已經收復了磔罰森林,不僅打通了前往幽邃教堂的道路,還招募到了一位隱居的法師前來投效!”

    雙喜臨門啊!防火女連忙問道:“不知哪位法師姓甚名誰?”

    阿爾肯讓了一步,露出身后的一個男人,介紹道:“這就是那位法師,他來自彼海姆,是龍學院的歐貝克!”

    防火女:“……”

    尤利婭:“……”

    歐貝克:“……”

    防火女思考了一秒,直接下令道:“阿爾肯,拿下歐貝克!”

    歐貝克轉身就跑,阿爾肯雖不明所以,但下意識就抄起黑騎士劍刃戟捅在了歐貝克屁股上。

    菊花殘滿腚傷,歐貝克無奈倒地。

    他不是菜雞,但身為一個法師兼刺客,他和黑騎士站這么近,一身手段也用不出來啊。

    “殺掉他。”防火女下令。

    阿爾肯懵了:“啊?”

    “我說,殺掉他!”

    “殿下不可。”這次反而是尤利婭出面求情,她認真說道:“歐貝克是殺害我妹妹的兇手,我自然想要將他碎尸萬段。但他若是死在火祭場,死在您的命令中,恐怕會讓法師們對您產生誤會,不利于您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