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75章 完美無缺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轟隆一聲,眾人到達阿斯加德,光柱散去。就見奧丁身穿金甲,手持神槍岡格尼爾,身邊的仙后佛麗嘉一身盛裝,滿臉微笑。

    錘哥越眾而出,一個沖刺滑行跪在爹媽面前,激動說道:“父王,母后,我回來了!”

    但奧丁看都沒看他,用岡格尼爾的槍把子把錘哥劃拉到一邊,然后滿臉堆笑的向防火女說道:“歡迎你,米德加德的女神,阿斯加德正因你的到來而歌唱!”

    仙后弗麗嘉上前拉住防火女的手,親切的說道:“真是位美麗的女神,你的容貌讓整個阿斯加德都黯然失色。隨我來,我已命人準備了溫泉,希望它能幫你洗去一路而來的勞累與灰塵。”

    見面就請人洗澡?阿斯加德改成洗浴中心嗎?要辦卡不?

    防火女雖然納悶,但也沒多想,只是按照洛斯里克的禮節感謝了弗麗嘉的體貼,在儀仗隊和護衛的拱衛下,隨著奧丁和弗麗嘉前往金宮。

    錘哥一個人跪在地上,整個人都是傻的。

    彩虹橋的看門人海姆達爾上前補刀說道:“殿下,我這要鎖門了,要不你出去跪?”

    我爸媽都走了,我還跪個毛呀!

    錘哥蹭的一下站起來,哼哧哼哧的往金宮方向跑去。

    現在已經不是喵喵錘的問題了,他現在嚴重懷疑自己是自家老爹在戰場上撿回來的!

    井里的洛基:啊啾!

    泡在39度5的溫泉水里,防火女舒服的直哼哼,感覺整個人都快化掉了。尋思著這才是公主應該過的日子,火祭場連個床都沒有,她太難了!

    這時一個侍女走進來問道:“殿下,水溫如何?”

    “很好,很蘇福。”防火女軟綿綿的說道。

    “您滿意就好。”侍女微笑道:“我帶來了阿斯加德特產的精油,能保養肌膚,消除疲勞,需要我幫您捏兩下嗎?”

    保養肌膚?我防火女堂堂洛斯里克免檢產品,皮膚嫩的能掐出水,還用保養?不過消除疲勞倒是不錯,自己為洛斯里克人民鞠躬盡瘁,勞心勞力,偶爾小腐敗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那就捏兩下吧。”

    “是,請您起身,趴在旁邊的按摩床上。”

    “你們這還真周到,連按摩床都有。”防火女從浴池中站起,也沒遮掩,大大方方的走過去,在按摩床上趴下。

    侍女用毛巾認認真真,一點一點的幫防火女擦干了身子上的水,問道:“殿下有什么喜歡的味道嗎?”

    “沒有。”

    “那我就擅自做主了。這種阿斯加德白梅的味道高雅脫俗,凜然不可侵犯,與您的氣質很配呢。”

    “就這個吧。”

    “好的,我要開始了。”侍女說著,涂滿精油的小手就按在了防火女潔白如玉的美背上,手法嫻熟的按摩起來,爽的防火女差點沒吐出舌頭。

    不行,我回去也要培養個按摩師!

    防火女暗下決心,但也生出一點好奇。

    透過靈魂,她能看到這個侍女身上蘊含著強大的魔法能量,甚至比洛基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太腐敗了,阿斯加德連個按摩的侍女都這么強,如此的脫離群眾,難怪最后被火巨人蘇爾特一劍插爆呢!

    前車之鑒,后車之師。防火女決定將來要收天下之金聚于洛城,絕不讓民眾有鑄劍的可能,自然就能避免洛斯里克被一劍插爆啦!

    嘿嘿,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宴會廳的巨大長桌擺滿了美酒與佳肴,

    奧丁身穿金甲,威風凜凜的坐在主位,聽到腳步聲,他睜開眼睛,見是自己的妻子弗麗嘉,便微微一笑說道:“辛苦你了。”

    弗麗嘉在奧丁身旁坐下:“都是為了孩子,沒什么辛苦的。”

    奧丁低聲問道:“結果如何?”

    弗麗嘉滿意道:“完美無缺,是個純潔的好孩子。”

    奧丁呵呵笑了起來:“好,很好。”

    “但關于洛斯里克的名字,我從未在九界中聽過。而且海姆達爾的眼睛也看不到,我怕……”

    “放心。”奧丁拍拍佛麗嘉的手說道:“宇宙奧妙無比,我們阿薩神族也不敢妄言盡知,會有新的世界和文明誕生,一點也不奇怪。這方面由我來把關,是真是假,我這只獨眼還分辨的出來。”

    弗麗嘉點了點頭,正要開口,托爾就猛的推開大門,風塵仆仆的沖了進來。

    “父王,母后,為什么要款待那個女巫?她搶走了姆喬爾尼爾,是整個阿斯加德的敵人!”

    “住口!”奧丁怒喝道:“姆喬爾尼爾上有我下的禁令,你以為是個人就能搶嗎?那位女神能拿起錘子,就證明她有使用資格!”

    托爾比奧丁嗓門還大:“但我才是雷神!”

    奧丁又吼回去:“現在不是了!”

    父子倆正大眼瞪小眼呢,防火女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要不我回去再泡會?”

    父子倆扭頭看去,都是一愣。

    就見防火女身穿一件典雅高貴的宮廷長裙,其黑色絲綢上點綴著一顆顆璀璨的星之寶石,讓她如同夜之女神,盡顯美麗與神秘。

    弗麗嘉看著兒子的呆樣很滿意,但對老公的呆樣就不能忍,她伸手在奧丁的腰間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回旋,爽的奧丁差點沒吐出舌頭。

    “哈哈,想泡的話隨時都可以,現在還是先用餐吧。”弗麗嘉伸手讓防火女入座,又踹了兒子一腳:“平時的禮節課都白上了嗎?還愣著干嘛,幫女士拉開椅子啊!”

    托爾怒道:“讓我給她拉椅子?白日做夢!”

    弗麗嘉伸手往托爾耳朵探去。

    托爾:“我拉,我拉!”

    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眾人入座,奧丁主位,弗麗嘉在她的左手邊,防火女在餐桌另一端,錘哥不爽在坐在了右邊。

    奧丁舉杯:“首先,歡迎我們的新客人,請滿飲此杯!”

    防火女拿著個比她腦袋還大的杯子一陣無語,但奧丁一家三口卻連個絆子都沒打,揚起脖子就一陣噸噸噸噸,然后啪嚓一聲把杯子摔碎在地上。

    敲,敢情是家風如此啊!

    弗麗嘉看到防火女沒喝,好奇問道:“怎么,不習慣阿斯加德的飲料嗎?”

    習不習慣先不說,您不覺得這個量有點問題嗎?

    錘哥嘲諷說道:“哼,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區區女巫豈會有品嘗阿斯加德佳釀的氣量,我看洛斯里克人也不過如此!”

    哎呀,說我可以,但說洛斯里克就不能忍!

    防火女也沒二話,抱起杯子仰頭就灌,只聽一陣噸噸噸噸,翡翠色的酒水一滴沒漏的被她灌進了肚子!

    “啪嚓!”防火女一把砸碎杯子,高聲叫道:“好酒!”

    “哈哈,既然是好酒,那就再來一杯!”奧丁向是從揮手道:“來,上酒和杯子。”

    咚,又一杯酒水杵在了防火女面前,看的她一陣頭皮發麻。

    錘哥舉著杯子說道:“女人,我承認你有點本事。但我一定會奪回姆喬爾尼爾。來,干了!”

    干你個大頭鬼啊!你說的三句話之間有任何關系嗎?你是怎么把她們連在一起然后得出“干了”的結論的?

    但輸人不輸陣,防火女代表的可是洛斯里克,只能硬著頭皮上呀。

    她跟錘哥一碰杯,干脆也不想那些有些的沒的,揚脖就往嘴里灌,她連傳火都不怕,還能怕酒精?太陽神族不會敗給古龍,更不會敗給酒精肝!

    來,只要喝不死,就往死里喝!

    Long may the sunshine!

    酒過三巡,大家也熟稔了不少。奧丁手持金杯,突然問道:“洛斯里克,是怎樣一個地方?”

    防火女一愣,知道今天的主題來了。

    她仰頭喝干了酒,一把砸碎杯子,自豪無比的說道:“洛斯里克,是最偉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