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87章 洛斯里克歡迎您(欠賬一十四)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傳火部的大樓終于竣工了,總共九層,不高,但足夠氣派。前面是是噴泉花壇,后面是小橋流水。停車場?抱歉,俺們法師都是走傳送門的,甭管多少錢的超跑,誰開誰丟人,防火女往前臺大廳里插了個篝火,就算齊活。

    防火女拿著人之膿抑制劑去世衛報批號,本來是不可能過的,但迪吉恩馬利克這位安全理事會大佬一聽,立馬用專線連接了防火女。

    “這種試劑真的能抑制人之膿活性?”

    “當然。”防火女答道:“這可是傳火部無數法師查證了無數古籍,嘔心瀝血才研究出來的跨時代產品。”

    “之前也有一種抑制劑,但它的效果不是很好。”

    “斯特拉克制藥對吧,我看過了,不過是強效鎮靜劑與麻醉劑的混合體而已,是簡陋的科技產品。有點效果,但只是治標不治本,完全是在碰運氣。”這些都是尤利婭告訴防火女的。

    “那傳火部的抑制劑呢?”

    防火女微笑道:“我們這是魔法的產物。”

    得,啥也別說了。別國的月亮會念經,外來的和尚就是圓,迪吉恩馬利克這個從小接受科學教育的胖老頭立刻就信了。

    他動用手頭的九頭蛇資源,一路綠燈,當天下午就讓防火女拿到了抑制劑的批號。

    防火女也投桃報李:“不如就讓斯特拉克制藥生產吧,理事會跟他們有過合作,也算輕車熟路。”

    迪吉恩馬利克大喜,連連點頭,斯特拉克男爵也是九頭蛇,抑制劑由他生產那再好不過。

    之后幾天,捷報頻傳,抑制劑展現了喜人的功效,由約翰加勒特和交叉骨帶領的神盾突擊小隊成功的打了幾場翻身仗,大大的提升了士氣。

    可正在他們準備大舉反擊,拿下懷特霍爾這個二五仔的時候,抑制劑失效了,或者說是人之膿士兵產生了抗體,原本長達十分鐘的鎮靜效果縮短到一分鐘不到,約翰加勒特和交叉骨差點被打出屎來,只能狼狽不堪的逃了回來。

    迪吉恩馬利克立刻問責傳火部,結果被防火女一句話就給堵了回來:“急啥,第二代抑制劑就要完成了,想要不?”

    迪吉恩馬利克當然想要。

    “那行。”防火女掏出一沓報批材料拍在桌子上:“把這些新藥給我批了。”

    迪吉恩馬利克拿起來一看,全是由綠花草和苔蘚球為原料的新藥,臨床試驗已經證明了對多種疾病有著顯著效果,可卻因利益問題一直被卡著不放,導致新藥遲遲無法上市。

    誰不知道這兩種植物是洛斯里克獨有,防火女這是明目張膽的以權謀私啊。

    不過迪吉恩馬利克不但沒生氣,反而挺高興。有欲望沒事,九頭蛇能滿足欲望,他最怕的就是美隊那樣一板一眼的憨批,跟個王八殼一樣無處下嘴,反而會磕掉九頭蛇的一嘴老牙。

    “看來我與殿下有很多共同語言,也許我們之后應該多多交流。”迪吉恩馬利克還想著把防火女拉上九頭蛇的戰車呢,美的鼻涕泡都出來。

    “當然,我也對馬利克家族的悠久歷史很感興趣,咱們今后還要互相幫助啊。”防火女也尋思著把九頭蛇的老祖宗蜂巢拉回洛斯里克燒呢,那玩意可是毀滅了好幾個星球,身體里一定蘊含了無以計數的靈魂。

    兩人相視一笑,各懷鬼胎。

    防火女交出第二代抑制劑配方,也得到了新藥的批號。沒說的,立刻上市,但政府方面的阻力沒有了,資本家的狙擊卻來了,

    銷售渠道狹窄,鋪貨網點單一,讓新藥的推廣再一次受阻。

    與此同時,約翰加勒特和交叉骨那邊又被打回來了。二代抑制劑的確比一代要強,但人之膿也與時俱進,很快就有了抗藥性。

    防火女理所當然的拿出了第三代,這次的條件是讓斯特拉克男爵出面,徹底放開市場對新藥的控制。

    “你這是在趁火打劫!”斯特拉克男爵是個純正的德裔,骨子里就偷著一股傲慢:“那些藥的療效太好了,會讓整個醫藥市場徹底崩盤,哪怕我用槍指著那些商人的腦袋,他們也絕對不會答應!”

    “別裝模作樣了。”防火女揭穿了斯特拉克男爵的謊言,“我只是生產商,銷售渠道還在他們手里,每賣出去一份新藥就能賺一份錢,他們一點損失都沒有。至于藥效問題,我也可以做出讓步,把藥物分成高中低幾個檔次,制定不同的售價來應對各類人群,盡可能小的減少對醫藥市場的沖擊。”

    防火女只是想推廣新藥,為洛斯里克造勢,而不是搞崩整個市場,讓制藥工人大面積失業。雖然在藥片里加面粉挺不是東西,但這屬于社會的疾病,防火女只能一點點的改善。

    斯特拉克男爵在心中計算了一下,覺得還可以接受,最終同意了這個提案。

    至此,期待已久的新藥正式上市,一經推出,就以驚人的療效獲得了大眾的一致好評,讓無數重癥患者重新獲得了希望。

    苔蘚球本是解毒草,但在漫威世界,各種工業污染,化學污染也被認定為“毒素”,簡單來說,只要定期服用苔蘚球口嚼片,哪怕你從福爾馬林里撈蘋果吃,也跟吃純天然無污染的綠色食品是一個效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就成了苔蘚球口嚼片的最佳廣告詞,不可描述國家還專門開發了兒童口味在中小學中免費發放,供適齡兒童服用,全心全意為下一代著想,體現了真正大國擔當。這一舉措很快被世界各國爭相效仿。

    而綠花草口服液則更加簡單直接,由于顯著的提神功能,它很快就成了上班族,學生,重體力勞動者,夜間工作者的必備藥品。有聰明的商家還推出了綠花草泡騰片,配合茶,果汁,咖啡等飲料使用也能達到相同的功效,一時之間風靡全球,推出了六十多種口味,以適應不同地區人民口味。

    但有好有壞,第一例綠花草興奮劑事件在賽場上出現,這種新型的興奮劑讓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頭痛不已,因為綠花草口服液中不含激素類和刺激類藥物成分,嚴格來說它并不屬于興奮劑。經過一個月的商議討論,仲裁法庭最終判決該名運動員未服用興奮劑,成績有效,但因缺乏公平競技的體育精神而被禁賽一年,讓他痛失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參賽資格。之后,國際奧委會正式發布文件,禁止在各類比賽中服用綠花草類藥物,違者一律取消比賽成績并撤銷比賽資格。

    三個月后,隨著新藥走進千家萬戶,洛斯里克的名字也變的耳熟能詳,人們對這個國家產生好奇,渴望了解她,認識她。在這股熱潮下,時代雜志找到了防火女。

    2011年10月10號,防火女在時代雜志的封面上對世界人民說道:

    “洛斯里克歡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