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74章 神錘俠侶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阿斯加德這邊是錘哥和希芙,黑暗精靈那邊是瑪勒基斯和詛咒戰士,雙方都屬于大佬帶萌新,如今在這圓形的房間內相遇,如同身處圓形的角斗場,瑪勒基斯這邊沒啥感覺,但錘哥和希芙這倆阿斯加德蠻子的情緒是蹭蹭蹭往上漲,一副分分鐘爆種變超賽的架勢。

    “我要為我媽(婆婆)報仇!”

    兩口子同時怒吼一聲,然后齊齊沖了上去。

    錘哥沖的快點,率先與詛咒戰士交上了手。希芙沖的慢點,就對上了瑪勒基斯。

    雙方大佬對大佬,萌新對萌新,乒乒乓乓的就打了起來。

    好消息是希芙這邊牢牢壓制了瑪勒基斯,壞消息是錘哥那邊被詛咒戰士牢牢壓制。

    錘哥一錘子砸下去,卻被詛咒戰士單手架住,驚的他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還不等他回過神來,詛咒戰士一個左勾拳就鑲在他英俊的右臉蛋上,狠狠將他打飛出去。

    “哐當!”

    錘哥撞在墻壁上,又摔在地面。詛咒戰士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上前,抓著錘哥的脖子把他從地面提溜起來。錘哥被掐的滿臉通紅,抓著詛咒戰士的手腕子艱難說道:“你這樣做,會讓我……在我老婆……面前……很沒面子!”

    “老婆?”詛咒戰士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只有軟弱的男人才會需要女人,在我這樣偉大的男人眼里,女人都是狗屎!”

    錘哥吐槽道:“你媽聽到這話一定會狠狠踢你的屁股,你這不孝子!”

    詛咒戰士嘴角一抽,惱羞成怒道:“到地獄去告狀吧,弱雞!”

    他抬起手臂,正要把錘哥砸在地上,突覺腦后勁風襲來,他看也沒看,反手一拳,哐當一聲將飛來救主的喵喵錘打飛。

    詛咒戰士得意笑道:“這就是你的底牌嗎?我早就猜到了!”

    “我早就猜到你猜到了我的底牌,所以……”錘哥咧嘴一笑:“現在才是我的底牌!”

    砰的一聲,一面飛盾打中了詛咒戰士的腳踝,讓他失去平衡,四腳朝天倒地。錘哥也因此脫困,五指一張,喵喵錘入手,老實不客氣的就是一錘子砸在詛咒戰士胸口,狂暴的雷電從天而降,詛咒戰士頓時冒出一陣八分熟的清香。

    “現在你知道男人為什么需要老婆了吧,

    因為一個好女人可是男人的第二條生命!”錘哥對詛咒戰士說完,又一臉殷勤的對走過來的希芙說道:“剛才多謝了,老婆!”

    “守護你的背后是我的職責,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正經的對話說完,不正經的話希芙是張口就來:“不過你會被這家伙逼入絕境也太難看了,該不會是昨晚太累了吧?”

    錘哥連忙拍胸口道:“怎么可能,你忘記我昨晚跋山涉水的英姿了嗎?”

    跋山涉水?

    希芙臉上一紅,反擊說道:“那是前半夜,后半夜還不是由我組織進攻,不顧騎馬顛簸,來回沖鋒數百次才結束戰斗的!”

    這回輪到錘哥老臉一紅,訕訕道:“我是尊重女性才讓把指揮權讓給你的,你要不信,咱們今晚再戰!”

    “戰就戰,我還怕你不成!”希芙拋個媚眼,錘哥頓時嘿嘿傻笑起來。

    如果說一開始錘哥對這段婚姻還有點抵觸的話,那么經過兩個晚上的深入交流之后,錘哥與希芙之間完全是坦誠相見,再無隔閡了。

    因為防火女的出現,錘哥跟簡福斯特并沒有擦出愛情的火花,所以也沒有被資本主義的美色所腐蝕,依舊保護著憨厚樸實的阿斯加德擇偶觀。

    在他看來,女性應該被尊重,但在生活中也應該充當男性的助手,這無關乎地位,只是分工不同,就像他的母親弗麗嘉。

    弗麗嘉并非是阿斯加德人,而是來自九界之一的華納海姆。她本是一名強大的巫師,但在嫁給奧丁之后,就出嫁從夫,放下魔杖拿起了短劍,為了支持丈夫的事業而遵守著阿斯加德的政治正確。

    沒有人會因此看不起弗麗嘉,反而會爭相歌頌她的偉大,因為這就是阿斯加德傳統中優秀女性所應具備的責任和擔當,而這,也是錘哥心目中一名合格妻子的真正模樣。

    他到底是阿斯加德的王子,就算在原劇情中與簡福斯特有上那么一段,但最終還是分手了。

    為什么?

    因為兩人的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完全不同,或許最初可以依靠荷爾蒙的力量湊活在一起,但想要更進一步根本沒可能。

    簡福斯特不會使用盾牌猛擊,錘哥也不懂天體物理,這兩人的愛情跟宅男對著紙片人喊老婆一樣,是1%的愛,99%的欲。

    簡單來說,就是互相饞對方身子。

    但希芙不一樣,她和錘哥有著完全一樣的價值觀,外表看上去強硬,其實內在柔軟無比,她甘愿為錘哥犧牲,做錘哥的助手,做錘哥的影子,如果錘哥累了,她就是溫柔的港灣,隨時等待著錘哥入港停靠。這才是一個男人夢寐已久的妻子,除非那個男人是個抖M。

    錘哥現在真的很幸福,哪怕拋開性格不談,希芙在外貌上也不比簡福斯特差,而且希芙常年征戰,不論身材還是體力都是極佳,豈是簡福斯特區區一個研究員可比。要知道地球女人可不能跟錘哥決戰到天亮,但希芙可以。

    你說錘哥有這么一個老婆,那能不愛嗎?

    他拉著希芙的手說道:“老婆,跟你商量個事唄。”

    希芙問道:“啥事?”

    “你以后能不能別扔盾牌,你不是還有一把劍嗎?你扔劍唄。”

    扔了劍我用什么砍怪啊?

    希芙納悶道:“為什么提出這個要求?”

    錘哥嘆了聲氣:“我在地球上認識個人,他干架的時候也喜歡扔盾牌,但他是個一身橫肉的男人,我一看見你扔盾牌就想起他,在這么下去我真的要有心理陰影了,你也不希望咱們每晚的戰術演練被這種事情影響吧?”

    “噗嗤!”希芙沒忍住笑出聲來,看到錘哥一臉哀求的樣子,寵溺說道:“好好好,我以后不扔盾牌了。你說的那個人也用圓盾?那我以后用鷲型盾,UU看書 .uukanshu.com這下你滿意了吧!”

    錘哥大喜,連連點頭:“滿意滿意,老婆你對我太好了,我愛死你了!”

    希芙臉上一紅,嗔道:“去,亂說什么,沒看到這里有外人在嗎?”

    我去,你倆還知道這里有外人在啊!

    瑪勒基斯和詛咒戰士都是一臉“我俏麗嗎”的表情。

    現在的阿斯加德人實在太卑鄙了,見到打不死我們,就想惡心死我們,良心大大的壞了!

    為了挽回氣勢,瑪勒基斯大聲質問道:“阿斯加德的王子,你還不配跟我們打,奧丁呢,躲起來不敢見我嗎?叫他出來!”

    錘哥冷哼一聲:“不敢見你?真是可笑!我父王只是去替母后報仇了而已!”

    瑪勒基斯大驚:“你是說,奧丁親自帶隊去了瓦特阿爾海姆?”

    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