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92章 街舞VS尬舞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到底是卡薩斯的尬舞厲害,還是不死隊的街舞風騷,都將在今天得到答案!

    抱著這樣的信念,灰心哥和骷髏劍客將全部精力轉向了進攻。防守?沒必要!我之信念既是鋼鐵,只要信念不滅,我的軀體便不倒!

    “狼跳躍!”

    “回旋斬!”

    兩名絕世劍客大喊著招式的名字,義無反顧的沖向對方,為各自的信仰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殉道!他們的眼中沒有敵人,只有劍!他們同時旋轉,起跳,發出凌厲的斬擊,老狼曲劍的火焰與卡薩斯大曲劍的紅光撞在一起,擦出一片火花,引起陣陣激鳴,縱橫的劍氣四散飛散,在墻壁和地板上留下縱橫交錯的劃痕。

    瑪格達緊張的問道“贏了嗎?”

    防火女抬頭看了一眼,淡淡道“不,是不分勝負!卡薩斯和不死隊之間太熟悉了,真正要決出勝負,還要看第二擊!”

    “這么強力的攻擊,還有第二擊?”瑪格達驚訝無比,又向場上看去,兩人的氣勢果然沒有消減,甚至還愈演愈烈,上升到一個令人咋舌的地步。

    灰心哥身上燃起火焰的亮斑,顯然是進入了薪王模式,骷髏劍客眼眶中的紅色魂火也越發明亮,猶如實質。

    兩人交錯而過,骷髏劍客的尬舞雖然出其不意,但少了一分靈動,而灰心哥的街舞講究一個帥字,翻騰跳躍本就是拿手好戲。

    就見灰心哥落地后腳尖一點,沒有前沖反而一個后跳,正是狼跳躍的精髓所在。這招本來是用于躲閃敵人攻擊,但灰心哥此刻用來,反而先一步克服了慣性,拉近了與骷髏劍客的距離,取得第二擊的主動權!

    “好!”瑪格達見狀忍不住贊道“霍克伍德,干的漂亮!”

    有了女朋友的聲援,灰心哥戰意更強,老狼曲劍一揮,向著骷髏劍客的后脖頸就狠狠斬去!

    此刻的骷髏劍客甚至還沒來得及轉身,這一劍怎么看都十拿九穩,甚至洛斯里克一方已經準備好了為勝利歡呼,但,異變突生!

    卡薩斯大曲劍毫無征兆的刺出,砰的一聲與老狼曲劍撞在一起,然后順勢一個橫掃劃過灰心哥的手腕,接著猛的一絞,老狼曲劍脫手而出,如離弦之箭一般嗖的一聲飛上天,牢牢的插進了天花板。

    灰心哥悶哼一聲,倒退兩步,右手手腕血流不止。

    眾人驚訝無比,這才發現骷髏劍客是從自己肋骨的縫隙中出劍,以有心算無心,這才逆轉了敗局。

    “卑鄙!”瑪格達罵道。

    “劍客的眼中只有勝負,沒有卑鄙。而且反手劍力量最大,本就應該多多提防,他防不住,就是技不如人!”骷髏劍客向灰心哥問道“我說的可對?”

    “沒錯。”灰心哥坦然的點了點頭“這一招,我輸得心服口服。”

    “桀桀!”骷髏劍客怪笑幾聲,看看插在天花板上的老狼曲劍,得意說道“你可不是輸了一招,你是輸了自己的性命!”

    灰心哥微笑道“是這樣嗎?那可不好,我答應了死去的戰友,絕不能輸。”

    “絕不能輸?”骷髏劍客嗤笑道“你連劍都沒了,還怎么贏?別癡心妄想了,給我乖乖去死吧!”

    “回旋斬!”

    骷髏劍客大吼一聲,卡薩斯的絕技再次上演!

    “這一次你沒了劍,要怎么阻擋?去死吧!”

    卡薩斯大曲劍紅光大冒,骷髏劍客的氣勢攀至巔峰,斬出了它此生最強的一劍。

    面對來襲的利刃,灰心哥卻顯的不慌不忙,他既沒有躲也沒有閃,而是壓了壓帽檐,逼格十足的說道“你知道嗎?不死隊不是個人,也不是武器,而是狼血。”

    “死到臨頭,你還在胡言亂語什么?”

    “我的意思是,不死隊從來不會缺少武器,因為狼血就是我們的劍!”

    卡薩斯大曲劍當頭劈下,灰心哥沒有避讓,反而是豎指成劍,瀟灑一點。

    鮮血從他的手腕處澎涌而出,在空中拉成紅色的彩帶,原本液態的血液,卻有著媲美鋼鐵的性質,砰的一聲擋住了卡薩斯大曲劍,骷髏劍客的最強一擊,僅僅是在上面留下了幾點火花。

    “怎么可能?!”骷髏劍客真就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

    “狼血不滅,不死隊永存!”灰心哥朗聲說道“回來吧,老朋友!”

    空中的血液猛的起火,灰心哥手腕一抖,火焰炸開,里面赫然是失而復得的老狼曲劍!

    如此帥氣的舉動再一次加強了灰心哥的戰力,他手握劍柄,沒有華麗的動作,也沒有瀟灑的招式,只是一招平平無奇的刺擊,向著骷髏精靈的腦袋刺去!

    灰心哥這樣帥氣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他憂郁的眼神,唏噓的胡渣,俏皮可愛的圓頂小尖帽都已經完美的詮釋了“帥”的含義。自從他繼承了狼血的那一天開始,他發現普通帥已經無法滿足他了,對于他這樣完美的男人來說,刻意扮帥就是落了下成,反而越是普通,越是平凡,就越是能反襯出他的帥氣。

    所以灰心哥的這一記平刺,看似普通,卻蘊含著驚天動地的偉力,返璞歸真的奧妙,骷髏劍客抬劍去格,劍斷,抬手去擋,手斷,這普普通通的一劍既不快速,也不鋒利,就這么以普通的速度,普通的力量,普通的刺了過來,從骷髏劍客的嘴巴進入,又從它的后腦透出。

    被沃尼爾死之力量強化過的骨骼,在薪王的力量下,根本不堪一擊。

    灰心哥普通的松開了手,普通的說道“從今往后,不死隊重奪大陸劍術第一!”

    雖然只是普通的一句話,但灰心哥說出來,卻不斷散發著超級帥的氣息。

    “我只是外圍的看守,吾王真正的護衛是骷髏禁衛,他們每一個都有不遜于我的力量,洛斯里克,你們將在地下墓折戟沉沙!”

    撂完這句狠話,骷髏劍客的魂火徹底消散,反正就是裝完逼就跑,賊刺激。

    防火女黑著臉,揮手下令道“塵歸塵,土歸土,幫剩下的卡薩斯余孽上路。”

    “是!”

    整個通道內再次響起了悅耳的槍鳴聲,卡薩斯劍客軍團即日起成為歷史。

    灰心哥過來腆著臉說道“陛下,不辱使命,敵將已經別我輕松斬殺了!”

    強行輕松可還行。防火女瞅瞅灰心哥的一身血,嘴一抽,從裙子里掏出了原素瓶,故作驚訝的說道“將軍往來神速,斬殺敵將而原素瓶尚溫,果然神勇!來,快快飲下!”

    原素瓶尚溫?那玩意本來就是從篝火里提煉出來的,擁有著媲美巖漿的溫度,放半個月也涼不下來啊。

    道具原素瓶!

    暗綠色玻璃瓶內盛放著金色的液體,是不死人的珍寶。

    借著營火累積原素,喝下去便能恢復血量。

    自古以來,不死人總是在營火間穿梭,而原素瓶也一直隨之旅行。

    灰心哥納悶問道“陛下,原素瓶不是不會涼嗎?”

    就你話多!

    防火女一瞪眼,將原素瓶連瓶子塞進了灰心哥嘴里,然后對隨行的史官說道“就按我說的記,卡薩斯在我洛斯里克的大軍下不堪一擊,其大將一個照面就被我方將軍斬殺。”

    史官猶豫道“陛下,編篡歷史乃昏君所為,請您三思啊!”

    防火女拍拍胸脯慶幸道“還好我是明君,所以不用怕,寫!”

    史官“……”

    之所以這么做,無非就是要鼓舞洛斯里克的士氣,畢竟打完地下墓地還要打伊魯席爾,連續作戰之下,將士們的思想工作可不能放松。

    另外防火女也不算編篡歷史,灰心哥薪王級戰力可不是假的,他之所以跟骷髏劍客打的有來有回,完全是為了耍帥。不過這也不怪他,狼劍術就是這么個吊樣,畢竟是天王巨星亞爾特留斯的劍法嘛。不過話說回來,到底是他成就這套劍法,還是這套劍法成就了他呢?

    面對這個哲學問題,防火女陷入了沉思,但剛沉思了沒一會,整個地下墓突然就一陣搖晃。

    “怎么回事,地震嗎?”灰心哥問道。

    “是尤利婭。”防火女感受到了地下墓深處強烈的靈魂波動,眉頭一皺,急忙向那邊走去。“霍克伍德,這里交給你了,讓部隊原地休息,等待我的進一步命令。”

    “是!”

    防火女匆匆走了。

    而地下墓深處,一座吊橋旁,尤利婭靜靜的站著,她腳下的地面鋪著一層厚厚的骨粉,然后數以千計的骷髏從中復生,將她團團圍住。

    “我們是骷髏禁衛軍,UU看書 .uukanshu.com 入侵者,你休想打擾吾王的安眠。”骷髏禁衛軍有著猩紅的魂火,粗壯的骨骼,比另外兩處的骷髏法師和骷髏劍客要強多了。

    尤利婭雖然被包圍,但絲毫不慌,淡淡說道“抱歉,我可沒有想過要打擾沃尼爾安眠,我來,是為了送它去死!”

    “褻瀆者!”骷髏禁衛軍群情激奮,揮舞著武器,敲打這盾牌叫道“你要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我們會撕開你的肉,敲碎你的骨,讓你哀嚎整整三天,才……”

    一句話還未說完,尤利婭拔出暗朧一揮,黑色的火焰瞬間爆發,充斥了整個空間,甚至連地下墓地都搖晃了一下。

    黑焰散去,不可一世的骷髏禁衛軍已然團滅。關于尤利婭只要拿著暗朧輕輕一揮,就可以葬送百名騎士的傳說果然是假的,因為她從來不能葬送百名騎士,只能葬送千名。

    將暗朧回鞘,尤利婭抖了都自己的烏鴉羽毛裙擺,淡淡說道“你們的出場動畫太長,所以我選擇跳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