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95章 光之內戰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沃尼爾征服諸國,殺害圣職,但墜入深淵之后,他才見識到了真正的黑暗。出于恐懼,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向神祈禱,然后意外的發現……臥槽,真香!

    他一生追求暗之力量,甚至到了狂熱的程度,但最終自食惡果,被深淵吞噬。可危難關頭,他通過搶奪來的三件圣器接觸到了光之力量,并極具天賦,在數千年中自學成才,最終成功轉職為一名高階圣職!

    追求著暗,最終卻獲得了光,這份扭曲正如老魔女為了生存復制初火,反而創造出了混沌之火導致死亡一樣,充滿了魂世界特有的惡趣味。

    但沃尼爾比老魔女幸運多了,獲得了光之力量的他不僅抵擋住了深淵的吞噬,還因此實力大漲。受到如此恩惠,他早已變成了一名虔誠的光之粉絲,立志要消除爭端,維護和平,讓整個魂世界都皈依在光明之下!

    既然立下了如此宏愿,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消滅黑暗。

    “尤利婭,我的朋友,我真的很抱歉。”沃尼爾誠懇的說道:“但為了光明,請你去死吧!”

    嘴上道歉,下手卻一點也不留情。

    沃尼爾巨大的手臂一揮,幾乎覆蓋了整個空間,尤利婭急忙揮劍格擋,暗朧燃著黑焰與巨大的骨掌相撞,一陣耀眼的白色閃過,光攪碎了暗,尤利婭口噴鮮血,如炮彈般被打飛出去,嘩哩嘩啦在地上犁出一道溝壑。

    “為什么要反抗?”沃尼爾說著又連拍三下,理所當然道:“為光明獻身,你應該笑出聲呀!”

    我笑你個大頭鬼!

    尤利婭心中暗罵,她鼓起全身力量擋住了這三次下砸,但自身的骨頭也斷了個七七八八,像個被玩壞的娃娃一樣委頓在地。

    沃尼爾又一次抬起了手,溫柔的說道:“尤利婭,光是仁慈的,你有什么遺言要說嗎?”

    尤利婭躺在泥里,一邊吐血一邊咬牙說道:“讓你的光見鬼去吧,我永遠信仰世界大蛇,永遠信仰黑暗!”

    “真遺憾。”沃尼爾的語氣變冷,重重拍下骨掌,喝道:“光明的世界容不下黑暗!”

    “光容不下暗,我容的下!”

    千鈞一發之際,熟悉的女聲響起。

    藍汪汪的宇宙魔方刺破黑暗,如同超越了空間,吱溜溜打著旋,砰的一聲撞在骨掌上,打出漫天的骨粉

    沃尼爾吃痛,驚訝問道:“是誰?”

    “是我!”

    天空一聲巨響,防火女閃亮登場!

    就見她身穿華麗的+10烏路金戰衣漂浮在空中,背后是巨大的紅色以太雙翼,宇宙魔方圍繞著她不停旋轉,幽藍色的光芒閃爍不停,將她趁的就像是冷酷又高雅的戰女神!

    防火女左手一揮,以太粒子如紅色的綢緞般傾瀉而出,將尤利婭卷回身邊,接著一個陽光療愈,這位隆道爾扛把子就滿血復活了。

    尤利婭尷尬道:“陛下,我……”

    防火女抬手制止了對方:“多余的話就別說了。等這次回去,趕緊改進一下你的傳送術吧。明明一塊來的,半路卻把我傳到了兩公里之外的山體里面,你這是黑車啊!”

    尤利婭羞紅了臉,哪里是傳送術出錯,明明是她故意把防火女傳走的。她的計劃是支開防火女,避免她搶人頭,然后自己單槍匹馬干掉沃尼爾,親手為莉莉安妮復仇。計劃是挺不錯,實施的也很完美,

    但她千算萬算,卻沒算到自己打不過沃尼爾。就像當初一個新聞,一個人計劃實施謀殺,又是改監控時間,又是制造不在場證據,忙前忙后都準備完了,結果動手的時候卻發現武力值不夠,被謀殺對象成功反殺。

    如果不是防火女及時趕到,尤利婭的下場絕對跟那人一樣,變成人民群眾茶余飯后的話題,被人津津樂道的討論從而名流千古。

    一想到這個可能,尤利婭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心中也更加感激防火女了。

    沃尼爾看來一眼防火女,不認識。畢竟他掃蕩天下的時候,防火女還沒出生呢。但他見到防火女施展奇跡,便忍不住問道:“你也是光的信徒,為什么要幫助尤利婭這個暗的崇拜者?”

    以太雙翼一扇,防火女飛到與沃尼爾稍高一些的地方,居高臨下的說道:“因為我說過,光容不下的東西,我能容下。”

    沃尼爾眼眶中的魂火抖動幾下:“你覺得你超越了光?”

    防火女不卑不亢的說道:“光是力量,是工具,是方法,而我是人,天生就是使用力量,使用工具,使用方法的人。我當然超越了光,難道像你一樣,被變成被光控制的傀儡嗎?”

    “我不是傀儡,光也不是力量,工具,或方法,光是神,是信仰,是不容拒絕的恩賜。”沃尼爾悶聲如雷:“你是褻瀆者,你背叛了光,我要代表光來凈化你,讓你重歸光明的懷抱!”

    說著,沃尼爾兩只巨手亮起光芒,像蚊子一樣從左右向防火女狠狠拍去,掌風帶起強風,霎時間飛沙走石,讓人毫不懷疑其中蘊含的力量。

    尤利婭大驚失色,連忙叫道:“快躲開!”

    躲?沒必要!

    防火女既沒閃也沒躲,而是懸浮在遠處,身上也亮起光芒。

    那光芒比沃尼爾手臂上的更耀眼,更璀璨,也更溫暖!

    大手拍了過來,防火女身上的光芒也上升到極限,然后猛然爆炸,四散的光如同實質,帶起強烈的沖擊波,巨大的嗡鳴仿佛是一聲怒火,轟隆一聲震斷了沃尼爾三根手指,將他的兩只巨掌狠狠彈開。

    沃尼爾驚訝道:“這是?”

    “諸神之怒!”

    奇跡:諸神之怒!

    “原力”的古老原型,能釋放強烈沖擊波。

    “諸神之怒”非常長,是描述極度憤怒的故事,能伴隨沖擊波給予極大的傷害。

    看著錯愕的沃尼爾防火女一陣得意,朗聲道:“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你跟我玩什么聊齋……”

    沃尼爾:“???”

    尤利婭:“???”

    察覺到對方聽不懂,防火女連忙改口:“大家都是一個群的水友,你跟我開什么黃腔……”

    這會沃尼爾依舊???,但尤利婭聽懂了,再怎么說這貨也是被互聯網大染缸熏陶過的,她用九頭蛇的錢可沒少買本子,而且都是百合跟姐妹題材的,妥妥的老司姬一枚,還是XP賊雞兒奇怪的那種。

    看沃尼爾那一臉傻樣,防火女深深嘆了口氣,暗道這貨宅的太久,完全跟社會脫節,干脆就直說了:“你跟我都是光之力量的使用者,你那一套在我面前不頂用。想打敗我,就拿出你的死之力量來!”

    防火女不是吹牛,光之力量打光之力量,就像是奶騎打奶騎,打上三天三夜也分不出勝負。之所以沃尼爾能把尤利婭按在地上打,僅僅是因為光暗互克。如果說明亮的光是火,那么幽邃的暗就是水。火大可以燒干水,水多了也可以熄滅火。而沃尼爾的光要比尤利婭的暗更勝一籌,所以他打尤利婭全是三倍傷害,尤利婭就算有九條命也扛不住啊。

    但防火女不同,她體內也有光之力量,沃尼爾的暴擊對她來說就是普通攻擊,還弱化了三倍的那種,打在身上根本不疼不癢,強制掉上一滴血就算是賣系統一個面子。

    在這種情況下,沃尼爾想要打敗防火女,唯一的可能就是動用他潛藏已久的死之力量。

    于是沃尼爾發出一聲怒吼,雙臂一籠,開始……往地上一趴,裝起了死狗,一副你們隨便打,反抗一下算我輸的架勢。

    防火女傻眼了,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因為沃尼爾不傻。

    他是橫掃諸國的霸王,戰略眼光不是吹的,而是在一次次碰的頭破血流后練出來的。同為光之力量的使用者,既然他奈何不了防火女,那也就意味防火女奈何不了他。就像戰爭,如果雙方勢均力敵,誰也打不過誰,那就絕對打不起來。

    他的敵人只有一個,就是深淵。如何盡快擺脫深淵的控制才是當務之急,使用死之力量跟防火女拼個你死我活?圖什么?

    贏了,他繼續被困在此處,輸了,直接涼涼。

    不論輸贏,對他都是卵用無,那他為什么要打?

    至于兩個小輩跳到自己面前叫喧,叫就叫唄,他被困在這里幾千年,有人陪著說說話也挺好的。而且他是霸王沃尼爾,懂的隱忍有城府,別人稍不如他意就破口大罵?拜托,他只是殘忍,不是有躁狂癥的貼吧老哥。

    就這樣,沃尼爾繼續往地上一趴當伏地魔,用光之力量加固全身,一副要茍到吃雞的模樣。

    防火女看明白了沃尼爾的意圖,UU看書 www. 心中也是氣的不行。我都玉趾親臨了,你不說跪下來伸出狗頭送死就算了,還一副“上來自己動”的樣子,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

    當即她二話沒說,卯足力量,左手一揮,宇宙魔方嗖的一下飛了出去,哐當一聲砸碎了沃尼爾左手上的那個大金鐲子。

    “嗷!!!”

    沃尼爾驚叫一聲,眼瞅著被深淵拖下去一截,連忙雙手來回劃拉幾下,穩住了身形。

    防火女這一下可算是太歲頭上動土,沃尼爾怒吼一聲,大叫道:“我被囚禁了數千年,又失去了自己的故鄉,現在你們膽敢闖入我的領地,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敲,當我嚇大的啊,上一個這么說的已經涼透了!

    再說,地下墓地從來都是我洛斯里克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還你的領地,FNNDP!

    見到沃尼爾竟然敢在洛斯里克搞分裂,薅自己的羊毛,防火女當即就進入了暴走狀態。

    他們身上同時涌現出耀眼的光芒,把深淵門口照的猶如白晝,再別提多亮堂了。

    兩個光之信徒打架,戰斗的地點確實暗之領域門口,你們是不是欺負我們暗之一脈無人啊!

    身為暗之信徒的尤利婭特別尷尬,一頭的亞歷山大!

    ————————————————

    夢幻模擬戰手游挺好玩的啊,順便看了一下原版,漆原智志老師的畫風真是懂人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