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96章 3件圣器有4件是理所當然的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深淵,匯聚靈魂之處,暗之力量的大本營。昔日深淵之主,暗黑拳皇馬努斯滅黃金國度烏拉席露,敗狼劍士阿爾特留斯,人人談深淵而色變,是何等威風,何等可怕!

    但數萬年后,深淵的入口處卻燈火輝煌,比輝煌的亞諾爾隆德還要明亮,如果已經入土的馬努斯死而復生,看到這樣的場景一定會氣的罵娘,把深淵門口搞燈光秀,這也太不政治正確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兩個光之信徒正在這里戰斗。

    尤利婭這個暗之信徒反而像個外人一樣,弱弱的縮在墻角,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

    她是深淵大蛇的女兒,暗之三姐妹中的二姐,隆道爾的現任扛把子,自認為見多識廣,平時總說“我什么場面沒見過”,但現在這場面她是真沒見過。

    沃尼爾一個骷髏,妥妥的黑暗生物,但一身圣光,強度還賊高。

    防火女一手陽光槍玩的賊溜,偉正光的跟太陽王葛溫復生一樣,卻打著打著突然給自己加個幽邃庇佑,妥妥的暗之力量。

    亂了,全亂了!

    黑暗生物能用圣光,太陽王的后裔也開始用暗術了!

    尤利婭一臉絕望,就現在這場景,小說里也不敢寫啊!

    滋啦!

    防火女一發陽光槍轟掉了沃尼爾的半個腦袋,沃尼爾也一巴掌將她拍飛出去。吃虧在體型小,她一路跟推土機一樣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溝壑,嘩哩嘩啦的滑道了尤利婭腳邊,頂著一臉土噌的一聲從坑里跳了出來。

    同一時間,沃尼爾也修復了自己死人頭的破損,把右手藏在身后,虎視眈眈的等著防火女。

    敲,知道我要打你的手鐲,你就把胳膊藏在身后,你這老小子也太穩健了吧!

    防火女郁悶的不行。

    游戲中,只要擊碎沃尼爾的三只大金鐲子,他就會墜入深淵,屬于劇情殺。

    但現實中,沃尼爾是個活生生的人,可比呆板的程式要聰明多了。他知道防火女要打自己的大金鐲子,當然不會傻乎乎的放在身前,肯定要藏起來嘍。他時刻牢記著,自己的敵人是深淵,只要不被深淵吞噬,現在這世上還真沒幾個人能殺的了他。

    在這種情況下,防火女想要打碎手鐲就變的很難,但也不是做不到,至少以太粒子的存在就可以制造出很多極具可行性的方案。

    但防火女不辭辛苦,玉趾親臨地下墓,并不是來殺沃尼爾的呀,她是來賜給沃尼爾榮耀,讓他重新獲得榮光的啊!

    如此正義的目的,又怎么能用暴力的手段來實現呢?真那么做的話,防火女又跟以光為名清除異己的沃尼爾有什么區別呢?

    所以防火女表面上怒不可遏,其實一直在留手,她真正的目標是深淵,或者說,是如何把沃尼爾從深淵里弄上來。

    沃尼爾想要擺脫深淵,防火女也想讓沃尼爾擺脫深淵,這兩份想法疊加在一起,雙方更加應該攜手合作才對,然而,為什么,兩個人會大打出手呢?

    難道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節了嗎?

    防火女頓時一陣胃疼。

    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也不想啊。

    但沒辦法,雙方根本沒有信任的基礎,合作也就無從談起。

    就算她對沃尼爾說,我來幫你脫離深淵,沃尼爾也一定不會相信。

    哪怕沃尼爾嘴上說相信,

    防火女也不敢鉆到沃尼爾身下去安裝重力鎓雷,因為她也不相信沃尼爾,萬一這個老戰狂使陰招,一腳把自己揣進深淵里怎么辦。

    簡單來說,就是她知道沃尼爾知道她知道沃尼爾不相信她,所以她也就不敢相信沃尼爾。

    兩人是麻桿打狼,兩頭怕。

    造成這樣情況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兩人都太強了。

    不論是沃尼爾還是防火女,都是本源力量的掌握者,沃尼爾是死和光,防火女是光,生,暗。兩人如果開大,都能把對方秒了,事關生死,這誰敢賭啊。

    如果是倆普通人,還有可能放下成見,加強溝通,最終增進信任,攜手共贏。但沃尼爾和防火女是普通人嗎?不,他們是王,而且還都是玩獨裁的王。就算加強溝通也只有一句話:憑什么要你覺得,我就要我覺得!

    沃尼爾覺得一百年爬上一米挺好,因為這樣最穩健,什么幫助,肯定是想來害朕。

    防火女覺得沃尼爾一肚子壞水,心中起碼藏著一萬條毒計準備害本王,必須先斷其五支才能放心。

    于是兩人硬是把一場沒有結果的戰斗打的有聲有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倆有多大仇多大怨呢。

    實際上,沃尼爾和防火女今天才第一次見面,完全無冤無仇。

    有人說過,如果世上的戰爭皆因仇恨而起,那世界恐怕早就和平了。

    所以這場戰斗必須要打,而且還必須打出個結果來。

    沃尼爾的計劃很簡單,就是趕跑防火女,他不可不希望再被打碎一個鐲子。

    防火女也有計劃,第一,把沃尼爾打殘;第二,把沃尼爾炸出深淵;第三,把沃尼爾燒掉。跟把大象關冰箱里一樣,都分三步,都簡單明,只要按部就班的去做,人人都能成功。

    現在她就正在實施計劃的第一步,把沃尼爾打殘!

    反正燒的是靈魂,肉體上有所損傷也不影響燃燒率嘛。

    防火女吐掉了嘴里的土,右手一抬,大喊一聲:“雷電召來!”

    一道粗壯的金色閃電突然憑空出現在沃尼爾頭頂,嘩啦一聲就劈了下去。

    當然,這里不是隔壁的只狼片場,所謂的雷電召來也不過是防火女隨口胡謅活躍氣氛的,這一招其實也是一個奇跡。

    奇跡:風暴落雷!

    古龍的同盟,無名王者的奇跡。

    能喚出猛烈落雷。

    過去曾是獵龍戰神的他,卻在余生與風暴龍成為戰友,這個奇跡是關于他們之間的故事。

    防火女也不知道自己為啥會無名校長的奇跡,也許因為這位是自己大舅?

    反正藝多不壓身,防火女也沒多想,沃尼爾動不了,既然這招能白嫖,用就對了!

    沃尼爾不會雷電奉還,就算會也用不住來,因為他下半身在深淵里卡著呢,根本跳不起來。所以他的應對方案也挺簡單,就是抱頭蹲……抱頭趴防,然后在身上覆蓋一層光之屏障就算OK。

    反正光之力量打光之力量免傷率極高,沃尼爾可不認為這一道閃電能把自己怎么樣了。他甚至還在心中暗暗恥笑,說防火女還是太年輕,空有力量卻隨意浪費,一點也沒有老一代人艱苦樸素的優良作風,凈整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嘩啦一聲,閃電劈在了屏障上,果不其然撞的粉碎,變成細小的電流消失在空氣中。沃尼爾正要嘲笑兩句,卻見金色的閃電散去之后,露出了里面一尊藍汪汪的東西,正是防火女的本命法寶,宇宙魔方版番天印!

    這玩意可是純物理攻擊,才不管那些有的沒的,就一個字:砸他馬的!

    咔嚓一聲,屏障碎裂,宇宙魔方版番天印去勢不減,直接就擊穿了沃尼爾的天靈蓋,又從他的下頜骨穿了出來,鉆入地面,最后嗖的一聲從防火女腳邊竄出,討好的圍著她亂轉。

    在巨大的動能下,沃尼爾小山一樣的骷髏腦袋都布滿了裂痕。天靈蓋被砸中的地方還好,不過是個水缸大小的洞,但下頜骨被宇宙魔方鉆出的地方就不好了,已經完全喪失了物理結構,只聽咣當一聲,沃尼爾真真上演了一把“下巴掉在地上”的情景。

    “你!?”沃尼爾又驚又怒。

    “我什么我?”防火女理直氣壯道:“打雪仗還要往雪球里包石頭呢,我在閃電里藏個宇宙魔方,有錯嗎?”

    難道沒錯嗎?

    而且,誰家打雪仗會包石頭啊,我們卡薩斯以武立國也不敢這么玩啊!

    沃尼爾氣的魂火差點都滅了。

    如果防火女真刀真槍的來,他肯定能擋住宇宙魔方,但防火女玩戰術,那他就不能忍了。

    畢竟是橫掃諸國的霸王,他玩戰術的時候,防火女還是卵細胞呢!

    就算沃尼爾現在落魄了,也不能容忍一個小輩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里咋呼,UU看書.uukanshu.com 他今天就要告訴防火女,玩戰術的心都臟,與光明的偉岸不服,他已經不玩了,現在流行的是王道,是碾壓,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么戰術都是虛的!

    他藏在背后的右手終于拿了出來,向前一探,一道光芒出現,他伸手進去一握,緩緩抽出了一把璀璨無比的巨劍!

    武器:沃尼爾圣劍!

    被深淵侵蝕的原圣劍。

    沃尼爾墮入深淵后,對真正的黑暗感到恐懼,有生以來第一次向神祈禱。

    這是過去殺害圣職們奪來的遺物之一,據說共有三只手環與一把圣劍。

    戰技:神怒

    將武器刺向地面,引起強烈沖擊波。

    因為受到深淵侵蝕,更是怒不可遏。

    沃尼爾手持圣劍,仿佛拿到了專屬武器一樣,渾身的圣光更加耀眼。他哈哈大笑說道:“有了這把圣劍,我就是無敵的存在!懺悔把,能被絕對的光明凈化,是你一生最大的榮幸!”

    感受到圣劍上澎湃的光之力量,防火女也一陣頭皮發麻,她忍不住向尤利婭抱怨道:“你不說這貨有只有三件圣器嗎?現在突然掏出一把圣劍你給個解釋!”

    尤利婭楞了楞,說道:“三件圣器有四件,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防火女:我俏麗嗎!

    ——————————

    突然想玩只狼了,想打二次猿,想用長槍戳它和它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