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199章 防火無忌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防火女是篝火的化身,而篝火又是初火的一部分,所以防火女就是初火的化身。

    漫威世界有六枚無限寶石,魂世界也有冷,熱,生,死,光,暗六大本源力量,但就如六枚無限寶石是宇宙大爆炸的產物一樣,六大本源力量也是初火的產物。

    對魂世界來說,初火就是宇宙爆炸前的那個奇點,既是萬物之始,也是萬物之末,既是萬物之上,也是萬物之下。

    防火女是初火的化身,就跟身兼九陽神功張無忌一樣,學什么武功都特別快。

    克拉娜的咒術書是老魔女一脈的至高絕學,堪比慈航靜齋的慈航劍典。作為熱之力量的掌控者,老魔女一脈均是操控火焰的好手,所謂的咒術,也就是火的藝術。

    火球,噴射火焰,引燃烈火,蛋炒飯,混沌風暴等威力強大的咒術應有盡有,當然也少不了最最強大的內在潛力!

    咒術:內在潛力!

    將火焰納入體內的多種咒術中,最為禁忌的一種。

    能暫時提升攻擊力,但血量將持續減少。

    咒術師應該敬畏火焰,但如果以換得力量為代價承受敬畏,

    敬畏就會失去應有的意義。

    老魔女一脈崇拜初火,認為初火形成了世間萬物,世間萬物體內也皆有初火,人也不例外。既然如此,那為什么不將體內的初火引出,用其偉力改造世界呢?

    所以她們創造禁術,將人體內的潛力也就是初火挖掘出來,從而達到一飛沖天的效果。

    但她們飛的太高了,內在潛力的成功讓老魔女一脈暗自得意,因此失去了對火焰的敬畏,之后便開展了“人工制造初火”的實驗,這才導致了混沌火焰的產生,伊扎里斯的毀滅,和魔女們異形化的悲劇。

    因此,內在潛力就是智慧生物利用初火的最高的成果,再往前一步,就是不可名狀的境界,連神靈也不能輕易染指。

    如果說徹底掌控初火是天下第一的葵花寶典,那內在潛力就是紫霞神功,是葵花寶典的“入門之基”。

    一份內在潛力拍在身上,仿佛徹底打通了防火女的任督二脈,讓她從光,生,暗三修,變成了光,生,暗,熱四修,就像是從三星英雄變成了四星英雄,不論是基礎數值還是成長率都大幅提高,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度。

    因為防火女此刻處于“暗影形態”,所以熱之力量不可避免的與暗之力量融合,形成了隆道爾獨有的黑焰。

    同樣是黑焰,但跟尤利婭的卻截然不同。防火女的黑焰要更加純粹,更加高雅,也更加強大,就如同是黑焰創始人親手使出來的一樣!

    “莉莉安妮……”

    尤利婭熱淚盈眶,仿佛又看到了故去的妹妹。

    她伸出手,卻撈了空。因為防火女并不是莉莉安妮,她還活著,所以必須要去戰斗!

    暗和熱混合而成的強大力量也影響了防火女的性格,她的樣貌始終完美,表情也依舊圣潔,但那份活潑與開朗卻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孤高與冷酷!

    “雜碎,去死!”

    防火女化身最老的嘴臭王,手一揮,背后就凝結了百來顆黑火球,密密麻麻的充斥了整個空間,劈頭蓋臉的就像沃尼爾砸了過去。

    雖然變換了性格,但愛白嫖的心還是沒變,我防火女就是欺負你沃尼爾動彈不得,

    有本事咬我啊!

    如果可以,沃尼爾真想一口咬死防火女。這些黑火球中蘊含著暗之力量,正是光之力量的克星,打在他身上全是三倍傷害。之前說過,光和暗就像是火和水,火大了水干,水大了火滅。現在看來,防火女的水可比尤利婭多多了,打的沃尼爾是欲仙欲死。

    而且更讓沃尼爾無法接受的,就是防火女竟然用黑火球打他。你用我們卡薩斯的咒術打我這個卡薩斯的王,還有沒有王法了!

    防火女表示我就是王,我的法就是王法,你們的咒術不錯,但現在已經是我的了!而且你們卡薩斯也是從克拉娜的咒術書上偷學的,誰不知道我們太陽王一脈和老魔女一脈是一起扛過槍的戰友,當年我姥爺和老魔女奶奶風花雪月的時候你沃尼爾連細胞還不是呢,卡薩斯有什么資格學我克拉娜姑姑的法術,這是侵犯知識產權,你們開自動訂閱了嗎?

    什么?沒有!

    那沒得說了,必須補上!

    費用就是你的狗命!

    黑火球兼具了暗和熱的力量,而且爆炸后還會制造純物理傷害的沖擊波,可謂是三位一體。這百來顆黑火球把沃尼爾炸的心花怒放,連肋骨都爆開了。但苦于手短,始終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擊,把他氣的哇啦哇啦直叫。

    好不容易防火女手持月光大劍沖了過來,沃尼爾剛高興了一秒,可一看見防火女的動作,他頓時就更氣了。

    就見防火女左手上咒術之火一亮,又是將一團火焰按進了自己的胸口。

    咒術:卡薩斯的烽火!

    卡薩斯最為秘密的一種咒術。

    越持續攻擊,攻擊力會越高。

    卡薩斯的侵略行動猶如火焰蔓延,而自古以來,這個火焰就像烽火般,被當作戰爭的信號。

    如果說之前的黑火球還勉強算是卡薩斯偷學的,但現在這個卡薩斯的烽火絕對是卡薩斯獨創的,連名字都有卡薩斯三個字,你還有什么話說?

    話?

    什么話?

    我防火女是來砍人的,不是來跟你這個雜碎說話的!

    防火女抄起月光大劍就是一陣夏姬八砍,反正越砍越有勁,完全是把沃尼爾當成排骨在剁。

    性格大變的防火女仿佛化身負能量制造機。

    掌控死之力量又如何,自學光之力量又怎樣,你沃尼爾再牛逼不還是凡人一個,能比得上我防火女血統高貴,鑲金帶鉆嗎?我今天就是要告訴你,你的努力,你的奮斗,你的一切,在我這個神三代面前,一文不值!

    仿佛是從防火女的氣勢中讀懂了意思,沃尼爾也惱羞成怒,再也不計后果,圣劍一豎就要插入地面。

    放神怒?

    funnymudpee!(有趣的泥巴尿)

    防火女手中一緊,以太雙翼展開猛的飛起,然后月光大劍一個橫掃,砰的一聲砍在了圣劍的側面。

    “雜碎,竟敢在本王面前揮劍,給我斷!”

    然后說斷就斷!

    凡人制造的圣器在神靈的偉力下不堪一擊,咔嚓一聲從中折斷,斷劍吱溜溜在空中打著旋,然后哐當一聲插進了地面。

    人造的神怒,在真正的神怒面前戛然而止!

    沃尼爾又驚又怒!

    驚的是圣器損壞,怒的防火女把他逼上絕路。

    要知道,他可是靠著圣劍在茍命啊,現在圣劍毀了,他本來就危險的處境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你竟敢?!”沃尼爾這下也是動了真火,開始拼命。原本棄而不用的死之力量也被重新拿了出來,與光之力量混合在一起,向防火女展開了反擊。

    動用兩種本源力量的沃尼爾實力大漲,死之力量從地面吸收骨粉,修復了他殘破的骷髏軀體,還在身邊制造出劇毒的濃霧,不停腐蝕著防火女的身體。

    最初的死之掌控者,墓王尼特釋放的毒霧甚至能腐蝕古龍的身體,沃尼爾的濃霧雖然有所不及,但防火女的身體強度也遠遠比不上古龍,開始在毒霧的影像下不停咳血。

    沃尼爾得意道:“沒人能抗拒死亡,就連神也不例外,你還能咳多少血?”

    “神并非不死,但其生時所創造的輝煌,豈是凡人野心所能抵擋!”防火女左手咒術之火燃起火焰,高聲說道:“雜碎,火葬可是美德,既然死了,就給我乖乖化成灰!火焰風暴!”

    咒術:火焰風暴!

    伊札里斯的魔女之一,克拉娜的咒術。

    能在周圍燃起數道火焰柱。

    風暴肆虐不分敵我,所以在使用火焰的時候,也要敬畏火焰。

    漆黑的地面猛的破開數十個口子,粗大的火龍卷噴涌而出,強烈的高溫驅散了毒霧,沃尼爾也因體型巨大,吃到了絕大多數攻擊,原本潔白的骨頭變成漆黑一片,嘩啦啦的向下掉渣。

    他虛弱的委頓于地,徹底敗了。

    魂世界攻擊性最強的并非光之力量,而是暗之力量,不信的話就想想暗之飛沫,那個咒術可是能秒殺深淵之主馬努斯的存在,雖然早早就失傳了,但這份威力卻被大書庫世世代代的記錄了下來。畢竟是黑暗之魂嘛,黑暗力量當然是最強的,不然你以為這名字是白叫的啊。

    防火女身上的暗之力量來源有三處,分別是被污染的防火女靈魂,雙王子身上的詛咒,和不死隊狼血詛咒。第一和第三個都是直接來自深淵的力量,雙王子的詛咒雖然來源不明,但能把洛麗安那么個猛人毒啞搞瘸,也足見其威力。

    如此三位一體,防火女身上的暗之力量甚至超過了尤利婭,輕松靠著擊破了沃尼爾身上的光。

    至于死之力量,也被防火女用熱之力量克制,雖然不算太對口,但眾所周知,力大磚飛。

    防火女是初火化身,如同是學了九陽神功,又學習了老魔女一脈的咒術,好比再學會了乾坤大挪移,沃尼爾多年來忍辱負重,頂多算是混元霹靂手成昆,他雖然也是絕頂高手,但幻陰指不過是一般武學,又豈能比得上九陽和乾坤兩門神功,自然不是防火女的對手。

    總得來說,防火女擺明了就是用出身欺負沃尼爾,我是神,你是人,比血統,比資源,比祖宗你哪個強過我,你要想贏,除非這是寫小說!

    防火女走到沃尼爾面前,傲然說道:“雜碎,明白你我之間的差距了嗎?”

    沃尼爾突然笑了:“年輕的女神,你不該離我這么近的!”

    防火女一愣,本來插在地面的圣劍前端突然炸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猝不及防之下防火女根本沒有防備。

    冷傲的性格讓她能在戰斗中更加強大,但也讓她失去了應有的謹慎。眼看已經無法躲閃,防火女咬緊牙關都準備硬吃這一擊了,沒想到尤利婭突然從一旁跳出,摟住她,幫她擋下了這可怕的一擊。

    “別怕,這一回我來保護你!”

    尤利婭剛說完這句話,光芒就擊中了她的身體,UU看書 .uukanshu.com讓她一口血噴在了防火女臉上,強大的沖擊力將她打飛出去,方向正是深淵的入口!

    成昆的強大從來不在于武功,而是他的心計,沃尼爾也一樣。

    “要救她嗎?還是棄你的救命恩人于不顧?”

    無需回答,也不用猶豫,以太雙翼展開,防火女義無反顧的沖入了深淵。

    “雜碎,你的腦袋就暫存在你的脖子上,等我回來再取!”

    平靜的語氣中蘊含著難以遏制的憤怒,讓沃尼爾這位霸王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開什么玩笑,墮入深淵之人就從來沒有回來過!”沃尼爾強打精神說道:“黑暗就該歸于黑暗,這一次仍是光明的勝利!”

    他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笑聲,一扭頭,就看到防火女抱著尤利婭從深淵中飛了出來,巧笑嫣然的說道:“沃尼爾,這么長時間沒見,你還是這么天真啊。”

    “你怎么?”沃尼爾一驚,話剛說出口又停了下來,他眼眶中的魂火劇烈抖動幾下,然后猛的搖頭,大叫道:“不對,你不是防火女,你是誰?”

    防火女溫柔的把昏迷的尤利婭放在地上,站起來行了一禮,用動聽的語調說道:“我是莉莉安妮!”

    ————————————

    昨晚做夢書評區有好多夸我的,只有兩個罵我的,今早醒來一看,夸我的沒有,但真有罵我的。我這應該算預知夢吧,有了這門手藝我可以不用寫小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