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03章 沙力萬請降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冷冽谷的伊魯席爾,是在洛斯里克資助下,拱衛神都亞諾爾隆德的新興城市。

    在初火衰弱之后,葛溫一脈的太陽神族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衰弱。因為有著葛溫艾薇雅這層關系,葛溫德林這位太陽王的幺子就與洛斯里克結成了同盟。

    雙方協定,由洛斯里克出錢,注資落魄的亞諾爾隆德,幫葛溫德林償還欠款,興建新城,讓暗月教與太陽王族能夠重新掛牌上市。

    而葛溫德林則承認歐斯羅艾斯統治地位的合法性,并在傳火中協助洛斯里克。為此,葛溫德林甚至還更改了親媽傳下來的暗月教的教義,從斬殺褻瀆神靈的罪人,變成了保護傳火之人,狩獵入侵暗靈,讓暗月騎士們從神靈的禁衛軍,變成了維護治安,隨時準備出警的暗月條子。

    因為是各取所需,所以雙方一拍即合。歐斯羅艾斯獲得了暗月教的支持,實力大增,葛溫德林也獲得了洛斯里克的資助,保住了太陽神族的最后一絲顏面。由于原亞諾爾隆德已經殘破不堪,所以他選擇了冷冽谷作為新神都的建造地。

    為了紀念曾經的歲月,葛溫德林十分任性的把王室寢宮搬了過來,雖然洛斯里克派人進行了修復工作,但在寢宮的最下層依舊遍布著碎石,表明了這座建筑曾經遭受的動蕩。

    最后,葛溫德林將搬來的王室寢宮冠以亞諾爾隆德之名,自欺欺人,外圍則是新建成的伊魯席爾。這座新神都雖然是洛斯里克出資修建,但管理權卻歸葛溫德林所有,最終成為了暗月教的大本營,歐斯羅艾斯只是派出了圣者埃爾德里奇前去駐守,用以聯絡和監督暗月教。后來埃爾德里奇傳出食人丑聞,歐斯羅艾斯這才將他召回,換了鴉人法師沙力萬接替。

    但誰也沒想到的是,這一換,反而換出了麻煩。

    沙力萬是混血兒,父親是鴉人,母親是樹人,這低賤的血統讓他從小到大都備受歧視,也培養了他渴望出人頭地的野心。

    他來到洛斯里克,前往大書庫學習,憑借出色的成績獲得了歐斯羅艾斯的賞識,開始被委以重任。防火女在歐斯羅艾斯留下的筆記中看到,是沙力萬最先發現了罪惡之火的不熄性,也是他一直在協助歐斯羅艾斯的龍化實驗,甚至連人之膿的研發都有他的一份,可以說,洛斯里克所有高端研究他都參了一腳,可見歐斯羅艾斯對他的信任與器重。

    甚至連葛溫艾薇雅,也把舞娘艾麗斯瑞這個公主替身送到了伊魯席爾,拜托他幫忙照顧。

    一王一后完全是把他當成了自己人,但他呢?

    這個體內流暢著下賤之血的鴉人法師就是條喂不熟的白眼狼,他竟然趁著洛斯里克內戰之際公然反叛,囚禁了葛溫德林,霸占了伊魯席爾不說,還給舞娘這位皇室成員喂下獸化藥劑,派其率領征戰騎士們反攻洛斯里克!

    讓我們洛斯里克的公主帶著我們洛斯里克的騎士,來打我們洛斯里克,這不就是明擺著惡心人嗎?

    洛斯里克的臉都被沙力萬給抽腫了呀!

    在歐斯羅艾斯已死,防火女已經登基為王的現在,沙力萬抽洛斯里克的臉,就等于是在抽防火女的臉,

    這能忍嗎?

    當然不能忍!

    現在不是反不反叛的問題,也跟世界安全無關,而是關乎國家尊嚴。

    防火女已經決定了,沙力萬必須死,還必須死的很難看!

    一方面是為了洗刷恥辱,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震懾宵小,什么戰術戰略,統統被防火女扔進了垃圾桶,她就是要跟沙力萬當面鑼對面鼓的打上一場,用國力告訴這個二五仔,你爺爺永遠都是你爺爺!

    隨著一聲令下,整個洛斯里克動員起來,上到王公大臣,下到礦工農民,全部團結在以防火女為領導的國家機器下,轟轟烈烈的展開了一場復仇之戰!

    這一次,洛斯里克也沒遮掩,大大方方的在伊魯席爾門口擺下陣勢。

    從第三龍學院通往冷冽谷的破舊鐵門已經被拆掉,因為它太小了。為了方便大軍通行,這個出口被擴建成了一條平坦的康莊大道,讓波爾多在上面打滾都沒問題。

    因為卡薩斯已滅,洛斯里克在魂世界可以說已經沒有外敵,所以防火女干脆小手一揮,把所有棋子一股腦都扔上了棋盤。

    不死隊,黑騎士軍團,教堂騎士軍團,征戰騎士軍團,洛騎飛龍軍團,大書庫賢者,天使教宅女,咕嚕輔祭,青教祭祀,洋蔥騎士杰克巴爾多等民間義士等,源源不絕的從各地馳援,在伊魯席爾前洋洋灑灑的擺開,將這座城市圍的水泄不通!

    沙力萬來門口看過一次,一見這陣仗都快哭了,不是說洛斯里克已經亡了嗎?現在還能整出這么多人你是不是開掛?

    廢話,我是穿越者,我不開掛誰開掛?有本事你去舉報啊!

    防火女就是這么樸實無華,連作弊都要作的光明正大。她也懶的找借口,擺明了就是要欺負人,你沙力萬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吧!

    沙力萬的本事是不小,但在洛斯里克舉國之力的大軍面前,他那點本事連屁都不是。

    他爸是個普通的鴉人,他媽是個普通的樹人,他要背景沒背景,要聲望沒聲望,要底蘊沒底蘊,如果不是洛斯里克內戰,他也不敢反叛啊。如今他獨立還不到三年,累死累活的也就攢下了教宗騎士這只嫡系部隊,但滿打滿算才400多人,拿頭去跟洛斯里克的大軍去斗啊!

    最重要的是,他獨立之后手握大權,早已沒了當初的雄心壯志,現在的他,早就從高三變成了大三,往衣服上掛滿金銀珠寶,在輝煌壯闊的寢宮中流連忘返才是他的日常。

    所以面對防火女這位新晉的賢王,沙力萬理所當然的慫了,派遣教宗騎士獻上降表,聲稱愿意臣服洛斯里克,并交出罪惡之火的最新研究成果,為傳火事業貢獻一份綿薄之力!

    舞娘艾麗斯瑞一陣緊張,她跟沙力萬可是大仇,生怕防火女顧全大局避免戰損,而答應沙力萬的請降。

    但防火女卻對此嗤之以鼻,冷酷說道:“沒必要,我不要沙力萬服,我只要沙力萬死!回去告訴他,讓他洗干凈脖子等著,他將為他的背叛付出代價,血的代價!”

    信使訕訕而去,沙力萬不死心,第二次派出信使請降,并說愿意自貶為平民。但這回防火女更干脆,直接下令將信使斬殺,掛在旗桿子上風干。

    舞娘猶豫了一下,開口勸道:“陛下,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樣恐怕有損您的威嚴。”

    “艾麗斯瑞,你能放下私怨,以國家的角度向我進言,我很欣慰。”防火女表揚了一下,然后語氣一轉,又責怪說道:“可是妹妹,你是不是讀書讀傻了?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是君子之道,而沙力萬是一個活脫脫的小人。你對一個小人用君子之道,那你又該如何面對君子呢?我們洛斯里克是傳火國家,也該如火焰一般坦蕩。面對小人,我就要比小人還小人,面對君子,我們也要比君子還君子!眾所周知,洛斯里克是正義的,洛斯里克的一切軍事行為都是出于正義的目的,所以不論何時都別忘記以血還血以牙還牙,因為這份公平,就是我軍的軍魂!你明白了嗎?”

    咱不是來報私仇的嗎?你昨天晚上還嚷嚷著要把沙力萬剁碎了喂狗,不論怎么看都跟正義無關吧?

    不過這話舞娘可不敢說出口,而是撓了撓臉,尷尬道:“我明白了,但從軍事角度來說,敵軍見投降無望,很可能會背水一戰,這將大大增加此戰的難度。UU看書.uukanshu ”

    “我就是要難!”防火女咬著后槽牙說道:“我不僅要摧毀沙力萬的肉體,還要摧毀他的精神,我要在他最強的時候擊敗他,讓他在無盡的絕望中化為灰燼!”

    舞娘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心說我才是真正的苦主吧,你的火氣怎么比我還大?

    這時羅莎莉亞笑瞇瞇的走過來,挽住了防火女的胳膊:“陛下,你腦子有問題!”

    防火女皺眉道:“羅莎莉亞,你在胡說什么?快松開我,你想圖謀不軌嗎?”

    羅莎莉亞微笑著點頭:“是呀。”

    防火女楞了,舞娘也楞了。

    但羅莎莉亞可沒楞,而是一聲令下:“動手!”

    七八名天使教宅女沖了進來,抱腿的抱腿,摟腰的摟腰,嘩啦一下把防火女撲到在地,后面的宅女們飛過來,嘻嘻哈哈的跟疊羅漢一樣壓了上去,就見玉體橫陳,美腿交錯,滿屋子羽毛亂飛,一副香艷的畫面。

    “快點給我變回來,你在黑暗形態待的太久了!”

    羅莎莉亞說著,手中光芒亮起,啪嘰拍在了防火女的腦門上!

    爆更還是當咸魚混全勤呢?

    這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