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06章 沙力萬的后手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因為引發了不好的回憶,防火女提前叫停了天使教宅女的射爆行為,讓她們趕緊給教宗騎士軍團奶滿,然后哪涼快哪待著去。

    天使妹子們還沒過癮呢,但君王有令不得不從,只能給教宗騎士扔了一大堆高級恢復,然后嘟囔著“還沒射夠”,“想繼續射”之類的怨言退了下來。欲求不滿的她們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干脆在克琳姆特的帶領下組團去荊棘谷殺小號了。

    防火女聽的一頭汗,暗道又有無數萌新要慘死叢林,這都要怪沙力萬作惡多端,為了幫廣大萌新出氣,維護正義公理,揍沙力萬的行動必須繼續。

    隨著一聲令下,洛斯里克第三只軍團邁著整齊的步伐走上了伊魯席爾大橋,他們身穿黑色的盔甲,手持巨大的武器,頭上的尖角是不敗的象征,挺拔的身軀如不滅的精神,他們就是黑騎士軍團,偉大女王的禁衛軍!

    教宗騎士們都嚇傻了!

    別笑話他們,誰見到五百名黑騎士都得傻!

    就算遠在冷冽谷,教宗騎士們也聽過黑騎士的大名啊。他們曾在大王子洛麗安的帶領下沖進惡魔遺跡,屠殺惡魔全族的事跡從冷冽谷到法蘭要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當時可是引起了巨大轟動呢。

    現在要自己跟他們戰斗?這跟送死有什么兩樣!

    還沒打,教宗騎士就先慫了。

    阿爾肯可不管敵人慫不慫,因為慫也是一刀不慫也是一刀。他大喝一聲:“舉盾!”

    499名黑騎士齊刷刷大喝一聲,將盾牌架在身前。

    如果不是已經變成了活死人,教宗騎士恐怕尿都要嚇出來兩滴。

    一看對手這個慫樣,阿爾肯也挺無奈,他撓了撓頭,尷尬說道:“算了,不舉了,自由攻擊吧!”

    隨著一聲令下,這群不舉的黑騎士們甩著大刀片子嗷嗷叫的沖了出去,大喊一聲“洛斯里克向全國人民拜年”,哐當哐當的施展起了拜年劍法。

    繼被教堂騎士碾壓,天使教宅女射爆之后,教宗騎士又被黑騎士送上了扎實的祝福,感動到鼻青臉腫。

    拜年持續了十來分鐘,教宗騎士全部趴在地上用五體投地還禮,阿爾肯點點頭,讓眾人歸隊,然后和氣的說道:“克琳姆特小姐,麻煩天使教洗地。”

    克琳姆特這些會飛的小碧池不耐煩的飛過來,敷衍了事的撒了幾個高級恢復,然后又飛了回去,將有限的精力投入到了無限的殺小號中去,嘻嘻哈哈的十分熱鬧。

    教宗騎士們又雙叒叕一次滿血復活,站在橋頭的他們都快哭了,因為最大的苦主來了。舞娘騎著波爾多親自上陣,她身后是498名征戰騎士,個個臉上都掛著猶如大哥哥一般親切的微笑。

    接下來的戰況乏善可陳,基本就是“征戰上,征戰上,征戰上完咕嚕上;咕嚕上,咕嚕上,咕嚕上完洛騎上”的狀態,反正教宗騎士們是倒了又起,起了又到,被擺成各種姿勢讓洛斯里克的各大軍團輪流上了一遍。心理陰影有多大就不說了,反正她們現在聽到“天使教出來洗地”五個字就一陣下意識的瞳孔收縮外加呼吸急促,跟聽到搖鈴就會流口水的狗一樣被硬生生培養出了一個新的條件反射。

    等大書庫的法師軍團上來的時候,教宗騎士們是真的哭了,這次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感動。謝天謝地,老天總算開眼了,終于來了個我們能打過的對手!

    眾所周知,

    法師的攻擊力雖高,但防御力極差,他們在戰爭中往往處于被保護的位置,一旦被敵人近身往往意味著團滅,所以將一支法師軍團單獨摘出來使用,是無比愚蠢的行為。

    “洛斯里克的大意了,我們的機會來了!”鐮刀教宗騎士興奮喊道:“姐妹們,洗刷恥辱就在此刻,跟我沖啊!”

    “哦!!!”

    打不過教堂騎士,天使軍團,咕嚕軍團,征戰騎士,洛騎軍團……我還打不過一支純法師部隊嗎?

    鐮刀姐這么想著,高聲喊道:“沖鋒,為了……菊花!”

    她一句話還沒說完,從菊部就爆出一團血霧,就見歐貝克的身形從空氣中顯現,手持一把小匕首,笑的特別猥瑣。

    鐮刀姐痛苦倒地,其他教宗騎士也沒好到哪去。幾乎是同一時刻,數百名法師從空氣中浮現,從背后向教宗騎士們獻上了深入肺腑的問候。

    大書庫滾刀肉扛把子,高階法師狄拉克笑呵呵的向歐貝克說道:“小歐啊,做得不錯,一下就結束戰斗了呢,打出了我們大書庫的風采,沒給咱們法師丟人!”

    歐貝克謙虛說道:“哪里,這一切都是老師您的功勞。如果不是您允許我翻閱古籍,我也不知道有一位叫做WLJ的前輩曾用隱形身軀大敗過教宗騎士這樣的活死人啊。”

    “哈哈哈。”狄拉克笑成了一朵花:“小歐,我就是喜歡你實話實說的性格,聽說你要重建龍學院,這也是法師界的一大幸事,咱們法師之間同氣連枝,你有需要的地方盡管開口,要人要物,大書庫一定鼎力相助。”

    歐貝克大喜,連忙道謝:“多謝老師,您的恩情龍學院永世不忘。”

    狄拉克哈哈道:“這都是為了振興法師之道,為女王陛下效力嘛,小小功勞,不足掛齒。”

    “老師高風亮節,真是我輩之楷模。”

    “呵呵,我老嘍,將來呀,還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

    這師徒倆一唱一和把鐮刀姐惡心的不行,她趴在地上扭頭,憤怒的說道:“你們暗中偷襲,卑鄙!”

    “這有什么卑鄙的?”歐貝克滋溜一聲在匕首上舔了一下,說道:“我還沒往匕首上涂毒的,已經手下留情了好吧!”

    鐮刀姐差點氣的吐血:“你們根本不是法師,你們是刺客!”

    “這你就狹隘了。”老滾刀肉狄拉克說道:“受洛斯里克偉大賢王所賜,大書庫收錄了諸多異世界書籍,其中有一則傳記,里面的人也有劍宗氣宗之分。但我要說,青藕白蓮本是一家,萬事萬物到了極致,都是殊途同歸。須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強行分類不過是落入下乘,唯有不拘一格,海納百川方可問鼎大道。你懂了嗎?”

    鐮刀姐想了想,恍然大悟,點著頭道:“我俏麗嗎!”

    歐貝克:“噗!”

    狄拉克嘴角一抽,一個靈魂激流把鐮刀姐打飛出去,氣呼呼說道:“老子最特么討厭別人說臟話了!”

    歐貝克:現場就你說的最多好吧!

    看到鐮刀姐被打到了伊魯席爾大橋下面,歐貝克生怕她死了,連忙過去查看,可剛到橋邊,地下的河水就猛的爆炸,緊接著一個渾身長毛,UU看書 www.uukanshu 長著一張尖牙利齒大嘴,跟大耗子一樣的生物就轟隆一聲跳上了大橋。

    眾人都是一驚。

    而沙力萬則神情一振,口噴白沫激動叫道:“洛斯里克,我早就計算出了你們的實力,教宗騎士不過是讓你們麻痹大意的誘餌,我真正的殺手锏其實是教宗野獸噠!”

    敲,不是吧,難道我會被沙力萬這臭咸魚陰到?

    雖說一只教宗野獸不算什么,但讓沙力萬扳回一局,防火女就是不爽。

    她正要開口子戰術忽悠兩句,挽回一點面子,就見瑪格達頂著一身血從河底跳了上來,手中大劍上還插著半個教宗野獸的腦袋。

    她上來后急急忙忙對防火女說道:“陛下,我和霍克伍德在巡查時,發現了沙力萬埋伏在河底的伏兵,數量很多!”

    防火女一愣,我也沒下令巡查啊,你倆主觀能動性也忒高了吧。

    她好奇問道:“現在霍克伍德人呢?”

    瑪格達看看左右,指著跳上來的那只教宗野獸,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被它吃掉了。”

    “啊?!”

    眾人大驚。

    不死隊那邊都已經準備為隊長哭喪然后選出新隊長了,教宗野獸突然嘶吼一聲,張開大嘴口噴火焰,然后老狼曲劍猛的刺穿了它的喉嚨,劍身一劃,巨大的野獸腦袋應聲而落。

    在火焰與鮮血中,灰心哥手按尖頂小圓帽,帥氣無比的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