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08章 生命不息搞事不止的沙力萬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洛斯里克一方震驚無比,沙力萬卻抖抖肩膀,得意的高聲大笑:“看到了嗎?侍奉神靈的騎士,如今正在侍奉我!”

    防火女向銀騎士質問道:“你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嗎?”

    銀騎士們沒有回答,而是單膝跪地,仿佛是無聲的懺悔。

    “為什么要向敵人跪拜?”沙力萬一腳踹翻一個銀騎士,一邊不停跺著一邊說道:“我才是你們真正的主人,你們這些狗奴才難道忘記了嗎?”

    銀色的面甲被踩進了泥里,染上塵土,變的不再一塵不染,但侍奉神靈的高貴騎士仍是沒動,依舊沉默的承受著恥辱與痛罵。

    “夠了!”防火女看不下去,說道:“不論你們為何背叛,但高貴的騎士不該被低賤的小人踩在腳下,站起來,像個戰士的樣子,在戰場上為你們的罪行贖罪吧!”

    砰!

    銀騎士抬手擋住了沙力萬的腳,緩緩的站了起來。

    沙力萬瞪大了眼睛:“你竟敢……”

    但數百銀騎士齊齊抽出了劍,讓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騎士們走上伊魯席爾大橋,向防火女點頭致敬。防火女一擺手,說道:“阿爾肯,交給你了。”

    阿爾肯一如既往的少言與可靠:“是!”

    瑪格達似乎有話要說:“陛下,隊長他……”

    但她說了一半,就被阿爾肯攔住了。

    防火女奇怪問道:“有問題?”

    阿爾肯搖搖頭:“沒問題。”

    瑪格達急忙道:“可是……”

    阿爾肯依舊搖搖頭:“沒有可是。瑪格達,服從命令。”

    “……是!”

    黑色的騎士與白色的騎士在大橋領邊擺好陣列,仿佛是棋盤上的黑子與白子,

    防火女就是棋手,她一聲令下,宣布了這場黑與白的較量正式開始!

    銀騎士曾是太陽王葛溫的禁衛,之后又侍奉葛溫的幺子,黯影太陽葛溫德林,可以說世世代代都是太陽王族的親衛。

    黑騎士曾經也是銀騎士,他們奉葛溫致命討伐伊扎里斯泛濫的惡魔,盔甲也被混沌之火熏黑,從此就有了黑騎士的編制

    他們現在效忠于洛斯里克,守護著防火女,是這位旁系太陽神族的親衛。這場黑白之戰,與其說是太陽神族親衛的內戰,更像是陳舊派與新興派的決戰。

    是銀騎士更加正統,還是黑騎士更加強大,這一切都必須用刀劍來做出判斷!

    來吧,看看時代會選擇誰?

    銀騎士侍奉葛溫德林,擅長光之力量,他們在長劍上附魔,添加了雷電力量。

    奇跡:雷電劍!

    據說是神的時代,獵龍劍士使用的奇跡。

    能讓右手武器強化雷屬性。

    關于獵龍騎士的故事,現在大都已不為人知,只有在邊境區域,被斷斷續續地傳承下來。

    而黑騎士侍奉防火女,又因為接觸過混沌之火,更傾向于熱之力量,所以被防火女特別允許,習得了咒術。他們同樣附魔,給武器附加了火焰力量。

    咒術:洛斯里克的彎火!

    砂礫國的卡薩斯咒術。

    能讓右手武器強化火屬性。

    劍士們的曲刀染上一層色彩,是具有卡薩斯風格的輔助用咒術。后因卡薩斯被洛斯里克滅國,這個咒術便理所當然的被冠以洛斯里克之名。

    現在,黑與白,熱與光,兩只部隊毫無花俏的碰撞在一起,展開了宿命般的對決!

    天使教的宅女們也顧不上在荊棘谷殺小號了,她們齊齊升空,正準備為戰友們治療,卻見數枚水缸大小的火球從伊魯席爾正門呼嘯而出,轟隆轟隆爆炸讓她們無可奈何的又降落回去。

    一群身穿藍袍,眼冒紅光,手持圣燭臺的圣職們緩緩走出。

    “是幽邃主教。”羅莎莉亞對防火女說道:“當初幽邃教堂有三位大主教,分別是克琳姆特,麥克唐納和路易斯。克琳姆特改信天使教,并經歷了重生儀式,路易斯本來是看守埃爾德里奇的獄卒,最后卻被幽邃力量感染,淪為邪惡的爪牙。只有麥克唐納最為忠心,他跟隨埃爾德里奇來到了冷冽谷,不知道結果如何。”

    “結果如何?”沙力萬笑了起來:“他當然是死了。我告訴他下方的蓄水池里有可以喂給埃爾德里奇的食物,那個傻乎乎的胖子就想也沒想的下去了。我只用兩只教宗野獸就殺死了他,什么幽邃主教,根本就是虛有其表,連我沙力萬的一根腳指頭都比不上。看啊,這個世界已經完蛋了,大腹便便的無能之人能身居高位,我這樣驚才艷絕的天才卻只能屈居人下,這個腐朽的世界根本沒必要拯救,它就應該爛掉,壞掉,毀掉!”

    “你這家伙!”克琳姆特生氣了,雖然她和麥克唐納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但并非敵人。之前還沒有發現幽邃的時候,麥克唐納就是個滿臉帶笑的胖子,他從小被埃爾德里奇收養,雖然智商有問題,但正是這份赤子之心,讓他能更加虔誠的供奉神靈,也因此獲得了主教之席。

    “麥克唐納的地位是他努力的結果,這一點獲得了幽邃教堂從上到下的一致認可,才不是虛有其表!”

    沙力萬嗤之以鼻:“哼,什么一致認可,他是埃爾德里奇的養子,你們敢反對嗎?他就是托關系走后門,你們也不過是一群屈服在體制下的膽小鬼罷了!”

    克琳姆特氣的頭頂冒煙,咬著牙向羅莎莉亞說道:“冕下,請允許我們出戰!”

    羅莎莉亞看看防火女,防火女點了一下頭。于是她也點頭,說道:“去吧,為同僚正名,為榮辱而戰,天使教統管天下宗教,此事我們責無旁貸!”

    “是!”

    天使教的宅女們個個群情激昂,加滿了BUFF,跟幽邃主教群開始對轟。她們之前也是幽邃的主教,雖然投身了天使教,但并沒有遺忘之前的本領,幽邃系的暗術也是信手拈來。

    長得歪瓜裂棗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幽邃主教群用的是氣定大火球,而一臉圣潔自帶圣光特效的天使教宅女們卻全是瞬發暗影箭,讓人不得不感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說實話,防火女也挺佩服沙力萬的,這條臭咸魚搞事的能力實在太強了。先背叛洛斯里克,又背叛幽邃教堂,濫用獸化藥劑激怒了舞娘和征戰騎士,又因殘害伊魯席爾的婦孺而惹下眾怒,雖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控制了銀騎士軍團,但直接導致了黑騎士和銀騎士的大戰,要知道黑騎士可是脫胎于銀騎士的,這一做法無疑是把黑騎士們得罪的死死的。

    本來到這就完了,但誰也沒想到沙力萬這貨還暗殺了麥克唐納大主教,甚至跟天使教那幫宅女們結下了丑,要知道她們可是為了應對深海時代創造出來的新人類,事一群從誕生到現在還不到五歲的孩子呀!

    仔細數數的話,沙力萬得罪了王室后裔,得罪了軍方,得罪了整個宗教圈,甚至得罪了一群還不到5歲的孩子,就憑這單挑全世界的風范,沙力萬完全就是霸王沃尼爾的翻版啊!

    一直被防火女當凳子的沃尼爾腦袋不滿的說道:“士可殺不可辱,我是靠武力單挑全天下,他是靠小聰明單挑全天下,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好不好!我卡薩斯全盛時期精兵強將不計其數,但你看看他,除了教宗騎士,其他部隊就沒一個是屬于他的,而這個傻子卻硬是把自己的嫡系部隊當做誘餌,簡直就是在作死!”

    的確,沙力萬是很聰明,他能從一個普通的大書庫賢者,干到洛斯里克駐伊魯席爾辦事處總領事確實有兩把刷子。但這只能說明他行政能力強,論軍事,他才打過幾場仗?就連防火女這個穿越者都不敢妄自尊大,老老實實把戰術指揮權交給了軍事小天才舞娘同學,他沙力萬算哪根蔥,看過幾本兵書還真把自己當軍事家了?你也不打聽打聽,某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趙括同學是怎么個下場!

    (趙括:說好的馬賽克呢,我俏麗嗎)

    他的這些伏兵看起來洋洋灑灑一大堆,但使用方法就像是拿槍的猴子,只會把熱兵器當成棍子來揮。各個部隊看起來打的熱鬧,實際上全是各自為戰,非但沒有配合,還開著友傷,比方說幽邃主教群的大火球就會炸傷教宗野獸,教宗野獸的雷電也會電到河里的水蜘蛛。沙力萬東拼西湊弄出這些雜牌軍的唯一作用,就是激起洛斯里克各大軍團的憤怒,讓他們直接進入了二階段。

    沙力萬的一系列后招完全是在死亡邊緣反復橫跳,防火女也挺好奇,沙力萬這么浪下去,又將會得罪誰?

    現實很快給了防火女答案,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感突然涌出,所有人,不論是伊魯席爾一方還是洛斯里克一方,都生出了一種被食肉動物盯上的恐怖感。UU看書 www.uukanshu

    防火女先一愣,然后俏臉一寒,揮揮手,換上了烏路金戰衣,她“看向”伊魯席爾方向,咬著銀牙說道:“銀騎士,幽邃主教群,我早就該想到了,這世上唯一跟這兩者有關系的,恐怕就只有你了!”

    隨著話音落下,一個頭戴黃金冠冕,身材纖細,手持法杖的蒼白身影出現在了伊魯席爾大橋之上。

    “果然是你。”防火女問道:“吞噬神明的埃爾德里奇,與黯影太陽葛溫德林!”

    ——————————

    今天有朋友問我寫小說賺不賺錢,我說賊賺,因為寫小說能戒煙,戒酒,戒聚會,戒游戲,戒淘寶,戒手機,戒番劇,戒一切不必要的花銷,這么下來一個月還能有1000多塊的額外收入,這還不是賊賺的話,那什么才是賊賺?

    所以大家都來寫小說吧,發家致富奔小康就靠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