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09章 求人不如求己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圣者埃爾德里奇,曾是赫赫有名的圣職,作為舊王歐斯羅艾斯的左膀右臂,他突然染上了食人的惡習,也因此被囚禁在幽邃教堂中,變成了洛斯里克傳火保障機制中的一塊備用薪柴。

    后來沙力萬這個二五仔趁著洛斯里克內亂,救走了埃爾德里奇,并與幽邃勢力聯合,在伊魯席爾發起了反叛。

    之所以選擇與沙力萬聯合,埃爾德里奇也有自己的打算。

    前面說過,初火熄滅就會導致大量人性從人體內流出,根據程度不同,分為幽邃,深淵,深海三個階段。

    人性是靈魂的小微粒,所以長期食人的埃爾德里奇體內聚集了大量靈魂,這些靈魂沉積起來,已然形成了幽邃,埃爾德里奇也因此預見了深海時代的到來。為了挨過那段難熬的時光,他選擇吞噬神靈,于是便與沙力萬合作,在伊魯席爾向神靈發起了叛逆。

    他帶領的幽邃教在叛亂中出力不少,也因此獲得了報酬,那就是太陽王葛溫的幺子,黯影太陽葛溫德林。

    埃爾德里奇早因體內的幽邃而沒了人型,變成了一攤爛泥狀的物質,他在葛溫德林搬移過來的王室寢宮中舉辦了一場宴會,菜單就是高高在上的神靈。

    因為惡趣味,他選擇從不會致命的下半身向上吃,而葛溫德林是半人半蛇的存在,所以他的下半身蛇肢已經全部被埃爾德里奇消化,而上半身卻依舊完好無損。因為埃爾德里奇的“吞噬”并非一般意義的進食,而是靈魂層面上的融合,所以葛溫德林并沒有死亡,而是從腰部開始于埃爾德里奇相互結合,陷入了一種如夢似醒的昏迷之中。

    但埃爾德里奇也不好受,葛溫德林是活了數萬年的神靈,他的靈魂強度遠超常人,埃爾德里奇在吞噬他的過程中也不可避免的遭到沖擊,變的渾渾噩噩,只憑本能活動,甚至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是埃爾德里奇還是葛溫德林,反而放緩了吞噬的速度,把葛溫德林當成自己的軀體來操控使用。

    這個改變讓葛溫德林總算茍到了現在,但也讓他徹底被埃爾德里奇控制,變成了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傀儡!

    雖然不知道沙力萬是用什么辦法讓埃爾德里奇親出馬,但現在的情況是,防火女將要面對薪王+神靈的結合體,前者是洛斯里克的老臣子,后者是自己的親舅舅。

    夭壽了,BOSS穿過霧門來打人啦!

    防火女很想喊這么一嗓子。

    但考慮到舞娘,冰狗,沙力萬這些BOSS統統都在霧門外面活蹦亂跳的,這一嗓子就無疾而終了。

    蒼白纖細的葛溫德林頭戴金色的冠冕,腰肢纖細,皮膚白嫩,不愧是魂世界第一偽娘,稱得上是風姿綽約,傾國傾城,除了前置裝甲不如防火女的偉岸之外,可以說是人間極品!

    敲!我什么時候淪落到要跟我舅舅比前置裝甲的地步了?

    防火女一陣難受。

    但就是這樣一位風姿綽約的美人,下半身確實一團丑陋難看的黑泥,就好像是美麗的精靈落入了觸手怪之口,滿滿都是褻瀆和下流,讓人痛心疾首!

    “GKD……不是,舅舅莫怕,我來救你!”

    再怎么說葛溫德林也是自己明面上的親戚,防火女當然要把姿態擺出來。但實際上,防火女跟這位偽娘舅舅壓根沒見過面,更談不上什么感情。前面之所以一拖再拖,其實就是想讓這位黯影太陽“自然死亡”。

    為什么?

    因為防火女是要成為王的女人。

    伊魯席爾是洛斯里克出資建造,卻不歸洛斯里克管轄,這是什么?這是國中之國!沒有任何一個王者會容忍這樣的情況。

    歐斯羅艾斯是沒辦法,他雖是火神,但地位遠不及太陽王族,說白了就是葛溫家的一個高級打工仔,他能娶到太陽公主已經是燒高香了,還想凌駕在太陽王的兒子之上,想屁吃呢!

    拋開人之膿不說,歐斯羅艾斯絕對是一位合格的王,他的政治手腕極高,收編了各大勢力,統合了各大宗教,讓洛斯里克實現了高度統一。他修建五座渴望王座,制定傳火保障機制,在自己的寢宮后面設立灰燼墓地,創辦“灰燼獵王”機制用以保障傳火保障機制,把傳火大業搞的有聲有色,滴水不漏。

    但就是這樣一位賢王,卻在葛溫德林面前折戟沉沙,不得不放下爭議,共同開發伊魯席爾。

    為什么?

    因為葛溫德林有個好爸爸。

    就這么簡單。

    有史以來,身份都是一道無可逾越的鴻溝。

    歐斯羅艾斯哪怕功績再大,仍是個家仆;葛溫德林哪怕寸功為立,也是個主人!

    仆人對主人跪拜,有問題嗎?

    沒問題!

    因為這就是天經地義。

    歐斯羅艾斯沒有以太粒子,改變不了現實,所以他只能妥協,同意葛溫德林在伊魯席爾建立國中之國,只派了少量人員駐扎,用以聯絡和監視。

    這是萬般無奈的選擇,是王權向神權的退讓,是歐斯羅艾斯先天不足的結果。

    所以他只能選擇擱置爭議。

    但防火女不同,她是太陽公主葛溫艾薇雅之女,體內也流著太陽王的血液,所以在防火女已經繼位的現在,葛溫德林和他的伊魯席爾就變的非常敏感與尷尬。

    我那個便宜老爸出身微末,被欺負一下也就算了,但我可是鑲鉆帶金邊的,你葛溫德林還霸占著伊魯席爾是幾個意思?

    信不信我學某個金姓八零后,對你施行炮決啊!

    王權不講人情,防火女更不允許國家分裂。她雖然放了雙王子一馬,但那也是怕葛溫艾薇雅傷心,但你葛溫德林又不是葛溫艾薇雅身上掉下來的肉,死就死唄,我剛好接管伊魯席爾還能順便為你報個仇,多好!

    可現在的問題是,葛溫德林還茍著,沒死。

    這就讓事情變的微妙起來。

    大庭廣眾的,防火女也不好下黑手。出于形象考慮,她還必須把葛溫德林救下來才行。畢竟一個連親戚的都保護不了的王,又如何能保護國民呢?

    所以防火女決定出手,畢竟對面是薪王級與神靈級的戰力,阿爾肯他們也打不過啊。

    于是防火女從裙子里掏出月光大劍,背后以太翼一展,飛向了空中。

    從剛才天使教宅女們的攻擊中,防火女學會了一個事情,那就是會飛的永遠比不會飛的槍,能白嫖就絕對不近戰,你埃爾德里奇再猛,葛溫德林再神,沒翅膀,你們總不可能飛起來揍我吧。記住,不論魂世界還是漫威,都歸牛大爺管!

    防火女美汁汁兒的懸浮在空中,正準備先射上一發陽光槍活躍一下氣氛呢,就見二五仔沙力萬背后突然伸出了一對樹枝狀的暗紫色能量翼,也是嗖的一下升空,一手大劍一手特大劍,劈頭蓋臉的就像自己腦門上砍來!

    敲!你個癟犢子怎么也會飛了?游戲里你不是只能飄兩下嗎?而且你這兩劍的力道也太大了吧,你不是大書庫畢業的法師嗎?說,你是不是偷看課外書了!

    魂世界一切武技為拜年,沙力萬也不例外。防火女雖然用月光大劍架住了這次攻擊,但巨大的下壓力量還是讓她從空中墜落,砰的一聲落回了地面。

    沙力萬浮在空中得意說道:“在大書庫的時候我學會了一件事,越是使用魔法,就越發現魔法是有極限的,除非超越魔法!我學習了武技,洛斯里克的王,在我的劍下悲鳴吧!”

    “funnymudpee!(有趣的泥巴尿)”防火女站起來說道:“洛斯里克以武立國,你這兩下就想讓我悲鳴,還差的遠呢!把頭伸出來,我給你加個BUFF!”

    沙力萬呵呵一笑:“我最喜歡的事,就是打碎你們的幻想,將你們的毫無緣由的優越感踩在腳下。但很遺憾,你接下來的對手不是我,而是它!”

    說著,沙力萬身形一矮,露出后面的葛溫德林,就見他手中的法杖咔咔變形成一把金色的大弓,魔力凝聚成弓箭,對著天空就是仰天一箭!

    射偏了?不,這才是殺手锏!

    魔力箭矢在天空炸開,變成無數金色的小箭,嘩嘩如雨般向著防火女傾盆而下。

    防火女嚇的臉色一白,以太雙翼一展急忙貼著地面快速飛行,金色劍雨如影隨形,刷刷刷追著她不斷前進,在地上留下一片箭矢叢林。

    緊張的追逐足足持續了十五秒,金色劍雨才因魔力耗盡停了下來,防火女也累的不輕,正要停下,卻見從地面中猛的冒出一團黑泥,前端張開裂開,露出里面一片密密麻麻的環狀牙齒,狠狠向防火女咬來!

    是埃爾德里奇!

    危機之下防火女也顧不得多想,抬手一個原力震開了埃爾德里奇的臭嘴。

    奇跡:原力!

    手持武器的圣職在初期所學的奇跡。

    能釋放沖擊波。

    并非直接給予傷害,而是能彈飛周圍的敵人,使其踉蹌。

    因為魂世界歸牛老爺管,所以力是相互的,防火女震開埃爾德里奇的同時自己也倒飛出去,而沙力萬早已恭候多時,手中特大劍和大劍合在一起,狠狠向防火女抽去,防火女用月光大劍一擋,巨大的力量還是無可避免的讓她橫飛出去,轟隆一聲被砸塌了伊魯席爾大橋橋頭的噴水池,被石塊掩埋。

    “哈哈哈!”沙力萬猖狂大笑:“洛斯里克的王,你就這點本事……”

    一句話還沒說完,藍汪汪的宇宙魔方就猛的從廢石堆中飛出,哐當一聲砸在沙力萬臉上,讓他口噴鮮血倒地,一張嘴,吐出了兩顆門牙。

    石塊一陣抖動,防火女站了起來,她輕蔑一笑,說道:“看來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

    沙力萬臉色一紅,恨恨說道:“你也只能使些小聰明了,你今天必死無疑!”

    防火女優雅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道:“是嗎?我可不這么覺得!”

    沙力萬咬著后槽牙說道:“我才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你和埃爾德里奇聯手天下無敵,你又怎么勝我們?”

    防火女看看左右,鄙視道:“二打一,略顯無恥啊!”

    沙力萬哼道:“這是戰術,不是無恥,有本事的話你也叫人啊,但你的大軍都被拖住了,你又能叫來誰?”

    防火女呵呵道:“沙力萬,難道你沒聽過求人不如求己這句話嗎?”

    沙力萬一愣:“你什么意思?”

    “這個意思!”

    防火女說著,往右邊一跨,她自己走出去了,原地卻還站著一位“防火女”。

    沙力萬差點沒把眼珠子掉出來。他驚訝問道:“你這是什么妖法?”

    “什么妖法,這是成圣大道好吧!算了,面對你這種土包子,說出來你也不懂。”防火女對著防火女笑嘻嘻說道:“道友,拜托你了!”

    另一個防火女滿臉冷酷,高傲到連自己的面子都不給,出口成臟道:“雜碎,連這兩個垃圾都打不過,我早就說你應該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

    原本的防火女一聽就不樂意了,嘟著嘴道:“叫你一生道友是給你面子,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還罵我雜碎,咱倆同為一體,我是雜碎,你是什么?真是個蠢蛋!”

    “我蠢蛋?”冷酷防火女氣的咬牙,怒道:“你才是蠢蛋,你全家都是蠢蛋!”

    腹黑防火女嘁了一聲:“我全家不就是你全家,都告訴你了還罵,你不是蠢蛋誰是蠢蛋?”

    冷酷防火女氣的七竅生煙,UU看書 .uukanshu.com 雙手嘩啦一下搓出個大火球,厲聲道:“道歉,我要你立刻向我道歉!”

    腹黑防火女見狀也是搓出一根雷槍,嗆道:“誰愛道歉誰道歉,反正我沒錯,我為什么要道歉!”

    “你別以為我不敢揍你!”

    “來啊,試試看我會不會還手!”

    “你這雜碎!”

    “你這蠢蛋!”

    埃爾德里奇和沙力萬看的一臉懵逼,你倆先打起來了是要鬧哪樣,咱這生死之戰呢,嚴肅一點好不好!

    嚴肅?可以呀!

    兩位打的正歡的防火女使了個“眼色”,各自手持著火球和雷槍向對方沖去,沙力萬和埃爾德里奇還正準備躺贏呢,卻見兩個防火女身形一錯,火球和雷槍擦肩而過,反而是向圍觀的他倆打來。

    擦,你們兩個碧池玩陰的!

    猝不及防的埃爾德里奇和沙力萬頓時被轟飛出去。

    冷酷防火女嘴角一彎,得意說道:“雜碎,記住吧,兵不厭詐!”

    腹黑防火女笑顏如花,甜甜說道:“我們會隨機選擇兩位幸運觀眾送上禮物,希望你們喜歡!”

    兩位防火女對視一眼,帥氣擊掌,為這次正義的偷襲點贊!

    ————————————

    今天全國哀悼日,停止一切公共娛樂,就算作者不更新起點也應該算全勤啊,真是一點也不人性化,必須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