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211章 重拾輝煌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如果沙力萬剛才是挺劍一擊,那龍傲嬌肯定涼涼,但他沒有,反而出于謹慎,使用了更具破壞力的罪業之火,結果就是讓龍傲嬌逃過一劫。

    魂世界扭曲的惡趣味再次發揮的淋漓盡致。

    罪業之火不損物體,只燒肉身,還有不熄的特性,任何人只要沾染一點,就注定被燒成灰灰。

    猛不猛?

    很猛!

    但這關我龍傲嬌鳥事,我只是一團能量啊!

    沙力萬從一開始就錯判了形式,以至于出了昏招。不僅沒有秒掉龍傲嬌,反而助長了龍傲嬌的力量,讓她便的更加強大!

    為什么這種說?

    因為龍傲嬌是熱之力量的掌控者,不論是混沌火焰,還是罪業之火,都是熱之力量的下級衍生體,沙力萬用罪業之火攻擊龍傲嬌,就好比是把一鍋十全大補湯親手倒進了龍傲嬌嘴里。

    古有周郎妙計安天下,今有法王賠了夫人又折兵!

    所謂高手過招,一子錯,滿盤皆輸!

    就見龍傲嬌氣勢大漲,保持著雙手抱胸的動作,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冷傲模樣,腳尖一點,竟然凌空而行,直接沖到了沙力萬的面前。

    干嘛,投懷送抱啊?

    我鴉人沙力萬永遠喜歡樹人妹妹,你這種連樹杈都沒有的女人根本不是我的菜!

    龍傲嬌也對沒有前置裝甲的雄性沒興趣,她之所以沖到沙力萬面前,是因為她要跟沙力萬打近戰。

    是的,你沒聽錯。

    她這么個一碰就碎的脆皮法師,要跟一手大劍一手特大劍的沙力萬打近戰!

    既然敵人送上門來,沙力萬當然不會客氣,舉劍就要拜年,但剛一抬手,發現龍傲嬌沖的太近,剛好位于死角,自己一把大劍一把特大劍根本砍不到。

    沙力萬棄魔從武多年,下意識后退幾步,想要將龍傲嬌重新納入攻擊范圍。但他退的快,龍傲嬌進的也快,畢竟是團能量,又沒質量,不歸牛老爺管,論靈巧和速度,她能把沙力萬堵在廁所里打。

    所以沙力萬退了半天,龍傲嬌仍是如影隨形,根本擺脫不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雙劍施展不開,但龍傲嬌的宇宙魔方能施展開呀!

    就見龍傲嬌雙手抱胸,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宇宙魔方懸浮在她身后,如機關槍一般哐哐往沙力萬腦殼上砸,根本不帶停歇。

    宇宙魔方內部被疊加了多層空間,看著個頭小,實際質量極大,堪稱漫威版番天印。沙力萬剛開始還能持劍擋兩下,后來被震的虎口破裂,只能集中精力護住頭臉,擋下致命攻擊,其他的地方愛咋咋地吧。

    我打你是看的起你,竟然還敢擋,真是不知好歹!

    龍傲嬌變冷笑一聲,讓以太粒子化也加入攻擊!

    一個不行我就再上一個,你再擋給我看看!

    她的性格中有莉莉安妮的成分,那位可是連自己都能往死里弄的狠人,防御,沒必要,我只要如火的攻擊!

    宇宙魔方:木大木大木大!

    以太粒子:歐拉歐拉歐拉!

    沙力萬:要死要死要死!

    宇宙魔方和以太粒子仿佛化成了兩只重拳,劈頭蓋臉的就往沙力萬身上錘。他拿著制裁大劍和罪業大劍拼命抵擋,這兩把劍一個因附著魔力發藍光,一個因附著罪火發紅光,

    剛好宇宙魔方和以太粒子也是一藍一紅,就見兩藍兩紅上下紛飛,砰砰撞在一起,狂暴的能量噴涌而出,撕碎了空氣,在兩人周圍的墻上地上留下大片劃痕。

    歐貝克抽空看了一眼,滿臉神往的說道:“真是精彩的法術對決啊!”

    狄拉克一陣無語,法術對決?這特么明明是張三豐大戰東方不敗好不好!

    于是兩場高端局就變成了一種很奇怪的狀態,防火女腰里別著月光大劍卻像個法師一樣在跟人遠程對波,龍傲嬌這個連肉身都沒有的純法師卻在跟人打近戰。

    亂了,全亂了,整個冷冽谷都亂成一鍋粥了!

    但這亂象來的快,去的也快。因為這種反其道而行,反而避免了陷入持久戰的情況,很快就決出了勝負。

    畢竟防火女和龍傲嬌挑選的就是對方最強的一點來攻擊,這樣都能贏,那剩下的就更是摧枯拉朽了。

    首先,防火女那邊出了結果。眾所周知,對波就跟比拼內力一樣,看的就是真才實學,容不下一點花俏。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平時三十秒,實戰突然變一分鐘的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畢竟極限就在那里,不能說超越就超越,必須成年累月的努力,抱有鐵杵磨成針的決心,才能打破桎梏,登上新的巔峰。

    這個情況在埃爾德里奇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他體內的儲備只允許他堅持一分鐘,時間一到,儲備射空,他的攻勢自然就不可避免的軟了下來。

    葛溫德林更是如此,他本來就被埃爾德里奇吃了一半,元氣大傷,還能射這么久純粹是因為神族的身體底子好,若擱一般人,恐怕早就射出血來了。

    而且這倆人雖然暫時融合,但還屬于兩個系統,根本比不上混元一體的防火女。再加上他倆力量相克,一個光一個暗,仿佛是小學數學課本上一邊放水一邊進水的泳池管理員,更是增加了功耗,進一步注定了他們的敗局!

    防火女這邊還興致勃勃呢,埃爾德里奇和葛溫德林那邊就已經開始吐舌頭了,就見漫天的雷電劍噼里啪啦的推了過去,把葛溫德林和埃爾德里奇一塊打飛。

    “哈哈,我就說嘛,論對波,我防火女家學淵源,還從未輸過!咳咳咳……”防火女剛得意了一下,就忍不住一陣咳嗽,這次她也耗費了不少能量,著實累的不輕。

    “不行,回去后一定要讓廚房給我做兩只大閘蟹補補,吃一只扔一只。”防火女喘勻了氣,從腰間摘下月光大劍往肩膀一抗,醞釀了一下嗓子,悲切說道:“舅舅,我來救您!”

    被這么猛烈的光之力量一頓毒打,還是自己親爹的獨門絕技陽光槍,葛溫德林也清醒了過來,這也是為什么要由防火女來對戰埃爾德里奇的原因之一,畢竟光之力量嘛,揍人奶人兩不誤,大家用了都說好。

    葛溫德林多多少少還保留著一些之前的記憶,所以也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心說救我?你剛才打我的時候也沒留手啊,你明明是想把我往死里弄!

    眼瞅著防火女扛著月光大劍吭哧吭哧的往自己這邊跑,葛溫德林也是嚇了一跳,他茍了這么多年,茍已經成了一種刻在骨子里的習慣,能活著當然不想死。他生怕防火女手一滑把自己給剁了,連忙叫道:“快停下,吾已經醒過來了!”

    哐當一聲,月光大劍擦著他的腦門就落在了地上,嚇的他一縮脖子,差點叫出聲來。一抬頭,就見防火女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是嗎?那你說個只有我才知道的事情,證明你的身份!”

    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說,葛溫德林苦笑不得,最終想了想說道:“你是葛溫艾薇雅的孩子。”

    防火女聳聳肩:“這個全天下都知道,不算。”

    葛溫德林微微一笑,接著說道:“但你不是歐斯羅艾斯的孩子。”

    “!!!”

    防火女眉頭一皺,問道:“你怎么知道?”

    葛溫德林反問道:“所以我算通過測試了嗎?”

    防火女點了點頭。

    葛溫德林這才答道:“你能帶領大軍前來伊魯席爾,就證明歐斯羅艾斯已經死了。他當年答應過,在他死之前,會把你的身世告訴你,所以這就是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

    防火女對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不感興趣,而是問道:“我的父親到底是誰?”

    葛溫德林反問道:“我告訴你,你又能做些什么?把他找回來?揍他一頓?或是撲到他懷里痛哭流涕?”

    防火女把這三種可能在腦子里過了一遍,然后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所以,現在還不是公布答案的時候。”葛溫德林微笑著說道:“不要心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你見到他時,自然會認出他,因為你們身體里流著同樣的血,那份羈絆,不會撒謊。”

    防火女深吸了口氣,平靜下來,上下打量了一眼葛溫德林,問道:“舅舅,你平時說話總這么神神叨叨的嗎?”

    葛溫德林臉色一滯,撓撓臉尷尬道:“商業模式嘛,UU看書 www.uukanshu 畢竟我也要混口飯吃。這個調調比較容易招收信徒,你懂吧?”

    “懂,我都懂。”防火女連連點頭。

    簡單來說,就是地主家也沒有余糧。

    現在可不是太陽王時代,葛溫德林這個落魄神靈也得為生計奔波,他能放下身段,專門制作出個商業模式出來,一看就是經歷了社會的毒打。

    再討論這個話題就扎心了,防火女也不想自己的便宜舅舅太難看,就改變話題,指指葛溫德林下身的埃爾德里奇問道:“這個泥巴怪怎么了?”

    葛溫德林眉頭一皺,厭惡說道:“我的意志既然已經醒來,他的意志自然是陷入了沉睡。放心吧,我已經趁機抹消了他的神志,他再也不是威脅了。”

    防火女恍然,看來融合靈魂就跟奪舍一樣,失敗了就要被反奪舍,埃爾德里奇這次是裝那啥不成反被那啥,不愧是沙力萬的最佳拍檔,那邊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他這里是賠了夫人折自己。

    看看埃爾德里奇那老大一攤,防火女計上心頭,嘿嘿向葛溫德林問道:“舅舅,你留著埃爾德里奇有用嗎?”

    葛溫德林眉頭一皺:“當然沒用,他這么丑。”

    敲,那他要是不丑難道還有用了?

    防火女用力壓下吐槽,腆著臉說道:“既然沒用,那你把他送給我唄。”

    “你要干啥?”

    防火女羞射一笑,蒼蠅搓手道:“幫他重拾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