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13章 無名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沙力萬背叛了家鄉,來到了洛斯里克;背叛了洛斯里克,奪取了伊魯席爾;現在他又雙叒叕一次背叛了伊魯席爾,只為能卑微的活下去,因為他始終堅信,只要活著,就能看到希望!

    擺脫了防火女,有傷在身的沙力萬疲憊不堪的在一處山峰落下,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連續的奔逃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無奈之下他只能抓起一把雪塞進嘴里,嘎吱嘎吱的吃了起來。

    一想到自己昨天還是高高在上的暗月教宗,現在竟然像個乞丐一樣在野地里吃雪,沙力萬就忍不住悲從心頭起,嗚嗚哭了起來。

    流了幾滴馬尿,他的表情又變的狠戾,將混著眼淚的積雪塞入嘴巴,惡狠狠說道:“既然命運讓我活了下來,那洛斯里克就將永無寧日!等著吧,偉大的沙力萬將再一次崛起,將你們這些人上人統統踩在腳下!”

    他又吃了幾口雪,隨即站起身來,這里距離冷冽谷還是太近,不安全,他需要去更遠的地方,用空間換取時間來進行自己的復仇大計!

    沙力萬最后看了一眼冷冽谷方向,然后毅然轉身,但這一轉,卻把他嚇了一跳,就見一個留著沖天灰白長發,身穿淡金色盔甲的高大男人正站在山崖邊上,背對著他靜靜欣賞云海翻騰。

    仿佛是感受到了沙力萬的目光,那男人轉過身來,露出一張枯槁的臉,兩只眸子既無悲傷也無喜悅,如同看穿了一切的佛陀。

    沙力萬莫名的感覺到一股戰栗,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問道:“你,你是誰?”

    那男人低頭很認真的思考了一會,才抬起頭,用干啞的聲音回答道:“我是既無過去,也無未來之人,我的名字早已被更加偉大的存在抹去,你可以叫我……無名。”

    “無名?沒聽過,是哪里的罪人或者乞丐嗎?”沙力萬一臉的不耐煩,正準備離開,卻看到了無名的盔甲,那是由龍鱗編成的戰甲,每一片龍鱗都如刀刃般鋒利,顯然不是凡品。沙力萬棄魔習武多年,自然對武具甚是喜愛,見到這么一副寶甲不可避免的就動了貪念。

    他圍著無名轉了一圈,振振有詞道:“你這盔甲不錯,但現在已經是我的了。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脫下來獻給我!”

    無名動也沒動。

    沙力萬怒了,洛斯里克的王我瞧不起我我也認了,但現在連一個山上的乞丐也瞧不起我,這怎么能忍!

    眼瞅四下無人,沙力萬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拿起只剩半截的制裁大劍就像無名的胸口刺去,本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一擊,沒想到斷劍卻砰的一聲在龍鱗甲上折斷,嘩啦一聲撞的粉碎。

    沙力萬保持著出劍的姿勢目瞪口呆。

    無名緩緩的伸出胳膊,蒲扇一般的大手啪嘰一聲抓住了沙力萬的手腕,然后一拉一拽,直接就把沙力萬大半個右膀子給撕了下來!

    “嗚哇!”

    打死沙力萬也想不到打個劫還能搭進去一條右手啊,眼淚鼻涕瞬間就糊了一臉。

    這時無名才慢悠悠的說道:“龍鱗鎧甲是古龍同盟之人才可穿戴的盔甲,不能給你!”

    那你特么的早說啊,現在我的右公主都沒了,你還BB個屁啊!

    劇痛激起了沙力萬的兇性,沒了雙劍的他再一次回想起了自己法師的身份,左手掌心中猛的涌出一團火焰,狠狠按在了無名的胸口!

    “死吧死吧死吧,

    沒人能抵抗罪火的燃燒,給我乖乖的化為灰燼吧,哈哈哈哈……!”

    沙力萬笑了半天,但想象中無名的痛苦哀嚎并沒有出現。他好奇的抬頭一看,就見無名仍好好站著,他心目中無所不能的罪火甚至連龍鱗甲都沒有穿透,始終在表面徘徊著。

    又來?!!!

    沙力萬驚的花容失色:“這怎么可能?”

    “龍鱗是無法被燃燒的,而且……”無名緩緩握起了拳頭:“被初火煅燒過的我,早已失去了再次燃燒的資格。”

    沙力萬大驚,想逃,但拳頭比他更快,毫無花俏的,結結實實的印在了他的臉上。

    山峰上猛的一震。

    沙力萬感覺是被大山碾在臉上,他甚至能聽到自己臉骨破碎,眼珠爆炸的聲音。

    轟隆隆的聲音響個不停,沙力萬從山的背陰面被打到了山的向陽面,一路上撞碎了山石樹木,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身上的血肉被磨去,骨頭被撞斷,他才撞在一片山崖上,好不容易停了下來。

    沙力萬全身扭曲,舌頭耷拉,眼珠還爆了一顆,以一種詭異的姿勢躺在泥里,就像是一個被玩壞的娃娃。

    然后,無名踏著穩重的步伐,一步步的慢慢走了過來。

    “等、等一下,我愿意道歉,我愿意為我的貪心道歉。”沙力萬的獨眼里留下淚水:“大人,咱們無冤無仇,請饒了我吧。”

    無名說道:“并非,無冤無仇。”

    沙力萬:“啊?”

    無名問道:“你背叛了葛溫德林吧?”

    沙力萬:“啊!”

    無名抬起拳頭:“我是他的兄長。”

    拳頭落下。

    大山崩塌。

    防火女過來的時候,只看到了一地的碎石,每一塊都不超拳頭大小。

    在這碎石中央,站著一個留有沖天灰發的男人,驚的防火女差點沒把下巴掉下來。

    無名王者?葛溫的長子?這貨怎么也出霧門了?

    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心中這難以抑制的激動是怎么回事?仿佛又一個聲音在她腦中大喊,讓她過去,去親近那個男人!

    敲!難不成這就是葛溫德林口中血液的羈絆?

    無名王者就是我的親爹?可他不是葛溫艾薇雅的親哥嗎?這撲面而來的骨科是怎么回事?

    防火女完全呆在了原地。

    無名看了防火女一眼,說道:“你長大了。”

    這既無悲傷也無喜悅的語調莫名的激怒了防火女,她冷哼了一聲,看也沒看無名一眼,伸出左手,以太粒子化為混天綾將只差一口氣的沙力萬一卷,轉身就要走。

    你不在乎我,我干嘛在乎你。UU看書www.uukanshu.com 而且我也不會承認你是我的父親,為了國家,我必須是歐斯羅艾斯的女兒,這是不用質疑的事實!

    打定主意要溜的防火女沒想到,無名竟然抬手一揮,斬斷了以太粒子,把沙力萬又搶了回去。

    這下防火女就不能忍了,右手一抬,藍汪汪的宇宙魔方飛出,哐當一聲撞開了無名的手,又將沙力萬搶了回來。

    但沙力萬回來了,宇宙魔方卻落入了無名手中,他用三根手指捏住魔方,好奇的打量,一副對這件非魂世界產物十分好奇的模樣,任憑防火女怎么發力,都無法將宇宙魔方召回。

    防火女氣的牙癢,恨恨叫道:“你放手!”

    無名抬頭又看了一眼防火女,既沒有說放,也沒有說不放,反而是又一次用無悲無喜的語調說道:“你怎么這么弱?”

    我弱?

    防火女都氣笑了。

    我左魔方,右以太,光生在腰間,熱暗在胸口,號稱魂世界第一戰力怪,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現在你竟然說我弱,你還當我哪個被你殺了一個星期的小菜雞嗎?

    金石之誓,幽邃庇佑,內在潛力,陽光滋潤,防火女先給自己上了一堆強力BUFF,然后才拿出月光大劍,遙指無名說道:“別說我不懂尊老,公平的打一場,你敢不敢?”

    無名也沒猶豫,伸手一招,一道閃電從天而降,化為一把閃耀著金色雷電的巨大劍槍。

    “可以,來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