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17章 伊魯席爾大捷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雖然伊魯席爾的居民被沙力萬統統獸化,然后又被洛斯里克大軍親手砍死,但那也是一場偉大的勝利,是對一切反抗勢力的有力震懾,是以防火女為核心的新領導班子譜寫的豐功偉績,象征了她作為洛斯里克國王的先進性,正確性,合法性,所以……哪怕打下了一座空城,哪怕親手殺光了自己的居民,但那又怎樣,我都御駕親征了,甭管結果是啥,你們趕緊給我載歌載舞起來!

    說到底,收復伊魯席爾的政治意義要大于實際意義,更何況作為暗月教的大本營,這里的居民一直聽命與暗月教宗葛溫德林,就算他們健在,防火女也要想辦法處理他們,指不定就下樓摔死,吃飯噎死,喝水嗆死,與其死的如此渺小,如今轟轟烈烈的倒在洛斯里克正義的屠刀下,他們九泉之下肯定都是感恩戴德,喜極而泣吧!

    唉,我這么善解人意,體恤人民,真是太優秀了!

    既然是政治行為,就要把伊魯席爾榨干到一滴也不剩,作為勝利方,當然要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入城儀式。

    于是代表著洛斯里克的雙龍大旗插滿了伊魯席爾大橋兩岸,大書庫的法師們挨個給王國各大軍團的士兵上修理魔法,真修假修無所謂,但必須做到劍明甲亮,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只心懷正義,向往和平的美好之師。

    看著一支支英姿勃發的軍隊,防火女爽的頭皮發麻。這都是老娘的人啊,左邊那一大坨是,右邊那一大坨還是,讓他們砍誰他們就砍誰,這大概就是成功的模樣了吧!

    這時羅莎莉亞和舞娘兩個跑腿的聯袂而來,前者說道:“陛下,軍隊已經整裝完畢,您可以入城了。”

    入城?

    防火女看了看前方的城市,有一說一,身為女裝大佬和知名時裝設計師的葛溫德林審美絕對沒的說。既是經歷了一場大戰,籠罩在月光下的伊魯席爾依舊如夢似幻,美的跟迪士尼宣傳畫一樣。但面對如此的誘惑,防火女卻微笑著搖了搖頭,風輕云淡的說道:“羅莎莉亞,你錯了,第一個入城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以你愛慕虛榮的尿性,這風頭你竟然不搶?你是不是撿地上的臟東西吃了?

    羅莎莉亞心中瘋狂吐槽,但表面上卻官腔十足,做驚訝狀問道:“陛下好比太陽,什么人又何德何能有資格比您先入城?”

    防火女扭頭看向一旁打醬油的舞娘,笑而不語。

    舞娘差點就嚇哭了,

    心說我今天走你前面,明天你就能把我活埋了,她把小腦袋都快搖成撥浪鼓了,連連擺手道:“我不行,我不行!”

    防火女微笑道:“有什么不行,你作為受我承認,伊魯席爾唯一指定的合法領主,第一個入城難道有錯嗎?”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舞娘苦著臉說道:“但伊魯席爾一直實行自治,由暗月教掌管,我這個領主與其說是主人,不如說是客人。您是洛斯里克之王,地位崇高,帶兵入城還沒什么問題,但我就不行了,如果我大張旗鼓的帶兵入城,肯定會引起暗月教的不滿,不利于國家的團結。”

    防火女微微側頭做傾聽狀:“你說會引起誰的不滿?”

    舞娘重復了一遍:“暗月教徒。”

    防火女笑笑,伸手指了指堆在伊魯席爾大橋之下,準備拉去法蘭農業基地入土為安的一大坨不和諧物,說道:“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產生不滿,因為……你看,他們到現在都沒提出過反對意見。”

    死人當然不會提反對意見啊!

    舞娘,羅莎莉亞:“……”

    “妹妹啊,時代變了。”防火女優雅說道:“你用歐斯羅艾斯的法,來想我防火女的事是不行的。他不允許的,我來允許;他做不到的,我來做到!現在,還有什么問題嗎?”

    能提出問題的人都死絕了,那自然就沒有問題了呀!

    舞娘咕嘟咽了一口口水,看看羅莎莉亞,羅莎莉亞鼓勵的點了點頭,舞娘仿佛從中獲得了勇氣,她深吸了一口氣,單膝向防火女跪下,恭敬說道:“伊魯席爾領主艾麗斯瑞,恭請洛斯里克之王,偉大的防火女陛下與我入城。您能玉趾親臨,整個伊魯席爾蓬蓽生輝,所有伊魯席爾人民歡欣鼓舞!”

    蓬蓽生輝?是滿城的血跡才對!

    歡欣鼓舞?明明人都死絕了啊!

    但所謂成大事者,就要有言出法隨的力量。

    防火女說這血跡是蓬蓽生輝,那就是蓬蓽生輝,她要讓死人歡欣鼓舞,那死人就必須歡欣鼓舞!

    在得到防火女首肯之后,舞娘起身,騎上波爾多,舉起伊魯席爾直劍,高聲說道:“從今天起,伊魯席爾重歸我手,征戰騎士們,隨我歸家!”

    “嗷!!!!”

    無數把伊魯席爾直劍高高舉起,雖然上面因為附加了冷之力量而散發著陣陣寒氣,卻依舊無法掩蓋征戰騎士們此時此刻的熱血與激情!

    他們曾被沙力萬的教宗騎士擊潰,又被強迫服下獸化藥劑,但今天,他們再一次回到了伊魯席爾,昔日的對手教宗騎士被他們殺的干干凈凈,大仇人沙力萬也兵敗如山,淪為任人宰割的板上魚肉。

    這是什么?

    這就是爽!

    而且這一次,他們不再是名義的主人,而是變成了真正主人。他們可以大聲的宣布,從今天起,伊魯席爾騎士就是伊魯席爾最高級的武裝力量,是把伊魯席爾從大魔王沙力萬手中重新奪回的偉大英雄!當他們年老時,可以坐在爐火旁,一遍又一遍的跟孫子們拿今天的事吹逼,如果那些小兔崽子不耐煩,他們抬手就能揍。

    這是什么?

    這也是爽!

    如果說普通士兵是爽,那么舞娘就是爽到升天。

    要知道,伊魯席爾跟法蘭要塞,幽邃教堂或者不死聚落不同,那些地方是一個地區,一片建筑群,一個村落,但伊魯席爾可是實實在在的大城市。

    在游戲里,因為機能問題伊魯席爾并不是很大,但現實中,伊魯席爾絕對是一座媲美洛斯里克的輝煌城市。

    它的中心是葛溫德林從亞諾爾隆德搬來的太陽王室寢宮,外圍則是集合了洛斯里克和亞諾爾隆德兩家之長的新興城市,或許比洛斯里克少了幾分厚重,但絕對要更加鮮明與活潑,仿佛是一個正值花季的少女,一顰一笑中都散發著無限的嫵媚與柔情。

    現在,這個少女是屬于舞娘的了,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說實話,她現在整個人都是傻的!

    舞娘從小就被送到了伊魯席爾,說是領主,其實就是洛斯里克方面的一塊遮羞布,暗月教的人表面上對她尊敬無比,實際也打心眼里瞧不起她。

    在這種環境下,舞娘只能用學習來抒發苦悶。她向無名學習兵法,并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畢竟排兵布陣指揮作戰的樂趣實在太大了,跟這些一比,身份地位簡直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樣可笑。

    你是國王?你是龍?

    那兵法就是屠龍之刀,我手握此刀,你為何還不下跪行禮?

    地球上也不是有一款騎馬與暴斃的游戲,讓無數人廢寢忘食嗎?都是一樣的道理。

    就這樣,長大后的舞娘變成了戰術小天才,但這也不能改變她再伊魯席爾的尷尬地位。雖然國王是龍,她也握有屠龍之刀,但奈何做刀的鐵不歸她管,就算她能耐再大,無人無錢,就什么也不是。

    沙力萬作亂,暗月教徒們不堪一擊,舞娘的伊魯席爾騎士們也因為要避嫌四散在城中各處,結果被各個擊破,就這樣,舞娘還和波爾多聯手,直接殺到了沙力萬面前,想來一出斬首戰術,可惜技不如人功敗垂成。

    可以說,舞娘的一生都是失敗的,她從出生開始就是替代品,是一塊遮羞布,是一個吉祥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就算學了屠龍之術,也依舊無法改變命運,最終慘敗于沙力萬之手,簡直就是一張擺滿了悲劇的茶幾。

    但是,她雖然慘,雖然爹不疼娘不愛,雖然屢戰屢敗,但她就是成了伊魯席爾的領主,這跟她手握屠龍之術沒半點關系,完全就是她抱上了一條有光又滑的史詩級!

    這大概就是現實魅力了。

    此情此景之下,舞娘對防火女那是十二萬分的感激,心中不由的想到,能當她的替身,真好呀!

    在伊魯席爾人民的熱烈歡迎之下,由伊魯席爾領主艾麗斯瑞殿下親自迎接,偉大的圣王,金色的太陽防火女陛下攜大軍入駐伊魯席爾,重新將這塊游離在外多年的城市納入了洛斯里克的版圖,史稱伊魯席爾大捷!——《皇帝陛下本記,大書庫與龍學園聯合編著》

    ————————————————

    活了活了,讓我找找感覺……

    (才不是被庫賽特打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