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18章 必須完成的職責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面子工程搞完,接著就要來點實際的利益了。

    打仗是為了什么?當然是為了利益,不然還能是為了尊嚴和榮譽嗎?防火女早就過了那種初級階段了好吧!

    霸王沃尼爾,幽邃圣者埃爾德里奇,法王沙力萬這三個孫子無一不是魂世界中擁有著大力量的人,是上好的柴薪,自然沒道理放著不用。

    于是防火女一聲令下,這三個孫子就被拉去自愿傳火了,算是浪子回頭,留下了一段佳話,成為了無數父母教育子女的真實案例。

    除了肉身,這三人還留下了寶貴的知識和技術,霸王沃尼爾的卡薩斯咒術被歐貝克所領導的龍學院吸收,并將卡薩斯三字統統換成了洛斯里克,表示卡薩斯一直都是槍手,我們洛斯里克才是原作者,是版權的所有者。

    羅莎莉亞的天使教也從埃爾德里奇的藏品和筆記中補完了幽邃系奇跡,一堆光鮮亮麗,又大又白的天使們現在死者活化,獵命鐮刀玩的賊溜,特別正義。

    法王沙力萬爆的法術書最好,最高級,畢竟他不像沃尼爾一樣骷髏化了幾千年,也不像艾爾德里奇一樣在幽邃的影響下變成了一灘爛泥,論新鮮程度,他是最高的。

    沙力萬來自繪畫世界,擁有獨特的寒冰魔法,又在大書庫進修過,掌握了系統的理論知識,可謂雙劍合璧。他雖然是個死二五仔,但聰明是真的聰明,舉一反三之下創造出了不少新魔法,而且他在接任埃爾德里奇的職位之后,一直與歐斯羅艾斯進行秘密的龍化試驗,因為沒有下限,他肆無忌憚的進行人體改造,邪惡是邪惡了點,但成果出的那叫一個又多又快。

    防火女當然不會學習這種邪惡的產物,于是她就叫大書庫的滾刀肉來學,等你們學會了,我再學,那不就不邪惡了,畢竟大書庫可是魂世界的最高學府,受國家認證,那里的知識都是神圣的,我身為統治者去充充電,合情合理啊!

    嗯?你問大書庫愿不愿意?他們當然是愿意的,一方面是因為學者本身對知識的向往,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幽邃教堂和龍學園的崛起,讓他們感到了威脅。他們不學,防火女可以讓別人學,久而久之,大書庫還怎么在學術界稱王稱霸,每年還怎么拉生源,生源上不去,業績就上不去,業績上不去,利潤就上不去,錢都沒了,那還玩個蛋!

    于是狄拉克帶著大書庫的滾刀肉法師們就沖向了沙力萬的藏書室,一副鬼子進村的模樣。防火女好心說道:“記住,我們從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狄拉克頭也沒回說道:“放心吧陛下,

    除了針線,我們一個也不會漏!”

    嘖,防火女無奈的搖了搖頭,有這樣一群無節操的手下,真是……好呀!

    對待敵人,自然要如寒風般冷酷無情,所以對沃尼爾,沙力萬和艾爾德里奇是快刀斬亂麻,根本就不講道理。但接下來這位“犯人”,就讓防火女有點犯難了。

    阿爾肯押著銀騎士的首領來到防火女面前,這位原本亮銀色的鎧甲變的破爛不堪,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從縫隙中滲出,幾乎染紅了整具鎧甲。

    防火女深吸一口氣,問道:“銀騎士身為神靈的近侍,地位崇高,責任重要,本該心懷榮耀與正義。是什么讓你甘愿淪為沙力萬的走狗,膽敢向神靈后裔的我揮劍?”

    銀騎士的首領緩慢的單膝跪下,用帶著幾分沙啞的女聲說道:“是……職責。”

    女的?

    防火女微微一愣,繼續問道:“什么職責?”

    “保護,暗月教宗。”

    防火女皺起眉頭:“既是暗月教宗是沙力萬那個惡棍也一樣嗎?”

    “職責必須履行,用生命,榮耀和尊嚴也在所不惜。”

    防火女正要動怒,卻聽銀騎士的首領接著說道:“沙力萬,不是暗月教宗。”

    啊?

    “葛溫德林冕下的繼任者,另有其人。”

    防火女略一愣神,然后恍然大悟。

    對啊,雖然游戲里稱呼沙力萬為教宗或者法王,但這個名號是他搶來的,從法理上來說,他根本不是暗月教正統的繼承者,真正的暗月教宗一直另有其人,那就是……

    “吃耳朵的老妖婆?”防火女下意識吐出了這幾個字。

    阿爾肯:“???”

    銀騎士首領:“???”

    “咳咳!”防火女干咳幾聲緩解尷尬,問道:“你口中的暗月教宗,莫非就是格溫王的幺女,葛溫德林冕下的妹妹,幽兒希卡殿下?”

    銀騎士首領微微吃驚:“正是,但您怎么知道?”

    防火女滿嘴跑火車道:“我是葛溫艾薇雅之女,葛溫德林是我舅舅,幽兒希卡是我小姨,你說我應不應該知道?”

    得,敢情都是一家人,銀騎士首領算是徹底放開了,點點頭說道:“當初葛溫德林冕下身患重疾,只能將暗月教宗之位傳給幽兒希卡殿下,但不等人員交接完畢,沙力萬便發動了反叛,群龍無首的暗月教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在暗月禮堂布教的幽兒希卡殿下率先被俘。沙力萬就是以此為要挾,迫使葛溫德林冕下束手就擒。當是銀騎士軍團建制完整,本來有一戰之力,但葛溫德林冕下卻要我們向沙力萬投降,以此為條件換取幽兒希卡殿下的周全。”

    防火女用手指敲了敲椅子扶手,說道:“沙力萬底蘊不足,如果能得到銀騎士的效忠,對他的勢力是一種大大的加強。所以你們以自身為條件,保住了幽兒希卡,但為什么?說句不好聽的話,幽兒希卡真的這么重要,足以搭上整個銀騎士軍團嗎?”

    銀騎士首領低下頭,淡淡說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命令,是指責,應該完成。”

    “真是愚蠢的忠誠!”防火女站起身來,又接著說道:“但同樣耀眼。你反叛的理由我已經明白了,關于你的懲罰……”

    銀騎士首領插嘴說道:“助紂為虐,向友軍刀劍相向,我等之罪死不足惜。”

    防火女微微點頭:“的確,殺掉你對我的收益最大,但那是以統治者的身份來說。我的另一個身份是幽兒希卡的侄女,銀騎士軍團拋棄尊嚴與榮耀保護了我的親屬,我或許應該說一聲謝謝,也完全有理由赦免你的罪行。”

    “謝謝的話,我們接受,但赦免罪行就不必了。”銀騎士首領說道:“既是在伊魯席爾,我們也聽過您的威名,您復興了洛斯里克,還加強了初火,這一切都來之不易。如果您赦免了我們反叛的罪過,一定會讓別有用心之人萌生歹念,于國家不利。所以,銀騎士必須死,必須付出代價,這就是一切的最優解,也是明君所為。”

    “明君啊,的確是個充滿誘惑的詞語。”防火女靜靜的站著,問道:“但如果我拒絕呢,如果我非要你活,非要赦免你們的罪呢?”

    銀騎士抬起頭,緩慢站起,拔出腰間殘破的長劍,一步步向防火女走去。

    阿爾肯想要阻攔,但被防火女抬手制止了。

    銀騎士首領走到防火女面前,舉起長劍,然后反轉劍刃,從盔甲破損的縫隙中一點點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阿爾肯大驚。

    有幾滴鮮血濺在了防火女臉上。

    銀騎士首領用虛弱的聲音說道:“看來您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圣明。”

    防火女面無表情:“抱歉,我需要銀騎士軍團,但必須有人為這次的反叛行為付出代價。”

    “我明白,我全都明白。”銀騎士首領帶著幾絲欣慰說道:“所以我才說,您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圣明。”

    “你還有什么遺愿嗎?”

    銀騎士首領從懷中掏出一只染血的布袋,遞給防火女說道:“每天,我都會給幽兒希卡殿下送食物,今天,就麻煩您了。”

    防火女接過了布袋,銀騎士首領也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軟軟的倒在了防火女的懷里。

    “陛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您會建立一個沒有戰爭與痛苦的國家,對嗎?”

    “恩,我會的。”

    銀騎士首領再也不動了。

    阿爾肯走了過來,對防火女說道:“陛下,我來吧。”

    “你?”

    阿爾肯點了點頭:“恩,她是我的妻子。”

    “!!!”防火女一陣驚訝:“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因為有些事情,不用說。”阿爾肯抱起妻子的尸體向門口走去,臨出門時,他站定回頭問道:“陛下,您會建立一個沒有戰爭與痛苦的國家,對嗎?”

    短暫的沉默之后,是同樣堅定的回答。

    “恩,我會的。”

    因為那就是我……必須完成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