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20章 大輪明王葛溫德林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葛溫德林竟然敢主動出手,實話防火女挺驚訝的。先不這位女裝大佬被艾爾德里奇吞噬,失去下半身已經告別自行車了,就算他肢體健全,就他萬年死宅的那點戰斗力,也不夠一身神裝的防火女一只手打的呀!

    你當我身上一堆本源力量和無限寶石假的嗎?

    還是親哥哥無名在這里給了你勇氣?

    防火女雖驚不亂,這暗月箭雨算是葛溫德林的殺手锏,鋪蓋地的的確挺猛,但那也是針對常規對手而言,只可惜防火女是超常規的。

    不過就是一些魔力箭矢,能量多又怎樣,反正再多也沒我多。

    防火女隨手一揮,就是六十多層的“大魔力防護”套在了身上,明晃晃的跟奧斯卡金人一樣。眾所周知,圣職和法師們日常撕逼,所以質樸的圣職者們必須要有對抗魔法的手段,于是他們編寫出了名為“魔力防護”的奇跡,能借由覆蓋在身上的能量膜,提升魔力屬性減傷率。后來磐石哈維爾為了對抗白龍希斯而極度討厭魔法,就對這個故事進行了同人改編,創作出了新的故事,大幅提高了魔力屬性減傷率,便是防火女現在使用的“大魔力防護”。

    白龍希斯作為結晶系法術的創始人,絕對是少林掌門,武當方丈級別的存在,大魔力防護能抵擋他的魔法,其防護力自然可想而知。

    現在,防火女起手就給自己套了六十多層,面對鋪蓋地的箭雨非但不躲,還一臉嫌棄,那表情好似在:我帶套了,你隨便射!

    想葛溫德林萬年死宅,經驗不足,那真是射就射,一點絆子都不帶打的。防火女冷哼一聲,暗弱雞,正準備坐看劍雨在大魔力防護的屏障下撞的粉身碎骨,卻不想金色的箭雨與金色的屏障一經接觸,竟然好似水乳交融,完全沒有任何阻礙的就穿了過來。

    “王德發?!”

    防火女驚呼一聲,還沒等她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鋪蓋地的箭雨就嘩啦一聲把她淹沒,推著她不斷后退,碰的一聲撞在了墻上,硬生生的頂在半空狂射不止,只能看見防火女白嫩的腳趾不停張開又蜷縮,顯然是又一次被射爆了!

    足足五分鐘,這箭雨足足持續了五分鐘才停下,防火女吧嗒一聲掉在地上,身上的大魔力防護依舊完好,但她整個人都一副被玩壞表情。

    “為,為什么會這樣?”防火女哇的吐了口血,

    艱難問道:“為什么大魔力防護不起作用?”

    葛溫德林收起暗月長弓,撫了撫耳邊的長發,優雅的道:“很簡單,大魔力防護是防御魔法攻擊的奇跡,但我的箭矢,并不是魔法攻擊。”

    “不可能!”防火女扶著墻站起來,使勁搖著頭道:“我能感覺的到,你明明使用的魔力,那些箭矢怎么可能不是魔法攻擊?”

    葛溫德林微微一笑:“誰使用魔力發出攻擊就是魔法攻擊?”

    防火女一愣,難道用魔力發出的攻擊不該是魔法攻擊嗎?還有,你下一句話不會是“字一號房旁邊不一定就是字二號房”吧?

    葛溫德林又凝聚出一根箭矢,扔給了防火女:“你自己看吧。”

    那箭矢慢悠悠的,防火女輕松接住,她仔細檢查了一下,驚訝道:“這箭矢竟然是奇跡屬性!你用魔力釋放出了奇跡,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在魂世界的力量體系中,奇跡,魔法,咒術是三個不同系統,互不干擾,奇跡白了就是一篇篇圣職編寫出來自嗨吹逼的故事,能達到什么效果全憑使用者的信仰;而魔法則更加注重邏輯,有著嚴謹的系統,能有多大成就,全看使用者的智力,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基本上就跟中級魔法師平級。而咒術比較特殊,需要使用者理解火焰,信仰火焰,所以智力信仰都要點,但要的都不多,算是萬金油。

    所以,在這個體系下,高級法師基本用不出奇跡,同樣,高級圣職也很難使用魔法。

    葛溫德林身為前暗月教宗肯定是個圣職,他以魔力作為攻擊手段本就十分意外,但防火女還可以將其歸咎于神族的賦異稟,但現在葛溫德林竟然硬生生用魔力釋放出了奇跡,這就讓人有點接受不能了。

    你到底是伊魯席爾的葛溫德林還是大雪山的鳩摩智,用無相功模擬少林七十二絕技的事你也做的出來?

    葛溫德林當然不是鳩摩智,他平平淡淡的道:“我不像葛溫艾薇雅姐姐那樣聰慧,也沒有無名兄長的武勇,但正是這樣的平平無奇,反而讓我擁有了更多自由的時間。在這近萬年的生命中,我也略有心得,發現所謂的魔法,奇跡,練至深處,其實都是殊途同歸,都是能量的一種應用手段。凡人壽命有限,往往還做不到融會貫通就已經壽終正寢,但我們神族不同,我們的壽命遠超常人,對凡人來高高在上的能量,對神靈來不過就是一種特殊的工具。我需要它如何呈現,它就要如何呈現,這就是神靈的力量,尊嚴,與胸懷,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是明白,但你用這么四口氣這么霸道的話真的好嗎?你用魔力放奇跡,信仰放魔法這套技術基本不亞于是把九陰九陽合二為一了,干嘛不更加自豪一點啊!

    “沒什么可自豪的,只不過是閑來無事的無聊研究而已,對這個世界毫無幫助,就當是我這個舅舅送給你的見面禮吧。”葛溫德林微微一笑,帶著幾分寵溺道:“我啊,一直期待著與你相見,你果然如我想象中的那么美麗。謝謝你,謝謝你來救我。”

    我特么可從來沒想過要救你啊!

    防火女忍不住有點羞澀。

    “我會把這套技術編寫成冊交給你,你是自己學也好,分發給部下也罷,都由你做主,從今以后,這套技術跟我都再無關聯了。”葛溫德林完,又專門叮囑道:“我看的出來,你體內的力量十分強大,但那份強大卻不屬于你。你要記住,我們是太陽神族,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太陽神族,魔力,奇跡,甚至初火,都不過是我們改造世界的工具,你是使用工具的人,而不是被工具操控的人,只有你真正掌握了體內的力量,才可能做到逆改命,成為真正的,至高無上之人!”

    “至高無上……之人!”防火女聽的一陣興奮,葛溫德林的話語里充滿了身為神族的驕傲和狂妄,很難想象這是出自一個萬年死宅之口,連葛溫德林都是這樣,真不敢想象開創了火之時代的太陽王葛溫,又將是怎樣一個精彩的人?

    “他,只是一個頑固的老頭子而已。”無名和葛溫德林同時開口,兩兄弟對視了一眼,都是漏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喂喂喂,這少女漫畫的氣氛是怎么回事?你倆可是親兄弟啊……嘖,這么一好像還更帶感了,不行,老媽要被綠了,我可要打破這個氣氛才校

    防火女咳嗽一聲開口道:“所以,剛才的攻擊只是為了向我展示能量轉換技術?那關于伊魯席爾的歸屬問題呢?”

    葛溫德林身為一個萬年死宅,只要有吃有喝能宅著就什么也不在乎,他無所謂的道:“你想要就送給你了,反正我當城主也當的很煩,我都沒時間設計新的連衣裙了。”

    防火女一喜,連忙趁熱打鐵道:“那我可就當眾宣布了。”

    葛溫德林卻搖了搖頭:“還不校”

    防火女差點吐血:“為什么還不行?”

    葛溫德林聳聳肩膀:“因為伊魯席爾的城主我不是我呀。”

    “噗!”防火女這回是真的吐血了,你不是城主你跟我在這叨叨半搞毛啊!

    “那現在城主是誰?”

    葛溫德林微微一笑:“你姨,幽兒希卡。”完,他扔給防火女一只金色的瓶子,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里面是透明的液體。“這份藥劑是從葛溫艾薇雅的體液中提取出來的,能治愈一切傷痛,喝下去你的傷就好了。”

    防火女大驚:“體液?!”

    葛溫德林撓撓臉:“如果你覺得這個名字不太好,你也可以叫她女神的祝福。”

    狗屁女神的祝福,完全就是姐汁好不好!

    還有,現在根本就不是名字的問題!

    葛溫德林嘟著臉道:“姐汁怎么了,身為弟弟,收藏一瓶姐汁有錯嗎?”

    防火女:“……”

    ------------------

    這章車速略快,不知道還能幸存多久?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